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一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人,”特尔说,“是一个濒于灭绝的物种。”

钱姆科兄弟那毛茸茸的爪子在激光游戏机宽大的键盘上方悬空停住。查尔颇感神秘地抬头仰视,这时他那黄色的眼球便从他那悬崖般的眼眶骨底下显露出来。管家一直在悄无声息地走来走去,收拾炖锅,而这时也不禁停了下来,两眼瞪的溜圆。

特尔就是肉感的躶体姑娘抛入屋子中间,也不会产生比这更大的效应。

星际矿业公司雇员娱乐大厅那明净的圆屋顶周围及其上方一片黑暗,只有屋顶的一根根横杆上还泛着地球那唯一的月亮的惨淡银光。月亮是半圆的,这是一个晚夏之夜。

特尔从一直放在他那爪子里的大书本中抬起他那双硕大的琥珀色眼睛,环视房间四周。突然意识到了他的话所引起的效应,颇感有趣。随便说点什么,只要能消除这份单调和无聊便可。大老远地来到一个小星系的边缘,在这众神抛弃的采矿区,要待上十年,可真够乏味的。

特尔于是用一种更加庄重严肃的口吻(实际就像低沉的吼叫一般),复述着:“人是一种濒于灭绝的物种。”

查尔虎视眈眈地看着他:“见鬼,你读的是什么玩意儿?”

特尔不大在乎他的语气。查尔毕竟不过是几个矿区经理中的一个,特尔却是矿业保安总长。“并不是我读的,而是我的创意。”

“你肯定是从什么地方了解到的,”查尔吼叫道,“那是本什么书?”

特尔把书举起,因此查尔可以看到书背,上面写着:地质矿区综合报告,第250369卷。就像所有的同类书一样,这本书也十分巨大,但其印刷的材料却几乎没有重量,在地球这个引力很小的星球上尤其如此。

“哼。”查尔厌恶地吼了一声,“那本书按地球年代计算,肯定得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了。如果你想从书中猎奇,我这儿倒有一份董事会的最新报告。报告说,我们在铝土交货上已远远落后于其他货主,现在已退居第35位。”

钱姆科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眼睛又盯在了游戏机上,观看他们射落蜉蝣的战绩。可特尔接下来的话又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今天,”特尔毫不理会查尔敦促工作的暗示,继续说道,“我从侦察机报告中获知,在那座山谷里只住着35个人。”特尔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大爪子,指向西边那座笼罩在月光下的高耸入云的山脉。

“什么?”

“于是我便处于好奇翻起书来。那山谷里曾经有好几百人居住过。此外,”特尔又换上了那种庄重严肃的教授口吻,“在这个星球上曾经生活着成千上万的人。”

“书上的东西不可全信。”查尔加重语气说,“我上次例行巡视——那是大角4号——”

“这本书,”特尔把书举起来,敬佩地说,“星际矿业公司文化与民族部编写的。”

大钱姆科眨巴着眼睛说:“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部?”

查尔鼻子一哼,说:“这个部早在一个多世纪之前就被解散了。纯粹是浪费钱,毫无用处。净瞎扯些什么生态影响什么的,整日胡说八道。”他转过他那肥硕的身躯,对着特尔:“这是你为了在未经计划安排的情况下,去度假而搞的什么鬼把戏吧?你会有麻烦的。我完全可以料到。气体呼吸罐和侦察机的需求单已堆了一大摞。你别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工人。”

“别冲动,”特尔说,“我只是说人——”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你是凭你那点小聪明才谋到现在的职位的。没错,小聪明,而不是大智慧。仅此而已。从你为了去狩猎而寻找的借口中,我就看到了这一点。头脑正常的赛库洛怎么会去理会哪些东西?”

小钱姆科咧嘴一笑,说:“天天挖、挖、挖,运、运、运,真烦透了。打猎或许挺有趣。我并不人为有谁打猎是为了——”

查尔怒气冲冲地对着他,就像一辆瞄准了猎物的坦克:“狩猎那些东西挺有趣!你见过那种东西吗?”他猛地站起,脚下的地板吱嘎作响。他把一只大爪子叉在腰带上方,说:“他们除了头,浑身几乎没毛。他们长着肮脏的白皮肤,就跟鼻涕虫一样。他们十分脆弱,当你抓到一个往袋子里装时一不小心就把他给弄碎了。”他一边厌恶地吼叫着,一边拿起一只炖锅。“他们虚弱不堪,要是不把吃奶的劲用上,就连这只锅也拿不起来。再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他把锅里的东西一口吞下,浑身地震般地一阵抖动。

查尔身子向后一靠,盯着特尔问。“你不是真的想去抓一个人来吧?”

特尔看了一眼他的书,把一根爪子夹在书中,以便记住读到了什么地方,然后把书朝膝头重重一击。

“我想你错了,”他若有所思地说,“这些生灵还是有点门道的。据说,在我们到这儿来之前,所有的陆地上都有他们的城镇。他们有飞机和船,甚至还向太空发射过什么东西。”

“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其它的物种?”查尔说,“你怎么知道那不是赛库洛丢失的某个殖民地?”

“不,不是那种情况,”特尔说,“赛库洛无法呼吸这种空气。绝对是人,他们就像我们研究过的一些有文化的家伙一样。而你也清楚我们自己的历史书里是怎样记载我们来这里的过程的吧?”

“嗯。”查尔说。

“显然,人向太空发射了某种探测器,探测器详尽指明了到达此地的路线,上面还有人的照片,可以说应有尽有。探测器是一架侦察机发现的。你知道此事吗?”

“嗯。”查尔说。

“探测器和照片放在一种金属上,这种金属十分罕见,价值连城。星际矿业公司向赛库洛当局支付了六十万亿银河信用款,购买下了路线图和采矿特许权。一旦解决了气体这一障碍后,我们的工作就开始了。”

“天方夜谭,天方夜谭。”查尔说道,“我插手摧毁的每个星球都有类似的胡扯的故事。”他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这都是几百年,或许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你没有注意到吗?公共关系部总是把他们的天方夜谭放在遥远的过去,这样便无法验证了!”

“我打算出去一趟,抓它一个。”特尔说。

“但不要用我的人和设备。”查尔说。

特尔从座位上吃力地托起庞大的身躯,走过吱嘎作响的地板,来到门口。

“你真是疯了。”查尔说。

                  2 

这是一个适合于举行葬礼的日子,只不过似乎还没有什么葬礼要举行。

天色阴沉慾雨,西方的乌云慢慢翻滚而来,一时布满了天空,只有点缀着零星残雪的山峰处还显露出几块支离破碎的蓝天。

乔尼·泰勒牵着马站在山坡上一块开阔的草地边上,看着山坡下散乱而衰败的村庄,心里很不痛快。

他的父亲死了,理应得到妥善的安葬。他不是死于红斑疹,别人也没有得这种病的可能性。父亲的尸骨已经开始朽烂、粉化,因此没有什么借口不妥善安葬他。但却没有迹象表明有人要作这件事。

乔尼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打定主意忍住悲痛去作该作的事。他把“风驰”——他的几匹马中最快的一匹——唤到跟前,把一根牛皮绳栓在马鼻子上,然后策马穿越险要的隘道,直奔山下的平原。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五头野牛赶到山坡上的草地。他找了一头最肥的野牛,一下子击碎了牛头,然后吩咐爱伦姨妈把篝火拢成一堆,煮牛肉吃。

乔尼身材十分高大,比一般的人高出半头,足有六英尺高;他肌肉发达,体格健壮皮肤呈古铜色,闪闪发亮,年方二十,风华正茂。他只是站在那儿,睁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看着她,任凭山风吹乱他那黄褐色的胡须和头发。这时爱伦姨妈出去拾回些木柴,又找了一块石头,虽然石头很钝,但她还是将就着干了起来。烤肉的炊烟袅袅升起,不一会儿便把她罩住了。

乔尼想,村子里应该有更多的举动。他所见到的最后一次大的葬礼是在他五岁左右的时候,那时死的是史密斯市长。葬礼上有歌吟和布道,还有宴会,最后是在月光舞会中结束的。史密斯市长被安放在地下的一个洞里,然后上面埋上土。虽然上面作标记的十字架早已不见了,但那却一直是他记忆中最体面的葬礼。到了后来,人们只是把死者向水池下面的那个大沟壑里一扔便完事,任凭野狼把他们吃个精光。

然而,你却不能那么做,乔尼对自己说,无论如何不能对自己的父亲那样做。

他提起脚跟,纵身一跃,坐在“风驰”上。他用光着的脚跟朝马身上一踹,策马驶向法院大楼。

“风弛”在杂草丛生的小道上小心行驶,唯恐踩着老的和新近遗弃的骨头和杂物。远处的山谷里传来一阵狼嗥,它不禁耳朵一竖。

乔尼想,狼肯定是闻到新的血腥味和肉香了,他不禁握紧了他的夺命棍。前不久他看到一只小狼在小木屋附近觅食,不是想找骨头吃,就是想找些幼犬甚至小孩吃。即使在十年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但现在人一年年的越来越少了。

据民间的传说讲,这山谷里曾住着一千多人,但乔尼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夸张的说法。这儿遍地是可吃的食物。山峰下开阔的平原上有的是野牛、野猪,还有成群的马。平原上边的岭上许多鹿和山羊。因此甚至一个蹩脚的猎人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猎取到食物。山上溶化的积雪和溪流使这水源充足,随便谁在这儿种点蔬菜并照料一下,它们便会茂盛地生长。

不,不是食物的原因。这儿人烟稀少,肯定与其他的原因有关。动物似乎繁殖的很快但人却不行。死亡率与出生率不平衡,死的多,生的少。生下来的孩子也问题重重,不是缺眼睛少肺,就是缺胳膊少腿。因此,只好把他们遗弃在冰冷的黑夜里。这儿是魔鬼出没之地。生活中的一切都笼罩在对魔鬼的恐惧之中。

或许祸根就在于这条山谷。

突然,马的后腿直立了起来,他差点儿从马上摔下来。只见一大串一尺长的山鼠从一间小木屋里径直冲出,撞在了“风驰”的腿上。瞎想些什么呀,乔尼轻声自语道。他赶马上路,奔向不远处的法院大楼。

                  3

克瑞茜站在那儿,像往常一样,一条腿被她美妙紧抱着。

乔尼没跟她打找呼,两眼打量着法院大楼。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大楼,是唯一有着石头地基和石头地面的建筑。有人说他有一千年的历史了,虽说乔尼并不相信,但它看上去确实有那么古老了。甚至它的楼顶都像负重过多的马一样,在中间凹陷了下去。顶层的结构没用一根木料,因此也没有虫子蛀的洞。窗子都是内陷的,就像骷髅上凹陷进去的眼眶。大楼近处的石头路被一代又一代的村民们那长满老茧的脚掌给踩得陷下去半英尺深;这些村民都是来受审的,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什么事还都有人管。乔尼有生以来从没见5过开庭审判之类的事。

“斯塔夫牧师在里面。”克瑞茜说。克瑞茜芳龄十八,身材苗条,楚楚动人。她长着一对黑色的大眼睛,与满头金丝般的秀发形成奇特的对比。她身上裹着一块母鹿皮,把身子绷的紧紧的,显的双*尤其坚挺,两条光滑的玉腿也大部分躶露在外。

她的小妹妹帕蒂则像是姐姐的复制品,一样的亭亭玉立,含苞待放,两只眸子特别明亮。她好奇地问:“是不是要举行一个真正的葬礼,乔尼?”

乔尼没有回答。他姿势幽雅地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帕蒂。帕蒂欢喜若狂的松开姐姐的腿,一把抓住了缰绳。帕蒂七岁便失去了双亲,几乎没有享受到家庭的温暖。她的太阳只为乔尼所下的命令而升起和落下。

“是不是要在地下挖个坑,把人埋进去?”帕蒂问。

乔尼迈步穿过法院大楼的大门,克瑞茜伸出手来碰了碰他的胳膊,他却没有理会。

斯塔夫牧师躺在一堆脏兮兮的草上,仰天大睡,嘴巴张的大大的,鼾声如雷,周围有一群苍蝇绕着他嗡嗡直叫。乔尼用脚碰碰他。

“起来。”乔尼说。“这代人就是这个样子,”牧师咕哝道,“一点也不尊敬长辈,只会急急忙忙地钻进灌木丛里,跟任何人野合,吃肉也要抢最好的。”“起来,”乔尼说,“你得去主持一个葬礼。”

“葬礼?”斯塔夫咕哝了一声。

“是的,举行那种吃肉、布道、跳舞的葬礼。”

“谁死了?”

“你完全知道谁死了,他临终时,你就在他身边。”

“噢,对了,是你父亲。一个好人,是的,一个好人。或许,他还真是你的父亲呢。”

乔尼突然显得有点可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