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十六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特尔坐在黑洞洞的牢房里,神情沮丧。他没有跟其他塞库洛人在一起,被单独关押在一间从前用作贮藏室的小房子里,临时安了呼吸气循环器,里面放了一张十二英尺长的床,上开了一个小孔,给他往里输送食物,透过玻璃上的旋转花纹可以看到外面的走廊,门下还装有一套双向内部通讯联络系统的播头。

这间小牢房守护得异常严密,特尔想尽了一切办法,用尽了一切手段,都没能从这儿逃出去。他虽然没被用链子锁住,但一天二十四小时,时时刻刻都有一名哨兵端着机枪守在外面。

都怪那些女人们,那些雌性动物和车克。特尔咬牙切齿地想。特尔很善于自我欺骗,这几天又开始想入非非了。

他曾经梦想自己是富有的,在塞库洛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人人见他都要向他鞠躬,怕他怕得发抖,但现在他却落到了这样的下场。强烈的对比使他压抑得发疯。这些可憎的动物,坏了我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那十个黄金棺盖一定还在塞库洛,金灿灿的,多美啊,那一定是属于我的;等哪天晚上天色阴暗的时候,我偷偷去把它们挖掘出来,我会变得多么富有威严啊!我曾经以朋友的态度善待这些动物,他们现在居然这样地对待我!把我关在这放拖把的贮藏室里!

如果说特尔不够联盟的话,那是大错特错了。特尔现在就行动起来,开始努力思考。他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沉着,决不能失败。

他一定要回到塞库洛,一定将这些动物和地球永远地毁灭,一定要挖出那些棺盖,一定要让所有的人臣服,对他畏惧。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

特尔一点点地列举自己所具备的力量和影响。首先,他的聪明是一笔极大的财富;其次,他在那个笼子里埋藏了大量的炸葯,他相信他所捉到的第一个动物肯定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第三,他曾经有三个遥控器,一个是在他的办公室,一个被搜走了,第三个就在那个笼子的门里面,他原来就是为自己万一被捕而准备的。这第三个能让他把那些雌性动物炸掉或者炸断通向栅栏的电源。他想念这三个遥控器还没有被发现。还朋第四,第五,特尔越想越觉得自己拥有无穷的力量。

坐在阻暗的牢房点都计划得非常完美,就等着逐步实施。

第一步就是让人们把他关过那个笼子里,是的,就是要这样做。

一天早晨,特尔发现看守没有穿什么苏格兰裙子,透过玻璃上旋转的花纹,特尔上上下下打量那个看守。看守穿的是裤子,脚上是一双系带的鞋,胸前别着一枚徽章,图案上只有一只翅膀。

“一只翅膀代表什么含义?”特尔通过门上的通讯联系系统对看守说。

看守有些吃惊,这使特尔感到高兴。于是特尔接着说:“我觉得应该有两只翅膀才对。”

“两只翅膀指完成学业的合格飞行员,”看守回答说,“我现在是学员,所以只有一只翅膀,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有两只翅膀的。”

特尔本来是很重的神州口音。

“你肯定能赢得另一只翅膀。”特尔说,“你的塞库洛说得真不错,你应该再多加练习,和真正的塞库洛人对话会提高很快。”

看守立即活跃了起来,因为他觉得特尔说得很正确,正好特尔是一名塞库洛人,他还是第一次跟一个真正的塞库洛人交谈,感到很新。他忍不住告诉了特尔他叫什么。他说他叫拉兹.索瑞森,属于瑞典小分队,几个月前来到这里学习飞行。他不像其他的苏格兰人对塞库洛充满忿恨,因为他在此之前和同胞们一起居住在北极地区,与塞库洛人从未有过接触。拉兹想,是不是苏格兰人把事情夸大了?塞库洛人有那么凶残吗?拉兹又想到,难道特尔不能算作一位飞行专家吗?特尔很肯定地告诉他是,他曾经俯冲到五英里深的矿井里抢救机器,他对于各种飞行技术,战斗策略都了如指掌。

看守逐渐被拉近了,他对于飞行很热囊,而特尔正是一位专家。拉兹眉飞色舞地告诉特尔,他们中最好的飞行员是乔尼,还问特尔认不认识乔尼?

“是的,认识,我不但认识他,从前在我们没发生误会之前,我还亲自教过他一些飞行技巧呢,他现在成为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少不了我的功劳;乔尼是错的小伙子,我曾经是他最好的朋友。”

特尔洋洋自得。他意识到这是一名赏,除了学习飞行还被派来做看守,以减轻正规人员的工作压力。

连着好几天,拉兹.索瑞森每天早晨跟特尔练习塞库洛语,学习一些战斗飞行技巧。他想当然地以为特尔是一名飞行专家,曾经是乔尼的好朋友,却不知如是要具的按照特尔教的那样去做,不仅不会打赢任何一场战斗,恐怕连他自己都得无葬身之地。特尔也知道玩这样的游戏很危险,但还是忍不住要这样做。

特尔帮拉兹纠正着塞库洛的发音。一天早晨他对拉兹确含义,阳最好能有一本字典。基地里字典是不缺的,第二天早晨,拉兹就给了他一本。

特尔很高兴,拉兹一值完班,特尔就抱着字典翻弄起来。字典里有好多词居然被称作塞库洛语,但塞库洛人从来有用;那多数是从福州方言和其他评议抽取出来的,因为塞库洛人搞不清那些词的准确含义,所以从来不用。

特尔查出一些记号和词组,如“犯罪”,“赔偿”,“个人的过错”,“怜悯”,“凶残”,“正义”,“补救”,“将功赎罪”,等等。特尔矢道许多其他民族的评议里有这些词汇,这项查字典的工作实在是太难了,审他的全盘计划中最艰巨的一部分工作,对他来说不容易了。

经过努力练习,特尔不久就对自己比较满意了,他准备采取下一个步骤。

一天清晨,他对看守说:“你知道吗,我有一种负罪感,我曾经将乔尼关在一个笼子里,这完全是我个人的错,让他受到那样凶残的对待。我真想为自己所犯的过错将功赎罪,我全心全意地想做些补救,我科要被自己的罪恶感折磨死了,我一定要偿还乔尼所受折罪,为此我愿意关进笼子,就像我曾经对乔尼所做的那样。”

说这些话使特尔紧张得汗如雨下,正因如此,他的忏悔愈加显得真诚可信。

拉兹已养成将他们的对话录音的习惯,以便他自己单独练习发音。上述一段话出现了那么多单词,他还从严没有听到过。拉兹很高兴地将它们全录在磁盘上。特尔也暗自高兴,虽然为说这段话,他费了很大力气,但毕竟有了些效果。

拉兹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搞清楚了这段话的意思,他觉得应该向营地司令官报告。

营地司令官是新上任的,阿盖尔族,曾以骁勇善战,经验丰富而著称,但那是从前,而不是来到美洲后。一颗放射弹就将塞库洛炸毁了,这使他对塞库洛充满了蔑视。不过目前他正面临着一个问题。

众多的人从世界的各个部分乘飞机来到营地参观,协调人带领着他们四处走动,讲解着这儿发生过什么,那儿发生过什么。什么肤色的人都有,说着各自不同的语言,真是杂乱得让人厌烦。每个人都想看塞库洛到底是什么样子,尽管已被塞库洛人统治了那么多年,大多数有还没见过塞库洛人。许多的氏族首领和有身分的人物都催逼着委员会发给特别通行证,这意味着营地司令官的责任又加重了,他必须增加哨兵和看守,可人手偏偏又很缺。把人们带到离塞库洛囚犯较近的地方,又要保证安全。按说人们是不应走近牢房的,一些塞库洛囚犯仍很猖狂,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司令官琢磨着这个问题,抬眼往笼子望去。他想到:笼子外面可以加上电线,往栅栏上通上电;再在外面加些保护装置,让人们摸不到栅栏,也就不会受到伤害,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想到这里,他觉得心里亮堂起来。再说把一只“猴子”关在笼中,该多么鼓舞士气啊,也会更刺激来参观的人们。

司令官把这一想法报告了委员会,委员会由于事务繁忙,心思全在别在事情上,司令官也就没有仔细说明要把特尔关入笼子。

技术专家们把笼子检查得很仔细,电线有效,从安装在外面的连接盒很容易地切掉电源,在笼子外围又装了一圈栅栏,预防人们不小心触电而死。

特尔被重兵押送至曾经关押乔尼和女孩们的笼子里。特尔暗暗得意,但表面装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又见到天空了!”特尔感叹地想。(他实际上很讨厌地球上的天空,蓝色的天空就像是布满了毒气。)“我一定要装得难过一些,我是被囚禁在这儿,供大众参观评论的,要受所有人的耻笑,我也算是罪有应得。”(这都是他最近查出的一些新词。)

特尔很认真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每当人群到来,他就显出穷凶极恶的样子,乱跳乱蹦,从呼吸气面罩后面瞪视着人群,把小孩们吓得尖声叫喊,不停地向栅栏后面倒退。他听说非洲大猩猩总是在人群面前捶打胸脯,于是他也模仿猩猩捶胸顿足。人们听说特尔曾经给乔尼上过颈圈,也想看到特尔被颈圈锁住的样子。拉兹跑过去告诉了特尔。两天之后,五个士兵带来一副很重的铁颈圈,把特尔锁在了从前的那根木桩上。

总是解决得很圆满,营地司令官很高兴。他告诫卫兵们,万一特尔有任何逃跑迹象,格杀勿论。

特尔一边在笼子里跳跳蹦蹦,一边低哮着,嘴角挂着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他的计划进行得异常顺利。

               2

乔尼把本书一扔,午饭动也没动就推开了。站在门口的士兵从玻璃上往里一望,立刻警惕起来,伊万则“啪”地一声打了个立正,听起来像是落了一颗手榴弹。

“乱七八糟,都是乱七八糟。”乔尼自言自语地嘟噜着。

其他的人一看没什么要紧事,一下放松起来。卫兵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伊万继续擦着白色的瓷砖。

克瑞茜还是放心不下,乔尼从前可不是这样的,从不烦躁易怒。这么长时间了乔尼什么事也不做,整天就抱着书钻研,当然是些塞库洛人的书,而且脾气越来越坏。

看到午饭一动未动,克瑞茜止不住地焦急。那是爱伦姨妈专门为乔尼炖的鹿肉入了好多草葯或者她自己亲自来,或者让一个小男孩送来。他们一般等着乔尼吃完,把碗盘带回去。如是她看到午饭一点没吃,一定会很忧心。克瑞茜自己吃了两口,又让卫兵吃了一些,不然太对不起辛辛苦苦炖鹿肉的爱伦姨妈了。

要不是腿不能活动的话,乔尼早就把书踢一边去了。乔尼通常是很爱护书的,但决不是这本书,对这本书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书中有几个章节是关于“远距传物数学理论”的,怎么看也看不懂。塞库洛人的算术真是太玄了,乔尼猜着可能是塞库洛人右手有六个爪子左手有五个爪子这外数字进行。乔尼知道人类的数学都是十进位制的,数字十是基数。乔尼知道得不多,他所了解的还是塞库洛数学,但“远距传物理论”超出了普通的塞库洛数学理论。这书让他头疼,书名是“远距传物积分方程的基本原理”,要是这也算基本的话,那什么样的才是复杂和深奥的!

他一推桌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左手撑着床。他坚决地说:“我要出去,我不能再躺在这儿,等天掉下来砸在我身上!我的衬衣哪儿去啦?给我拿过来。”

这倒很奇怪。伊万走过去要扶住乔尼,被他一把拨开了,他要自己站着。

克端茜慌慌张张地转过身,一下拉开三四个办公桌的抽屉,觉得不对,又关上。伊万走到墙角,给乔尼抱过来一堆各式各样的手杖。门口的卫兵一风有情况,马上通过无线电与罗伯特联系。

乔尼从一堆手杖中挑了一根“圆头棒”,是非洲,圆头棒不公用作用杖,学可以作武器用来杀敌。手杖的长度很合适,还装有一个很舒服的手柄。

乔尼的右臂和右腿都不好用,左臂拄着拐杖,左腿一蹦一蹦地往前走,看上去很吃力。乔尼蹦到办公桌旁,把医院的长袍甩掉。克瑞茜为他找出了三件鹿皮衬衣,他故意任性地挑了一件最肥大的,往头上一套,让克瑞茜为他系好带子,又穿上长裤和一双鹿皮软鞋。他使劲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件手枪套卡在衬衣外面。手枪皮套是一位制鞋商专门为乔尼做的,左手使用很方便,在宽大的皮套上镶嵌了古式的金黄色皮带扣。乔尼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小手枪。看看已上好了子弹,就放进了手枪皮套。伊万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乔尼说:“放心,我今天不会去杀任何塞库洛人的。”

乔尼低头把自己的右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