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三章 圣域邪教

作者:中国科幻

齐天深感事态有严重化的趋势,觉得有必要跑一趟西藏,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简单地处理一下家中的事情,并将一些重要的文件及有关这件事情的资料,复制几份分别交给家人及可爱的女友斐翠保管,以防万一他也步上爸爸及法云大师的后尘时,还得以将事情真相公诸于世。但他也知道,这种玄疑古怪的真相,世人接受的程度不高,因此最好的方法,还是靠自己去寻求解答,以解救亲爱的爸爸及其它受害者了。

齐天转了几趟飞机,便到达人称‘香格里拉’的西藏高原。

此地长年干旱,景色荒凉,而且身处海拔四千公尺以上的高原,空气稀薄,一般平地人常会感到氧气不足而得到‘高山病’,全身无力,脑中氧气供应不足,致使思考能力严重下降,甚至有人因为水土不服加上高山病,而命丧西藏。齐天早已有所准备,随身带了日本制的小型压缩氧气瓶配用,他不希望在西藏处理事情的期间,因病而生意外。

齐天先雇了一辆由当地汉人个体户小张经营的出租吉普车,直奔法云大师告诉他那位‘大罗天尊上师’住息的札拾伦布寺。

小张在路上告诉齐天说,这位‘大罗天尊上师’在札拾伦布寺一带颇为有名,因为据说他是上天的‘大威德降妖金刚菩萨’转世。这个菩萨在佛经中是有四头八臂,相貌凶恶,面如牛头的菩萨。而一般信众常称‘大罗天尊上师’为活佛,因为他在年轻时曾到中原的四川金沙江流域一带,在四十九天的时间内,以神通超能力收服了在当地肆虐多年的‘铁树鬼’,这是一种看似透明,但具有人形的怪物,常从熏人的瘴气中聚成形态,来去无踪。人兽遇之常遭吞噬,尸骨无存,而树鬼身形则愈益增大。

不过上师晚年便发愿专心在寺中修行,不出禅房一步。

小张将吉普车停在一座山的山脚下,指着一长排的石阶说:“齐先生,上面就是札拾伦布寺了,恐怕得劳你大驾,自个儿走上去了。其实也不会太远,大概走个二、三十分钟就到了。只是你得多停几次喘口气吧。”

齐天望着高耸在山上的札拾伦布寺,苦笑了一下,心想修行的人果然处处都高人一等,像眼前这样的寺,诚心不够的人还真不想上去呢!不过当地虔诚的藏族信众,可是大老远就用五体投地的方式——三步一跪,九步一拜——前来朝圣,那才是最虔诚的信仰。

而他除了腰间别着高压氧气瓶及导管之外,其余身无长物。齐天深深地提了一口气,便开始上山了。

虽然齐天年过三十,但平日注意保养,再加上练了两年的气功,身体状况比二十岁的小伙子还要棒。虽称不上身轻如燕,但爬起阶梯来,只要偶尔补充一下氧气,便可健步如飞,一下子便走完数千级的石梯。令一些正在上山的喇嘛惊讶不已,没想到一个外来的观光客能有如此好的体能。

少数会观气的喇嘛从齐天身旁经过时,更感到齐天异于常人,有一股强劲的磁场在周身盘桓。

札拾伦布寺是于公元一四四七年,为密宗黄教祖师宗喀巴的侄子根敦主所建,为黄教的四大寺之一,气派雄伟,自然不在话下。而寺中从有史以来,得道高人甚多,寺中有一股灵气充塞,信徒众多,人气畅旺。

齐天在知客僧的引领下,直赴‘大罗天尊上师’的禅房,上师正盘腿而坐,手持念珠诵经。

虽然已年过八十,但鹤发童颜,神釆奕奕,清瘦的脸颊刻划着岁月的痕迹,双眼则透露着智能的光芒,一看便知是个得道高人。

齐天双手合十礼拜后,直说来意,上师听罢,久久不语。齐天有些急道:“上师,难道这个邪教如此难缠,连上师您都有所顾忌吗?”

上师缓缓摇摇头道:“非也,但我也不会告诉你这个‘黑天神教’是很好应付的。因为目前有关‘黑天神教’的记录,都是百余年前我的祖师爷们所留下的。几个世纪以来,我还是第一吹听到‘黑天神教’的活动状况。但从上次法云和我联络之后,我便开始注意这个教派的消息。只是惭愧得很,直到今天你来为止,依然所获不多,还不知道他们全部的活动情形。如今法云又遭不幸,我想这个邪教来势汹汹,恐怕世间将有大劫。难道每百年一大劫的预言,将应在此邪教上吗?”

齐天听罢,心中更觉困顿,暗忖:“如果连上师都认为‘黑天神教’不好惹,那麻烦可就大了。”但他仍急于想知道如何找到这个邪教。

齐天尚未开口,上师挥一挥手说:“你先别急,我会告欣你如何去找‘黑天神教’。但是凭你之力,不过是螳臂挡车。恕我直言,这个邪教的信徒也不少,而且大部分是秘密信徒,平时绝不外露,在社会各阶层都有分布。说来你也许不信,就在札拾伦布寺,就有‘黑天神教’的教徒潜伏着。”

“什么?这里也……”齐天十分惊愕地脱口而出,但随即下意识地打住,深怕附近就有敌人。

“呵!呵!你不必如此紧张,目前方圆几丈之内,都还没有他们活动。不过,我想以你身上的如虹气势,以及充满着‘忿怒之气’,一路上风风火火地到来,想必早已向他们宣告你来此的意思了。”上师一语点破齐天这个梦中人。

“对啊!”齐天心中一动,“法云大师不是一直叮咛我要尽量隐密行事吗?我怎么忘了这批人一定也具有强大的‘念力’,可以探知我的心思。我只是嘴巴不动,但却满脑子想着这件事,对邪教而言,等于是敲锣打鼓一般。”齐天有些自责。

上师安慰他道:“年轻人,不要自责,你经验不够,又是初具这种能力,在这种节骨眼上,自然是挂一漏万了。我只是提醒你,一来以后要特别留意自己的心思,尽量不要外泄,这是可以练的。二来则是要小心邪教应该已经知道你人在这里。西藏在历史上正是他们发迹的一个大本营,心中要有应敌的万全准备才是。”

齐天十分感激上师的教诲,同时更对上师的智能和知人之明,感到十分钦佩。

由于上师发愿足不出户,加上年岁近百,齐天只希望知道如何找到这个‘黑天神教’。上师告诉齐天先去找西藏当地一个汉人吉墨秋,他是上师的外室弟子,同时也是拉萨武警部队的少将指挥官,在当地拥有极大的权力。上师吩咐他在西藏境内搜寻各种奇奇怪怪宗教的活动,而有了一些斩获。因此有他的帮忙,不但可以迅速找出正确的邪教位置,也可以藉由他的庇护,方便齐天在当地的活动。

齐天来到中共武警拉萨第四指挥部,吉墨秋少将已经恭候多时。

吉墨秋少将约莫五十岁上下,典型的山东大汉,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国字脸显得特别刚毅,不愧是当军人的材料。

吉墨秋很高兴地用他那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握住齐天的手,一面用力摇晃,一面咧开嘴笑着说:“俺这个穷乡僻壤难得有像你这样的贵宾光临,实在是我军莫大的荣幸。来,来,千万甭客气,就把俺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过几天俺特别陪你到处走走。”说完,不等齐天开口,便直接将他迎入指挥官室。

齐天想告诉这个山东老乡不必客套了,为了节省时间应该立刻把来访的目的告诉他,但吉墨秋在众人面前根本不让齐天有开口的机会,只是一味地指挥部下安排客人的餐宿。

吉墨秋带他进了指挥官室后,先叫副官打开里面一道密门,不到两步又见一道钢门。吉少将自己拿出一张磁卡在电子锁上刷了一下,钢门无声无息地滑了开来。吉墨秋带齐天直接走了进去,钢门随即迅速关上。

“好了,这里可以安心讲话了。”吉墨秋点点头说,“这里是机密的情报室,厚厚的钢骨构造,隔有三层铅板,以及最新式的电子干扰器,能防止一切的窃听及刺探。我研判‘黑天神教’的党徒可能已经潜进我的部队里。”

齐天大吃一惊,“怎么你这里也……”

吉墨秋点点头,“就在不久前,部队曾经进行一次实弹演习,却在过程中发生红蓝两军在夜里真打起来的事故,造成数十人的伤亡,害得前指挥官张少将被撤职查办。后来经过调查,发现这错误竟是指挥部中一位优秀的中校作战官故意在计划中拟订的。他才二十多岁,升迁极快。这位中校被捕以后,发现他的房间中藏有一套黑色法袍,以及一部‘大黑天咒’,原本不知道这是什么邪教的经典。直到上师告诉我搜寻这个‘黑天神教’,才判断那个叛徒一定是这个邪教教徒。”

“你们怎么处理?”

吉墨秋继续说道:“他被捕后不但毫无悔意,还一直说佛祖会来救他。他计划性地杀了那么多的人,竟然说这是为了报答他的‘教祖’,却又不说教祖是什么人?我认为部队里可能还有其它的邪教成员,目前正在全力彻查中。因此为了你的安全,我想可能要委曲你在这个房间了。”

齐天感激吉墨秋如此的安排,但他仍急于出去找敌人,而非坐等敌人来找他,因此仍和吉墨秋拟定了次日就出发的计划。

就在吉墨秋即将告辞之际,齐天好奇地问道:“吉兄,请问一下,你们有没有从那位‘黑天神教’的中校查出些什么线索?”

吉墨秋苦笑了一下,“很惭愧,以我们部队中最优秀的情报专家来讯问他,都毫无所获。而且……”吉墨秋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外人,最后仍然小声地告诉齐天,“你先不要说出去,这个家伙竟然莫名其妙地就在牢房里成了植物人了。而看守他的那班卫兵更是突然神经错乱,现在全部被送到内地里看管起来,以免影响部队的士气。我想这一定是邪教所干的好事,这也是我十分小心的缘故。”说完便匆匆告辞,踏着大步走了出去。

齐天则怔怔地望着钢门无声无息地滑回定位关上,门上的计算机卡锁轻轻地“哔”一声,从绿灯换成红灯,表示一切都在高度警戒之下。齐天觉得‘黑天神教’的势力似乎无所不在,而且教徒竟会做出这种残害多数人命的事,实在令人寒心。

齐天在这密闭而稳若金汤的小房间里,很快便沉沉入睡,但潜意识比平常更加提高警觉,不断对周围的环境警戒。但如同吉墨秋所言,在内外三层铁块的阻隔中,不但外界的任何电波很难穿透到房内,同样地,齐天的扫瞄也遇到了困难,但仍勉强可以穿透厚实的墙壁,稍微知道一下外界的状况,只是十分费劲。

到了半夜,一声极轻微地“哔”声响起,齐天在朦胧中感觉到那道钢门被打开了。突然齐天看见几只带着杀气的黑色老虎低吼着朝齐天的床边冲过来,齐天大叫了一声,机警地滚了下来,准备反击时,却发现黑老虎不见了,仅有床头柜的台灯掉到地上砸碎的声音,和他大叫一声的回音在狭小的空间回荡。齐天猛然一醒,才发现房里空空如也,原来是他做了个噩梦。

但是他感觉到周围的杀气并未随着梦境消失,仍隐隐约约地正在逐渐加强。齐天相信刚才的梦正是他的第六感在发挥作用,一定有危险在靠近。他想拿起内线电话接通吉墨秋,告诉他要小心。

但齐天按了几次内键钮,却不见外面警卫的总机答话,他心头一懔,“不会来得那么快吧?”由于房间的装甲太厚,除非直接开门扫瞄,否则很难获得明确的影像。齐天灵机一动,他可以从连接到外面的电话线进行念力扫瞄,效果肯定好得多。

他很快地集中心志,让自己的念力顺着电话线到房间外去,结果原本应该在那里的七名武装警卫竟纷纷倒在地上,毫无气息。齐天心头大惊,立即做三百六十度的扫瞄,看到有三、四个人影正在他的房门口前,每个人都有重武装。其中一人正拿着磁卡刷过门上机关。齐天迅速收回意念,一眼瞄向大门,警戒的红灯正变换成准许进出的绿灯,“哔”一声轻响,沉重的钢门正缓缓地滑向另一边。齐天毫不犹豫地伏倒在地,就地在一张地图桌旁掩蔽。

钢门仅开启至三分之一处,火光已经如烟火般地爆开,“咻!咻!”

射来点点寒星,打在无人的床上。弹落处,缕缕青烟飘起。齐天知道这是装了灭音器的自动武器正在扫射。

为首的家伙一个箭步冲进房间,被子一掀低吼道:“不在床上,他跑不出去,朝房里扫射!”简单的指令,充满杀气。

齐天知道事不宜迟,没有太多的空间供他逃避,立即发出念力。

四个黑衣人显然受过严格训练,立即分站不同位置,一边踢翻面前的障碍物,一边扣动扳机。子弹击中物体时的“噗!噗!”声响不绝,弹着处余火微闪,房里硝烟弥漫。这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圣域邪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