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二十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他们的难题是怎样全面地监控这间办公室。他们在房子里安装窃听器,但必须保证窃听器不被发现。对手特尔虽有点疯狂,但毕竟是采矿学校培养出来的最具才干的保安总长之一。

假如乔尼等人能把这件事做得很圆满,他们就能够把远距传物的全套技术及其数学理论录制下来。那样的话,他们就可能通过摄影录音器得知塞库洛星所发生的事情,就可以探寻其他种族和行踪和意图,就要以与其他星系取得联系,并可以在地球上保卫他们自己。

特尔必须得从画草图开始设计并制作出运输机控制仪,原有的在旧平台附近的那台已全部报废,被炸得不成样子了。

乔尼他们需要一种装置,能够从特尔的肩上录下他翻开的每部书,他记下的每个数字。给他办公室的工作间里要装上一种仪器,能够录下特尔拿起的每一个电阻器,放入的每一根电线。

特尔每天工作前或结束后,肯定会用探测器检查这儿的每一个角落,而且会检查得非常非常仔细。

如果特尔稍微有所察觉有人在监视他,他就不会开始工作。如果他认为技术被外族人窥探到了,他就会自杀。特尔的脑袋里毋庸置疑有一种装置,同他们在塞库洛尸体里发现的那一种一样。

安格斯终于明白了乔尼一直让特尔活下去的用意,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战斗机把这些地方炸成一团糟。这事情很玄妙,成功的机会很小,但也不得不这样做。他们冒着多大的风险啊!乔尼把生命作赌注押了上去但回报也是可观的,塞库洛远距传物技术!整个地球就靠它了。

橱子终于被打开了,里面盛满了一名保安总长所需的各种装置和用具,还有特尔认为非常重要的图纸与记录文件。

乔尼搜寻着有关远距传物及其数学理论的超机密文件,但没发现任何与之有关的东西,倒是发现了另一件有趣的东西。

那是一件各种矿物在地球上的贮量的记录。公司早在几百年前就勘探了地球上各种矿物的贮量,后来就没再进行过勘探。但特尔自己却做了新的勘探。

乔尼禁不住微笑起来,地球上还有十六条黄金矿脉,都与开采过的那条一样贮量丰富!在安第斯山和喜马拉雅山--这两处离得太远,而且在这两处开采会太引人注目,所以特尔还没有着手进行。啊,天!其他的矿脉还含有丰富的铀矿。

关于地球现存矿物资源的记录很厚,几百年来,每一个保安总长都详细地记录下无线遥控飞机的勘探发现,说是为了安全才进行巡视,实则是为了探矿。

公司使用“半岩心”法可以勘探到熔化的岩心层,甚至可以不穿透地壳就勘探到地壳的最下层。他们采足了自己所需的矿物后,就把剩余的贮量作为财产保持下去。

特尔暗中把公司的贮量勘探记录挪开了,他有自己的目的。

乔尼迅速地把记录的每一页内容录下来,他虽然不是为这而来,但他们确实需要这些文件,这些文件能够告诉他们这个星球上还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还远远没有被开采一空。

安格斯刚刚发现了他们所要寻找的--特尔的窃听器探测器。那是个长方形的盒子,有根天线从盒子里探出,顶端是一个圆盘状的小东西。盒子上有开关,有各种调节频率、光束、蜂音器的按钮。

他们选择了从前车克所用的接待室,在那里开始了工作。房间很大,乔尼在一张桌子上捣鼓着窃听器探测器;安格斯和科尔则用金属板搭起一个工作台,把它跟地板焊在一起,然后又韧炼了焊点,使工作台牢固得不能被挪动。他俩又弄来一个凳子,摆在工作台前。弄好这些,基本的布局就算完成了,乔尼把他的那一摊挪到工作台上来。

乔尼已经有了些进展,他使用了遥控器里常用的微型窃听器发报机,把它们装在探测器的键钮里,只要探测器一打开,遥控继电器就会把脉冲信号中转发出。遥控继电器小得必须使用显微镜才能看见,是用分子喷布器把它们喷布在键钮里的,难就难在必须把它们喷在需要的地方,而且必须在显微镜下操作,肉眼是看不见的。

乔尼在探测器的远处放上一个示波器,然后调动探测器的各个键钮,观察示波器的反应,还好,效果不错。

下一步就更难了,需要采用飞机视屏显像管上的可变光缆簧片,把它们安装到探测器里边。这些簧片非常微小,它们是同轴心的,能够从开度很大到完全闭合,可自动调节受光量。

乔尼先把簧片分开,把它们喷布到探测器上,再喷布上铅,然后把它们组装在一起,让它们不仅能够工作,而且能够开合自如地保持良好状况。

他们找到些收缩环装在这些铅包的簧片周围,再用微型窃听器装在收缩环里面,激发它们活动。

他们共作出一十五个,都进行了全面的测试。探测器一打开,簧片就闭合。探测器一关闭,簧片就张开。也就是说,探测器一旦打开,铅包的可变光缆片就闭合起来,这样就等于在窃听器外布上了一层铅,窃听器不再工作,不能再探测或是“看到”、“听到”任何信息。探测器一旦关闭,那层铅就从窃听器外消失了,窃听器就又恢复了“看”和“听”的功能。

迄今为目,进展顺利。他们到各个贮藏室巡查了一圈,拉兹又出现了,他们告诉拉兹正在寻找纺缍形缓冲器--实际上他们寻找的是营地里所有能找到的窃听器探测器以及能够制作窃听器探测器的元件。他们把找到的器件全放在一个盒子里,把盒子放到车上准备运出去。

现在他们已制作出了一个运转政党但尽做无用功的窃听器探测器和十五个可被用来遮盖窃听器的可变光缆簧片组。

拉兹又过来了,说他们工作毫无声息,是不是在怠工;科尔把他赶走,然后摸出一个磁盘播放起来,里面立刻传出了锤击、钻眼、敲敲打打的声音。

他们清理好一切,把研制出的新产品隐藏好。这时他们才意识到这一天真漫长啊。他们一直都还没吃东西。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但是眼下他们该休息了。

乔尼和安格斯不想回到飞行学院,怕遇到太多的飞行学员,他俩决定在查尔以前的房间里住一夜。科尔回学院去给他俩弄些吃的,再捎些工作服过来。

丹那迪恩应该已经抵达飞行学院了,乔尼用车克的打字机打了个便条,让科尔去送给他。

字条的内容如下:

一切顺利。三天后将营地牢房里的三十三塞库洛运往指定的康恩沃。谎报海上失事,暗中把他们送到医生处。必须在三天后进行。你不会有困难。这些塞库洛自己闹着要离开。把这张字条吞掉。

科尔接过字条,急匆匆地走了。

乔尼和安格斯舒展一下躯体,觉得一天的工作进展还算顺利,都觉得很满意。

                 2

乔尼躺在查尔二十英尺长的床上,听着空旷的营地里传来的点点回音,神经有点紧张,他焦急地等待着科尔返回。天已经很晚了,不知道科尔因为什么耽误了。为了消磨时间,乔尼拿起本书看起来。

他正在读“为结束矿物匮乏而进行的第一次星际大战”一章时,科尔回来了。

科尔显得很严肃,即使是隔着面罩也能看出来。“丹那迪恩被捕了。”他说。

科尔说,丹那迪恩驾驶着战斗机,傍晚时到达飞行学院,他先去安排食宿,在走出大厅的时候,两名穿猴皮衣挎子弹袋的人从阴影里蹿出来,说他被捕了,把他带走了。远处还埋伏了一小队那样的人。

他们把丹那迪恩押上一辆陆地车。拉兹开车,把他送到了那个国会大厦,就是古城里圆顶被粉刷一新的那幢大楼。他们把他送进法院,第一星球长立即给罗列了一大堆罪名。如扰乱委员会工作计划,挑起战争等等;可是后来,第一星球长仔细看了看他,说:“你不是泰勒!”第一星球长把卫队长叫来又询问了一番。然后他让丹那迪恩发誓不挑起苏格兰与他族的战争,就把丹那迪恩又放出来了。

丹那迪恩回到飞行学院之后,我把字条交给了他。他现在很好,让我提醒提醒你。

“这就是说,”科尔总结性地说,“他们认为是你回来了,他们一定是到处派了眼线,他们要抓的是你!我们得抓紧干活,小心点,越早干完越好,我们要尽快把你弄出这块危险的地方。”

乔尼和安格斯吃了些科尔带来的食物,然后睡了四个小时。科尔也回到他自己从前的老房间,戴着面罩睡了一会儿。

天亮之前,他们又开始了,而且加快了速度。科尔放上了另一张唱盘,播放着捶捶打打,敲敲碰碰的音乐。他们所进行的工作跟那声音可真是太不协调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眼睛”--图像发射器安装到不会被看到或探测到的地方。

他们在铅色玻璃房顶上的合适位置凿了许多“子弹孔”。房顶最高的部位玻璃颜色最深,阅读器就得安在那儿了。

“子弹孔”周围必须造出些星状纹,那些头发丝样的裂纹能使它们看起来像是子弹从外部射进来。他们不仅在特尔的办公室房顶上制造出一些子弹孔,还在其他房间的房顶上也造了一些出来,这样就不显得特尔的办公室特殊了,特尔也就不容易起疑心了。

他们把阅读器和发射机放进小孔,然后用单向透明罩把小孔修补起来,再多加上些玻璃胶粗略地补在周围的裂缝上。

每个阅读器都有一个铅包的可变光缆簧片,一起被放在一个微型铅盒里。看上去的效果像是一个粗心的工人马马虎虎地把小孔修补过,但修得非常不精致。特尔办公室的两个房间都被安上了诸如此类的阅读器和发射机。

“他不会想到的。”科尔呲着牙说。“他害怕的是呼吸气被用光,而空气钻了进来。”

到下午的时候,他们完成了房顶阅读器工作,用探测器和接收机试过,效果很好。探测器打开时,它们就不再有探测功能,好像不存在一样;一旦探测器关闭,它们就开始正常工作。

他们开始了管道作业。这回可真得捶捶打打了。他们要把铅包--簧片阅读器装在房间里的管道内,阅读器从黑暗的管道内向外能看见工作间的相当一部分地方。他们把阅读器分别装入管道入口和出口。科尔个子虽矮,力气很大,他弯弄铁片就像在折叠纸张一样轻松。

科尔把管道连接处处理得很巧妙,每当他们进入或走出的时候,管道就摇摇晃晃,东倒西歪。如果用手碰,它们看起来就像要散架,马上要四分五裂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它们都是被钢板焊接在一起,异常的坚固。

阅读器装好测试之后,他们把管道摆放到原地,打开了循环器气泵。夜已经很深了,他们毫不在意地一直工作下去。到晚上一点钟的时候,整个的呼吸气循环系统修复开通了。

他们追赶时间似的毫不松懈,接着开始了下一步,就是怎样把所有阅读器上的内容集中起来清楚地传送到几英里外的飞行学院。

所有的阅读器都只能在几百英尺以内的距离内工作,它们的动力装置必须在几百英尺以内,接收它们的信号也必须在几百英尺以内。它们还分别有各自的频率,这意味着一个非常庞大繁杂的电线系统。

乔尼在探测器上又多加了一个遥控开关,让它来操纵多路电线盒。这很简单,很容易办到。难办的是很难使信息集中传送到飞行学院。他们采用了陆地电波以解决这个难题。陆地电波与空中电波的不同就在于陆地电波只能通过陆地传送。发射与接收的天线就用天线杆埋入地里即可。陆地电波有不同的波长波段,不会被任何探测器探测到。地球上的塞库洛使用陆地电波并不广泛,乔尼他们只好自己动手,把大量的零件组装好,将普通的无线电电波转化为陆地电波。

正值秋天,天仍然很黑,安格斯和科尔急急忙忙地回飞行学院去安装接收机的录像机。他俩把一部机器装在一个卫生间里,另一部装在一个废弃的电话亭里,第三部装在教学祭坛前一块松动的瓷砖下面。

乔尼在这边把电线盒埋在房子外的地面下。他心里准备好了,只要有人问他,他就说“在找电缆”,但是这话没用上,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整个世界都睡着了。乔尼把燃料箱也埋进去,里面的燃料能用半年多,燃料箱外裹了一层防水布。然后他把陆地天线也砸入地下,再覆盖上草皮。没人能看出来那一块草地被人动过--这要感谢他作为猎手的高超技艺。

乔尼又回到房子里检查了一遍,每个铅包簧片组都运转正常,阅读器已通上了电,随着电线盒的开关而受到操纵。乔尼通过它们向科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