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天珠》

第七章 宇宙黑樱

作者:中国科幻

如同僵尸般的玛比斯突然左手一举,手上那只戒指迸出闪电般的电流,直攻齐天,数十条细小的电流包围住齐天,如小蛇般地到处啃噬。

正当电流逐渐增强,发出耀眼的闪光之际,突然神殿外界传来一声沉雷般地声响,然后又是一声一声地传入神殿,神殿内的石壁震下无数的石粉。寇克听到外界一阵阵的人声杂沓,有尖叫,也有哀嚎;他侧耳细听,乒乒乓乓地各种武器交火声,其中有短促的机枪声、沉重的爆炸声、连续的金属撞击声,他知道是救援部队到达了。

突然一声空气被划破的音爆声朝着神殿的方向压迫而来,爆炸的震波越来越近,一转眼就在神殿门口迸出火光。寇克少校心知不妙,立即飞身冲向正被玛比斯用电流困住的齐天。以他九十余公斤的体重加上几公尺的重力加速度撞过去,“砰……”地一声闷响,寇克少校感到一阵麻木,而齐天也被撞到几公尺以外,脱出玛比斯的控制范围。

玛比斯吃了一惊,看到寇克少校用这招为齐天解困,嘴角冷冷一笑,立即深吸一口气加强能量,再度将手指转向齐天,他这次准备一起解决寇克少校这个老美。

他看见寇克少校用身体压在齐天的身上,并且双手抱头,觉得好笑,突然他心中一懔,感到一股杂乱的电波排山倒海地从正面而来,虽然能量不强,但在电波中还夹着许多低频率的电磁波,他很快地会意过来这种低频率的电磁波,通常就是‘光与热’,突然,在他眼前爆出一朵朵的火花,高达千度的白热将空气推开后,形成一片真空地带,将惊讶的玛比斯吸进炽热的中心。

玛比斯的头发在高热下迅速燃烧起来,身上宽大的泰国衫也被震成碎布,胸头如同被重击一般,喉头一阵腥味,“哇……”地吐出一口鲜血,玛比斯赶紧将念力回收自保,暂时形成一堵磁场护住身体,抵挡一波又一波的热与火。

寇克少校继续压住齐天,低声喝道:“别起来,外面是火神炮在发威,这泰国人还不知道厉害。”

话才说完,就听见玛比斯一声尖叫,寇克抬眼看到这个泰国人虽然能抵挡火神炮弹所爆发出来的高热杀伤力,但是紧接而来的炮弹碎片,却如同万千把锐利的尖刀,挟带高速能量,射向四面八方,挡者莫不被割成粉末。

玛比斯虽然能在瞬间鼓起极大的能量,像吹气球般地膨胀出一堵能量壁,可是在几百发的高发炮弹连续轰击下,玛比斯已经全身血流如注,宛如蜂窝一般。

如果是一般人,早已化为血水消失,但玛比斯靠着特异能量支撑,迅速脱离炮火攻击圈,带着斑斑血迹,鼓起余力纵身一跳,站上大佛像上,突然就消失在寇克的视线中,仅留下一截断指,以及上面那颗绿松石戒指。

“你还好吧?我们暂时脱离危险了。”寇克扶着齐天说。

齐天喘着气点点头说:“我已经恢复体力了,那个邪教徒的功力颇深,千万别让他逃跑了。对了,怎会有救援到来?”

寇克一边指挥救援弟兄去搜捕玛比斯,一面向齐天说:“事实上,这次任务早已规划了两支武力,我负责a队担任前锋,另外由道格拉斯少校率领b队殿后支持。不过有鉴于前几次的失败,我们相距十公里,以免遭到对方用奇怪的方式侦探得知。而且我们这队弟兄的身上都带有一个特制的生物发报器,靠着人体热能来运作,而只要配戴者的脉搏一停止跳动,就会立即发出强力电波传给b队。当他们侦测到大部分的a队队员已阵亡,便立即前来救援。而我则在刚才被带到密室之际,将发报器丢在角落中,他们才能一路跟进来。”

此时一名队员大喊:“这个大佛像的胸口有个活门。”

寇克少校立即向前来救援的道格拉斯大声示警:“小心有机关,这些邪教匪徒怪异得很。”

道格拉斯少校点点头,亲自率领队员进去搜寻。齐天则重新运起意动功,发现神殿中的磁场已经十分微弱,惟一有规律的电波,是来自那架仍在显现着卫星图的计算机。但是大佛像内部似乎还有一个讯息不断传出;他告诉寇克少校,敌人应该已经跑掉了,但是佛像内还有人被拘禁着。

没多久,道格拉斯少校从佛像中出来,还抱着一个看起来十分瘦小、满脸胡渣、气若游丝的白人。

“赫林斯顿博士!”齐天与寇克同时发出惊喜的声音,这次任务的主要目的终于达成了。

但是那个玛比斯却不知所踪,从佛像内部那个狭小的阶梯直通一条湍急的小河来看,应该是水遁了。而现场血迹斑斑,加上那截有绿松石戒指的断指,想来玛比斯也受了重创。

赫林斯顿博士和齐天一起待在曼谷稍事休养。两人均受到严密的保护。赫林斯顿博士告诉齐天,他已经从先前的两颗天珠中,找到一些邪教的蛛丝马迹。他从西方的玄学界中,得知在泰、缅边境流传着一种宗教,以前教中信徒就常用这种类似的天珠为人作法,根据文献,看见过法事的人都说可以从天珠看到佛像显灵,并且还能测知过去未来事。

“我必须赶快回到美国的实验室去寻找天珠最后的答案,我此次在泰国已经透过管道搜集到一些流传在外,号称有法力的天珠,幸好我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因此都已透过私人快递服务把这些天珠寄回去,请实验室先行检验,不过直到今日,我仍只是一知半解。”

赫林斯顿博士又说:“后来我遇到玛比斯,并将来意告诉他,我以为他既然是和美国交好的政客,就希望能透过他的人脉帮我打听一下有关的资料,他告诉我有尊会发光、让人神游太虚的佛像就在这里。谁知道这里竟有他的一处神坛,我来之后便遭到拘禁。后来我得知他在这个邪教中颇有地位,应该是泰国的首席法师,本身自具一些神通。”

“他的神通可大得很。”齐天苦笑地插一句话进来,显然赫林斯顿不知道齐天和玛比斯交手时的惨烈状况。

“喔,这我倒不了解。”博士继续说,“他们绑架我之后,知道我对这方面有研究,就强迫我将研究结果告诉他们。起先我没答应,但可恶的玛比斯不知用什么方法,不断给我精神压力,好象在逼供一般,让我精神恍惚,使我不断看到很多幻像。”

“你怎么知道那是幻像呢?”齐天有些好奇博士是如何鉴别幻像与真实之间的差别,因为许多遭到邪教迫害的人,就是分不清虚幻与现实而精神崩溃。

“我倒是有备而来。”博士笑笑道,“因为我研究过这些奇异的宗教,以及像你们这些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很清楚什么是实际的能力,什么只是假象。当有一大堆张牙舞爪的魔鬼,尤其是里面还有吸血鬼和小绿人时,我就告诉自己,邪教只是利用我心中既有的意像来吓我罢了,因为小绿人只是我心目中外星人的样子,不过我也撑得很辛苦,如果没有你们来救援,说不定我会发疯的。”

“但是这些邪教仍然拥有很大的力量,是超出我目前可以理解的范围,我希望能赶快回到美国去仔细研究。而且我在被拘禁的日子中,从这些邪教徒口中得知,他们有一个很大的阴谋即将实施。虽然不太清楚是什么内容,但是那个玛比斯在古寺装了大型计算机,而且透过计算机和外界联机,好象和他们即将实施的阴谋有关。当他希望我能将对天珠的研究告诉他时,我就假装配合,并要求使用计算机,结果让我知道这里的计算机和外界的人造卫星联线。”

“难怪那个计算机屏幕有幅卫星图。”齐天有些了解了。

“对的。”博士继续说,“本来可以从计算机中获得更多秘密的,只可惜计算机被突击队给炸坏了,我目前尽量从毁损的计算机硬盘中救出一些资料,以及将你打坏的那尊佛像上的蓝宝石,一起带回去美国,看看能否查出一些蛛丝马迹。对了,那个泰国人手指上的戒指,我也一并带去研究吧。”赫林斯顿博士为了要加快研究的步伐,邀请齐天一同到美国协助研究,齐人也加入了博士的研究计划中。

博士将他搜集来的信息都放到计算机中整理,他向齐天说,从计算机整理并归纳的最新资料看来,他怀疑这个邪教正透过许多新兴的教派向全世界散播。

博士利用计算机归纳许多相关资料,“在最近几年以来,世界各地常常发生一些有关宗教的不幸事件,例如美国一个信奉上帝的‘千禧教派’宣称上帝即将在本世纪末下凡审判世人,那个自称‘天之子’的教主,要求信徒必须先去消灭世上罪人,上帝才会赦免这些信徒的罪,结果在美国政府的强力取缔下,整个教派不但以武力对抗,最后还全体自焚,造成数百人的死亡。而那个自称‘天之子’的教主虽然被政府宣布死于现场,但由于尸体已化成灰烬,根本无从查证。”

“如果这个家伙也有那个日本人矢岛的本事,化成了灰还有办法‘聚烟成像’,我看火化只是一种障眼法而已。”齐天怀疑道。

“另外在欧洲也有一个宗教叫做‘神民教堂’。”博士指着另一份资料说,“却是为了求得早日升天,竟然全体服毒自尽,结果也死了数百人,但是那个教主则不知去向。而日本也有一个名为‘真道宗’的组织,不但以各种宣传控制信徒,而且还在日本各地人口稠密的公共场合施放毒气,造成数以千计的死伤。虽然日本政府派出军警大肆搜捕,但那个留着长发及大胡子,从没人清楚看过他面目的教主却始终逍遥法外。”

“我想以下的资料,你们可能会感到兴趣。”博士有些神秘地拿出一份报告,“根据美国政府从世界各地搜集的情报显示,最近世界各地都出现了集体丧失意识的案件,受害者都是当地的菁英分子。”

齐天和齐人都震动了一下,“这和我爸爸的遭遇相同吗?”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嗯,不尽然。”博士摇了摇头,“但是下场都差不多,受害人全都成了植物人。而根据各国政府的调查所得,怀疑有些案件是和宗教活动有关,可是这些宗教活动后经查实,和传统正派的宗教都没有关系。因此初步判断,以有人假借正统宗教的名义为非作歹,最有可能。”

“有的案件则是利用其它聚会名义,例如在瑞士发生的这件,受害者都是各国社会上的名流仕绅,在一个秘密的骨董拍卖会上遇害的。而其中最被看好的骨董,‘古夫王戒’,就是在古埃及古夫王墓中发现的宝藏,也随之失踪。”博士看着一大叠的资料,仔细地分析,“另外几起则是个别受害的案件,受害者大都是在别墅或私人小岛上遇害的。总而言之,各国政府对这些案件几乎是瞎子摸象,有许多案件甚至连头绪都没有。由于受害者都是社会领导阶层,其中还包括中南美某国的总理,出了这种事对国家影响极大,因此全部列为极机密事件。”

博士望着齐天兄弟,说道:“你们可能是世界上少数知道这件事的局外人,喔,对不起,不应该说是局外人,但美国政府不会希望有任何平民知道这些事,因此你们务必保密。如果让新闻界知道,那不需邪教继续作怪,光因此所引起的混乱,就会毁了这个世界。毕竟这个世界虽然高喊人人平等,追求民主,但大多数人终究还是在菁英领导之下运作的。”

齐天和齐人翻阅美国政府最高机密的资料后,表情十分严肃地点点头,“原来如此,难怪近来全世界接二连三出现许多脱序现象。”齐天看着资料念道:“像中南美政局又开始动荡,南非虽然脱离了种族隔离,却反而使黑人各族之间的血腥斗争加剧,日本的最大政党四十多年来首次失去政权,社会控制一向十分严密的俄罗斯,竟然会出现比西方资本主义长久以来就有的黑社会还要可怕的帮派,而中南美的毒枭,竟敢在国内割地称王,拥兵自重,原来是因为国内许多优秀的政治家都无法视事了。”

齐人看到资料中也有记载台湾发生的天珠事件,“那次大觉明寺的意外事件,竟然间接影响到热络的股巿冷却下来,总市值在半年内少了三分之二,国内经济随即陷入不景气之中。而几个政坛大老也成了植物人,结果各地方派系纷纷出头,搞得岛内是乱象丛生。唉!这件事不仅是影响我们齐家而已。”齐人叹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从宏观的角度来看,那对整个国家社会的影响,才真是钜大呢!”

博士深有同感,欷吁了一会后,他又翻阅其它机密文件,“除了这些走极端的宗教之外,另外世界各地还迸出了大量的新宗教。其中有少部分被各国政府指控为非法组织。尤其一向标榜信仰自由的美国,一口气查禁了十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宇宙黑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域天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