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四章 魔石幽灵

作者:中国科幻

吉墨秋捡起一块法轮碎片,向齐天笑着说道:“真是邪门得很,摸起来像瓷器做的玩艺,竟然打了那么多弹葯还不碎,最后还得用反坦克火箭才打得碎,可以拿回去向上级报告,值得我们国家研究研究。不过这些邪教的头目,可就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做的,一打便完蛋。我看这邪教也不怎么样,大概就是唬唬人罢。”

齐天急于想知道刚才跟他对抗的那个黑影跑哪去了,“吉兄,各位弟兄,你们刚才有射中一个位于上面石壁的人吗?”

大家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茫然。

“哎,那种场面怎么看得到?”吉墨秋笑道,“不过只要是在这个洞里面的,上面飞的,地上爬的,大概下场都一样了。”他蹲下来指着几只蝙蝠及大蜈蚣的焦黑尸体得意的说。

齐天有些犹豫地说:“就是刚才发出黑气的那个神秘黑影,我完全扫瞄不到他的具体形象,我怀疑可能不是普通人。如果是这样,那靠一般的枪炮可能就伤不了他了。”

“哦?”吉墨秋有些惊讶,随即命令手下:“你们立刻在这里的上上下下进行地毯式搜索,碰到任何可疑的东西——记住,我说的是‘东西’,都要立即警戒及回报。”

众人大声应道:“是!”立即分头进行检查。

没多久,一名攀到上面石壁缝中的弟兄大喊:“这里有一粒会发光的石头。”并且迅速爬下来准备拿到吉墨秋及齐天的面前。

突然他大叫一声,众人立即向这位弟兄望去,贝见他手上那粒‘石头’突然像通了电的灯泡一样,强度陡强数十倍,将洞中的众人照得人心惶惶。

齐天大声警告:“你快把那东西丢掉,赶紧下来。”

话音甫落,上面一阵闪光,那个弟兄已经“啊……”的一声失控摔了下来,昏死了过去。

大家只看到原本那位兄弟拿在手上的石头,竟然飘浮在半空中,而且明显地在空中旋转,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并且发出轻微的“嗡”“嗡”的响声,光度愈来愈强,最后几乎照得众人睁不开眼。吉墨秋吩咐大家迅速戴上护目镜以防意外的攻击。

但齐天可以感到在一阵强光的背后,有一股能量极大的不可见的光,也就是超出凡人肉眼可接受的电磁波正在成螺旋状聚集。他心知是刚才那个黑影要出现了,立即静心结印,发出念力波保护在场众人。吉墨秋等人则纷纷拉好枪栓,准备向上方开火。

光芒逐渐越来越强,光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个高约三丈、面目狰狞、眼若铜铃、獠牙外露、全身赤躶的人像。齐天大叫:“这是‘忿怒明王’的法像!”

古墨秋也大吃一惊,“这是障眼法吗?”

答案很快便知道了。这个‘忿怒明王’是一团泛着黑光及青光的诡异气体,丝毫不理吉墨秋等人的火力攻击,子弹纷纷穿透而过,全身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闪电,迅速罩住离他最近的一名突击队员,然后几道闪电直灌人体,被击中的立即惨叫倒地,全身冒着青烟,死状极惨。而死者身上所带的武器弹葯,更在高度灼热下纷纷被引爆,顿时霹哩啪啦地爆响不停,弹片火花四射,死去的弟兄也被烧成黑炭。

吉墨秋见状大惊,命令其它的弟兄立即向四方寻求掩蔽。但这个‘忿怒明王’的形体飘在空中,来去自如,虽然大家都跑得很快,但一眨眼,这个面容可怖的形体便悄然飘至上方,只要身体被这股邪气所笼罩,马上就遭致电击而亡。

而齐天朝‘忿怒明王’所发射的念力竟然被挡了回来,‘忿怒明王’很快就放弃攻击其它持枪的突击队员及吉墨秋,转而朝齐天飘过来,准备放电攻击他。

齐天一跃而起,运起法云大师传授给他的‘大自在功’,这是他目前能聚集最大能量的手段,鼓起全身所有的精力集中于两眉之间的上丹田,经过强化,立即顺着经络汇至两手所结之‘金刚锤手印’,配合口里一声长啸,强烈的能量彷佛一道白炼,向那团泛着黑青光的邪气冲去。

那个空中的‘忿怒明王’像被齐天所发的电波冲击,顿时像电视屏幕被干扰一般,模糊不清,放电的力道明显减弱。此时吉墨秋抓紧时机,举枪朝着那颗还飘在半空中旋转的石头猛射。

由于吉墨秋是训练有素的神枪手,弹无虚发,每颗来势汹汹的子弹都击中目标,但石头似乎只稍微晃动了一下,依然在原处旋转,并且再度加强了电波的强度。

‘忿怒明王’的形象又重新汇集而成,齐天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手如此难缠,但由于刚刚齐天的一击,几乎已耗尽身上所有的能量,无法迅速回复,只好先寻求掩护再说。

这个‘忿怒明王’张嘴狞笑,似乎不必有任何休息,从光芒中伸出一只手指向齐天,齐天立即感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吸引住,虽然拚命发功抵抗,但‘忿怒明王’依然越靠越近。旁边众人纷纷开枪射击那粒发光的石头,但对方的能量越来越强,强到子弹还未靠近石头便被高热给气化了,闪了一下便消失无踪。但山洞中的温度却反而急剧降低,众人均感到一股冷森之气袭体。

眼看‘忿怒明王’已经挨到齐天的身边,气团中的闪电正霹哩啪啦地爆个不停,吉墨秋急得满身大汗,眼巴巴看电流就要打到齐天身上。

突然他感到左手食指那枚上师几年前送给他的绿松石法戒,正发出微微的震动,他立即想起‘大罗天尊上师’所教导的,遇有他无法解决的危机就快速摩擦那颗绿松石,并贯注意志默念“嗡、唱、呵、咄、喑、文”。

此时齐天已经被笼罩在‘忿怒明王’的黑气之中,数道闪电正打向他。齐天盘腿合掌,身体四周发散的一道保护能量正逐渐消失之中。齐天开始感到全身灼热,每道闪电打来就如同针刺一般痛苦,并且脑中开始看见幻像,有无数个黑色头陀及鬼面夜叉向他扑来。并且他还看见有很多人在一旁大笑,这些人都很面熟。他蓦地惊觉,“这些人不都是那些被邪教摄走脑波而成为植物人的受害者吗?”

齐天依然能神志清明地辨别不断变化的人脸,突然他似乎看到爸爸齐震岳的脸形也在其中,形容枯槁。齐天立即高喊齐震岳的名字,齐震岳僵硬的表情似乎有所反应,但随即便消逝在一大堆的人脸之中。

而齐天突然间感到这团黑气中心正形成一个真空的漩涡,要将他吸进去,他感到一阵轻飘飘地快感,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腾空感觉。但爸爸的脸孔突然又从人群中出现,虽然十分短暂,却看出爸爸张大嘴巴,虽然听不见声音,但齐天可以感到爸爸正拚命告诉他:“回去!回去!千万不要进来……”瞬间又不见爸爸的脸。

齐天像在梦中般猛地惊醒,只见漩涡越来越深,立即再提升全身功力,将下盘稳住,以抵御那股看不见的引力和轻飘飘的感觉。但在黑色气体中一阵阵的电击下,齐天的体力及能量正逐渐耗尽。

突然黑色气体从暴风剎那间减了十级,一股金黄色的亮光穿透浑身黑气的‘忿怒明王’像的中心点,那个明王像突然脸色一变,成为一个长着牛头角的鬼脸,并且回头张望。只见一尊‘大罗天尊上师’也以同样大小的身形,在耀眼的光芒中现身,并且发出强烈的能量,迅速削减了牛头鬼脸的功力。上师的法身像正是从十分恭敬跪在地上的吉墨秋的手上那枚绿松石法戒射出来的。

只见‘大罗天尊上师’双手一开一合,口念真言,一道又一道的金黄色亮光便直射黑气,顿时将洞内照得如同白昼,并且十分温暖,驱除了原先明王带来的冷森之意,使沐浴其中的人都感到一股祥和之气。

牛头鬼脸感到上师的能量强过他,立即缩小身形,聚集在那颗石头的周围,使能量更集中。上师立即将黑色气团包在自己的身形之中,形成一场金黄色与黑色的正邪之战,双方互相放电,金光、青光、黑气、白气互相拉锯,使整个山洞中充满了各式能量及闪光,将洞中的沙石和众人身上的配件震得嗡嗡作响。

吉墨秋等人感到山洞中的气体已被高能量激发得十分膨胀,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而且上师及鬼脸交战所溢出的能量也充塞每个人的体内,大家都开始在脑中出现一些幻影了。

突然上师大喝一声,体内散出一道强光,瞬间便消失了。山洞恢复一片黑暗与死寂,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叮当声,好象有什么东西坠落似的。沉寂了一会,吉墨秋打开泛着红光的军用手电筒,只见其余众人依然或坐或趴,犹处于刚才那阵心灵的震荡中,未恢复回来。他随即又察看刚才东西坠落处,发现正是那颗原本飘浮在半空中的石头。走近一看,原来是一颗圆板形晶莹剔透的半透明玛瑙天珠,上面隐约可见几条十字纹,依然泛着青光。

吉墨秋叫醒众人之后,发现齐天仍然躺在地上,见他脸色发白,双chún紧闭,两手结印,而且汗水浸透了衣服,显然是体力透支而呈虚脱。吉墨秋拾起天珠,然后命弟兄将齐天抬回山下,送医救治。

齐天在拉萨军人医院诊断后,判定为体力耗尽,体重瞬间减少了将近十公斤。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补充休养后,才逐渐恢复。

吉墨秋来医院看他,笑着说:“你倒是减肥有方,有没有考虑以后开个快速减肥班,肯定生意会特别好。”

齐天苦笑指着身上蓝条纹的病人服及手臂上的点滴说:“如果减一次肥就要去掉半条命,搞不好连命都没了,那谁敢来?”二人又说说笑笑了一番。

齐天问道:“那天‘大罗天尊上师’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吉墨秋指着左手那枚法戒,“还好都是靠它救命。我后来上山向上师报告全部的经过,上师说他已经知道了,他还怪我不早些利用法戒向他求救。”

吉墨秋解释道,原来这枚绿松石法戒是密宗一宝,经过高僧加持之后,等于是直通这些高僧的一条‘热线’。法戒具有灵性,当配戴的弟子遭到危难时,便会主动散发出讯号。如果弟子循一定的步骤如吉墨秋那天的做法,上师就可以透过法戒隔空施展法力,保护弟子。当天上师就是在数百里之外的札拾伦布寺的禅房中感到不对劲,后来吉墨秋的求救讯号传来,上师立即入定发功,元神隔空和那个鬼脸斗法,消灭了黑色能量。

“可是上师说,他感到这个黑色能量鬼脸像的背后还有一股很大的力量。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力量,但这是他前所未见的怪异力量,并且是透过远方传递而来,可能邪教已经发展出更可怕的魔法,因此叫我告诉你要特别小心。”

“而且我在那个山洞找到一个奇怪的玩意。”吉墨秋从军装上衣口袋拿出一张照片,“就是这个看起来像是小型碟状天线的东西。”他将相片拿给齐天。

“嗯,的确像是天线,有没有查出这是什么东西?”齐天看到相片中一个像小雨伞的金属物,但并不完整。

“根据情报部门的拆解和研判,有可能是一种高频无线电接收仪的一部分,”吉墨秋说道,“但是好象因为不明原因而烧焦了一大半,情报单位的科学家说,是遭到超高能量给熔掉的。”

“对了!”吉墨秋小心翼翼地从军大衣的另一个口袋拿出一个黑色的小钢盒,啪的一声,打开开口,露出一个八卦形状小木盒。这是密宗的‘辟邪七宝’之一的‘嘎乌’,具有镇邪的作用。吉墨秋打开盒盖,从中取出一颗色彩斑斓的石头,“这就是那天在作怪的天珠。”说完便拿给齐天。

齐天仔细看了一下,圆板形的玛瑙质地,红绿蓝黄四色相间,色泽温润,隐隐带些透明的条纹,摸起来表面细致光滑而轻巧,不由得赞叹:“好漂亮的宝石,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量呢?”

齐天对那天这颗石头所发出的巨大的能量,仍然记忆犹新。

吉墨秋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连上师看了也只说这颗天珠透着邪气,还有很多冤气、恨气及妄气在里面,但他也不知道来历,只告诉我最好把它击碎。但我想你也许会想看,所以还保留到现在。”

齐天手上掂掂天珠的分量,并且闭目发功扫瞄一下,的确感到有几缕黑色的能量像小蛇般地在天珠里面四窜,但无法再出来作怪。

齐天睁开眼说:“吉兄,暂时别毁掉它,有可能是我们找到邪教的一个有利线索,反正放在我这里,应该不会让它继续作怪。”

吉墨秋点点头,然后突然记起一件事,“对了,上师听说你这次的表现后,说你是‘勇气可嘉,功力不足’。所以要我告诉你,病好之后,请你再度上山,他会教你一些‘秘籍’。哇!那可是我们这些没有慧根的俗家弟子求之不得的事,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魔石幽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