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十七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布朗.利穆普.斯塔夫满怀着对乔尼的嫉忌离开了营地。

多么可怕而庸俗的场面啊!斯塔夫诅咒着。

所有的人拥挤着,欢呼着,争先恐后地去摸一摸乔尼的鹿皮软鞋。人们对乔尼所怀有的狂热崇拜远远超出了斯塔夫所能接受的程度。

斯塔夫越来越觉得自己败给了乔尼,他捶打着脑袋,搜肠刮肚地想找出一种办法,哪怕采用最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阻止人们对乔尼的崇拜!

长久以来,斯塔夫一下认为泰勒一家是他的仇人。他出生的时候,因为是跛脚,乔尼的父亲就曾建议将他处死,不让他活在世上。是母亲拼死护住了他。小时候他一直是乔尼嘲讽捉弄的对象。想到此,斯塔会忍不住心潮澎湃,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牙齿咬得格格响,头脑随之发使他更加难以忍受。

去年乔尼来到村子里,到处拉拢民心,用一些小礼物打动村民,骗他们离开自己的土地和房屋。乔尼的声誉越来越好,到处受到重视,布朗.利穆普.斯塔夫想到这儿恨得咬牙切齿,他一直在等待时机的到来。

逻辑多么简单,自己和乔尼的对比何其鲜明。乔尼骑着马到处游逛,向女孩们抛递媚眼,领着一帮年轻人尽惹麻烦,不做好事,可是委员会却不辨是非,听之任之。自己,布朗.利穆普--聪明、隐忍,善解人意,思想初露锋芒--却处处被,被潮弄。目前唯一的明之举就是行动起来,保护自己,保护村庄,自己一定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事实上,布朗.利穆普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努力。自从老吉姆森染上风湿病,朗.利穆普就接管了村里所有的事务。虽然担子有点重,利穆普还是凭着和毅力,甚至某些,全力以赴地支撑起来。人类统一世界联盟的协调人到来的时候,起初,布朗把他们当成了几个爱管闲事的人,后来那几位协调人给了他几本书。

当初,斯塔夫牧师曾竭力想把布朗.利穆普引入教学,他从隐蔽的角落里拿出一本村里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圣经》,秘密地教会了布朗.普穆普。但布朗根本无意于做牧师,他所向往的是做市长。一个牧师只能劝说别人,而市长就大不相同了……啊,现在,机会来了。

协调人又惊又喜地发现布朗.利穆普能够阅读他们急需弄明白的一些文章,如“政府论”,“议会程序说明”,“罗伯特程序法则”等等。而布朗.利穆普也得到了同样的惊喜,由于他的积极负责和知识渊博,他被宣布成为美洲部落首领。协调人告诉他,美洲所剩的人类已寥寥无几,他所在的部落是最大的一个,又靠近采矿区,因此也是政治上最有影响的一个。

他们又谈到委员会,协调人告诉他,委员会是世界上各个部落的首领组成的,他们或亲自或派代表参加会议,会议目前正在此地召开。布朗.利穆普一听马上对此产生举,甚至沉溺于对此事件的筹划中。

在美洲,难道没有其他部落了吗?太好了,哥伦比亚还有两个人存在,内华达地区又发现了四个人,还有几个印第安人活动在南部山区,遗憾的是爱斯基摩人和阿拉斯加人按地理位置不算在美洲。

布朗.利穆普一步步实施着自己的计划。每一委员会成员只能投一张票,既然如此,布朗把所发现的美洲各部落都安顿到自己的村子里,自然就能在委员会投票中获取三票。然后布朗又开始筹划怎样把印第安人部落也划归到美洲使自己再多得一票。

另一方面他还在筹划着怎样在委员会会议上游说,随意而又真诚地使相信乔尼不是一个值得崇拜依赖的人。布朗.利穆普每到一处就讲起乔尼小时候怎样不听话,不负责任。作为好朋友,他是怎样努力地帮助乔尼改正错误;还告诉大家乔尼小时候怎样偷盗墓地,怎样受到牧师的训试惩罚;跟大家秘密地谈到乔尼和克瑞茜之间发生了怎样的丑闻以至于被禁止结婚……

来自世界各地的部落首领们根本不了解底细,他们不想念这位自称是乔尼密友的人,这位斯塔夫首领,又能去想念谁呢?

几天来,布朗.利穆普一直愁眉不展,他一方面实施着自己的计划,一方面担心自己不会受到信任。难道他不是最了解乔尼.泰勒的人吗?乔尼.泰难道不是非常自负,非常傲慢的人吗?他难道不应该让大家认清乔尼的真面目吗?该死的乔尼,居然跛着腿走路,这不是在模仿布朗.利穆普,使他受到更多的嘲笑吗?呸!

布朗.利穆普注意到乔尼与关在笼中的塞库洛人交谈了很多,他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却能觉出两人互相都很熟悉。布朗.利穆普决定更加深入地了解些情况,于是当天晚上,他又回到了营地。

布朗.利穆普戴着一条标明自已身分的彩色发带,远远地观察着笼中身形庞大的塞库洛,把守的士兵自然不会去干涉这位很有权威的委员会成员。一会儿,布朗又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位年轻的瑞典飞行学员站在笼子外与笼中的塞库洛在交谈。

士兵向布朗.利穆普解释说,那位学员每天按时来跟塞库洛对话,他正在学习塞库洛语,每个飞行员都要精通塞库洛语。笼中的怪物是一名真正的塞库洛人,找他练习的学员叫拉兹.索瑞森。布朗.利穆普又问他俩在谈什么,士兵说听不懂,他只是阿尔盖族派来值勤的,不懂塞库洛语。布朗.利穆普对士兵很关心,他说一定要向委员会建议给每一名看守配备一件披风御寒。士兵对这位部落首领不禁充满感激,忙不迭地向他道谢。

布朗.利穆普来到飞行学院,很快查到拉兹.索瑞森的情况。他是一名瑞典人,移民到了苏格兰。他当初被选作协调人,因为他有语言天赋,精通英语和瑞典语。他的父亲是法西斯主义者,从小就用法西斯主义思想教育拉兹,让拉兹利用人类统一世界联盟宣扬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是一个名叫希特勒的人创立的。统一联盟为此开除了拉兹,拉兹又重新申请,加入了飞行学院,接受飞行训练。拉兹的特技飞行技术很糟,有可能被送回苏格兰基地。他居然有语言才能,但头脑似乎不够聪明。

看到这儿,布朗.利穆普很高兴,他可以轻而易举地使拉兹留下来,不被开除回去。布朗.利穆普开始将兴趣放到拉兹身上,而目的是通过拉兹,与笼中的怪物取得联系,搞清楚乔尼的一切。

事情开始有眉目了,乔尼的阴谋与罪恶很快就要大白于天下了。布朗.利穆普暗暗舒了口气。

               2

特尔这一天心情非常愉快。

总有一天会有人在这个星球上重新实施远距传物,但决不是乔尼。他居然也开始对此感兴趣了。

特尔是受过训练的高级保安官员,而且他自认为是最棒的,最称职的。他知道一切有关远距传物的秘密。

乔尼去找钱姆科兄弟的时候,他就预料到了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特尔一直兴奋地等待枪声响起。终于他听到了,枪响了!

特尔一方面很高兴,钱姆科兄弟正像他所预料的那样进行了反抗,另一方面感到很担心,因为乔尼仅仅被抓破了脸,仍然活蹦乱跳地到处走动。不过,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十全十美,特尔又自我安慰地想道。

特尔等着钱姆科兄弟自杀的消息。两天以后的一个晚上,那个傻乎乎的瑞典学员又来跟特尔练习对话,特尔从他嘴里得到了不少消息。

“你知道曾在圆顶房子里工作的两名塞库洛人吧。”拉兹隔着栅栏和笼子对特尔说:“他俩被关在宿舍区的一所牢房里,今天下午,他们俩用链子在大梁上上吊死了。那么多看守都没看住他俩,他们俩把链子砸开了,奇怪的是,砸开了链子,他们却不逃跑,偏偏要上吊。”

“不!”特尔装着毫不知道的样子说:“可怜的人,我一点都不知道。他俩一定是被那只动物打伤得太重了,那天我在这儿看见乔尼不停地用枪向他俩射击。塞库洛人受伤太重,不能恢复的话,就很有可能自杀。”特尔满口胡言,使劲克制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看守和警卫班长已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很有可能被遣送回苏格兰,他们都是阿盖尔族。”

特尔牙齿咬得“咔嚓”一声。拉兹也觉得很有同感,但他很及时地拉回了话题:“有一个人很想见你,他是委员会成员之一,是一位很有影响的人物,他现在就站在柱子旁的阴影里。你能看见他吗?”

特尔调换了一下位置,看到了阴影中的布朗.利穆普。他问道“委员会成员代表着什么?”

这真是拉兹锻炼塞库洛语的机会。拉兹大厌其烦地为特尔介绍了目前人类世界的整套的政治背景。特尔表示很高兴通过拉兹跟这样一位重要官员谈话,同时也为拉兹提供练习塞库洛语的机会。

就这样布朗.利穆普与特尔进行了长谈,由拉兹在中间做翻译。

特尔向这位政治这传授了许多“有用的,实际的”知识。他说塞库洛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热衷于商业活动,在地球上仅仅从事采矿业。他们是一千多年前,在一场大灾难后移到地球上来的。至于那场灾难的起因,他一点也不知道,或许只是一场严重的自然灾害。他们矿业公司来到地球上后开始拯救所有的人类,但人类却误解了他们的意图,纷纷躲入了深山,避开了他们的救援组织。到现在,他们公司已越来越穷困,负担不起营救人类的财务费用。

“说到乔尼,还不知道他叫这个名字,我只管他叫动物;他是个鲁莽轻率的人,也够粗野的。我,特尔,曾像朋友那样待他,现在却被他关在笼子里--甚至不经过审问。当然啦,我自己自愿呆在这里,赎回自己从前所犯的罪。那个动物,叫什么来着?泰勒?好吧,就是泰勒,他脾气真够暴躁的,看看他对我那两位塞库洛朋友做了什么,就在一两天前他把钱姆科兄弟打成重伤,逼得他俩自杀了。”

是的,塞库洛确实是热爱和平的民族,诚实,善良,宽厚待人,忠诚可信。他,特尔本人就是塞库洛人的典范,他终生都不会背叛信赖他的人。

结束谈话后,拉兹和布朗.利穆普离开了。拉兹很兴奋,他觉得自已的塞库洛语有了很大提高。布朗.利穆普则表现出意犹未尽的留恋,他以后肯定会与特尔再次倾谈。而特尔则沾沾自喜,庆幸着看到了离开地球重返塞库洛的希望。他的计划顺利地向前推进,他梦想着那家园中金光闪闪的金子,盼望着早日将地球炸得无影无踪。到那时候,他一定要将乔尼带走办禁起来,在塞库洛有空气牢房,他可以使用任何一套审问系统来折磨乔尼,让他备感痉。不过乔尼是个危险人物,要不再带上一个其他人,一个了解全盘计划和防御设施的人。这个傻头傻脑的瑞典赏和那个自以为是的自私的政客实在是毫无价值,到时就让他们和地球一起毁灭吧。

               3

“我,”乔尼说,要到非洲去一趟。

麦克肯瑞科医生正约索尔医治胳臂,听了这话,吃了一惊,抬头望着乔尼。

索尔的胳膊需要剖开再重新固定,假如索尔伤势痊愈了,那么医院里就会只剩下乔尼一人了。埃伦医生已经回到了苏格兰,麦克肯瑞科医生也正打算回去。

麦克肯瑞科医生问了一句:“需要我随行吗?”

“是的,”乔尼说,“你是骨科医生,但大家都知道你还擅长神经科。”

麦克肯瑞科医生望着面前拄拐站立的乔尼,心里止不驻地喜欢,他大喜欢乔尼了。他在苏格兰的医务工作让一位年轻医生来做足以胜任,何不跟乔尼走一趟算作给自己放假呢?但去的地方是非洲……

索尔活动着自己的胳臂,看上去他对治疗很满意。麦克肯瑞科医生向他交待了应该做些什么样的练习保护肌肉。

乔尼摆摆手,麦克肯瑞科医生跟他走进一间乔尼用作办公室的病房。原来的手术台上摆满了书、图书和照片。

“我需要找到一些活的和死的塞库洛人。”乔尼说。

索尔正站在门廊里,笑着说:“要死的,很容易,围场里就有上千具塞库洛人尸体。”

“遗憾的是,那些死尸都被倒入了很深的矿井里,里面很暗,很危险,没办法再弄出来。我为了找一具塞库洛尸体已花了一星期时间了,就是没找到。”

“钱姆科兄弟不是刚刚吊死吗?”麦克肯瑞科提示道。

“委员会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已把钱姆科的尸体焚化了。”

“这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麦克肯瑞科医生有点迷惑。

“你不觉得奇怪吗?星际矿业公司总是把尸首运回老家,从不让他们成员的尸体遗落在这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