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篇》

第36集

作者:医疗笑话

  小儿科医生 

一天夜里,有个母亲3点钟起身给儿子喂奶。

奶的配方有两种:一种是用一半炼rǔ掺一 半水调合而成;另一种直接从罐头里倒出来喂就行了。她半睡半醒地错把炼rǔ一点水没掺地 倒进奶瓶喂孩子。直到她的儿子几乎吸了三盎司以后,她才发觉自己搞错了。她慌忙打电话 给一位小儿科医生。医生虽被黎明前的铃声从梦中惊醒,仍不失其幽默之感。“没什么要紧 的,”他说,“再给他灌三盎司的水,摇一摇就行了。” 

传染科医生 

一个男子给医生打电话:“大夫,我儿子得了猩红热。” 

“我知道了。昨天去看过她了,你恰巧不在家。把他隔离别与家人接触就行了。” 

“哎,你不知道,他吻了女仆。” 

“噢,太不幸了,她也必须隔离。” 

“但我又吻了她,大夫。” 

“那就不好办了,你可能也被传染上了。” 

“是的,可后来我又吻了我老婆。” 

“什么?”大夫大叫起来,“那么我可能也被传染了。” 

兽医的保证 

有个人养了条狗,夜里经常狂叫,吵得他睡不着。他想是狗有什么病,便带着它去找兽 医。

兽医看了看说:“它耳朵痛,你让它把这片葯吃下去就好了。”说着,递给他一片葯。 

这个人让狗把葯吃了,可是,夜里狗还是照样狂叫。

他又跑去找兽医。 “我再给你三片葯,”兽医说,“一片你给狗吃上,另外两片你自己把它吃掉。我敢说,这样,你和狗总有一个会睡着的。” 

病人从不开口 

亚桑密大夫在门诊值班时,一眼认出了患者是过去学医时的老同学。

久别重逢,十分高 兴。他们亲热地交谈起来。

亚桑密大夫问:“你在做什么工作?” 

老同学回答道:“我现在是兽医。” 

大夫不解地笑着说:“兽医?你怎么干起兽医来了?太可惜啦,你看我,真正的大 夫……好啦。不谈这些了,你身体哪儿不舒服?” 

兽医没有回答大夫的问话,只是“哞哞”地叫了两声。大夫又问他一遍哪里不好受,兽医又是“哞!哞!”叫了两声。  大夫不耐烦了,急躁地说:“你不告诉我哪里不好受,我怎 么能给你看病?” 

兽医微笑着说:“你看,当兽医容易吗?我的病人从来不对我讲它哪里不好受……” 

名医的过去 

有个医生沉默寡言。别的医生看病,总要先向病人左询右问,方才下诊断。可他既不叫 病人开口,自己也不说话,就动手治疗。 

邻居们对他夫人说:“您先生真是名医高手,您脸上多光彩啊!” 

夫人说:“是不是名医我不知道,不过以前很长时间,他一直干兽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医疗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