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三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兹特在运输修理车间里到处梆梆地乱敲,一会儿扔下工具,一会儿丢下零件,弄得叮当声不断,惹人心烦。

他一眼看见特尔站在附近,猛地转向他。

“降低工资是不是你在背地里捣的鬼?”兹特质问。

特尔心平气和地说:“那是会计部的事,不是吗?”

“为什么降我的工资?”

“不光是你的,还有我的,大家的。”特尔说。

“我干了三倍的活,没有帮手,可现在才拿一半的钱!”

“我听说我们在这个星球上正赔本经营。”特尔说。

“而且资金也没了。”兹特说。

特尔皱了皱眉,此时此地不是安慰他的时候。影响力。最近他一点影响力也没了。

“最近很多机器都爆炸了。”特尔说。

兹特站在那儿看着他,他看到了一丝威胁。谁也琢磨不透这个特尔。

“你想要什么?”兹特问。

“我正着手搞一项工程来解决这一切,”特尔说,“我们的工资和奖金会重新拿到的。”

兹特不以为然。既然保安总长声称在帮助他解决,那就拭目以待吧。

“那你想要什么?”兹特又问。

“如果这项工程成功的话,我们甚至可以拿到更多的工资和奖金。”

“你看,我正忙着。你看见这些破车了吗?”

“我想借一台小铲车。”特尔说。

兹特嘲讽地哈哈一笑,“那儿有一台,昨天在下面的转运区爆炸了,拿去吧。”

这台小铲车的顶盖全炸掉了,操纵盘上绿色斑斑的血迹已经干了,里面的线路全烧焦了。

“我要的是一台小拖车。”特尔说,“比较简单的那种。”兹特又开始扔他的工具和零件,有两个差点砸着特尔。

“怎么样?”

“你有领货单吗?”兹特问。

“是这样——”特尔想做些解释。

“我料你没有。”兹特说。他停下来看着特尔。“你敢肯定你与降低工资一事无关?”

“你为什么这么说?”

“传言你与地球首脑交谈过。”

“那都是关于保安上的常规问题。”

“哈!”

兹特用锤子敲打破损的铲车,掀掉压力顶盖。

特尔走开了。影响力,他丧失了影响力。

他垂头丧气地站在两个圆顶屋之间,陷入沉思。他的确有某种解决问题的方案。不安定的迹象已经显露。这时,他突然拿定了注意。

近旁就是居驻地内部通话机,他拿起话机给纳木夫打电话。

“我是特尔,尊敬的大人。大约一小时以后,我能见您吗?……我想给您看样东西……

多谢,尊敬的大人。一小时后见。”

他挂上电话,从钩子上拿下面罩,戴上走了出去。外面飘起了雪花。走进笼子,他径直走到里头,揭开绳子。

乔尼正跟着教学机器学习,他警惕地注视着特尔。特尔卷起绳子,注意到那个人样的东西正坐在椅子里。尽管这样做有点傲慢无礼,但却是新举动。那东西把一块兽皮绑在铁栏上,搭起一个能挡雪的睡觉窝,他把另一块兽皮搭在机器和工作台上。

特尔拉了一下绳子说:“跟我走。”

“你答应我能生火的,我们是去找木柴吗?”乔尼问。

特尔拉紧绳子,让乔尼紧跟其后。他径直走到古代神州人的办公室,一脚把门踹开。

特尔打开一个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面罩和一个瓶子。他把乔尼拽到跟前,把面罩一下子扣在他的脸上。

乔尼把它推开。这面罩相当大,里面净是土,乔尼在橱子里找了块破布,把面罩擦干净。他仔细看了看锁扣,发现它们可以调节。

特尔到处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气筒。他把一个新的能量盒放进气筒里,又把气筒连在瓶子上,开始向瓶子里注入空气。

“这是什么?”乔尼问。

“闭嘴,动物。”

“如果这个瓶子和你们的那种作用是一样的话,为什么和你们的却不一样呢?”

特尔继续朝瓶子里注入空气。乔尼扔下面罩,靠着橱门坐下,眼睛盯着别处。

特尔把琥珀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心想,又有一个要造反的。影响力。他没了任何影响力了。

“告诉你吧,”特尔厌恶地说,“这是神州人的空气罩。神州人呼吸空气,你也呼吸空气。你得戴上它进我们的居住区,不然的话你就会死。我的瓶子里装的是专门的呼吸气体,大院圆顶屋里也充满了呼吸气体,不是空气。现在你满意了吧?”

“你们不能呼吸空气。”乔尼说。

特尔克制地说:“你不能呼吸呼吸气体!塞库洛来自一个有呼吸气体的特殊的星球。

你,动物,在那儿会死的。戴上神州人的面罩。”

“神州人在居住区里也要戴上空气面罩吗?”

特尔正想告诉他让他闭嘴,而这时暴虐的本性却占了上风。“这儿不再有神州人了!

神州人死了——整个种族统统完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老是要罢工,他们拒绝干活,不听从指挥。”

“啊。”乔尼恍然大悟,他对腰带和图案中的烟雾又有了新的认识。神州人曾是另外一个种族,他们长时间为塞库洛人做苦役,而他们所得到的回报却是毁灭,这正证明了他对塞库洛人本性的估计。

乔尼向四下里看了看这个屠宰场;神州人一定是很多年前就被杀绝了。

“看见这个计量表了吗?”特尔指着他注满空气的瓶子问,“瓶子里的空气满了时,它的指示为100。当空气用完时,指针下降。当降到5以下时,你就有危险了,空气要用完了。这瓶里的空气能维持一小时,注意观察仪表。”

“似乎应该有两个瓶子,而且应带上这个气筒。”乔尼说。

特尔看了看空气瓶,发现上面有些夹子可用来夹另外一个瓶子,还发现有个装气筒的呆子。他用不着看瓶子上的标签和使用说明也明白了。

“住口,动物。”特尔吼道,但他还是把第二瓶个装上了,并把它夹在第一个上,他把气筒放在两瓶之间的夹缝里。他粗暴地把面罩扣在乔尼头上。

“听我说,动物,”特尔说,“我们要到居住区去,我要同一位非常重要的高级行政官员谈话。你一句话也不许说,你要不折不扣地执行我的命令,听明白了吗,动物?”

乔尼透过神州人的面罩看着他。

“如果你不照办的话,”特尔接着说,“我就要松开你的面罩,你会*挛的。”特尔不喜欢他总是看到的冰蓝色眼里的那种眼神。他拉了一下绳子。

“我们走,动物。”

          2

纳木夫精神很紧张,当特尔走进来时,他不安地看着这位保安总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叛乱了吗?”纳木夫问。

“目前还没有。”特尔答道。

“你带来的是什么?”纳木夫又问。

特尔拽了一下绳子,把乔尼从身后拉出来。“我想给你看看人这种东西。”特尔说。

纳木夫身子往前靠着桌子,看到了一个几乎一丝不挂,没毛的动物。它长着两只胳膊,两条腿。不过,在头上和脸的下部,它还是有毛的,它长着一对奇怪的蓝色的眼睛。“别让它在地上撒尿。”纳木夫说。

“您看它的手,”特尔说,“很适合干体力……”

“你肯定没有造反的?”纳木夫说,“今天早晨发布消息后,我还没听到那两个大陆矿区有什么反应。”

“他们可能很不高兴,但还没有闹事的。如果您看看这双手——”

“我要仔细观察矿产量,”纳木夫说:“他们很可能会降低产量。”

“那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们人手紧缺,”特尔说,“运输上没有搞维修的机械工人,他们全部被调到了生产部门。”

“我听说国内有大量的失业人员,也许我该拉些人来。”

特尔叹了一口气。大傻瓜。“降低工资,取消奖金,这个星球上的情况如此糟糕,我不认为您会把他们吸引过来。但是,您瞧,人这种东西——”

“它不在地上吧?”纳木夫说着,探身向前看了看。“这东西的气味实在太难闻了。”

“那是因为它穿的兽皮没有鞣过。它没有像样的衣服。”

“衣服?它还用穿衣服吗?”

“我想它应该穿,尊敬的大人。它现在穿的只有兽皮。其实,我有两张领物单——”

他走到桌前,放下领物单,要求签字,影响力,影响力,对这蠢家伙他没有了任何影响力。

“这地方我刚打扫干净,”纳木夫说,“现在这儿得完全保持通风。这些是什么?”

他看了看领物单说。

“您不是想让人这种东西演示操作机器吗,其中一张是领一般物品,另一张是需要一辆车。”

“它们都表着‘紧急’字样。”

“是的。如果我们要想避免反叛,就得快点提高大家的希望。”

“是这样。”纳木夫尽管看过上千份领物表,但他还是从上到下仔细看了看这两张表。

乔尼耐心地站在一旁,屋内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气体呼吸孔,圆顶屋的材料以及连接屋子的钢条。

这些塞库洛在圆顶屋里不戴面罩,乔尼第一次看清楚他们的脸。除了眉毛、眼睑和嘴chún是骨头的,其他部位跟人脸差不多。他们长着圆圆的琥珀色眼睛,像狼的眼睛一般。现在他已初步弄明白了他们的外部表情与内部情感间的关系。

纳木夫终于抬起头,说,“你真的认为这种东西会开机器?”

“您说过您想看场表演,”特尔说,“我得有辆车训练它。”

“噢。”纳木夫说。“这么说它还受过训练。那你怎么知道它能开机器呢?”

该死的,特尔想,这个傻瓜比他原来想的还蠢。不过等一等,有什么事困绕着纳木夫,有什么事纳木夫没谈及,这位保安总长总能凭直觉察觉到什么。影响力,影响力,如果他知道这一点,或许他就有影响力了。他必须睁大眼睛,竖直耳朵,时刻注意观察。“它很快就学会了操作学习指导机,尊敬的大人。”

“是吗?”

“是的,它现在能读会写自己的语言,并能说、会谈、会写塞库洛语。”

“不可能!”

特尔转向乔尼,“说‘尊敬的大人’。”

乔尼两眼盯着特尔,没说话。

“说!”特尔大声地命令,然后又压低声音说,“你想让那面罩被扯掉吗?”

乔尼说,“我想特尔是想让你在领物单上签字,这样就可以训练我操作机器。如果你吩咐过此事,你就应该签字。”

纳木夫看着窗外,考虑问题,就好像乔尼什么也没说一样。接着他的鼻孔扇动了一下。“那东西的确有一股子臭味。”

“气味会消失的,”特尔说,“只要我一拿到签字的领物单。”

“好吧,好吧。”纳木夫无可奈何地说。他在表格上草草地签字。

特尔迅速拿过表格,开始离开。

纳木夫朝前探身看了看,“它没在地上撒尿吧?”

          3

特尔没睡觉,今天已干了两架,没情绪干第三架了。

雪从灰白色的天空飘下,盖住了那台坏了一半的小铲车。从动物园一眼望出去,白茫茫一片。那个人样的东西坐在塞库洛人巨大的座位上,显得十分滑稽可笑,特尔嗤之以鼻。

干的第一架为领制服,服装间的领班——一个长着疥癣,名叫德鲁克的笨蛋——非说领物单是伪造的,他甚至说他了解特尔,对次他毫不怀疑。他还说他耻于去找某位长官对证。接着德鲁克说他没有特尔要的那种型号,而且他也没有习惯为侏儒备装,再说公司也不允许。布,他倒是有,不过那是用来做高级制服的。

这时动物却开口了,强调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会穿紫色。特尔打了它一巴掌,但它站起来重复自己的话。影响力,影响力,该死的,连对这动物的影响力都没了。

但是特尔灵机一动,他出去来到古代神州人的居住区,找到一包神州人穿过的蓝色织物。裁缝说那是一堆废物,而他却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说服他。

特尔花了一小时为这个人缝了两套制服,然而动物拒绝腰带上扎公司规定配戴的腰带扣——几乎要疯了。特尔只好又回到神州人居住区,四处挖掘,直到发现了一个人工制品——一个用金子做的军队腰带扣,扣上的图案是一只鹰抓着一些箭。这个看了有所触动,眼球几乎要瞪了出来。

第二架是兹特干的。

开始兹特不愿理他,过后还是屈尊看了一眼领物单,他指出规定空格内没有登记号码,并一再坚持为了谨慎起见,手续必须完备。他告诉特尔可以开那辆坏的铲车,虽已注销,但还能跑。就为此事他们打了起来。

特尔先动的手,接着他们你一拳,我一拳地打了近五分钟,结果特尔被一根棍子绊倒了,被踢了一脚。

特尔接受了那台破铲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