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篇》

第94集

作者:现代笑话

  贵姓 

一上海人给北京某公司小姐打电话:请问小姐贵姓? 

“我姓屠”

由于口音问题,上海人听不清,又问:什么? 

“就是尸者的屠”

我还是听不清 

“屠夫的屠,杀猪的屠,屠杀的屠”

嗷,明白了 那先生贵姓?小姐问。 

不好意思,我姓阎,阎王爷的阎 

  一个花瓶 

一个年轻人爱上了一个姑娘,最后这个姑娘成了他的未婚妻。这天姑娘过生日,年轻人想送件礼物。他来到商店,看了钻石,珠宝…。但它们太贵。突然年轻人看见了一个花瓶,这个花瓶是如此美丽以致于年轻人觉的把它送给未婚妻在和适不过了。 但它依旧这么贵…… 年轻人看了很久,终于经理注意他了。听了他的境况,经理很同情。他指着墙边一大堆碎花瓶片说:这样吧,我叫人把这些碎片给你送去,再让这人进门时装作失手跌落不就行了? 到了女孩生日那天,年轻人很紧张。果然有个伙计送来一个盒子,但他进门时把它跌在了地上。所有客人都看着这个盒子,拆开一看,是些碎花瓶片,但每一碎片都是分开包装好的。 

  方言 

一日去广东佛山出差,谜路。见路边一老太乘凉,便上前问路。谁知伊指手划脚咿咿 呀呀半天,却不知所云。路旁一中年人过来,笑曰:她说她不懂你的方言。 

 还没流到 

某山区小村终于通电了!家家户户装上了电灯。张三兴奋地把电闸合上,又把开关打开,电灯却没亮,正在诧异,其妻忙解释道:别急,电还没流到咱们家呢! 

 理发 

一名男子到理发店理发。 男子对理发师说:『请你把左边的头发剪得短点,右边的头发让它垂到耳朵不要剪, 然後在脑门上给我剪秃像五元硬币大的一块,还要留下一缕长发,使我能把它一直拉 到下巴那里。』 『对不起,先生,』理发师道:『这个我可能办不到。』  『办不到?』顾客怒喝,『上次就是你把我的头发剪成这个样子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现代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