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八章 装神弄鬼

作者:中国科幻

齐天等三人在美国紧锣密鼓地研究了一个星期。这期间,齐天到图书馆查阅各种宗教超能力的资料,并且透过越洋联络和世界各地知名的宗教大师,同他们请教有关超自然的问题。

齐人则通过太空的人造卫星活动,追查还有哪些组织和邪教有关,并且记录它们每次与地球上的通讯坐标。赫林斯顿博士继续汇集所有的资料,输入大计算机中运转,然后再研判计算机的结论。

突然台湾方面的齐地打电话过来。

“章警官说有要事找你,”齐地透过越洋电话告诉齐天,“你可以打他的办公室保密专线。”

齐天立即拨电话给章武,“章警官,听说有事要找我?”

“齐兄啊,对,对,最近国内发生了一件怀疑和日本邪教有关的案子。”章武略显兴奋地说,“不过在电话中说不清楚,而且有保密的必要,你赶快回来,一方面协助警方调查,一方面应该对你在追查的邪教线索有很大的帮助。”

齐天答应他之后,立即向博士报告。博士允诺他如果有任何结果,一定火速通知齐天,但如果他在台湾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请立即通知美国方面,好双管齐下的调查。

齐天赶回台北后,立即被章武接到刑事警察局的办公大楼内。他发现这幢现代衙门防卫十分森严,不禁有些好奇。

“难道现在群众也开始到刑事警察局示威了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在大门口及各楼层守卫?”齐天问道。

“唉,还不就是在电话中告诉你的那个案子?”看起来已有几天没合眼的章武打着呵欠说道。

“对了,到底案情如何?”齐天跟着章武搭电梯到顶楼的一间门禁森严的会议室内,桌上有一大堆的资料,漫天的烟雾,烟蒂、烟灰到处都是,“你把我从美国找回来,如今警察局又像如临大敌般,一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子。”

章武示意齐天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然后倒了一杯咖啡给他,自己则点起一根香烟,“简单的说吧!”章武深深地吸一口烟,再缓缓吐出,“局里现在有一名要犯,叫吴庚城,三十九岁,教育程度为国中,而且没毕业。这家伙前科累累,他是一个人渣,社会边缘人的混混,前科都是什么窃盗、伪造文书、诈欺、妨害风化、恐吓等,由于做人十分的‘烂’,是个连黑社会都不要的垃圾。”

“哦?”齐天插话道,“这样的人对你们警察而言,可说是见怪不怪,怎么又会如此的劳师动众呢?难道是他这次偷到总统家去了?”

“爱说笑。”章武干笑两声,他实在没有力气去响应齐天的幽默,“我刚才讲的是他以前的情形,就在三年前,这小子突然失踪了一段期间,起先警方还以为他惹到什么厉害的角色,被人干掉灭口了呢!这种人渣的死活当然不值得我们费太多心。就在他失踪半年以后,国内的群众运动随着政治的活络而十分频繁,这你也知道吧?”

齐天点点头。

章武又深深吸一口烟,“而整个社会的乱象也日复一日,连警方原本维持治安、打击刑事犯罪的工作都被牵连进去,例如街头群众暴力运动,几乎成了警方的主要任务。当然政治归政治,如果有人借机在群众活动中犯罪,自然要绳之以法。虽然群众运动难免脱序,但是顶多只是零星的肢体冲突而已,不至于造成大规模流血事件。”

章武摇摇头,又深吸了一口烟,“可是到了后来,只要是群众运动,最后就一定会以血溅五步的场面收场,甚至自焚、丢汽油弹等手段都出现。我们发现在越来越多的群众运动中,似乎有人刻意要鼓动暴力及流血。

后来查出一个不知从何冒出的,自称是‘百神宗’教宗的家伙,不断利用各种方法去介入群众运动。而且只要他一出现在群众运动中,就一定会有死人。最严重的一次,竟然在冲突中死了十七个人,伤者上百。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群众运动吗?”

齐天摇摇头。

“说来可笑又可悲,”章武冷笑了一声,“那次是两个寺庙组织的和平祈福请愿活动,目的是要求政府加强国内宗教活动的推广。结果原本是同道的双方,忽然互指对方是迷信、拜假神的寺庙,还在立法院的门口大打出手,什么神轿、神像都用上了。而最令人不可置信的是,这些信徒们都是典型的善男信女,竟然会使出汽油浇身焚人的手段,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齐天听到此处,也不由得心惊,他暗忖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善男信女变得如此残暴呢?总不会是因为信仰的神不同吧?

“这件事震惊了各界,警方觉得事有蹊跷,立即深入调查,就揪出了这个神棍法师在背后搞鬼。”章武咬牙切齿地说,“其实警方已经掌握了一些他在群众后面煽风点火的资料,准备时机成熟时将其绳之以法,没想到他这一次竟然如此狠毒。”

齐天连忙问:“这个什么法师的,难道就是现在被逮到的那个吴庚城,以前的小混混吗?”

“没错,正是这小子。”章武点点头,“我们逮到这个自称教宗的家伙之后,吓了一大跳,近年来在群众暴力运动中兴风作浪的魔头竟然会是他?”

“他是如何鼓动群众?”

“其实这小子和以往没什么不一样,我是说无论口才、学识、性格,甚至那种无赖的德性,都没有变化。但是,他竟然能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不但吸收了一大批的信徒跟在屁眼后面,还能介入群众运动,煽动大伙去打、杀、抢,为了可笑的理由就可以杀人或被杀。”章武一面说一面摇头,表示他也很难理解这个神棍何来如此大的能耐。

“而且他从信徒那里累积了大量财富,透过四处演讲、发传单、办法会,及私人无线电系统等方式,不断鼓动群众去打去杀。虽然他根本讲不出什么道理,而且口齿不清,可是却能鼓惑群众,其中不乏受过大学以上教育的知识分子呢!”

“这怎么可能?”齐天觉得无法置信,“吸引群众的首要条件就是三寸不烂之舌,难道他有像佛祖一般的魅力,只要‘拈花微笑’,便包含了无尽玄机吗?”

章武笑笑道:“你听听看这段录音,再告诉我你的看法。”随手按下录音机的按键,一个操着浓厚鼻音的男声便出现了,这就是吴庚城教祖透过无线电发出的声音。

齐天仔细聆听,并没有任何惊人之处,约莫二十分钟的无线电广播之中,只是一片谩骂、三字经、粗俗下流的词汇,而且有明显的口吃及荒腔走板的语调。

“卡嚓”一声,章武按掉录音机,不等齐天说话,“我知道你的想法,刚才是警方过滤掉所有的背景声音所制作的带子,现在听听原带。”章武换上一卷带子,再按下放音键。但是在放音前,章武却先在两耳各放一个耳塞,让齐天十分好奇。

仍然是刚才同一个男人低俗粗鄙的音调,只是多了一些单调的口音,但是才听个三十秒钟,原本一脸鄙夷的齐天,忽然表情渐渐转换成肃穆。

他突然觉得这个声音带给他一种祥和的感觉,使他慢慢地溶入这个男子的声音之中。

齐天心中十分诧异,但心神仍止不住地荡漾,越到后面对那些下流的言词越觉得是天籁之音,声声扣人心弦,而且情绪随着骂人的词句而亢奋高张。齐天的理智立即发出警报,阻止他的情绪随着这个神棍的魔音起舞,而且他明显看到眼前开始凝聚一团黑气,正是由他眉间所发出。

他赶紧正襟危坐,默诵心经,导气入口,双手结印,原先那股黑气渐渐散去了。章武立即按掉录音机,注视着齐天。

“你知道厉害了吧?”章武取出耳塞说道。

“果然有鬼。”齐天正色说道,“你研究的结果是什么?”他知道警方既然能逮住这家伙,应该已经抓到这家伙的要害。

“你有没有注意到第二卷录音带中,有一股微乎其微的杂音。”齐天回想一下,点点头。

章武继续说道:“经过警方仪器的分析,那是一个短频重复的声波,频率大约介于四到八赫兹之间。根据计算机的层层过滤,认为这不是由生物所发出的音频,而是出自一种高精密的电子仪器。这个音波正是造成听众陷于狂乱,完全听从发音者的指挥起舞的元凶。事实上有些类似催眠者贯用的手法,但远比催眠术要高明得多。听者只要陷入这种音波的迷阵之中,便几乎无法自觉,而且和催眠不同的是,受到音波控制的人,是从思想及情绪上完全转变,臣服于这个神棍的一切言语,而被催眠的人只是在无意识中接受暗示,醒来后依然我行我素。”

“那你们是如何逮到这家伙的呢?”

“费了很大的手脚。”章武吁了一口长气,“由于这小子可以立即鼓动上万的信徒和警方对抗,我们是用了调虎离山之计,他公然地在郊外自建的那座‘万神庙’兼广播基地中叫嚣,说要鼓动全国陷入暴力血腥之中。而警方在一次正式的逮捕行动中,假装因为他众多信徒的阻挡败下阵来。后来我们组织了一次假的群众运动,在台北火车站前面举行万人大示威。果然这小子不甘寂寞,命令信徒们前来声援,并且又在广播中不断煽动,他以为警察一定是焦头烂额,没空管他。结果,我们在宪兵‘黑鹰小组’的支持下,顺利攻坚,将这个混蛋在播音室中逮个正着。”

“在搜索了他的神庙之后,找到了这个玩艺。”章武从一个精巧的钢制小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递给齐天,“这个吴庚城大教祖的魔术,原来都是靠这个黑不溜丢的道具。”

齐天才望了一眼,便叫道:“黑色法轮!”

章武眼睛一亮,“你知道这个东西?”

齐天点点头,“没错,我在西藏看过,这是邪教的法器。”他仔细端详这个法轮,发现它的质地很轻,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便发出金属清脆的叮咚声,可是摸起来却感觉像木头。“你们有研究过内部的构造和材质吗?”齐天问。

“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章武摇摇头,“用肉眼看,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法轮,用x光扫瞄,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而且我们也试过转动它,让它发出声音,可是怪了,就是没有那种慑人心神的功效,而那个神棍又不肯吐露这个东西的秘密,很伤脑筋。现在他失去这个玩艺,又没有广播可以发号施令,因此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危害。”

“他的信徒会就此善罢干休吗?”

“当然不会。”章武沉重的说,“他们不断在四处挑逗,将发动十万信徒及一万辆汽车来围攻本局。我之所以请你回来,就是希望你能帮我解开这个法器的谜,看看能不能逼这家伙招供。”

齐天回想在西藏遇到邪教攻击之后,‘大罗天尊上师’曾透过吉墨秋告诉他,这种黑色法轮是一种来自远古矿石所做成的,来源无人知道。但可以吸取宇宙间的各种电磁波,只要加上适当的能量后,也可以发出控制人的频率,齐天要章武带他去见一下吴庚城。

经过层层关卡后,来到刑事警察局的地下室,一间密不透风的钢制房间。章武以电磁卡打开房门,带齐天走了进去,只见一个面容憔悴、满脸胡渣的男子两眼无神地坐在椅子上,一手被铐在墙上的钢制栏杆上,面前的桌上放着一个汉堡,一杯倾倒的可乐洒满了桌面。

章武向吴庚城说道:“怎么?不高兴给你吃西餐,所以弄倒可乐报复吗?”一边示意齐天坐到另一张椅子上。

吴庚城口沫横飞地大叫:“你敢对我凶,混蛋,我要发神功干掉你……”然后一连串不堪入耳的秽语不加思索地骂出来。

齐天摇摇头,这个社会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渣生存的余地,而且还被他搞得一团乱。“你这个东西从哪来的?”齐天拿着法轮问。

吴庚城眼睛立即发亮,随即露出狡黠的笑容,手一伸说:“把它给我,我再告诉你。”

齐天注意到吴庚城伸出的手上,套着一颗并不显眼的戒指,上面黄油油的,显然是被手夹的香烟给熏成黑黄。但是齐天仍能确定上面镶着一颗不知名的宝石,很像过去他所见到的那些法戒,只是这颗宝石小得多了,大概只有半克拉。

“你没有了法轮,就恢复了瘪三的本色了。”章武没好气地说。

吴庚城恶狠狠地瞪了章武一眼,三字经、四字经、五字经连珠炮地放了出来。更令人觉得他是个杀千刀的人渣,齐天实在按捺不住地运起意动功,将高能量射向这个满口脏话的家伙的脖子。

“啊!”吴庚城彷如被自己口水呛到似的,张口结舌,两眼凸睁,喉咙咕噜咕噜地上下抖动,但发不出一点声音。不到五秒钟,吴庚城满脸通红,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痛苦地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装神弄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