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二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特尔做事总是讲究效率,现在他脑海里已涌现出一些伟大的计划。

在居驻地外面,古神州人有个动物园。尽管古神州人已从这儿消失很久了,但笼子却依然还在。

特尔“砰”的一声把刚抓来的动物关进笼子。这东西仍处于半昏迷状态,但很可能会慢慢缓过神来。特尔看它躺在地上,又看了看四周,必须采取必要的谨慎措施,确保万无一失。

特尔把几个袋子扔进笼子里,袋子里有他用过的一根长皮条。

他认为把这家伙捆起来比较明智。于是他把皮条套在它的脖子上,简单打了个结,另一头栓在铁栏上。

他退后两步,又检查了一遍,认为没问题了,便走出来,关上笼子门。他得弄把好锁来锁门,但现在之后这样了。

特尔觉得自己干得还不错,于是便把车开进车库,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有一些公文,都是表格类的东西,没有什么急件。特尔处理完公务之后,向后一靠,便神想起来:

这地方太无聊。啊,这下好了,他的计划开始进行了,他很快就会摆脱这无聊之地回家去了。

他决定出去看看那个人怎样了。他拿起呼吸面罩,放进去一个新的能量盒,然后穿过几个办公室走了出去。最近办公桌前的位子都空着,只有三个塞库洛打字秘书,她们没注意他。

出了院子,他来到笼子门前,他站住了,两眼冒火。

那东西爬上门要逃!

他大吼一声走过去,抓起它扔回原处。

那东西解开了他打的结。

特尔瞪着它,显然那东西很怕他,能不怕吗!那东西刚到他腰带扣,且大约仅有他体重的十分之一。

特尔重新把皮带套在它脖子上。作为一名矿业公司的职工,捆绑、打结是家常便饭,特尔打结很在行。这回他系了个双扣,把它栓得牢牢的,它休想逃跑!

特尔欣慰地走到车库,拿起水管开始冲洗马克2号。边干边想些各种计划和办法。这一切的实施全靠外面人这种东西了。

突然他有一种预感,他走出车库向笼子里看,那东西正站在门内!

特尔发怒地闯进去,把它带回原处,盯着绳子看,着家伙把他打的双扣也解开了。

特尔用大爪子麻利地把绳子绕在它的脖子上,牢牢地打了个结,这种结是用来固定起吊货物的,很结实。

那东西看着他,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好象还会讲话。

特尔走出笼子,锁好门,一会儿就看不见了。他这个保安总长不是白当的,此时他正躲在一建筑物后面,凭借有利地势,调节面罩上的望远镜,对那东西进行观察。

那东西一眨眼功夫就把这复杂的结给解开了!

它还没来得及到门口,特尔就踏着隆隆的脚步走了过去。特尔进去抓起它,把它放回离门较远的地方。

他把绳子一圈一圈绕在它的脖子上,然后系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双扣,这种扣只有在船上十分老练的吊运工才能解开。

他又走到看不见的远处。

那东西再次以为无人注意它时会干什么呢?

它从随身携带的小袋里拿出一件发亮的东西割断了绳子!

特尔脚步隆隆,走到车库,在废旧船缆和破烂堆里扒来扒去,翻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一根柔韧的绳索,一支焊枪,一根焊条和一根短的金属条。

他回来时,那东西又爬上了门,试图越过30英尺的铁栏。

特尔这回来了个彻底的。他把那根金属变了个圈,套在那东西的脖子上,用灼热的焊枪焊住。绳索的一头焊在金属圈上,另一头焊成个环,钩在30英尺高的铁栏上。

他后退两步,站在那儿看着那东西痛得龇牙咧嘴,尽力不让金属圈碰着脖子,因为金属圈还很热。

这下它该老实了,特尔自言自语。

但这还不算完。他回到办公室的贮藏室里,取出两个微型摄象机,调试了一下,把波长对准他办公室的观察仪。

然后他回到笼子里,把一个摄象机高高地固定在铁栏上,头冲下。

把另一个固定在远处,以便观察笼子外面的情况。

那东西指着嘴,发出声音,谁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特尔这才松了口气。

那天晚上,他沾沾自喜地坐在职工俱乐部里,对周围的事一概不睬,自斟自饮,自鸣得意。

            2

乔尼·泰勒沮丧地望着院子对面自己的包裹发呆。

烈日炎炎。

灼伤的脖子被金属圈磨得钻心痛。

他嗓子冒火,口渴得要命,肚子也觉得饿了。

就在门边的包里,有一个盛水的猪皮囊和一些煮好的肉,如果没有馊的话,可以充饥,并且还有些兽皮可遮荫。

笼子中间有一个几英尺深的大石盆,石盆边上有台阶,盆底则有很多沙子。是坟墓还是用来烤肉的?不像是烤肉用的,因为没有任何烧焦木柴或灰烬。

如此看来是真的有魔鬼。他站在魔鬼面前,脸刚好到它腰带扣上方。这是腰带扣吗?没错,这东西闪闪发亮把腰带拴住。突然,乔尼开始明白魔鬼躶露在外面的不是它本身的皮,而是一种溜光、发亮、紫色的物质。这不是它自己的皮,而像是用一种兽皮裁剪做成的衣服:裤子、上衣、衣领。它穿着衣服。

衣领上有些装饰物,腰带扣上带有某种图案,他一下子就把图案记在心里。在图案中,地面上座落着一些小的正方形建筑,一些圆筒垂直竖立在上面,圆筒里似乎正在冒出一团团烟雾,烟雾缭绕在整幅图的上方。这种烟雾图案使他想起什么,但他又饥、又渴、又热,没有再细想下去。

他脚下的地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开始有节奏地震颤。他知道谁来了。

魔鬼来到门口,手里拿着东西。它走进笼子,在他前面赫然耸现。

它把一团软乎乎、粘乎乎的棒状物往脏地上一扔,然后站在那里。

乔尼看了看地上的棒状物,不像他见过的任何东西。

魔鬼打着手势,指指棒状物,又指指他的脸。魔鬼见他还不明白,就一边拿起一根棒子朝乔尼嘴里塞,一边吼叫着说着什么。是下命令。

乔尼接过棒子,这想必是食物吧。

他放在嘴里慢慢咬了一点,然后咽下去。可紧接着,他便感到十分难受,好象整个胃都要从口中冲出来,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四肢开始*挛。

他开始呕吐,可口干得吐不出多少唾液。他想全部清除掉这玩意,一点不剩,清除掉嘴里的每一点酸味。

魔鬼只是后退了几步,站在一旁傻愣愣地看着他。

“水,”乔尼竭力控制颤抖的四肢和声音恳求说,“请给点水。”

只要能冲掉这可怕的玩意,任何东西都行。

他指着嘴说:“水。”

魔鬼仍站在那儿,脸盘上的一双眼眯成一条缝,闪着可怕的火光。

乔尼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软弱、乞求是错误的,人要有自尊心,他神情镇定了。

魔鬼弯下腰检查了一下金属圈和绳索,转身出去,“咣啷”一声把门关上,又用几根铁丝把门牢牢缠住,这才离开。

暮色降临,时间过得越来越慢。

乔尼看着门边的包裹想,还真不如把它们放在峰巅上!

痛苦在折磨着他,他想“风驰”或是伤得很重,或是已经死去。

再过几天,或许他自己也会渴死或饿死。

天边泛出黎明的曙光。

接着他一惊,他意识到克瑞茜向他许下的诺言必会致她于死地,他垮了下来。

笼子角上那个发亮的小眼睛在一眨不眨地盯着下方。

            3

第二天,特尔在废弃的古代神州人居住过的地区探查。

这活可不好干。离开塞库洛矿区基地舒适的密封加压圆顶舱,他得戴气体呼吸面罩,因为神州人是呼吸空气的。虽然这些房屋一直封闭着,但仍留下了几百年来风吹雨打的痕迹。

一排排的书架上摆满了书,一行行的公文柜里堆满了记录。破旧不堪的书桌东倒西歪。本来就不结实,现在都垮了。抽屉里塞满了破烂物。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白色灰尘,幸好他用不着呼吸这玩意。

特尔正在找一本关于人类饮食习惯的手册。他相信这些勤快的神州人肯定研究过这个问题。

他那大爪子扒来扒去,打开好几百本书翻看索引。他坐下把爪子伸进抽屉里翻腾,想从这些杂乱无章的办公室和抽屉里获得有价值的东西。想法固然美好,但他却没能找到一本书或者记录是关于人的饮食的。他倒发现熊吃什么,山羊吃什么,甚至还发现了一篇关于一种叫“鲸”的动物饮食的学术论文。而极为可笑的是论文最后说这种动物完全灭绝了。纯粹是浪费钱。

特尔站在这块地方的中间,感到很厌恶。难怪公司撤消了地球上的文化与民族部。可以想象到处马达轰鸣,炉火吞噬着燃料,整个书制造厂像一个大铲土机吐着蒸汽,制造的都是白白浪费视力的东西……

可是并非一无所获。他从抓在手中的陈旧发黄的地图上获知在这个星球上还有其他一些人群幸存。至少在几百年前还有人存在。

实际上,有几十人在一个神州人称之为“阿尔卑斯山脉”的地方居住。大约有15人住在北部冰带,神州人称之为“北极”和“加拿大”。还有些无法估计其数的人住在一个叫“苏格兰”的地方。另外在名叫“斯堪得纳维亚”和“科罗拉多”的地方也住着一些人。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神州人对这个中心矿区的叫法。“科罗拉多”,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地图,嘴里嘀咕着,“落基山脉”,“帕克山峰”,还有一些有趣的中国名字。神州人总是以努力、严肃的塞库洛方式干工作,忠于自己的矿。不过他们的想象力却挺滑稽。

尽管就他的计划来说,知道周围还有更多的人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可他仍未取得任何进展。

他该依靠他首先应该依靠的工作——保安工作。他该让那些保安技术发挥作用。

他走出去,带上门,盯着周围这个怪异的非塞库洛世界。在矿区基地后面的高山上有古老的神州办公室,工房和动物园。那儿地势较高。这些骄傲的杂种,从那儿他们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不但能看见货运集散地,还能看见矿石转运站,那儿看上去并不太忙。他希望基地办公室不要命令他做太多的调查。

蓝蓝的天,黄灿灿的太阳,碧绿的树木。鼓足了空气的风在向他吹着。

他憎恨这个地方。

一想到要呆在这儿,他便恨得牙根痛。

可是,在一个奇异的世界里,除了奇异的东西外,你还希望看见些什么呢?

他完成了交给他调查一台失踪拖拉机的任务,然后开始用他那实践证明是可取的保安技术来对付他抓来的那个人。

那是他逃离地狱的唯一出路。

            4

乔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魔鬼。

他又饥又渴,感觉像在茫茫的大海上漂泊。

那东西走进笼子,脚步撼动大地。它站在一边看了他一会儿,琥珀色眼睛微微闪烁。然后在笼子里踱来踱去。

此时,它正在检查铁栏,把它来回晃了晃,显然是在检验它们是否牢固。认为满意后,它又踏着隆隆的步子围着周边查看脏土。

它站住看了一会儿它硬要乔尼吃的棒,那些东西有股难闻刺鼻的臭味。魔鬼数了数这些棒,啊哈!魔鬼还会数数。

魔鬼又检查了一遍金属圈和绳索。然后它作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它把拴在铁栏顶上的绳索解开了。乔尼屏住呼吸,激动地想,或许他能够着包了。

可魔鬼又把绳索钩在了一个近一点的铁栏上,它漫不经心地把一个环状物套在这个铁栏上,然后出了门。

它在门口停了一会儿,重新用那几根铁丝把门缠牢。它似乎没注意到在它转身时,一根铁丝弹开了。

魔鬼脚步隆隆地走向大院,消失了。

乔尼又饥又渴,感到头晕目眩。他不敢抱有希望,可希望来了。

绳索不那么紧,可以移动了,门也许缠得不够牢,能弄开它。

他迅速把绳索绕在自己身上,免得碍事,把绳头掖进腰带。

他扑向自己的包。

他的手哆嗦着扯开包,他的一线希望破灭了。可能由于先前的碰撞,水囊破裂了,湿乎乎的一片。包在兽皮里的猪肉在热烘烘的太阳下变了质,他很清楚不能吃了。

他看了看门,他要试一试。

乔尼从包里一把抓起夺命棍和绳子,从腰包里找出打火石,爬到门边。解开了拴门的铁丝。

他推开门,走出笼子。

一眨眼他穿过灌木丛和溪谷向西北疾跑。

他猫着腰,利用每一个掩体挡住大院的视线,不过他跑得还是很快。他跑出两里,再停下来听听,仍没有任何动静,他心头又燃烧着希望的火焰。

他看见了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