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一章 天珠疑云

作者:中国科幻

泛美航空班机抵达中正机场后,三弟齐人已经在机场等候,齐天立即坐上公司派来的车,和齐人直奔老爸住的医院。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尚来不及喘气的齐天,在车上抓紧时间问道。

“应该算是稳定吧,不过……嗯,怎么说呢?事情好象并不单纯,因为……”齐人有些慾言又止的样子。

齐天感到很诧异,一向以沉默信心著称的老三,很少会显出如此犹疑、彷徨的样子。“到底出了什么事?看你那么神神秘秘的,难道有什么重大的事故吗?”齐天有些责怪弟弟在这个时候还吞吞吐吐的,但自己心中也担心齐人会告诉他什么可怕的事情。

“好吧,先直接告诉你,爸爸目前成了植物人。”齐人鼓起勇气,开口告诉大哥这个不幸的消息,“不过这是医生说的!”随后又补了一句。

“什么?”齐天没想到事情如此严重,“你说这是医生说的,这是什么意思?”齐天乍闻齐人冒出这么一句,直觉认定齐人一定是观察出什么状况,“你有其它的看法?”

“其实不只是我,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包括给爸爸治疗的何经世叔叔,也感到十分怀疑……”齐人摇头晃脑地,彷佛心事重重。

“赶快说怎么回事?”齐天按捺不住的打断三弟的话。

“事情是发生在三天前……”齐人有条理地把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大哥。“你也知道,前一阵子爸爸才刚忙完迎天珠的事情。三天前的那个上午,毗摩慧活佛突然请爸爸到灵禅山大觉明寺,听爸爸当时提到,好象是和那颗‘九眼莲花真佛珠’有关。所以爸爸便兴匆匆地推掉其它会议,赶上山去了。”

齐天点点头,他知道毗摩慧活佛是父亲十分景仰的一位得道高僧。老爸晚年的佛学素养,有大部分是受益于这位活佛的,而且活佛难得来台湾,来了更是很少主动邀请信徒上山。因此一定是十分慎重的事情,才会请爸爸赶上山。

齐人继续说道:“爸爸到山里后,就把司机遣回家来,叫司机大约在下午五时再上山接他。结果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家里便接到警察局的紧急通知,说爸爸中风了,被发现时可能已过了一、两个钟头,后来才赶紧送到医院急救。当时只有齐英在家,她立即通知二哥和我,分别赶到医院去。”

齐天听得有些奇怪,心想,如果父亲是在山上的大觉明寺里发病,寺里的僧人应该会立即将他送到医院,怎么会几个钟头后才发现?况且,又是警察局来通知呢?活佛不会见死不救啊!一连串的问号随即涌现,但他还是让齐人先说下去。

“我赶到医院时,发现爸爸已送到加护病房,何叔叔在看过爸爸及其他几十个人之后……”

“等一下!”齐天一听有异,立即插话问道,“你说其它几十个人是什么意思?难道……”

“是呀!你先听我说,原来当天有四十多个人,都是杜会上各阶层的菁英人士,全都被活佛请上山,结果怪事就发生了。”齐人咽了一下口水,“他们竟然全在寺中的讲经堂内昏倒,当时门窗紧闭,好象是瓦斯集体中毒一般。而活佛则不幸死去,全身僵硬,表情颇干恐怖。由于先前活佛曾告诉寺内的僧人,在一定时间内不要去打扰,因此等到时间已到,有僧人准备送茶水进去时,才发现出了事情。”

“原本警方以为是因在密闭空间内而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因此以中毒事件紧急送医处理。但是医生检查不出来有任何中毒的现象,所以就怀疑是否‘集体中风’?”齐人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相信这个说法,虽然不太可能会如此凑巧,但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还是请来何大夫,对患者进行大脑断层扫瞄。结果也是一样,没有脑血管破裂的迹象,这可难倒所有的人了。

“而怪事不仅如此,所有的患者不但失去意识,甚至连大脑都停止活动,只剩下维持生命的机能还在作用,也就是说……”齐人有些悲哀地说,“就是这四十多人——包括爸爸在内——全都成了植物人。活佛则检查不出任何外伤或内伤,却突然死亡。而以上种种怪事,原因全都不明。”

“不过警方及各患者家属均认为此事十分蹊跷,但也不愿声张,毕竟活佛暴毙、四十多位社会名流发生这种怪事,势必对杜会及各人的事业造成很大的冲击。所以大家协议不对外公布消息,如有人询问,就以发生中风为由来搪塞,直到医生找到原因为止。”齐人补充道,“所以我才会跟你说事情不单纯,而且‘植物人’这三个字是医生说的。”

齐天顿时陷入一阵漫无头绪的思考与沉默中。

“你认为爸爸真的成为‘植物人’吗?”齐天知道这个三弟一向思虑缜密,看事情会有和其它人完全不同的角度及直觉。

“嗯……”齐人沉吟一下道,“不,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丧失意识。一般的植物人都是因为大脑受到外力严重伤害,而丧失主要功能,而且通常植物人仍然会有大脑的活动,彷佛在作梦一般,所以可以在脑波扫瞄器下显示固定的电波讯号。但是爸爸和其它患者,脑波却都彷佛失踪了一般,什么都没有了。”

兄弟二人沉默了好长一阵子,车子已转进医院的回车道上,齐人突然用沉重的声音补充了一句:“现在爸爸的大脑,就像被洗掉所有资料的电脑一般,干净而无用。”

齐天皱起的眉头更加锁紧了。

虽然已经是深夜时分,但齐家位于阳明山仰德大道上的别墅‘齐园’依然灯火通明,庭院的柱灯,将整座别墅花园,照得像白昼一般。大厅内人影杂沓,除了齐天、齐地、齐人及齐英等四兄妹分别坐在大厅的真皮沙发上发愁之外,还有帮他们父亲治疗的主治大大何经世、台北巿警察局的高级督察章武、佛教密宗黑派的法云大师。众人虽然齐聚一堂,可是对这整件意外的来龙去脉,依然如在五里雾中,没有一点头绪。

“章警官,难道现场就找不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吗?”齐天虽然已问了不下数十次同样的问题,但似乎总要再多问一次,以求得心安。

“齐先生。”三线二星的高级警官章武沉稳地答道:“我十分了解你的情绪。请你们一定要相信警方,这件意外牵涉到太多国内知名的人士及一位国际知名的宗教界人士。上面十分重视这件案子,我们警方几乎已经把现场都翻过一遍了,只差没把整个大觉明寺给拆掉,并且还用了x光探照器,对一砖一瓦都做了检查。但是……”他顿了一下,长叹一口气,“真是匪夷所思,竟然找不到任何可疑的证据。我干警察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无从下手的案子。”

“那么‘九眼莲花真佛珠’又会到哪里去呢?”法云大师问道。

章武摇摇头道:“真是惭愧,我们警方根本不知道这颗天珠的下落。

而寺内的僧人都说这颗天珠是由活佛负责收藏,因此是否失踪,还是目前仍藏在什么地方,我们也不知道。至少警方在搜索的过程,并没有发现这颗天珠。”嘴上虽这说,但心中则在想,这个法云大师在这种节骨眼还如此关心一颗石头,实在不可取。

“我觉得最奇怪的事,还是那么多的人竟会同时成为‘植物人’。喔,我是说目前这种状况类似,并非一定是植物人。”何大夫赶紧向齐氏兄妹解释,齐天则报以谅解的苦笑。

“这种脑波同时消失的状况,实在超出现代医学可以解释的范畴。”

何大夫继续说道,“我已经把情况通知国外几个权威的大医院及研究中心,但到目前为止,似乎都无人可以解答。”

一直坐在那里沉默不语的齐地突然站了起来,独自走到落地窗前,抬头朝夜空凝视,眼角则闪着泪光。他是齐家四个孩子中,最听父亲的话,也是和爸爸最有话讲的一个。这次父亲突遭意外,他身为家族企业总管理处的执行长,既要处理整个企业集团的事,又要为父亲担心,心中难过自不在话下。

齐英看到二哥如此难过,赶忙站起来走到他身旁,准备安慰他两句。

齐地突然于此时转过身来,面对众人说:“会不会是那颗天珠发生了什么怪异之事,才造成爸爸和其它人灵魂出窍的情形?”

话声甫落,众人都“咦”的一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各人内心则翻动起伏,各有想法。

齐天与齐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会有这种‘灵魂出窍’的想法?”

法云大师更是十分感兴趣。他急忙站起来,走到齐地身旁,用鼓励的语气说:“是啊!齐地,我知道你们几个兄妹中,你和令尊最有‘佛缘’,对佛教都十分虔诚,难道你有受到什么启发吗?”

章警官及何医师则略带惊愕地望着齐地,但也十分急切地想知道齐地的想法。

“事实上,我是把爸爸前些日子讲的一些事情,和这件奇怪的意外联想在一起。倒不是我发现了什么,或有什么证据。”齐地边说边沉思地踱回大厅中央,顺便为自己倒了一杯波本酒。

齐天知道齐地在心里很激动或紧张的时候,习惯为自己倒一杯波本酒来舒缓一下情绪,因此他挥手制止了齐英这个性急的小妹妹想迫不及待追问的冲动。齐英只好嘟着嘴回到她心爱的懒骨头布袋椅上坐着。

齐地让杯中的波本酒顺着喉咙缓缓到滑入,随着酒精在血管中迅速吸收散发,一阵刺激直冲大脑,促使日前的记忆更加鲜明。他记起爸爸前几天对他说适有关这颗‘九眼莲花真佛珠’的神奇……

齐震岳对此次能迎回天珠,感到十分兴奋。他向齐地解说了佛教密宗信徒对天珠的看法︰“天珠是密宗的‘辟邪七宝’之首﹔另外六种的天铁、八卦九宫咒轮牌、嘎乌、绿松石、琥珀及珊瑚,在密教信徒的心目中,神圣性能不及天珠。天珠其实是一种带有神秘图案的玛瑙宝石,一般分为椭圆型、圆短型、圆板型等。”

“哪种天珠的价钱最贵呢?”齐地不脱商人本色抓住‘重点’问。

齐震岳笑笑,叫他别那么心急和市侩,继续说下去:“其中椭圆型天珠大多是深、浅两色的线条相间,而在线与线之间带有圆圈,称之为‘眼’。扩记载,最多有十二眼,而最宝贵的则是‘九眼天珠’。此次迎回来的天珠就是‘九眼天珠’。另外还有虎纹珠、宝瓶珠及莲花珠三种珍贵的天珠。莲花珠以其上有莲花纹,好似佛陀坐莲花而更受信徒喜爱。

“这颗‘九眼莲花真佛珠’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据说是所有天珠中最具神通的一颗。”当讲到这颗天珠所带来的意义时,齐震岳眼中立刻充满光彩,“最近毗摩慧活佛就将要向我们开示讲解,但据佛教历史文献的记载,这颗天珠曾有显现佛陀金身的故事,只要信徒以十分虔诚的态度集中精神祷告,加送默念密咒,佛陀就会从天珠中现身。”

“那真是太玄了。”齐地有些不可置信地说:“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千年以来没有被古人发现它的功用呢?”

齐震岳马上接口道:“怎么会没有?只是你们后生晚辈不读古人的书。历史上许多有名的人,都曾经因此看到佛陀而悟道升天。唐朝的大诗人王维,这你知道吧?如果敢说不知道,就叫你回去学校念书。”齐地头点得跟捣大蒜似的,齐震岳紧蹙着的眉头才略徽舒缓。他继续说,“王维笃信佛教,又称摩诘居士,他就有一首诗中曾经写到‘九眼观尘世,莲花证菩提’。据后人考证,这首诗就是描写这颗天珠。”

“天珠还具有什么样的神通呢?”齐地听老爸说得如此神妙,忍不住想多知道一点。

“这……”齐震岳也被问倒了,“其实大多是听一些佛教界的朋友说的,众说纷云,但能见到佛陀金身是最普遍的说法。另外就是佛陀现身后,能带领俗众神游太虚,直登西方净土世界,听说如果本身道行足够,还能直接就留在那儿呢!”

“哦,那不是就直接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吗?”齐地有些促狭地说道。

齐震岳却兀自陶醉在刚才那段话中,似乎已经先行神游太虚,而没留意到儿子的话中话。

“不过当然啦,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没个准。但也不能说没有,不过要有缘才能亲身体会。”齐震岳叹了一口气说,“我想以我的道行,以及现在如此多的俗务缠身,这辈子是不会有机会啦。不过这次有机会能千里迢迢地把这颗‘九眼莲花真佛珠’给迎回来,并且亲眼见到,已算得上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了。因为没多久,活佛就要带着天珠,到日本去参加一项宗教界的盛事,就是‘全球祈福大会’,集合全球各大宗教及信徒,共同为人类及地球祈福,我想我大概没空亲自参加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天珠疑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