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的喷泉》

第四部 空间轨道塔

作者:外国科幻

28.宇宙特快列车

“您最好别说它永远也飞不起来的丧气话。”金斯里带着恳求的口气说道。

摩根微微笑了笑,一面仔细观看着同实物一般大小的模型说:

“它可太像一节普通的铁路车厢了。”

“原来的打算就是这样的。您可以在车站上买好票,把行李交了,然后坐到安乐椅上观赏风景。或者,在您抵达‘中央’空间站之前,到酒吧间去消磨几个小时。设计师们打算依照十九世纪普尔门车厢①的式样来布置室内装饰。您觉得这种设想好吗?”

①著名的德国造铁路车厢,以舒适华丽闻名。

“并不特别欣赏。在卧车里是从来不搞五层的。在一部很老的科学幻想影片里,我倒是见过一种带有圆形了望台的宇宙飞行器。看来,那样的古董要更适用些。”

“您还记得那部影片的名字吗?”金斯里赶忙问道。

“好像是叫《二千年的宇宙战争》(摩根把两部影片混到了一起,那是《星球大战》和《二千年宇宙历险记》。)。”

“好的,让他们给找一找。现在请您到里面去。”

当他们走进模型的时候,摩根心里简直是充满了儿童般的喜悦。图表和蓝图——那是另一回事,而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可以触摸得到的。而且,在今后的某个美好的日子,这种模则的孪生兄弟将冲破云层直飞天外……

边想边走,摩根在绿色的地毯上绊了一下,他的思路才从天空回到了地上。

“这是设计师们的又一项构思。”金斯里说道:“绿色能使人们联想到地球。天花板将是蓝色的———隔舱愈高,色调就愈暗些,而窗户外面则是满天星斗。”

摩根摇了摇头:

“想得倒是挺美的,可要是光线亮到能看书的话,那星星就看不见了。车厢里必须有一间完全遮暗的隔舱。”

“这在酒吧间的那个部分里已经安排了——可以要上一些饮料,然后躲到不透光的帘子后面去。”金斯里不慌不忙地说道。

现在,他们站在宇宙密封舱的底层一—一间高三米、直径八米的圆屋子里。隔舱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眼下还没有最后布置完毕的箱子、容器和操纵台。

“很像一艘宇宙飞船。”摩根说道:“顺便问一问,上面准备带多少储备物资?”

“在满员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五十名乘客——至少够用一个星期。要是万一发生了紧急情况,援救人员最多只需要三个小时就能赶到。当然,空间轨道塔本身必须没有受到损坏。要是发生了这种情况,那就未必还有谁需要什么援救了……”

第二层眼下还是空着的;这里甚至连临时性的设备都还没有。在凹进去的板壁上,有人用粉笔画了一个很大的长方框,里面用印刷体写着:空气闸。

“这里以后用作行李房,不过未必需要这么大的地方。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这里还可以安置一些乘客。第三层要比这里漂亮得多了……”金斯里边走边介绍。

沿着螺旋形扶梯爬上去之后,摩根看到十把各种式样的飞行椅;有两把椅子上坐着人体模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显然是太寂寞了。

“我们的工作大体上就进行到这个程度,”金斯里说道,边指着那个装饰豪华、并且连带着一个小桌子的回转折叠椅:“不过,还需要做一些试验。”

摩根用拳头捅了捅坐椅的靠枕问道:

“有没有人在这儿试坐过五个小时?”

“有过一名体重100公斤的志愿人员。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老早以前,飞越太平洋还不是也要花上这么五个小时。”再上面一层是完全相同的,只不过没有放上安乐椅。摩根和金斯里没有在这里停留,他们直接登上了更高的一层。酒吧间看上去跟真的一样;实际上,只用了一台自动供应咖啡的机器。在它上面,在精致的镀金框架里挂着一幅古老的版画,这幅画在这里显得特别应景,以至于摩根不由地屏神凝视起来。一列火车——拖着四个小车厢的炮弹,正开足了马力向着位于画面左上角的一轮巨大的满月驰去。透过写着“头等”字样的包房窗户,头戴大礼帽的人们正在观赏展现在面前的全景。下面的标题写的是:

乘坐火车奔向月球

版画,选自图书:

《从地球到月球》

直达快车

全程九十七小时二十分

并可

环游月球

儒勒·凡尔纳小说集

“没有读过这本书。”摩根说道:“太可惜了。有趣的是,他竟然巧妙地想出了不用轨道的方法……”

“这跟儒勒·凡尔纳毫无关系。这幅画只不过是画家开的玩笑。”金斯里解释道。

“好吧,请您向设计师们转达我的祝贺。设计思想是十分协调的。”

抛开了旧时代的幻想,摩根和金斯里又面对着未来的现实。向着宽阔的观景舷窗望去,映入眼帘的是地球那幅动人心弦的景色,正像摩根满意地指出的那样,这不是随便就能看得到的,而是真正的壮观场面。由于塔波罗巴尼正好就在底下,它当然是看不到的,但却因此而看到了整个印度半岛。从这里,视野可以一直延伸到喜马拉雅山上的积雪。

“依我看,”摩根说道:“单单为了观看这幅活动的景色,人们也会来乘坐升降机旅行的。‘中央’站将会成为最了不起的名胜之一。”他望了一眼蔚蓝色的顶硼,顺口问道:“上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空气闸已经定型了,可是我们还没有决定把保证宇宙密封舱中心位置的电子设备安放在什么地方。”金斯里答道。

“有困难?”

“没有。当速度达到每小时八干公里的时候,安全间隙是由各种新型磁铁来保证的。”

摩根轻舒了一口气。在这个领域内,他只能完全依靠别人的判断。问题从一开始就已经明确,只能采用磁动作用的推进装置。即使是最轻微的实体接触一—是在每秒一公里以上的速度之下!———也会立即酿成事故。空间轨道塔棱面上的四对导槽同磁力推进器之间总共才相距几个厘米;不过,只要宇宙密封舱的位置有了最微小的偏差,马上就会产生出把宇宙密封舱推回中心线的巨大作用力。

“我可是见老了。”当摩根跟在金斯里身后走下螺旋形梯的时候,他不由地想道:“当然,要爬上‘顶间’还不会有多大困难,但我们没有上那儿去毕竟是太好了……我今年五十九岁,在第一辆旅客车厢能够开到‘中央’站之前,少说也得过五年时间。以后,还得有三年试验和调整的时间。这就是说,要过十年才能正式通航,不会比这更早了……”

尽管样机里面很暖和,他却不由地打了个寒战。摩根在生命中第一次意识到,他所如此向往的辉煌胜利,竞有可能来得太迟了。29.柯拉

“您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才来看病?”申大夫用一种似乎是同智力发育有欠缺的孩子说话的口气问道。

“无非是事情太忙。”摩根回答道:“当我开始喘不上气的时候,总认为这是海拔高度造成的。”

“当然,海拔高度会起一定的作用。对于所有在高山地区工作的人员,都必须定期进行体检。您怎么会把这件事疏忽了呢?”大夫善意地责问道。

“那山上的僧侣们呢?”摩根问道:“您可知道,好些人都已经八十开外了,可他们看上去却是那样地健康……”

“僧侣们长年在那里居住,他们已经完全适应环境。可您呢?一天之内要多次在有限的几分钟里从海平面登上大气层的中部。眼下您的心脏还没有任何严重问题,只是您得遵守我和柯拉向您提出的一切医嘱。”

“柯拉?”摩根不解地问道。

“这是冠心病警报器的简称。”大夫解释道。

“啊,原来是你们搞的那些小东西里面的一个。”摩根恍然大悟。

“是的,它是我们搞的那些小东西里面的一个。他们每年要拯救大约一千万人,其中大部分是——身居高位的社会活动家,重要的行政负责人,杰出的学者,卓有成就的工程师和诸如此类的‘蠢家伙’们。我常常在想,自然界要求人们为了自已做点什么,可我们老是不愿意听它的。”大夫用一种超然的口气说道。

“请您回忆一下希波克拉底的箴言,皮尔。”摩根微笑了一下反驳道:“您应该承认,我可是永远听话的。比如说,在最近十年里,我的体重连一公斤都没有增加。”

“嗯,您在我的患者当中还不是最坏的。”大夫用显然温和下来的口气说道。他从桌子里拿出一本很大的样品册放到摩根面前说:“您挑吧,随便哪一种红颜色的都行。”

摩根带着厌恶的神情仔细审视着那些全息图。

“该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他问道:“莫非您想把它植进我的体内?”

“目前还没有这种必要。再过上那么五年,也许就……我劝您开始的时候使用这种型号一一它是直接放在胸部上的。您很快就能适应而不会感到它是累赘,而且只要无此必要,它也不会来打扰您的。”

“要是有了必要呢?”摩根紧接着问道。

“您听!”

大夫撤下了控制台上的一个按钮,随即一个悦耳的女次高音用温文尔雅的声调说道:“我觉得您应该坐下来休息十分钟了。”在短暂的停歇之后,声音继续说道:“要是您躺着歇上半个小时,那会是非常有好处的。”又是一阵停歇。“只要一有可能,请您马上同申大夫取得联系。”最后说的是:“请您立即服用一粒红色葯片。我已经请医生来急诊,请您静卧。一切都会很好的。”

随后传出的是十分刺耳的尖叫声,使得摩根不由地掩上了耳朵。

“请注意,我是柯拉。请听到我声音的人马上来一下。请注意,我是柯拉。请……”

“我想,现在您对事情的实质该清楚了吧!”恢复平静之后,大夫微笑着对摩根说:“此外,我还应该提一提这种佩戴在胸上的仪器的另一项优点。”

“什么优点?”

“在我的患者当中,有一名是网球运动爱好者。当他把衬衫解开的时候,这个红色小盒的样子简直就把对手给迷住了。”30.眩晕

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期,按时换用新的通讯录成了每个文明人的重要活动之一。随着通用代码的问世,就再也没有这种必要了,因为只要知道了每个人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在几分钟之内把他找到。但是,人的本性是无法忍受空虚的———利用新技术免除了某一项烦人的“差使”、可这项技术本身又悄悄地塞给人们另一项“差使”—一—编制个人兴趣的程序表又成了人类生活中的一个新内容。

现在,多数人都在新年或者生日的那一天重新编排自己的个人兴趣程序表。做这件事的时候,绝对没有什么需要始终不渝地遵循的固定目标。许多人喜欢把自己的操纵台调成优先自动接收各种从传统观点来看为不可思议的事件,比如:

恐龙,从蛋中孵出。

圆,方的。

“大西洲”,浮出水面。

基督,二次降世。

洛赫—涅斯的巨大怪物,捕捉。

而最后则是:

世界,末日。

通常,出于自我中心论和职业上的需要,用户们往往按自己熟悉的专用名词顺次编写程序表。摩根也不例外,在他的自编程序表中,以下各款便是颇不寻常的:

塔,空间轨道的。

塔,宇宙的。

塔,(地理)同步的。

升降机,宇宙的。

升降机,空间轨道的。

升降机,(地理)同步的。

有了这份程序表,就可以保证他能及时了解到大约90%同设计方案有关的报道。事实上,所有各种真正重要的信息,就是通过这种途径使他得以迅速掌握的。

当摩根看到操纵台上出现“注意”信号的时候,他的两眼还带着睡意,而床铺则刚刚来得及收进他那简朴寓所的墙内。他同时揿下了“咖啡”和“整理资料”两个按钮,赶紧做好收听当天重要新闻的准备。

“空间轨道塔倒塌”——收音机播出了新闻的标题。

在以后的十秒钟内,摩根从不相信变成了愤怒,接着又陷入了焦虑不安之中。摩根立即把全部信息的内容转发给了沃仑·金斯里,并且注明:“请用最快的速度同我取得联系。”然后,他坐下来开始用早餐,可内心却仍然为盛怒所激动着。不到五分钟,屏幕上就出现了金斯里。

“怎么啦,范?”他带着喜剧演员式的风趣说道:“应该承认,咱们还算是走运的。我看不必作出过于强烈的反应吧!也许,这个家伙在某一点上还是有道理的。”

“您想说什么?”摩根的语气显然相当恼火。

金斯里的脸开始变得有点尴尬,他不再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 空间轨道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堂里的喷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