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楔 子

作者:中国科幻

天珠,西藏佛教密宗的辟邪宝物之一。受到藏密文物流行风潮所影响,原本是潜心修行者所配戴的天珠,已成为现代一种流行的主要装饰配件,男男女女戴着各式各样的天珠满街游走,为世纪末的社会增添一分宗教气氛。

不过在虔诚的佛教密宗信徒眼中,天珠仍是一种具有神圣吉祥力量的宝物,对佛教徒而言,天珠的功能绝对大于一般男女的装饰目的。而好的天珠,在佛教的密宗世界中,更被视为是珍奇至宝。

其中已在世上消失了近一个世纪的千年古物--‘九眼莲花真佛珠’,是信徒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密教宝物,于这个世纪的尾声再度被人们所发现。而这颗宝物在虔诚信徒的奉迎下,有幸来台湾接受信众供养膜拜,大开眼界,增进褔报。

“根据历史记载,这颗‘九眼莲花真佛珠’是在一千年前由佛教得道高僧慧定祖师至云南蛮荒之地修行时,于华连山的一座万年古洞中所发现的。”随这颗天珠一起来台湾接受信徒供养的西藏密教大师--毗摩慧活佛,向台下的听众讲述这段历史。而位于台北市郊的灵禅山大觉明寺,因为天珠的到来而华光满泛,讲经堂内听活佛讲法的信众正如痴如醉。

“据说当时祖师在古洞的石壁上,发现一尊天然形成的大日如来像,手持‘七宝’--就是天珠、天铁、八卦九宫咒轮牌、嘎乌、绿松石、琥珀及珊瑚--瑞光千条。祖师心知佛祖降世显灵,立即顶礼膜拜,口诵‘大日如来真圆经’。等他再起身时,发现佛像已自石壁中隐去,留下一块平滑无比的石墙,以及墙上嵌的这颗天珠。”活佛虽然年已近百,但说起话来依然一气呵成,条理分明。

这次参加活佛说法的听众都是当今社会各阶层的领导人物,而且大部分是虔诚的佛教信徒。虽然这些社会上的菁英人士日理万机,时间宝贵,但由于九十余岁的毗摩慧活佛不仅是宗教界的大师,更是名扬海内外德高望重的智者,因此各界名士均以获得活佛邀请听讲而感荣幸。

其中年近七旬的百利信企业集团创办人--齐震岳,便是听众之一,他对佛教有虔诚的信仰。半生戎马的齐震岳以少将役退伍之后,投身商场,凭借着过去军中的人脉及高超的手腕,找了一批军中退伍下来的伙伴,共同创立了以建筑业为主的百利信企业。适逢台湾经济起飞,建筑业成为当红行业,加上军人原有的苦干实干精神,终于扩大成一个企业集团。

也就在齐震岳专心聆听活佛讲法的同时;齐天--他的大儿子,却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美国拉斯维加斯的‘玛哈陵赌场’,大开杀戒。可能是父子连心,齐天在紧盯着轮盘及金发美女之际,心中却感到有一股隐晦的压力越来越重,使得这个赌场常胜客的眉头随着面前筹码越来越多,而越加紧锁。只是他还搞不清楚,到底是哪边出了事?

事实上,齐震岳及在场听道的众人此时正遭遇了一场灵魄的劫数。一向山清水明、钟灵毓秀的灵禅山就在齐震岳及众人沉浸在活佛舌灿莲花的祥和之际,一朵诡异的黑云突然徘徊在大觉明寺的上空,久久不去。没有人发觉蝉鸣鸟叫声戛然而止,直到一声惊叫划破长空--门窗紧掩的讲经堂内部突然间人影杂沓,出现一阵小小的騒动,彷佛有人在里面点燃了火花,室内出现了忽明忽暗的诡异气氛,惊叫后随即归于宁静。

首先发现讲经堂内众人全数倒地的是负责送茶水的知客僧,他和寺内其它僧人先前都听到那声不寻常的惊叫,但完全没想到和讲经堂的众人有关。直到他提着茶壶走在讲经堂上外面的长廊时,远远地就感到讲经堂有一股不寻常的肃杀气氛和死寂。他心知有异,推门一看,不得了,包括活佛在内,现场每个人全都是两眼圆睁、咬牙切齿;虽然气息犹存,但彷佛都已魂飞魄散似的,对外界毫无反应般地‘僵’在现场。讲经堂霎时成了蜡像馆,而且有如停尸间般地死寂。

警方据报赶到时,只见寺内僧人纷纷就地打坐,直念八字驱魔真言:

“嗡、嘛、呢、叭、咪、吽”。而警方人员进到讲经堂后,见状也倒抽一口冷气,就算极富经验的干员,背脊也都会发凉。据调查,现场毫无破坏及打斗迹象。因此警方仅在财务损失的笔录上记了一笔:“天珠一枚遭窃,市价不详。”至于这么多的社会名流突然集体丧失意识,警方除了紧急送医并封锁消息,以免造成社会震动外,对这件怪事一时也束手无策,只好暂时以集体中毒来结案。

“九、九啦!”、“十二、十二!”、“开红、红啦!”、“双数、一定要双数……”,此起彼落的吆喝声,随着小滚球在轮盘上跳动地越来越快,而更加喧嚣。但当轮盘的转速减缓至几近停止,仅剩滚球还兀自地在盘中的格子间跳跃时,众赌客们立即鸦雀无声,屏息以待,下一秒钟幸运之神将会眷顾哪一个人呢?

身高一米七五的齐天,在大都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群之中,并不显得突出。他静静地看着,并未随着大家一起吼叫,彷佛对前景并不抱持太大的希望。但他其实是尽量不让心中的喜悦提早在脸上曝光。因为他已经知道,或者说是已‘决定’了这次的幸运号码,正是他押大注的七号。

“咚”地一声,伴随而来众人们“喔”的一声惊叹,滚球稳稳地停在七号格中。齐天有些拘谨地提起右手,摸了摸已经不留一点胡渣的下巴,稍微掩饰一下露齿的笑容。但在场的红男绿女及赌场职员,却难掩对这个中国人几近不可思议的赌运所流露的羡慕及嫉妒。因为每当他独押冷门的时候,运气总是分毫不差地跟着他走,使他独得全部彩金。

算算今天在美国内华达州这家有名的‘黄金玛哈陵赌场’,至少已经羸得了五十万美元。从吃角子老虎、二十一点、宾果、掷骰子,到最后下大注的轮盘,几乎是通杀。不过一年多以来在各地赌场转战的经验告诉他,不要引起场子庄家的怀疑才能玩得久。因此齐天尽量采取‘进三退二’的手段,也就是赢三块输两块,而且赢钱次数不要太多,偶一为之,就像这种大家都不要的冷门,正是通杀的绝佳机会;而输钱次数要多,但每次跟着大家下小注,实际上输个十次也没一次赢得多。

不过这套手法也有失灵的时候。有经验的赌场,通常也会请一些和齐天一般有‘能力’的能人异士压场。

齐天就在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小栽一次跟头。当他大开杀戒玩得不亦乐乎之际,被一位赌场高级经理,带着两名著燕尾服且身材壮硕的赌场保镖,礼貌地请去办公室‘面谈’。

对方请出一位‘压场’的中国特异功能大师林保胜出马,当场点破齐天用‘念力’这种目前仍属于‘非法’的手段来控制出牌机率。由于对方是有备而来,齐天也早已闻知这位林保胜拥有颇高段的特异功能,因此乖乖地听从赌场的警告离开赌场。还好赌场也很阿莎力,并未追回他先前已入袋为安的四十万元美金,只是从此将齐天列为云顶赌场的‘拒绝往来户’。

如今他所在的这个‘黄金玛哈陵赌场’则是当今全世界最大的赌场,里面除了有东西方各式各样的赌局之外,一切设施也极其豪华奢侈。而且还有一项特点,就是号称有着全世界最先进、最完善的‘赌博防弊系统’。据说耗资数亿美金装设的数套高科技电子安全扫瞄系统,无分日夜,全场监视。任何老千耍的各种手段,包括电子遥控作牌等伎俩,都难逃赌场监控中心的计算机及电子仪器的法眼。

齐天当然不把这种机器放在眼里,但是他另外又听说赌场的监控系统已先进到可以扫瞄‘生物能’的地步,就不得不稍微提高警觉了。

所谓‘生物能’,是否就是像齐天这样具有某种超能力之人,身上所发出异于常人的能量或电波呢?真有这种机器吗?齐天觉得就算不去赌钱,探探这种机器的虚实也十分值得。但齐天心里还是怀疑是否页有此事;

他认为这是赌场知道有些像他这样的人存在,只好虚张声势,以打消像齐天这样的人来赌场的念头。

不过他的怀疑很快就被证实了。当他准备从轮盘桌离去时,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赌场高级经理出现了,并且客气地请齐天进到赌场的办公室中。这令他再度想起他在马来西亚云顶赌场的场面。

一进到赌场豪华的办公室中,就见到一排排的监视屏幕。这种电子设备对齐天而言早已习以为常,根本不放在心上。不过有一名头发花白的东方人,坐在一具大型雷达幕前面,斜眼看着他,似笑非笑,倒让齐天心中隐约感到一阵怪异。

赌场高级经理先客气地为齐天点上一支雪茄,用英语问道:“先生如何称呼,是哪一国的绅士呢?”

“中国人!”齐天也以英文回答,“中国姓氏为齐,单名天。”

“喔!好名字。”经理说,“我很荣幸地今天能请到齐先生光临‘玛哈陵’,希望您能玩得愉快。”稍微一顿,见齐天没有答话,经理接下去说,“我想象齐先生有这样神奇的本事是很少见的,‘黄金玛哈陵赌场’开了那么多年以来,连阁下在内也只碰过一、二人。”

“什么神奇的本事?不过就是赌博嘛!还不是靠运气。”话虽这么说,齐天心中早已咚咚打鼓。不知是办公室的冷气太强还是什么原因,齐天的头被冷风吹得有些紧,太阳穴隐隐作痛。他只希望这个该死的经理早点说明白要干啥,还有那个目光灼灼逼人的东方老人,一面在拨弄着面前那台奇怪的大机器,一面还不时望望齐天,让齐天直觉认为他不怀好意。

经理干笑了一声,随即将头转向老人,说道:“这位彭博士也是中国人。”彭老头随即向齐天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但齐天头正开始痛得紧,没有理他。“他观察了您在本场中一段时间,告诉我们说……嗯,该怎么讲?就说您是有‘特异功能’,是吧?”经理终于挑明了说。

果然不错,遇到专家了。齐天觉得没必要去否认,“是有那么一点天赋,不过顶多说是有些运气罢了。算不上什么‘特异功能’嘛。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一边心里纳闷;莫非这彭老头也会特异功能?突然一阵强烈的嗡嗡耳鸣,彷佛有人在耳边鸣金敲锣,齐天顿时笑不出来了。

经理继续说道:“彭博士以他多年研究的这个高科技仪器,”他嘴巴朝彭博士面前那台仪器努了一努,“加上其专业知识的分析,确定齐先生具有让本场赌具做出‘不正当结果’的能力,这些都有仪器分析记录,如果你有任何异议的话,我相信可以在律师及彭博士的公证下,让你充分了解。”

“不必了。”齐天耳鸣加剧,头痛得紧,心中纳闷怎么会突然生了病,“好吧,美国的科技果然厉害,你说怎么办呢?!但是如果要告我的话,我死也不会承认。”

“喔,no!”老外经理一听这个中国人很快就放弃抗辩,颇为高兴,“你别担心,要不是本赌场财力有限,又有上千名的员工要养家活口,才无法让您尽兴。只望阁下高抬贵手,就此打住,你是不会有任何麻烦的。而且你在这里所赢得的筹码,一律可以兑现,另外本公司还将免费招待你在拉斯维加斯一切的食宿和观光,直到你想回国为止。”经理似乎已用最诚恳的语调讲完这一串的场面话。

齐天咬着雪茄,未置可否地晃晃脑袋,他此时的心力正集中在对抗刚才令他头痛及耳鸣的力量。他敢肯定这绝不是生病;因为从他进房坐定开始,就感到越来越强烈的电波正一阵一阵地穿透他的身体。看看在场的人,肯定就是这个姓彭的博士,及他面前的那台怪机器搞的鬼。既然能查出他的超能力,自然也可以用高科技仪器,发出类似的能量来攻击他。齐天逐渐明白彭博士为何老是不怀好意的瞅着他看了。

“没问题!”想通后,齐天反而状似轻松大刺刺地笑道:“反正我也玩得有些烦了,正好签证也快到期了,该是拍拍屁股走路的时候。附近的风光倒是可以好好玩玩,老是待在房子里和机器为伍,有碍健康嘛!”一语双关地送给彭老头,但显然彭博士正为齐天突然变得一脸轻松而吃惊,忙着低头猛转旋钮呢。

经理听到这话,如逢大赦似地说:“阁下只要不再进赌场,随时来本州,本公司都可以免费招待。”

齐天已打好另一个主意,站起身来朝经理说:“那么我可以结帐赶快走了吗?免得令你心跳加快。”说毕,皱着眉头狠狠瞪了彭老头一眼,同时全身暗暗用了劲。

经理依言,态度恭敬地将齐天送出室外。当二人正准备步向大厅时,突然办公室内传来一声惨叫。经理怔了一下,一名职员神色惊慌地冲出来向经理报告:“那台‘量子电磁扫瞄示波仪’突然发生短路,彭博士面前的仪表板在冒出火花之后就爆炸了,彭博士吓了一跳,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昏迷过去了。”

“那机器呢?那可是好几百万美元的昂贵设备啊!彭博士不是一直说这台机器绝对万无一失吗?”经理赶紧问道。

“现在里面还在燃烧,由于不断爆出火花,灭火器无法灌救。但仪表板看来已经全毁了。”那名职员依然神色不定的说。

经理用有些怪异的眼光瞄了齐天一眼,二话不说,立即回办公室去处理。齐天则若无其事般地结了帐步出赌场。他心里颇为得意,显然那台价值几百万美元的高科技机器,仍然不敌他的超能力。

“那个彭博士发明机器揭发我也就算了,竟然还不断利用机器发出电波攻击我。要不是实在惹恼了我,也不至于赔上这台机器。现在看他如何向赌场交代吧!”齐天一面拍着落袋为安的美金支票,一面在心中暗笑。

他愉快地回到豪华旅馆的房间,心中正盘算着要如何度过几天的纯观光假期。可是刚才和那个经理鬼扯时,心头突然狂跳不已,好象有什么事发生了?

“嘟--嘟--嘟--”急促的电话声在齐天要出门的一剎那响起,他略皱眉头,心想不会是和那个赌场经理有关吧?还是那股一直压在心头的不知名阴影?

“哈啰!”齐天有些惴惴不安地拿起话筒。

“哥!我是齐英。”电话那头响起小妺清脆但明显焦急的声音。

“小英是你啊,你不是忙着约会吗?怎么还有心思给老哥打国际电话啊?哈!”虽然习惯和小妹打哈哈,但其实齐天心中早已七上八下。因为他明显感受到电话线那端,妹妹十分焦急的语气,令他害怕齐英即将带来任何不幸的消息。

果然——

“大哥,赶快回家,爸爸出事了,呜呜……”说着说着,齐英就抽噎地哭了起来。

“先别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齐地、齐人呢?”齐天自然十分心急,无奈相隔一个太平洋,他虽想努力感应台湾这边发生什么事,仍然力不从心。

“爸爸他中风了,人现在正昏迷不醒呢!二哥和三哥都在陪爸爸。”

中风?!齐天脑中快速思考;爸爸身体一向硬朗,生活又有规律,饮食也十分注意,怎么会突然中风呢?

“爸爸现在人呢?快请何叔叔帮他看一看。”何经世大夫是齐震岳的好友之一,同时也是国内权威的脑血管专家,齐天平常都喊他叔叔,关系匪浅。

“爸爸现在已经送到何叔叔的医院去治疗了。中风很难医的,何叔叔也不太确定爸爸得的是哪种中风,反正没知觉。而且不只爸爸一人而已,很多人都……,他说了一大堆名词我不太懂……”齐英有些急了,讲话颠三倒四,“哎呀!你一定要快回来,有些事情我们不会处理。”

齐天挂掉电话,收拾行李后,直奔机场,决定搭乘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回台湾。他希望爸爸的病情不会太严重,但是电话中实在搞不清楚状况,听齐英的口气,爸爸似乎不是只有中风的状况而已,那会有什么事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