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十八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比蒂.麦克洛德,扛着一挺和他自己一般高的机关枪,跟在乔尼的后边,来到了布利岗提的营地总部。

乔尼两次把他送回去,他都坚持跟了回来。比蒂承认这地方是危险,难道一名侍从不应该带着武器保护自己的骑士,到达危险的环境吗?

在这块密林深处的林间空地上,散居了约二千五百到三千人。

比蒂和乔尼他们是开着那架巨型战斗机飞到这儿来的,将那些布利岗提俘虏全载来了--整个飞机被他们弄得恶臭难闻,他们已被搜去了全部的武器。飞机降落在一块地势较高的开阔地方,把俘虏押下来之后,罗伯特巡视了整个地带,布置好了防御措施,并且找好了撤退路线,这是他作为战争部长的好习惯。

比蒂趁这机会劝说乔尼换了身干衣服,其他的俄国士兵们也都没闲着,见到下着这么大的雨,他们砍了些大树叶子护在身上,既是伪装,又可遮雨。

坑坑点点的水洼布满了这块聚集着人的林间空地。地上有一批黑色的树桩,一定是有人伐了好多树点过火留下的。

比蒂透过雨幕看着周围的景象,他读过许多书,也非常喜欢古老的传奇故事,但他从未想到过还有眼前他正看到的这种情景,这些布利岗提简直不是人!

他们中没有老人,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孩子,全都穿得非常破烂,带着不健康的样子--肚子凸出来,结满了痂,脏乎乎的,看着叫人极不舒服,难道就没有人给这些孩子做饭吃,给他们清洗吗?

见到的男人个个丑陋无比,脸上满是污垢,混合了各种颜色,衣服是一种可笑的制服,没有什么风格,斑斑点点,污秽不堪。

他们说一种奇怪的英语,好像口中含着麦片粥一样。比蒂想,自己虽然英语说得不如罗伯特和乔尼一样标准流畅,但至少可以让别人听懂,而且他还忙着教伊万上校,使伊万上校的英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可是这些布利岗提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脏嘴里吐出的话别人是否能听懂。

想着想着,比蒂差点撞到了乔尼身上。乔尼正在跟一名布利岗提人说着什么,那位布利岗提人向西一指,用塞库洛语回答了乔尼用塞库洛语进行的提问。原来,乔尼并非想打听什么,只是想知道布利岗提人是否说塞库洛语。真是聪明!

这是在往哪儿走?是朝着一个大房子走过去,那是一所单坡屋顶的房子,上面插着一面类似豹子皮的旗子。比蒂看出来他们一直在跟着那几名俘虏,大概是押着他们去找他们的总司令吧。

这个地方的人真是可怕。他们随处停下来大小便,真不知羞。那边,一个年轻人将一位姑娘掀倒在地,接着就……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私通!

比蒂转过头,努力想把这些污秽的景象从自己脑中赶出去。就在他转过头去的方向,又一幕情景更使他恶心:一个男人正按着一个孩子鸡姦。

比蒂觉得很不舒服,紧紧地跟着乔尼的脚后跟走着,一边恨恨地想,布利岗提人不是人,连禽兽都不如,太坏了!

比蒂跟着乔尼走进了那所房子。房子里真是恶臭难闻!有个人正坐在一棵树桩上,他胖得可怕,皮肤是麦克肯瑞科医生所说的那种得了疟疾的病态黄,身上的各种皱褶里都塞满了污垢,戴着一顶皮制的帽子,帽子上别着什么东西,不知是妇女用的饰针?还是一种石头--抑或一枚钻石?

他们抓到的那名上尉,阿夫,站在胖男人面前,一只手捶打着胸脯,向胖男人汇报。他管那胖男人叫什么?史尼斯将军?那胖将军正大吞大嚼着什么,好像是什么羊蹄猪腿一类的。

最后,那胖将军说话了,“这么说,你没取回交换物,没取回那些硫磺?”

“没有。”阿夫回答道,然后又试图现复述一遍经过。

“你把那些人都带回来了吗?”将军又问。

什么人?比蒂想,啊,那胖将军是指那些人的尸体。

阿夫上尉感到害怕,直了直身子。胖将军将他大嚼的那东西砸过去,正砸在阿夫的脸上!“你这混蛋,往后吃什么!”胖将军高声嚷道。

吃?人?尸体?吃?天啊,他们居然食同类的尸体?

比蒂往地上看看,那被胖将军砸出的东西是人的一条手臂!

比蒂迅速跑开了,跑到房子后面,他觉得胃里翻绞,极不舒服。

乔尼一会儿跟了出来,搂着比蒂的肩膀,用手帕给他擦了擦嘴,然后找了名俄国士兵,要把比蒂送回到战斗机上,比蒂坚决不愿意,乔尼只好让他继续跟着。

乔尼往树林边的小房子望着,显得很兴趣,比蒂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了一架非常陈旧的机器,好像这对乔尼意味着什么。

要找什么呢?比蒂想。雨还在下着,他们在雨中奔走,枪很重,而且变得越来越重。是在寻找协调人,比蒂想明白了。

他们在另一间小房子里找到了两名苏格兰协调人……那不是印沃内斯来的麦克肯德斯吗?比蒂认出了其中一个。他们俩坐着,脸色有些苍白,尽管穿着雨披,全身也已湿透,头上戴的帽子已经不成样子了。

乔尼问他们是怎样到达这里的,他们指指地上的一堆缆绳,说是被飞机投落下来的。

乔尼让他们跟着一起离开,他们不愿意,说委员会命令将这些布利岗提人运送到美洲的营地。

经过一番争论,乔尼说服了他们,让他们先跟着回飞机上取些食物和武器。接着他们和乔尼等一起穿过这帮散乱的人群,回到防御地带,上了飞机。

罗伯特将两名协调人安排坐在一个大凹背座位上。

“就你们俩吗?没有另外的人?”罗伯特很想知道。

“还有一个,名叫埃利森,”麦克肯德斯说,“但是两天前,他掉到河里,被一只野兽抓去了。”

“你们亲眼见到了吗?”罗伯特问。

“不,不是亲眼见到的,是将军告诉他们的,将军说这儿有很多河,河里有许多带鳞的野兽。”

乔尼说话了:“埃利森是不是会说塞库洛语?”

“他曾经受过飞行训练,”麦克肯德斯说,“统一联盟有时需要自己的飞行员,我猜想他会说塞库洛语。”

“是的,他会。”另一个苏格兰协调人说,“他因为会说塞库洛语,所以被选出来送到这里。委员会突然下命令,让把这儿的布利岗提人运送出去,可是人手不够,就临时抽调了一些人。”

罗伯特说:“你们听到他在这儿跟这些恶棍用塞库洛讲过话吗?”

两名协调人认真地想了想。雨扔下着,敲打着战斗机的顶部,天气异常地闷热。

“想起来了,”麦克肯德斯说,“我听他跟这儿的一名军官聊过天,那名军官称赞他的塞库洛语讲得好。他们聊了好一会儿,--”

“我们就想知道这些。”罗伯特说,眼含深意地看着乔尼。“审讯!他们抓走他是为了严刑审讯!”

乔尼点了点头。

罗伯特抽出一样东西,比蒂以前没见过,那是一顶帽子,上面有斑斑点点的血迹。罗伯特递给两位协调人。

协调人在帽子上看到丝线绣的缩写字母,没错,这帽子是埃利森的,罗伯特从哪儿发现的?

罗伯特的话使他们吃惊,比蒂更是受到震动,布利岗提人将埃利森卖给了塞库洛人!塞库洛人买他就是为了严刑审讯,上帝保佑埃利森。卖了埃利森?把人卖给怪物?比蒂和那名协调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布利岗提要这样做。

问题严重了,罗伯特命令两名协调人必须跟他们留在一起,协调人仍然强调自己的责任要把人送出去,要执行委员会的命令!罗伯特发怒了,他大吼说自己是苏格兰战时总司令,不能让他俩留在这危险的环境里。两名协调人试图离开,乔尼和罗伯特只好用比蒂急切间找到的绳子将他俩捆起来,放在机舱后部军需品的货箱上。

他们离开了防御带起飞了。一名飞行员请求从空中向这群布利岗提人扫射,比蒂听到这一点不吃惊,可是罗伯特说不,如果扫射,布利岗提人可以躲到树下去;他们现在还没法对付布利岗提人,何况又有别的事要做,但血债总要血来还,总有一天会跟这群野兽算账。大家都对埃利森的处境感到忐忑不安,焦虑得很。

飞机向营地方向飞回,路上,比蒂又想到了那帮布利岗提,他附在乔尼耳边问:“乔尼,那儿天天下大雨,他们怎么就能脏成那样?”

                2

巨型战斗机晚上飞回到了支矿区营地,营地仍然没有人,雨还在下着,远处时隐时现地传来几声动物的叫声。

他们走时停在机库的平板卡车以及装备好的飞行平台车和迫击炮都原样未动。另一辆派去尾随护送队的卡车还没有撤回,看来它仍然跟踪着护送队。

乔尼又整个地环顾了一下这荒凉的营地,灯都在亮着,远处矿里的气泵仍在抽动着,如果没有什么外力阻止,那气泵和类似的机器将一直响下去。

那台打印机还工作着,将刚刚接收到的有关交通信息输出来。“麦克伊沃。你能多装些燃料到莫斯科吗?”“伊萨克,请到这儿来,请听好,伊萨克,是否有货机停留在格罗尼矿区?能否载客?早晨以前通知我。我们急需一架客机。”“伦迪,我们取消了你的西藏之行,请你和你的副驾驶把飞机开回来。”大部分信息都是飞行员所使用的塞库洛语的。

乔尼猛然间意识到,这些信息确实是为袭击者提供了情报,指引着袭击者去攻打最繁忙最紧要的区域,这些信息里提供的飞机及其路线很可以成为那批马克32号射击的目标。

假如护送队突围出去了,塞库洛进行一场大反攻,他们很可能会重新占领地球。

乔尼想到这里不寒而栗,考虑着要不要将无线电通讯中断七十二小时。转念又想,反正已经这样了,相同的信息肯定也已人维多利亚湖矿区的打印机里打印出来;他在这儿发送的任何命令都有可能被护送队获悉,反倒使他们更加警惕。那么,只好等着把护送队打个一败涂地了,必须得打赢他们,乔尼想。

乔尼走回到空荡荡的,有脚步回音的房子里。乔尼观察到,塞库洛人把所有能带走的武器设备全带走了,没有剩下一枝枪或便携式武器给布利岗提人。唯一幸运的是他们匆忙之中忽略了那批迫击炮。

平板卡车已开出了机库,在黑暗中等候着。乔尼出来把营地的门关上了,他不想让什么豹子、大象和蛇进到里面去。

乔尼回到战斗机上,迅速把将要发生的事在头脑中预演了一遍。他告诉士兵们尽可能地低飞,贴着地飞,向东飞到埋伏点后面。乔尼希望这架飞机不被护送队的视屏发现,等到了山脊,沿着那条路……趁护送队完全进入山谷的时候,从侧面向他们开火。假如护送队掉过头去,向后退怎么办?那他就带着迫击炮利用飞行平台向他们炮击,阻住他们后退的去路。

什么?罗伯特不相信地反驳道,一架迫击炮来对付几辆坦克?那是不可能的。护送队一旦撤回了密林,就很难再把他们抓出来。你说用这架飞机帮着阻截?好,这还比较妥当,这毕竟是架战斗机。

“尽量把塞库洛人的坦克和卡车打翻而不要炸毁它们,”乔尼说,“别用辐射子弹,用普通枪弹就可以,我们的目的不是为杀人来的。等他们在山谷里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前面的埋伏点把守住出路,我从后面堵住他们的退路,其余的人沿着山脊从侧翼盯牢他们。这架战斗机负责防止他们向森林里溃逃。明白了吗?”

原有的那名俄国协调人随伊万上校走了,现有的协调人不太懂俄语,费了半天劲也没解释清楚,只好对乔尼说:“等我碰到那名俄国协调人时,一定让他向士兵们说清楚……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到时候我会转达给他们的。”

“一定记住,”乔尼说,“埃利森说不定被押在护送队的队伍里,注意一下,千万别向他射击。”

“好的好的。”协调人答应着,等他们追上了伊万上校,一定让伊万上校给士兵们讲清楚。

“希望一切顺利,这将是一场多么惊人的了不起的战斗啊!但愿我们能幸运。”罗伯特说道。

乔尼说:“可别忘了塞库洛人数远远超过我们。”

罗伯特说:“他们有一百多人,我们只有五十人。”

“也就是说,敌我双方的人数比例是1.5:1。”乔尼又接过去说。

有几个英语程度稍好的俄国士兵把这段对话解释给其他的士兵们,他们听了都笑起来,原被雨淋得沮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