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篇》

第44集

作者:政治笑话

谁被污辱

“索忍尼在他著述的《收容所群岛》一书中,将纽约最高的法官称为‘驴子”“他没有感到被污辱吗?”

“谁?法官还是驴子?”

 宣读遗瞩之前

律师对刚刚失去丈夫的一妇女说:“在宣读您的丈夫的遗瞩之前,我想向您提一个问题:夫人,您愿意嫁给我吗?”

同行

一位律师面授打字员给另一律师写封信。

“信的开头怎样写?”打字员间,“是尊敬的先生吗?”

“尊敬的?可他是一个十足滑头和骗子,不能这样称呼。要么就称亲爱的同行吧!”

你就是一切

眼泪汪汪的寡妇向律师询问亡夫的遗瞩。

“很抱歉,”他说,“但您的亡夫把他所有的一切都交给贫穷寡妇之家了。”

“那我呢?”她问。

“您就是他所有的一切。”

 比富

在一列开往欧洲的火车上,同一车厢里坐着一个俄罗斯人,一个古巴人,一个美国商人和一个美国律师。

途中,俄罗斯人取出一瓶伏特加酒,逐个给大家斟酒,然后将剩下的半瓶往窗外一甩。

“你这样不太浪费了吗?”美国商人惊奇地问。

“俄罗斯有的是伏特加。”俄罗斯人非常骄傲地说,“我们根本喝不完。”

过了一会,古巴人拿出几根哈瓦那雪茄分给同伴,他自己也点燃了一根,可没吸几口就把它扔出了窗外。

美国商人又奇怪地问:“我想古巴的经济并不怎么景气,为何这么好的雪茄就给扔了呢?”

古巴人满不在乎地说:“在古巴,我们有的是雪茄,怎么也抽不完。”

“美国商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抱起身边的律师,硬把他塞出了窗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政治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