《国外篇》

第12集

作者:国外笑话

  派一个光棍来

歹徒蒙托在路口被一个警察堵住,他奋力挣扎,掏出了匕首刺死了这名警察。

终于还是被逮住了。审讯时,警察局长痛斥他:“你知道刺死的是谁?是一个家庭的父亲。”

“这是不能怪我,下一次,”蒙托回答,“你派一个光棍来抓我好了。”

  哭丧

在百万富翁的丧仪上来了许多人,其中一个青年人哭得死去活来。

“想开点吧!”不明真相的人们安慰他,“故去的是您的父亲吗?”

“不是,”年轻人哭得更厉害了,“为什么他不是我的父亲啊……”

  忏悔

某人(到教堂〕:“神父,我……我有罪……”

神父:“说吧,我的孩子,有什么事?”

某人:“二战时,我藏起了一个被纳粹追捕的犹太人……”

神父:“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你觉得有罪呢?”

某人:“我把他藏在我家的地下室里……而且……而且,我让他每天交我1500法郎租金……”

神父:“你就为这事忏悔?那……”

某人:“但是,我…我直到现在还没告诉他二战已经结束了!”

  可以吻我

到了家门口,杰西卡提醒她新结识的男朋友:“你现在可以吻我,但是随后我得打你一个耳光,因为我爸爸正在窗口看着我们。”

新命名法

有一天,,一个印地安小孩问他爸爸说:“dad,我的名字怎麽来的?“父亲回答说:“我们族人命名都是以小孩子刚出生时,父亲看到的第一见事物来命名的“像你哥哥,他刚出生时,我一出门就见到了青山,所以他叫blue-mountain像你姊姊,她刚出生时,我一出门就见到鸟在飞,所以他叫bird-flying。这就是我们族人命名的方式。”

父亲顿了一下,,然後回过头说:“对了,dog-fucking,你刚刚问我什麽问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国外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