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十四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他们占领了塞库洛营地。

格林坎诺驾驶飞机俯冲下来,向着呼吸气泵边续猛击,营地里立刻泻入大量空气。

格林坎诺将飞机驶回深谷,飞机上的仪器板和无线电都已被毁,但控制器仍在工作,格林坎诺将飞机稳稳地停下。

苏格兰人,欢呼着一拥而上,将格林坎诺从飞机里拉出来,向空中抛送着,忽然想起肋骨受,才猛然止住。

风声零星的机关枪响过后,其他人和鼓手合着他的节奏狂歌乱舞。一时间,笛声、鼓声和人们的喧闹声响成一片。

几个塞库洛俘虏高举着双手,跌跌绊绊走出来。科尔看到一条排气管,想从那儿爬出去逃掉了,又被活捉回来。

火灾系统的出水阀门被关掉了,放射性毒气的小瓶子都被冲到了地下的排水管道。这个地方相对来说是安全了。

克瑞茜忙前忙后地帮着牧师照料苏格兰伤员,所到之处受到士兵们热烈欢迎。她每到一个地方,好儿的士兵和伤员不在做什么,都会停下来手中的工作,拥到她身边,兴奋地盯着她看。她不知道她自己的美丽和善良给苏格兰们带去了多么美好的浪温幻想。克瑞茜本人,除了忙碌以外,

安格斯正指挥一组苏格兰人手忙脚乱地修理升降机,飞机机库的大门被飞机残骸堵得死死的,里边的飞机怎么也出不来。罗伯特干着急毫无办法,升降机得好几个小时才能修好。

特尔又想到最后一招,他嚷着要见罗伯特,说有紧急事情汇报。几个士兵把特尔用链子绞得紧紧的。四个强壮的苏格兰士兵分从四个方向扯着他,又用两挺机枪逼着他,把他带到了罗伯特面前。

他告诉罗伯特他有架无线遥控飞机预置键的钥匙,条件是把他早日送回塞库洛。

罗伯特说可以答应,只要特尔交出钥匙。特尔于是索要自己的靴子。

正好这时在特尔原来的办公室床下捉住了一个塞库洛女人,她自称名字叫车克,是特尔的秘书。罗伯特找到她,告诉她特尔捎信给她,让把无线遥控飞机键的钥匙交出来。

车克本来一直在想兹特怎么莫名其妙地驾驶无线飞机了,后来终于想起了,特尔曾把预置键钥匙给怎么现在又要让她交出钥匙。车克很恼怒,难道特尔认为自己不负责任,不听从命令吗?

罗伯特弄清了钥匙去向戳穿了特尔的小把戏。他拿过特尔的靴子,仔细搜了一遍,在鞋底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孔里找出了一把微型手枪。

特尔垂头丧气地耷拉脑袋,被四条粗壮的链子绞着,捆在一个很明亮的地方,一挺机枪正对着他,他咬牙切齿地诅咒着。

营地里充满了喧闹声,成百上千的塞库洛尸体横七竖八地堵在路上。

钱姆科兄弟比较合作地接受了工作合同,为此每年将得一万五千元酬金,另外每完成一项任务额外有五百元奖金。他俩虽然担心塞库洛反攻时到惩罚,可是放在眼前的钱不赚白不赚,不是接受了聘用。他俩现在的任务就是与几名苏格兰人一起,使中断的无线电通讯恢复运输。这项工?

罗伯特来回走动着,他的半篷不时飘动起来,他不停地回答着问令。但他的心思全不在这儿。

十二小时过去了,一度中断的电通讯可以开通了,他却失去了与星际波段的联系,无法通知袭击远处采矿区的飞机去寻找乔尼,提供些帮助。现在在这儿,他手头上一架飞机也没有。

一块平地上躺了约二十名苏格兰伤员,牧师和校长以及克瑞茜忙着照顾他们,罗伯特走过去,他的眼神碰到了克瑞茜焦虑的眼神。

罗伯特觉得很难过。乔尼一定遇到了麻烦。罗伯特轻轻摇了摇头,克瑞茜注视他片刻之后,头哽咽两下,又回去工作了。

               2

兹特认为自己胜利了。

那动物已受了重伤。遥控飞机在空中打了个滚,一块钢板打到了战斗机刹车撑杆上,砸伤了乔尼。虽然没像兹特想象的那样把乔尼砸死,结果也很不错,地板上淌满了血。

从镜子里兹特看到乔尼手里拿沣一小型新式手枪,他醒过来一会儿,接着又晕过去,然后再醒过来。兹特静静等着,等乔尼长时间晕倒的时候冲过去结果了他。

可是乔尼没像兹特预料的那样长时间昏倒,他向遥控飞机的后部爬去,爬爬停停,打上一枪,然后再爬,再打枪。

乔尼爬到了后部货舱装载榴弹的小孔处,孔很小,乔尼就在那消失不见了。

兹特又停顿了很长时间,见没什么动静,就爬出了他的隐蔽处,低头弯身蹿到另一边藏起来,晃动着镜子,观察着货舱舱壁。也往镜子里看着,可是货舱那边太暗,看不清。兹特打开手电筒,他想乔尼一定是伏在某一个边上。

兹特把手电筒靠近镜子,往右边看去,一眼瞥见了乔尼,但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射过来,手电筒和镜子都从他手上飞了出动。兹特庆幸自己幸亏没靠近手电筒和镜子。

兹特贴在飞机舱壁上听了听,飞机太响了,听不出什么异样的声音,他等了一阵子,认为乔尼会猛然跳出来,打上一枪,但老半天也没动静。兹特想他一定是趴在哪儿,死掉了。地上有好多血,流这么多血,还能不死?兹特呲牙笑了起来。

好了,兹特决定开始干自己的活。他打开战斗机的机舱门,拧开了飞机的通讯渠道,他算叫醒那普。这个不长脑子的那普,是不是又睡着了。兹特很不地将飞机上所有的电通讯波段都拧开。

“那普,你真是个废物!醒了没有!”兹特大叫一声。

那普的声音返了回来,“是谁?谁在说话?”

“你看你,又在睡觉,整天就知道睡觉。”兹特使劲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接下去说:“我知道他们还没教会你处理特殊情况的技能,可是现在这种环境里,你必须得全力跟我合作!”

“你是兹特吗?”

多么傻头傻脑,连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兹特拿他没办法,无可奈何地说:“是啊,我是兹特。”

“你现在在那架遥控飞机里?对,我想你是,为什么斯内特不把你弄出来?”那普喋喋不休。

“闭嘴,”兹特嚷道,“我要你做的是:你把飞机开起来,让它停在门上缘,好挡住风。”

那普还想知道挡住风干什么,兹特很不地告诉了他。那普见燃料只够使用十来分钟,赶快按兹特所说的去办了。

兹特想把这架严惩损坏的战斗机上的燃料箱搬走。他很吃惊乔尼居然能使这架飞机上门里飞进来,乔尼的飞行技术真是绝了!

兹特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在机舱里翻找燃料箱,天啊,足足有十二箱!兹特把战斗机上的两个门都打开,不再走近后舱,并且什么东西都拿在胳膊远的地方。他把一只手电筒放在平稳发动机和传动装置的机壳上。兹特久经训练,一眼就发现右边的平稳发动机上有一条头发丝那么细的裂缝。不知道这发动机还能不能用,是不是坏了。兹特又把手伸到里边,扯出

兹特走到战斗机下,察看遥控飞机的主传动装置。兹特看见自己的扳钳,看来乔尼没动过那块金属板,兹特把扳钳塞回到他自己的靴子里。

遥控飞机开始在空中急剧地倾斜翻滚,一会儿,飞机不倾斜了,却又连翻了两个滚。那普开始行动,飞机正好这时转到一个角度,挡住了机门,不受风吹。一切似乎特别顺利。

兹特很小心地拿起话筒,远远地离开战斗机,问那普是不是将飞机开到了指定位置。

“我试了好几次才开到你所要求的位置--”

“好,你知道飞机上有缆梯吧?”

那普觉得很委屈,自己是一个合格的飞行员,是矿区的行政管理员,怎么会不知道缆梯呢。

“你把缆梯一头系在座位对面的加强角片上,把另一头甩落给我,然后用绳子送下一个矿石网来,还有令道。

那普当然听明白了,他很纳闷,要矿石网干什么?难道飞机里有矿石?

“你这笨蛋,我要给你燃料,把这儿的燃料箱运出去。”

“啊,太好了,这下我不用发愁了,能弄上来吗?好燃料在我飞机上能用吗?”

兹特懒得再理他。上的燃料当然是可以通用的,坦克燃料才不能用在飞机上。那普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缆梯的一头抛了下来,却一下甩到了门外,挂在门外突出的一个部位上。兹特看到缆梯,等飞机翻转到合适的角度,猛然松开了磁刹车,使飞机猛地抖了上去,又固定住刹车,他正好可以抓住缆梯。他把缆梯和机门之间的地方清理出来,把缆梯使劲甩到地板上的一根大梁上。

安全绳被甩下来了,可总是被风吹得老远,兹特怎么够也够不着,让那普把绳拉回去,不要了。

兹特进到战斗机里,从里面拉出一卷安全绳,却想不起来怎么用,他把安全绳系到战斗机上,可是如果战斗机移动了会怎么样呢,那不就糟了。他把安全绳扔在地板上,不管了。

“把矿石网送下来。”兹特命令那普。

矿石网很重,风吹不动,因此很容易就递到了兹特那里。兹特把燃料箱绑在上面,忽然想到应该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没准是装的弹葯,不是燃料。又一想,管它是什么,说不定都需要,就都带走吧。

兹特想等自己一离开,就把战斗机打成碎片,让该死的动物和特尔见鬼去吧。

兹特忽然又有了一个念头,最好把飞行员安全袋保持瞳,不给乔尼留下任何可以逃生的工具。他小心地探手到飞机的分隔间里,抓出了两件安全袋,他穿上了一件,把另一件搭在肩上。哈哈,那只动物必死无疑了。该死,动物;该死,特尔。

“都准备好了吗?”兹特通过无线电命令那普。

那普回答说是的,准备好了。兹特让他把燃料拉了上去。“拿到了吧?”兹特问。

“是,拿到了,我正检查……把用空了的箱子扔掉,型号是不是--”

“你是个蠢猪!快点把缆梯系结实,让我上去,我可在这儿呆得够长的了。等我上去,我去给飞机加油好了,你可千万别把弹葯箱装到燃料筒里。等着,我马上上来。”

但是兹特并没有“马上上来”他扭身看看飞机上的无线电装置,从靴子里掏出扳钳,猛地砍在上面,把它砸成了碎片。

兹特抓住缆梯,开始一级级向上攀登。他抬头往上看,缆梯到达马克32克还有一段距离。马克32号虽然为他遮住了一些风,但在这样的高度,风是很强劲的,仍能明显地感觉出。兹特稍一停顿,紧了紧面罩,免得被风吹落,然后又向上攀去。

               3

乔尼躺在无线遥控飞机的货舱时恶梦之中,梦中觉得被关在笼子里,脖子被颈圈套住了,一头怪物撕咬着他的颅骨。他想喊叫,可声音怎么也出不来。

乔尼强迫自己从恶梦中挣脱出来。飞机的鸣响震动着他的脑袋,他看清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脖子上有个东西,不是颈圈,是从大梁上悬下来的左轮枪的拉火绳。乔尼一伸手拿下左轮枪,借着货舱里的微弱光线,拉开手枪的旋转弹膛.

只剩了一颗子弹!

他把手伸到腰间,看子弹袋里是否还有剩余子弹,没了,他的小手枪也不见了。

他努力回想昏倒前都做了些什么,所能想起的就是对着兹特手中的手电筒开了一枪,然后打开工具袋,抽出绷带包扎了自己的脑袋,其他的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乔尼觉得它还在闪亮,弯身察看了一下,才发现那不是什么手电筒,而是机械师使用的镜子。兹特正是从这面镜子里来观察他?摹?

乔尼想,是什么使自己醒过来了?自己昏倒了多久?几秒还是几分钟?后脑疼得被击穿了一样,根本不能碰一碰。难道颅骨骨折了?要不是肿起来了?血把头发粘结住了?

乔尼听到什么东西“咔嗒”响了一声,忽然觉得紧急,他债券镜子,顺着横梁滑了下去,把镜子放到一个小孔上。

乔尼看到了兹特。

乔尼的第一个冲动就是冲出去,用最后的那颗子弹打死他。接着,乔尼又看到了缆梯,又看到徐徐送上去的矿石网。乔尼立即明白了,兹特要给马克32号加油,把这儿的燃料全弄走。

一想到兹特有可能驾驶着马克32克去轰炸营地,乔尼猛然间觉得脑袋都要爆炸了,他明白他应该做什么,一刻也不能耽误,现在就阻止他们。

乔尼动弹一下太困难了,他感到头脑里不时卷起一股黑色的浪潮,觉得他站不住,时不时就陷进去了。他的意识时断时续,他努力地想保持清醒,可一阵晕眩过来,又失去了知觉。

兹特在使用无线电?不,他用扳钳把无线电装置砸毁了。乔尼再次振作起来,想从小孔里钻过去,他从镜子里仔细看看,见兹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