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九章 恶灵浮屠

作者:中国科幻

齐天夸张地哈哈大笑,同时双手并用猛按牌桌,倏地站了起来,两眼紧盯着已是满 头大汗的竹下。

竹下猛感脑袋一紧,脖子好象被什么东西掐住似的,呼吸开始有些困难。他想收回 发出去的念力来保护自己,但齐天发出的能量好象形成一个无底深坑般,牢牢地吸住竹 下发出去的电磁波,竹下彷佛被无形的重力给拉住了。

竹下赶紧扯下左耳上的红宝石耳环,弄得鲜血直流。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将红 宝石置于手心,然后两手开始七上八下地比划结印,齐天虽然看不懂邪教的印法,但从 竹下双手随着印势的完成而涌出越来越强的黑气,知道这是一种爆发力极强的手印。

齐天立即两手结成‘金刚锤墙印’,在身前筑起一道无形的能量墙,挡住了竹下的 这一波攻势。

竹下立即结出第二势,大拇指朝手心内弯曲,食指及中指并拢,两手一合朝天朝地 各一指,齐天怔了一下,他竟然看到竹下胸前形成一道直立的光束,虽然并不明显,但 是齐天凭着念力还是可以感受得很清楚。

竹下双手一晃,那道略带绿色的光束迅速射向齐天,而且穿透保护墙,直接打在齐 天胸前。齐天感到胸口一热,血气翻腾,赶忙以意导气,迅速汇集钻到身内的那股外来 之气,然后气走小周天,齐天长吁一口气,配合外气从百会穴发散出去。

竹下聚气凝神,准备发动下一轮的攻击,齐天打铁趁热,收紧对竹下的能量场,只 见竹下满面通红,张口喘气,两手也不结印了,死命抓着喉咙,齐天再加五分力,竹下 “啊啊”地喊不出声,眼看就快没气了。

竹下拚命向齐天摇手,希望齐天不要取他性命。齐天冷笑道:“我不会随便杀人的, 但是你必须听从我的话,配合我追查你们教派的行动。”

竹下拚命点点头,齐天又说:“那好,你先放松意志,你也知道,心内反抗的越厉 害,越会感到被念力束缚。”竹下听命照做,身体逐渐放松,果然感觉气顺许多。

“你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状态。”齐天说完,看到竹下眼睛闪过一丝不服及狡黠的神 色,立即又发功锁喉,竹下一阵难受,只好完全配合。闭上双眼,齐天以念力扫瞄到竹 下的确开始进入冥想状态,脑波逐渐稳定。

“然后跟着我说的话调整脑波。”齐天开始指示竹下如何运气,并且观想身处一片 白光之中。原来齐天正在施展‘大罗天尊上师’传授给他的‘龙虎灌顶式’,配合口念 “嗡、得、渣、嘛、夏、奔、达”的梵音口诀,一手按住竹下的天灵盖,开始进行脑波 控制。

齐天感到自己进入竹下的脑中世界,看见他依然张牙舞爪地对他咆哮,齐天扮演着 驯兽师的角色,用大师教他的方式稳住猛兽,并且拋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圈套锁住竹下的 颈子,用力一拉,竹下便乖乖地受齐天控制。

齐天满意地看着竹下,然后一弹手指,唤醒沉睡的竹下,他看来显得柔和多了。齐 天问了竹下一些话,竹下都很顺服的配合,齐天知道‘龙虎灌顶式’已经成功收服竹下 这头猛虎了。

齐天发现竹下只是‘唵嘛真神教’的一个中级干部,因此对这个教派的来龙去脉不 太清楚,也不知道‘黑天神教’和‘唵嘛真神教’的关系。

但是他知道‘唵嘛真神教’最近正为了‘全球祈福大会’而大张旗鼓地准备。因此 齐天命令竹下带他去‘唵嘛真神教’的东京总部。

他们两人驱车来到位于东京靠近成田机场的郊区,竹下驾车驶入一条小山路,蜿蜒 而上到半山腰,在风和日丽的宜人天候之下,沿路盛开的樱花缤纷处处,风景十分优美。 竹下在一座三层的木造古楼外面停下,然后带领齐天走向大门。

“你就说是我在台湾吸收的教友。”受到齐天控制的竹下此时已成了齐天的最佳拍 档,他说道,“里面都是法力甚高的教长,你最好能隐藏超能力,以免被察觉。”

齐天点一下头,便跟着竹下推门进去。只见里面是一座布置十分典雅的神坛,上面 供着一座如来像,但是全身漆成墨黑色,面容和齐天过去见到的有些不同。佛像前面有 几个人盘腿而坐,双目紧闭,口中喃喃有词。

竹下走到佛像前,先用双手击掌,然后合十默祷,齐天也在后面跟着依样画葫芦一 番,并观察四周环境。他并未发出意动功扫瞄,只是用心来感觉,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 的地方。

“这个就是大日如来像。”竹下轻声向齐天介绍,“不过听说这尊大日如来是从西 藏请来的,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且这尊佛像不同于一般的大日如来,全身黑色,代 表更深一层的涵意,好象是什么‘黑暗天’之类的,我道行不深,不是十分了解。”

“喔。”齐天只是点一下头,并未接腔,但他已了然于胸,知道这个正是‘黑天如 来’,就是‘黑天神教’供奉的主神。那么他算是来对了地头,这里应该可以追查出这 个邪教的秘密。

此时里面走出一个人,约莫四十岁,也是理个小平头,身穿黑色法袍。齐天心头一 震,确实这件法衣和那些邪教法师的穿着十分类似。齐天也特别注意到这个黑衣法师手 指上配戴的那颗紫色宝石法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来者口念一句真言咒,双手合十向竹下及齐天深深一鞠躬,竹下则赶紧回礼,“无 证大师,你好。”竹下介绍齐天,“这位是我的道友,来自台湾的齐天桑,他会说英 文。”然后也介绍这位黑衣法师是本道场的资深长老。

无证大师对竹下又说了一串话,竹下翻译说:“他说我们来的刚好,持明黑教长正 在佛殿中对诸位长老说法,你想不想一起去听。”

齐天听到‘持明黑’的名字,心中不禁一震,赶紧点头表示同意。

无证大师又念了一句真言咒,便走在前面带路,竹下示意齐天跟上来。

经过几个内堂,偶尔有几个黑衣法师盘坐修行,看都不看外人一眼,专心念咒结印, 而且几乎每个人的身上某处,都会有着一、两颗明晃晃的宝石。

齐天觉得地面是从外往内下斜的,三个人是往地下走,原来里面并不只是像外观只 有三层的木屋而已。

越往里走,齐天不必发功也隐隐感到一股磁场的迫力迎面袭来。无证大师走到一间 宽广挑高的大殿,殿中又是一尊大的黑色如来像,高约五丈,头顶圆法轮,右手的食指 及中指合并指天,左手五指并拢朝外贴胸,佛眼圆睁,头微微朝上仰天,全身披着黑衫, 样式如同那些黑衣法师的法袍。奇怪的是,虽然佛像全身漆黑,但是黑得发亮,身影周 围泛着蓝光,散发着一股邪气。

无证大师向着大佛合十,然后向佛前一个盘膝而坐的老者低声附耳,竹下立即拉拉 齐天的衣袖,低声说:“这位就是持明黑长老,这个道场的主持,也是目前信徒们能见 到的最高领袖,念力十分了得。”

“咦,他不是教主吗﹖”齐天明知故问,“那么谁是真正的老大﹖”竹下怔了一下, 还未开口,身着黑衣镶金边的持明黑长老此时已经转过身来,朝着齐天他们颔首笑一笑, 请他们过来坐。

齐天及竹下依言落座后,持明黑先用日文和竹下对话,然后用中文对齐天说:“不 知道道友有无法号﹖你的师父是谁﹖”齐天恭敬地说:“对不起,我才疏学浅,佛性不 深,没什么道行,只是认识竹下兄之后,对‘唵嘛真神教’感到十分向往,因此深盼一 睹大师的风釆,希望有机会能得到大师及教主的教诲。”

“哈哈哈……”持明黑笑道,“你们中国人果然都很会恭维别人。不过看你两眼有 神,相貌堂堂,眉心有光,印堂发亮,如果到现在都还没有修行,那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希望你不要太谦虚。”然后神情一懔,齐天立即感到一股冲力直射而来,他知道是持明 黑在用念力扫瞄,顿时感到全身燥热难安。

“齐天桑,刚好我教即将参加‘全球祈福大会’,届时还要举办一场万人入教大会, 那将是我们首次公开传教,机会难得,你一定要来。你想见教主吗﹖我想以你对本教如 此之大的兴趣,一定有机会和教主结缘的。”齐天连声称谢,感到持明黑的念力已经收 了回去,显然通过他这一关的测试。竹下也松了一口气,赶紧向持明黑道谢并且告辞出 来。

持明黑吩咐竹下可以先将齐天安置在一家由东密商社出资经营的大饭店住宿,里面 已住了上千个从各国来的道友,都将在大会那天集体入教。

齐天住进饭店后,可以明显感受到里面充满宗教的狂热气氛,从员工到客人,都热 衷期待着大会的来临,大家一见面就纷纷传颂‘唵嘛真神教’教主的各种神迹。

但是人言言殊,有人说他是十年前才迸出来的这么一号人物,自从去了西藏一趟回 来之后,就拥有极大的神通而创教,但也有人说他是从西藏来的高人,或者是西藏活佛 投胎至日本转世等等,而且这个教主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是信徒心中的活神仙。但大 伙也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谁都没见过这个教主。

齐天心想,外界都不明白‘唵嘛真神教’的教徒有多少人,或者有哪些人,但却一 定都是各界的菁英分子。因为这个教派涉入的各个领域之多,几乎都可以独领风騒,尤 其是东密商社集团建立之后,在日本商界造成一股旋风,插足上百个行业,均获得很大 的成就。在国际间的商业竞争也同样打遍天下无敌手。不但迅速囊括了数百亿美金的资 产实力,而且开始左右了日本这个金圆王国的经济命脉。

齐天四处走动,对这个教派仍然只有一知半解,惟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教派和 ‘黑天神教’有相当的关系,目前盛传该教教主即将在‘全球祈福大会’那天公开露脸, 对一向喜欢神秘事物的日本人而言,这是一件流传在日本年轻人社会中的大事。

齐天透过宗本的警察系统,将他在日本知道的一切情况,迅速地通知美国的赫林斯 顿博士和齐人。希望他们能在大会前赶来日本,共商对策。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日本的电视台都密集播报了全球各地普遍发生知名人士无故昏 迷并成为植物人的消息。科学界怀疑世界出现一种不知名的病毒侵袭人类大脑,但却解 释不出来为什么病毒专挑社会上有地位、有成就的菁英人士下手。

新闻界则戏称这是一种‘世纪末审判症候群’,意指成功的人大都果断无情,难免 做出一些难容于道德的事情,因此在世纪末来临前,宗教家宣称上帝将审判世人的前夕, 先被‘召去’问话了。

‘全球祈福大会’在东京都郊区的成田机场附近的‘新巨蛋’球场举行。这个落成 不久的球场可容纳至少五十万人活动,正是由东密商社出资建造,利用油压原理滑开的 半圆顶盖,可以随时将球场变成当今全球最大的室内广场。就在球场附近的一公里处, 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上,正是齐天去过的‘唵嘛真神教’的东京总道场。在离大会仅有两 天的时间之际,赫林斯顿博士及齐人便赶来东京和齐天会合。

“有没有查出什么眉目﹖”齐人一见面就问。

齐天说:“我带你们去这个‘唵嘛真神教’的东京道场,离后天要举行的大会现场 很近。”话题一转,“博士,有没有研究出什么名堂﹖”赫林斯顿博士点点头,从行李 中拿出一个约三十公分长、二十公分宽、五公分厚的金属盒状物。“啪”的一声,博士 轻碰了旁边一个让人几乎看不见的小键,盒子就从中间打开,直立的一面上有一个十公 分见方的液晶屏幕,下面有一排触控式按键。另外一面则是几个块状的区域,用手指稍 微按一下,一个油压装置立即缓缓倾斜成三十度角,然后吐出一块五公分直径的小光盘。

博士将光盘取出,压入旁边的惟读匣中,整个盒状仪器上的小灯立即闪动,液晶屏 幕迅速画过几道波形图。正当齐天看得入迷时,博士将盒子一关,“好了,我们可以去 探路了,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这个仪器的功能是否和我设计的一样。”

三人来到道场,依然是樱花盛开。齐人见到古色古香的木楼,不由得发出赞叹, “哇,这个真神教也真会选地点,挑这种山明水秀、百花盛开的地方做道场,实在和他 们的神秘作风不相称。”

三人正交谈间,一个日本人走上前来招呼,“最近道场里来了许多信众,其中有很 多是平日难得一见的长老,你们等一下最好谨慎行事。”原来是竹下。

齐天立即将竹下介绍给博士及齐人,他们已事先知道这个竹下的身分及齐天控制他 的事情,因此彼此眨眨眼,便跟着竹下一起走向道场内。

果然道场内外一片忙碌,和齐天第一次来访时的幽静大相径庭。许多穿着黑色法服 的信徒进进出出,齐天明显感受到这里的气场十分强大而复杂,信徒身上穿戴着许多磁 场能量颇强的饰物,例如天铁、琥珀、天珠、红宝石、古水晶做成的耳环、法戒、念珠, 甚至胸牌,可以看出这里已聚集了许多能控制超能力的人,齐天暗中嘱咐齐人及博士提 高警觉。

不过大家似乎都没有理会竹下及齐天等人。

三人很快便走到里面的佛堂,黑色大佛依然矗立在殿上,迫力逼人。

佛像前则有数十名身着黑色法服的人正排排坐地膜拜顶礼,并且大声诵经,音调一 致。博士立即觉得心口十分烦乱,齐人也皱起眉头,感到整个大殿的空气似乎都充满了 高张的能量。

“这里的能量和磁场显然十分强劲。”博士轻声地对齐人说出他的感觉,“我觉得 头脑十分紧绷,有些想吐。”齐人立即告诉齐天,齐天便带着他们先行退出神殿。

“这里的气氛实在诡异。”走在长廊上,博士才觉得舒畅一点,“我们先到外面找 个隐蔽的地方,让我试试看仪器。”

齐天等人立即退出道场,沿着山路走到一处面对公路转弯虚的树丛旁。博士立即把 一直拿着的金属盒子打开,上面的液晶屏幕依然发亮,一切灯号运作正常。博士在触碰 式按键上快速地按了几下,只见屏幕旁边的一块仪表板缓缓张开,里面伸出一个圆锥状 的东西,突然像雨伞一般地打开,竟是一个构造极为精致的碟状天线,天线中央的一根 灯丝大小的小针立即颤动起来,碟状天线基座的小马达快速旋转,驱动天线三百六十度 的回转。

只见液晶屏幕上出现一大堆高低起伏的波形图,并且快速跳动着一大堆的数字,如 走马灯似地出现又消失。随即碟状天线指向东边,停了下来,液晶屏幕上的震荡频率波 达到最密集的程度。

“这个方向正是刚才那个大神殿的所在。”博士再按一下按键,“从距离来看,正 是那个大佛堂没错。”

“这具仪器可以扫瞄在自然界存在的一些电磁波。”齐人在一旁说给大哥听,“它 的灵敏程度可以将目前科学界很难找到的‘宇宙背景辐射波’,也就是所谓创造宇宙诞 生的那次大爆炸所产生的热源,十分清晰地反应在屏幕上。而且可以迅速解读出一切电 磁波的物理性质和能量强度。更厉害的是,它可以循线找出这些电磁波的能量发源位置。 你看……”齐人指着液晶屏幕上的显像,一个看似佛像轮廓的影像出现了,“它清楚地 告诉你这尊佛像本身发出强大的电磁波,而且是这座道场主要能量的来源。”博士迅速 计算一下附近所有的电磁波来源和能量大小,突然“咦”了一声,齐天及齐人立刻问道: “怎么回事﹖”博士没有回答,迅连又按了几个键,液晶屏幕又显示出一大堆符号和数 据,一旁观看的齐人眼睛一亮,也点了点头,齐天则依然被蒙在鼓里,不明究理。博士 随即收起盒子,示意立即下山再说。

回到旅馆后,博士立即利用计算机和美国联机,滴滴答答一阵后,印表机也忙碌地 跳动起来,吐出一大堆报表。

“和我的推测一样,”博士看着报表高兴地说。

“到底查到了什么﹖”齐天终于忍不住高声地问。

“这个道场有一个强力的微波放射装置,和那个泰国古寺中的类似。”博士指着一 张卫星图解释,“当我们将离开道场时,我发现道场瞬间聚集了大量的能量,借着电波 射向天空某处,全部时间不到三秒钟。于是便将它的频率、时间及坐标记录下来,回来 透过国际计算机网络和美国的研究室联机,发现当时正在我们头上的‘黑樱花二号’正 在接收同样频率、方位的电波,因此可以确定这个东京道场就是邪教发射站之一。”

“那么道场内的发射装置是什么呢﹖”齐人接口问。

“不会是那个大佛像吧﹖”齐天以问代答地先说出。

“我觉得正是那个看起来怪怪的佛像。”博士说道,“我虽然不知道那个佛像的材 质是什么东西,但是那尊巨佛本身聚有太高的能量及辐射,远超出一般自然界的物质, 而且还有规律性的能量变动,所以佛像里面极有可能隐藏有强力的发射器。而且祈福大 会的场地离道场才一公里的路程,空中直线距离更是不到几百公尺……”

“对了﹗”齐天拍手叫道:“刚才不是在山脚下看到许多辆国际各大电视媒体的卫 星转播车吗﹖在新巨蛋球场方圆几公里之内,最高的地方就是那个道场所在的小山,根 据一般情形,现场转播那天,这些卫星转播车将会拉到最高处,以利接收讯号和发射到 卫星上去。那就距离佛像十分的近了,届时转播车发射讯号时,佛像会不会也同时发射 ﹖”博士摇摇头道:“这就搞不懂了,难道它想干扰转播讯号吗﹖这没有道理,因为它 的能量很强,大可直接发出干扰波,没有必要去干扰卫星。”“而且‘黑樱花’卫星根 本是这个教派外围企业东密商社的产业,既然提供转播使用,没必要再从中作梗。”齐 人沉吟道。

“但是肯定‘唵嘛真神教’绝对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只好在大会开始之前尽 量找出他们到底有什么诡计吧﹗”齐天做出暂时的结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