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十五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断断续续的影像开始透过黑暗与疼痛在他的头脑中飞旋。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是在一架飞机上,然后飞机着陆了。有人在给自己喂肉汤。又有人将他抬在担架上,毯子淋了雨。一个石头房间,许多面孔,有人在小声说话,又一只担架,又一只飞机,胳膊很疼。影像消失了,乔尼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在那辆无线电遥控的无人驾驶的飞机上。他睁开眼睛,看到了丹那迪恩的脸。难道自己还在海里?不,不会,因为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觉得很暖和。

“他终于醒过来了,”有人轻轻地说,“我们一会儿就可以给他动手术了。”

乔尼完全地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靴子和苏格兰式短裙。好多穿着靴子和苏格兰短裙的人正站在他旁边。

乔尼明白自己是在一架飞机上,想动动脑袋,立刻感到剧烈的疼痛。他正躺在一架客机的一张桌子上,一个高个子的灰皮肤男人穿着白色的外套站在他的左边,右边是几个年纪较大的苏格兰人。四个年轻的苏格兰人坐在一条长凳上,医生旁边摆着另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些闪亮的东西。

丹那迪恩就坐在他旁边,正有一只皮管子将他俩的胳膊连在一起。

“这是什么?”乔尼用很微弱的声音问道。

“给你输血,”丹那迪恩说。丹那迪恩说话非常小心,虽然面带笑容,实际上很为乔尼担心。他努力保持一副灿烂的面容,幽默地对乔尼说:“你这家伙太幸运了。现在给你输的可是斯图亚特家族的皇家血液,从现在开始你成为我们家族的直系亲属,在我之后你将继承苏格兰王位。

医生示意丹那迪恩放松,不要太忧心。大家都明白乔尼幸存的机会太小了,连百分之三十的希望都没有。他的颅骨两处严重骨折,还有其他伤势,再加上又受到极大的震荡,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在那所地下医院里,那么多年以来,颅骨骨折并不罕见,这位医生目睹过许多人因为该症死去,而且是比这伤势轻得多的病例。医生低头充满同情地看着这个高个子的英俊青年。

丹那迪恩对乔尼说:“这是麦克瑞科医生,他能治好你的病。你这家伙做事总要做过分,总要与众不同。别人颅骨骨折至多不过一处,你倒好,一下就是两处!”丹那迪恩微微一笑,接着说:“你马上就能好起来。”乔尼的脸上是一片死灰颜色,丹那迪恩实在无法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你们怎么发现我的?”乔尼小声地问。

丹那迪恩回答说:“你那架飞机在一万英尺的高度熊熊燃烧,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球,整个的苏格兰都被照亮了,我们还能找不到你?”

阿盖尔氏族首领嘟囔说:“你的同伴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他们说先是在水里发现了一个物体,然后看到了一架飞机,之后才看到火。”

丹那迪恩平静地说:“那样说是在给你讲故事,历史学家恐怕也会那样描写。不过乔尼确实是在天空点燃了一团火。”

其他的氏族首领都努力地点头表示赞同。

“今天几号了?”乔尼又问。

“95号。”

乔尼又给搞糊涂了。怎么已经是95号了,我这两天都干了什么,到哪儿去了呢?我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医生看出他的迷惑不解,脑子受伤的人一般都会这样,这位年轻人因脑子受伤而偏离了时间的轨迹。医生向他解释说:“这两天大家都在等我。我得判定你的血型,再找到与你同血型的人,然后治疗你脑部受到的震荡。现在疗其他病人。

他的话使乔尼感到一阵不安。“有很多苏格兰人受伤吗?不为因为我一个耽误其他伤员。”

卡莫伦首领立即回答说:“不不,埃伦医生是疗伤专家,两天以前就到那儿了。”

丹那迪恩接着接着说“二十一人受伤,其中包括你,只有两人死亡,伤亡不算严重,其他伤员很快都能恢复。”

“他们是谁?”乔尼小声问,手臂微微一动,指着坐在长凳上的四个苏格兰青年人。

“啊,你说他们,”丹那迪恩说,”他们是人类统一世界联盟的四位成员。一位是麦克达诺德族人,说俄语;一位是盖尔族人,说德语;……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们四人之所以来是为了给乔尼输徊,他们四人的血型与乔尼相符,假如乔尼需要更多的徊,就强以从他们身上抽取。

“那为什么我是在一架飞机里?”乔尼轻声问。

这个问题大家都不愿回答,因为医生嘱咐大家不要这年人忧心着急。事实上他们正用飞机将乔尼送往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山中的一个巨大的地下防御基地。塞库洛从很有可能反攻,不知道投向塞库洛人的炸弹是否已将他们全部摧毁。钱姆科兄弟告诉了他们塞库洛人的转航运输区有屏护部队,塞库洛人的及早撤退,说明屏护部队已靠拢会合。钱姆科兄弟还告诉他们用普通盐能够消除杀空气中的互性过滤干净。一批俄国人正在那时基地,牧师在那里埋葬死者。大家都乔尼充满了敬意,一定要将乔尼安置在那个基地,保证他能安全舒适地休养。

丹那迪恩见大家都不说话,不得不回道:“不什么不能在飞机上?难道你不想出席咱们庆祝仪式吗?我们可都不想错过。”

一个苏格兰人走到飞机座舱跟德威特说了两句什么,又走回来附在丹那迪恩耳边嘀咕了两声。他手里拿着话筒,后面拖着长长的线,他将话筒调至地球波段上。

丹那迪恩转向乔尼说:”“大家都希望听到你的声音,可是乔尼觉得自己应该把声音放得再大一些,就又努力说了一遍,“我很好”。

丹那迪恩将话筒还给那苏格兰人,苏格兰人犹豫了一下,他很担心大家是否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丹那迪恩挥挥手还是把他支走了。

“我听到有飞机声音。”乔尼小声地说。

丹那迪恩看了医生一眼,见医生默许,就帮乔尼转了一下头,这样乔尼就能看到飞机场了。

飞机场上停了五架飞机,排成长长的梯队,乔尼转了一下头,这样蚕尼就能看到飞机场上也停着五架飞机,也是排成长长的梯队。

“那是为你护航的飞机。”丹那迪恩解释说。

“为我护航?”乔尼微弱地说,“为什么”为什么大家这样尽心地关照我?”

克兰费格斯氏族首领禁不住插言道:“小伙子,你值得在家这样对你,你是最好的,最棒的。”

医生撤掉了输血的管子,他觉出了乔尼脉搏的跳动,点点头示意在家安静。他已经让乔尼说了不少的话了。飞机一点都不晃,飞得很平稳,病人没有受到任何震动。他多希望此刻他是在自己的手术间里。无奈这些人怎么都不肯离开乔尼说了少的话了。飞机一点都不晃,飞得很平稳,病人没有受到任何震动。他多希望此刻他是在自己的手术间里。无奈这些人怎么都不肯离开乔尼。也难怪,连医生自己也不禁为乔尼的勇敢作为而产生敬意。

“把这些葯喝下去,你会觉得好些。”医生说。

他们把葯杯举到乔尼的嘴边。那是一杯威士忌,加入了大量的草葯。乔尼努力地把它喝下去,疼痛减轻了,身体又忽悠忽悠地浮了起来。

医生示意大家保持安静,他自己手里抓着一把圆锯。乔尼的脑部有三处受压,必须立即给他释放压力。

丹那迪恩走到座舱,给德威特帮忙。他环顾着他们的护航飞机梯队。其中的大多数飞机上都只有一位飞行员。这些飞行员曾跟随苏格兰战争部队与塞库洛人作战,战斗结束后,本应驾驶夺取的飞机回到老家,但当他们听说乔尼受伤的消息后,都主动飞回苏格兰北部上空巡视,为乔尼护航。

德威特说:“你最也告诉他们说乔尼很好,他们每隔两三分钟就问一问乔尼的消息,‘老狐狸’罗伯特也是这样。干脆专门拔出一个人来为大家通报乔尼的消息。”

“乔尼一点都不好,非常不妙。”丹那迪恩很阴沉地说,边说边看着长长的走廊那头,在那个房间里,医生正为乔尼做手术。

德威特看了一眼丹那迪恩,这位年轻的王子在为乔尼哭泣?他觉得自己也想哭。

                2

乔尼已昏迷了整整三天了。

他现在被安置在落基山脉里的一个古老的地下军事基地。如果塞库洛星球的人向这儿发起反攻,立即就会有盐空投到这儿,所以比较安全。

医院很大,墙壁全部是白色的瓷砖铺的,连一丝裂纹也没有,几个俄国人已将医院全部清理了一遍,牧师也已把死者葬掉了。

医院里共有十五个苏格兰伤员,包括索尔和格林坎诺。他们的房间与乔尼的房间是分隔开的,但还是时不时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尤其是那个风笛吹奏手很喜欢在午后给大家吹上一曲。既然许多地方都缺人手,而这些年轻人又过不惯在医院悠闲休养的日子,埃伦医生和麦克瑞科医生就很识时务地将其中伤势较轻的五位伤员放了出去。

克瑞茜几天来一直守护在乔尼身边。看到麦克肯瑞医生和安格斯麦克他吾七进来,克瑞茜站了起来。他俩看起来正在生对方的气,克瑞茜希望他俩能快点离开。麦克肯瑞医生把一只手放在乔尼的额头上试了一下,站着看了一会乔尼灰白的面容,转身对安格斯挥手示意,好像在说:“你难道看不见乔尼的脸色吗?”乔尼的呼吸确实是非常微弱。

三天前,乔尼醒过一次,低声叫克瑞茜喊人进来。门口有一个苏格兰卫兵,他抱着一挺冲锋枪,曾经将许多探视乔尼的人拒之门外。克瑞茜把他叫进来,满面焦急地注视着乔尼将一条长长的消息告诉他,让他告诉“老狐狸”罗伯特。卫兵把话筒握在乔尼嘴边,用摄影录音器把乔尼的话全部录了下来。消息的内容大致是:如果再有无线电遥控的无人驾驶飞机出现,就派三十架无人驾驶侦察机,装配上磁刹车,停落在无线遥控无人驾驶飞机上,使所有的侦察机发动机往相反坐标空转,这样无线遥控无人驾驶飞机的发动机就会爆炸烧毁。克瑞茜听不懂消息的内容,却知道乔尼说这些话说得很累,乔尼一说完就又陷入了昏迹。卫兵送了消息回来,说罗伯特很感谢乔尼,并一定按乔尼所说的去做,克瑞茜对这个卫兵不禁有点恼怒。

麦克肯瑞科医生和安格斯进来,又是这个卫兵值班,将他们放行。克瑞茜发誓要与卫兵理论理论:医生放进来,应该;安格斯进来,绝对不行。

麦克肯瑞科医生和安格斯走了出动,卫兵在他们身后把门关上。

医生把安格斯拖到一个个房间,指着各种仪器对他说:“瞧,这些仪器,仪器,仪器;这医院的装备曾经多么齐全完备。这种仪器--我曾在一部古书里读到--叫作x光探测仪,是为了放射治疗用的。”

“放射治疗?”安格斯不禁吃了一惊。“不,不能给乔尼放射治疗;射线是用来杀塞库洛人的,你这傻瓜。”

“这些仪器能透过表面,探测身体内部,显示哪些部分出了毛病。这些仪器非常有用,无价之宝。”

“这些仪器都是需要用电的,”安格斯气急地说,“如果我们有电,还用点矿灯照明吗?”

“无论如何。你得想办法让这些仪器开起来。”麦克肯瑞科说得毫无商量余地。“有什么东西在压迫乔尼的脑子,我总不能全副捣腾在里面摸索吧。事关乔尼虎”不敢,反正我不敢拿乔尼的性命试验,不然,大家还不把我给吃了!”

“你想看到乔尼的脑子里,”安格斯若有所思,“你怎么不早说呢?”安格斯一边往外走一边咕哝着善于电的事。

他走到飞机场站岗的一位飞行员面前,说他要立即到营地去。飞行员人手很缺,调配也很不直辖市。他们不停地飞往地世界各地,探寻任何留有人类踪迹的角落,并维持着至少每周一次的国际的飞行。尤其当世界聪明直辖市人或各氏族首领需要时,他们要马上起航将人送往目的地。许多飞行员有待训练,当时能飞的飞行员只有三十二个,还有两个是呆在医院里。因此一个苏格兰人的很随便的请求根本不会受到重视,即使是原战争部队成员的请求也不会。从地下军事基地到营地去,通常都是使用陆地交通工具。

安格斯告诉他这事有关乔尼,那飞行员一听马上把他入一架飞机,坦然他不早点说,并坚持要等他回来。

安格斯一脸严肃地到了营地关押塞库洛人的地方。这是由原来的房子临时履行的,装上了塞库洛人呼吸用的呼吸气徨器,主要关押那些顽固的拒不合作的塞库洛俘瞄,有卫兵严密把守。俘瞄约有六十人,陆陆续续还有其他采矿区捉到的俘虏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