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五章 惊魂慑魄

作者:中国科幻

“还有什么地方我们没有去的吗?”齐天问道。

“嗯,除了最上面的三间总统套房之外,我们都去过了。”蓝伯易有些狐疑地问,“难不成你认为毛病会出在总统套房的贵宾吗?”

听来确实好笑,任谁都不会去怀疑总统套房里的贵客。蓝伯易说三间套房目前有两间有贵宾,一间是德国联邦银行的董事长——大卫.卫茨里曼,他是上周应此间的银行团邀请来访问的。另一间则是南部一间营造厂的老板——吴安雄,他是道地的土财主,原本以他的‘水准’是不会被接纳住进这间日租八千美金,附有室内小游泳池的总统套房的。

“但是,”蓝伯易有些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道,“如今生意不好,我们自然没有太多选择客人的余地。”

“那另一间呢?”齐天不放过任何一点。

“另一间目前没有人住,但是这间日租一万美金的豪华套房,已被日本的东密株式会社给长期签租下来。只要他们的高级职员来台湾,都是住在这间套房的。”

齐天回想一下,约略知道这家东密株式会社是近几年随着泡沫经济在日本岛内迅速窜起的一家专搞投机吸金业务的大商社,并且在泡沫经济破灭之后,并未随着其它公司垮掉,业务反而蒸蒸日上,并且还利用不景气买下了其它的公司。

而且东密商社的经营范围扩及金融、造船、钢铁、汽车、贸易、旅游、探矿等。但多年来,外界都只知道这家商社如龙卷风般地,不断吸收更多资金和企业来膨胀,却丝毫不了解经营阶层的面目,益增企业的传奇性。而这间套房原来是被东密商社给包了下来,齐天对此颇感兴趣,而且他有直觉,如要追查下去,可能就要从这间套房开始。

他问蓝伯易这间套房近来都是住了哪些日本人,蓝伯易不加思索地就答出:“只有一位,就是矢岛加藤先生,他是该公司的‘执行取缔役’,就是相当于我们的执行董事一职。就我记忆所知,他在最近两个月内,大约来了三次,每次都住差不多四到五天,然后就回日本去了。”

“请问贵集团那位荷兰董事当时是住哪间房间?他在的时候,这个日本人是否也住在此地呢?”

蓝伯易仰头思索了一下,右手捶了一下左手说:“对啊,我们那位董事就是住在现在那个吴大老板的房间,而日本人则是在出事前一天住进来的。你认为二者有关联?这个日本人是……”

齐天打断他的猜测,“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可能有关,但谁也不知道。”

蓝伯易立即面露难色地说:“齐兄,这位日本客人可是本饭店的大客户,是不能得罪的。嗯……我想还是另寻线索吧!”显然他不愿凭着齐天一面之词,就贸然去怀疑客户。

齐天当然清楚蓝伯易的顾忌,事实上他已很佩服这位总经理的耐性了。换作别人,听到齐天那种看来毫无根据的猜测,可能早就把他当作江湖术士轰出去了。不过他是章警官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力荐齐天有多行而请来的,蓝伯易自然也不能不卖个面子。齐天望了望章武,看见他似乎也有些尴尬,拚命向他使眼色,希望齐天话不要说太早。

齐天看到他们如此反应,心中倒有些不服气,谁说有钱的客户就不该怀疑?他当下便提出要去看那间日本人套房的要求。

蓝伯易脸色一变,想不到齐天会做此要求,但仍摆出一副礼貌的笑容摇摇头道:“再说吧,此事攸关本公司名誉,我不能随便准许外人进入专为客人保留的房间,尤其是那间总统套房。如果让客人知道了,这种不尊重客人权利的事情会迅速毁掉一家五星级大饭店的信誉的。我想这样吧,请两位先回去,等我向董事会报告后,再研究如何处理。届时再烦劳齐先生,ok?”

这样的软钉子已几近钢铁的硬度了,章武有些不知所措地打圆场,“哈哈!说得也是。本来嘛,当然不能随便闯进人家的房间,这是国民生活须知里规定的嘛。可是……可是呢……其实不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他有些颠三倒四起来,另外两人都睁大眼睛想看看他怎么掰下去。

章武讲不下去了,心想人家说的也是,这家大饭店也是国际知名企业,总统套房住的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及证据,谁都不敢进去乱搜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上级交代他清查这件案子实在逼得紧,那排头实在不好吃。他对齐天颇有信心,知道齐天的直觉是常人所不及。而如今那个日本人也不在嘛,那房间仍然属于这家饭店所有,进去看看也不违法,而且只要他们不说,那个日本人断然没有理由会知道的。

章武的心情十分矛盾,但看见齐天没有再说些什么,那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只是心头一股若有所失的感觉。

齐天和章武告别了蓝伯易,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到中庭西侧的咖啡厅去坐一坐,顺便喝杯这家咖啡厅闻名台北的卡布奇诺咖啡。

“老兄,你刚刚是真的看出什么来,还只是好奇人家总统套房长什么样,想借机进去开开眼界?”章武咬着香烟,皱着双眉认真地问。

“哈,总统套房虽然没进去过,但电影上总看过吧!我哪会那么土包子,就只想进去当刘姥姥,来逛大观园呀!”

“喔,那你是看出什么啰?”章武眼睛一亮,齐天可为他带来一线生机了。

“也没有。”齐天耸耸肩道,“只是找不到线索的情况下,随口而出的吧!”

章武靠近的脸倏地又缩回去了,用力将烟头按熄,然后闷不吭声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熟练地再甩出一根烟,点上它,深深地吸一口,让胸中的郁积随着白烟缓缓地从胸中滑出喉咙,然后吐向空中。但是刚才的失望随即制造更多的烦恼和郁积,令他愁眉不展。

齐天接着说道:“其实让我真正感觉奇怪的是……,”他顿了一下,看到章武似乎已有些提不起劲的样子,没有特殊反应,决定不跟他绕圈子了,“就是逛了整幢的饭店,除了在中庭大厅的那四幅符咒之外,我竟然毫无感应,因此我认为作怪的东西,此刻肯定不在大楼之中。既然是如此,就表示这是会移动的东西,那就和外传所谓的闹鬼没有关系。因为一般说的鬼都是长期在一个地方,不是吗?”

章武听出兴趣了,“你没有感应到的话,会不会是那个鬼或什么束西的,白天躲起来了?”

齐天笑笑说道:“谁跟你说鬼只在晚上活动?那白天都躲到哪去睡觉啦?如果真有那玩意,就是一种能量,那是随时存在的。只是一到晚上,人类活动减少,各种电磁波也大幅减少,容易让这种较弱的能量显现而已。”他本来还想补一句都是那些胡思乱想的人自己吓自己,但一想到上次章武被‘鬼’吓得半死的糗事,为免刺激他,就咽下了最后一句。

章武点点头说:“那也就是说,根本没有鬼在这个地方作怪了。但是,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搞鬼呢?有没有办法查清楚?”

齐天啜了一口又黑又浓的卡布奇诺,苦苦的汁液流入他的喉咙,不由得皱起眉头,想想该从何下手,“其实当我听到那间总统套房是日本东密商社所包租的,我就觉得内有蹊跷。”

“怎么说?”章武赶紧放下香烟,拿出记事本开始作笔记,好让他回去有汇报的材料。

“因为这个东密商社近几年不但在日本,在全球各地都窜得十分快速,赚进了大笔财富,但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全球的不景气中,是如何逆水行舟的,连美国华尔街的股巿专家,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齐天的多闻颇让平时只知道抓坏人的章武佩服不已。

齐天一口仰尽黑色的咖啡,有够苦,心想下次还是喝美式咖啡好了。

接着说:“这个东密商社的资料并不多,主事者也十分神秘,每次政府要调查他们,总是用一些人头去撑场面,更显得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而最令人好奇的,就是这家商社用大笔金钱去参与宗教活动。”

章武此时回忆起在前一阵子,警政署曾发下密件通知,要各单位注意最近国内有少数奇怪的宗教在秘密活动,广招信徒。除了有一些是那种到处设神坛、画符仔、骗财骗色的江湖术士之外,也有一些是组织严密的教派。其中好象有一个来自扶桑国的‘唵嘛真神教’﹔据情报指出,这个新兴宗教和日本的东密株式会社有密切关系,他立即告诉齐天这个内部参考消息。

“哦?”这倒是齐天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兴教派,“能不能将你所有的资料提供给我?”

“可以。”章武一口答应,“我回去就派人快递给你。但是现在对这间饭店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齐天希望能知道那个日本人矢岛加藤什么时候会再来,找个机会面见一下,大概即可略知一二。在此之前,齐天实在也感应不到什么,只好继续用那四张大符,暂时保佑大饭店不再出事,同时也保佑章武平安了。

章武送来的资料不多,但齐天看了整整一个晚上。原来这个‘唵嘛真神教’的出现不过是最近五年间的事情。创教者不详,但是一般在外面露脸的是一个叫做持明黑的长老,常驻东京的总道场。这个教派的神秘之处,在于他们几乎从不公开传教,但根据日本政府的调查,肯定这个教派的教徒不断增加,而且许多都是社会上的菁英人士,其中甚至包括许多科学家。而另一个神秘处则是,外界根本不知道‘唵嘛真神教’拜什么神?有情报说是佛祖,但也有情报说是一个前所未见的神祗,全身漆黑。日本警卫厅先后三次派人潜进该教卧底,但一人变节,二人发生离奇意外而死亡,使警方的调查就此受挫。

警方的资料最后指出:“由于该教和日本一些企业的关系十分密切,资金力量雄厚,在讲求金权政治的日本而言,政商关系不错,再加上又没有什么把柄抓在警方手上,因此无法限制该教的活动。而在台湾则尚未有该教的组织性活动,可是有部分与该教有密切关系的教徒最近来台次数频繁,值得注意。”

矢岛加藤出乎意料的很快就又飞抵台北,同样住进这间总统套房。而法国航空制造业的巨擘达梭公司总裁汉马汀,也正为了争取台湾一笔军机采购合约,率领了一个二十余人的访问团抵达此间。他们稍后是住进了这家饭店。汉马汀当然是总统套房的住户,同时也暂时成为矢岛加藤的邻居。

章武马上通知了在医院看护父亲的齐天,二人约定一起到悦华饭店探探究竟。

他们并未知会蓝伯易,以免遭到反对而节外生枝。凭着章武的身分,他们很容易使到达最高层的总统套房。走出电梯,只看到几名身着制服的保全公司人员在站岗。章武亮出证件,向其中一名保全组长表示,政府为了表示对此次来华的法国达梭公司总裁汉马汀的重视,特别要求警方加强对贵宾的安全措施,因此他特别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加强的地方。这番说词自然无懈可击,使得章武及齐天得以在总统套房楼中巡视。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章武殷切地望着齐天问道。

“嗯,还是没什么感觉。”齐天摇摇头。

二人将整层楼都走了一遍,齐天依然没有特殊的感应,正想搭电梯下去时,突然从日本人矢岛加藤的房里,传来一声极其尖锐的声频,但稍纵即逝。

“你有听到吗?”齐天转头问章武。

章武一脸茫然地反问:“听到什么?”

又是一声,而且持续了约三、四秒。

“你听,”齐天抓住章武的手臂,耳朵朝向里面说,“有一声很高的声音传出来,有没有听到?”

章武皱起眉头竖起耳朵,但是依然摇摇头说:“我还是听不见啊,是什么东西?”

齐天隐隐约约觉得这个高频音响伴随着令人不悦的力量,他立即静下心来,开始使出意动功,发出念力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在高度集中的意识中,齐天感觉到一股高频的震荡能量正以矢岛加藤的房间为中心,呈圆形状向四面八方扩散。声频时强时弱,但能量却逐渐加强。齐天立即将意念锁定在那个日本人的房里,企图直接进到其中去探个究竟。

他费点力气穿透矢岛房间外面的磁场后,感应到那是一间十分宽大而华丽的房间,内中一个镶着金边的约可容纳三、四人同时戏水的超音波黑色大浴池,正汨汨地冒着水泡在循环游动。

进到内厅依然没有感受到任何人迹,但离那股能量越来越近。能量是从左边的房间发出来的,齐天加强念力扫瞄。但是一到房门,脑中立即一片黯淡,彷佛有什么东西挡在前面似的。齐天立即换个角度,仍然无法突破障碍,他知道这是受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惊魂慑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