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篇》

第18集

作者:政治笑话

  批林批孔大会

某单位召开批林批孔大会,台上一男高音与一女高音正领着全场的人喊口号:

(领)打倒林彪!

(众)打倒林彪!

(领)打倒孔老二!

(众)打倒孔老二!

(领)狠批克己复礼!

(众)狠批克己复礼!……

口号呼毕,正要在领导发言前,会场出现短暂的宁静。就在这时传达室的老张匆匆跑到后台来,对坐在大会主席台的领导大叫:“王主任有电话!”

于是乎全场革命群众一起跟着振臂高呼:“王主任有电话!”

 批判会上

在1976年“反击右倾翻案”那时,四川有个工厂开会逼着工人“批邓”,不批不准回家。车间100多人坐在那儿没人发言。僵持良久,正作难呢。

忽然间,有个老工人一拍大腿,痛心疾首地大呼:“邓小平!喊他主持中央工作,他搞些啥子名堂哟!他不抓纲.不抓线,不抓阶级斗争,光提倡养猪。嘿,邓小平喊大家养猪,还要喂大肥猪!那个大肥猪嘛,膘厚,脂肉多哟!蒸出来的扣肉、甜烧白、米粉肉、油汪汪的。人吃多了吗,胆固醇就要高呃!胆固醇一高嘛,冠心病、高血病、心脏病、脑血栓,跟着就要来哟!好恼火哟!你说他毒不毒,硬是毒得很啊!”

他发言完毕.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然后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大笑,批判会就这么散场了。

骑不得

一天,江青骑马出门游逛,见一个骑毛驴的老大爷迎面过来。就说:“老头儿,白色的高头大马我骑腻了,我想骑一骑你的小毛驴.过一过瘾。”

老大爷慌忙说:“老佛爷,千万骑不得,骑不得呀!”

江青怒形于色,说:“胡说!当年武则天敢驯服烈马,难道老娘连毛驴都骑不得?”

老大爷说:“我倒不是那个意思。听说有支歌儿,只因为叫‘马儿哎,你慢些走’,这支歌结果被您给枪毙了。要知道.我的小毛驴走起路来比马儿馒得多哩。如果您骑上毛驴,岂不是三打两抽,没几天就把它折磨死了吗?”

 取得联系

想起一哥们儿讲的:他们单位一老党员出国移民前去向书记告别。许是习惯成自然,问道:“组织上还有什么交待?”书记严肃地:“出去后尽快取得联系。”

三改婚联

特殊年代什么都有它的印记,就连结婚也不例外。这件事发生在“文革”期间的1974年4月尾,有一老贫农的儿子准备“五·一”结婚。那时候讲究破“四旧”,立”四新”,但几个亲戚一合计,觉得对联还是要贴的,于是拟了一副:

两个节约能手

一对勤俭夫妻——勤俭持家

生产队的批林批孔小组长见了,说:“你们不关心集体生产,只顾勤俭持家,这不是搞资本主义自发吗?”老贫农听了,只得将对联改成:

两个生产能手

一对劳动夫妻——劳动光荣

真不巧,大队大批判组长下来布置任务,看见这副对联,说:“现在天天大讲继续革命,这副对子宣传唯生产力论,不行,得改!”老贫农又将对联改为:

两个革命能手

一对团结夫妻——相亲相爱

恰好,公社“大批判办公室”主任下来检查运动,见到这副对联说:“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要团结就要先斗争,相亲相爱不是调和矛盾吗?”

老贫农听了,吓得连忙找人商量,于是改为:

两个斗争能手

一对矛盾夫妻——你死我活

对联改成这样,老贫农的儿子很不服气,他打听到公社“大批判办公室”主任也是“五·一”结婚,于是连夜将对联贴在主任家门口。第二天,主任的新娘一下自行车,见到这副对联,就昏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政治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