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五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眼望夜空,观察着斗转星移,惦记着慢慢转动的年轮,乔尼清楚他该逃走了。

再过大约三周,一年就要到了。他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克瑞茜来到了平原上。如果她能幸存下来,她也会误入矿区的。

处于某种原因,特尔坚持要乔尼接受电子维修方面的训练,特尔的解释显而易见:有时机器的控制会出故障,有时遥控系统会出差错,操作员要会处理。特尔所做的解释本身就足以使理由不成立,因为乔尼从未见一个操作员搞过电子维修。当机器发生故障时,电子部门的人就开着刺耳的三轮车来到现场,很快将机器修好。特尔坚持要乔尼学会怎样维修--科尔一时又不反对--又是一个特尔之迷。当没有电子维修人员时,特尔想要他做的事情总归会发生的。

于是乔尼便坐到了大凳子上。在凳子上,他显得很矮小。他正聚精会神地学习有关电路、程序及元件的知识。这些对他来说并不太难。电线、元件以及固定用的金属片都有各自的功能。

开始有些“工具”使他感到很神秘。有一种像小刀样的东西,有一个大手柄--对乔尼来说很大,对塞库洛人来说却很小--可以做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当你把手柄后部的旋钮调到适当的数字,并且把刀口放在一根金属线上时,金属就断成两截了。当你转回旋钮,并触到两截断头时,断头又接上,变成了完整的一根线。这种情况只适用一种金属。当你要连接两种不同的金属时,你必须用一种中介物。

科尔又离开去吃点心去了。乔尼这会儿正被独自拴在电子车间,于是他便在磨损了的绳索上试验这种工具。还真灵,绳索断了,断头很齐。

乔尼转回旋钮,绳索又接上了。

看不出连接的痕迹。

乔尼明白,无须尝试,这同样适用于他脖子上的金属圈。

他朝门口看了看,确定科尔没有回来,也没有其他的人进来,于是他又扫视了一下屋子的其他角落。在远处有一个工具橱。他很明白,还不至于把手里的刀子藏匿起来。乔尼断开绳索,奔过去打开工具橱。里面乱七八糟,净是些零件、金属线和工具等杂物。他迅速在里面胡乱翻了一阵,终于在橱子底部,他看到了--一个旧的同样的工具。

他听到了远处隆隆的脚步声。

他急忙回到原处,用新发现在工具将绳索断头重新连接好。它还真管用!

科尔无精打采地回来了。乔尼已将工具藏在了鹿皮鞋的翻边里。

“你干得不错。”科尔看着他干的活说。

“是的,我干得挺不错的。”乔尼说。

              2

特尔正在深入探索纳木夫的那个谜,进展时好时坏。

这件事使他坐卧不宁,搞得他头痛。

他厌倦了伪造“反叛”的把戏,因为它并不起作用。他没收了其他矿区仅仍的几架战斗机,并封存了他们的军火,他还控制了一架无人驾驶侦察机。他正贪婪地盯着看侦察机最近一次飞越高山的记录。

美丽的矿脉依然还在,躶露在外,清晰可见。悬崖高两千英尺,而这种矿脉只在悬崖上边两百英尺处。纯白色矿石上点缀着一条条、一块块闪闪发亮的黄金!一次地震偶然将山削成两半,形成了陡峭的悬崖和幽深的峡谷,露出财宝。悬崖上的火山口在古代某次喷发中,一定是喷出了纯金的流体,薄薄地覆盖在岩石上。一条小溪成年累月地流淌在峡谷里。

这一地方有些不利因素。在其附近有这样那样的铀塞库洛无法接近。由于黄金附着于悬崖峭壁上,所以只能从一个较低的平台开采。从平台上往下看,会头晕目眩,而且峡谷里的山风会抽打作业平台。悬崖上的那点地方又小又不安全,不利于安放机器。在这样一个作业区,葬送几条性命是不中为奇的。

特尔只想要最值钱的那部分,无意深挖。就暴露在外的那点金子来看,也有一吨重。

以塞库洛价格计算--在塞库洛本土,这种稀有的金子非常值钱--它值近一亿信用货币。有钱便可以搞贿赂,因此就能打开通向个人无限权利的大门。

他知道怎样把金子弄出来,他甚至制定好了把金子运回国的方案,使它不被察觉地运抵本土星球,并可复得。

他又看了看侦察机拍摄的照片,然后巧妙地伪造了日期及地点标示,并把它们藏在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当中。

为了确保这一秘密,他需要控制纳木夫的材料。万一出了差错或发生了不幸,他都能得到保护。

另外还有十年判决一事--他视之判决--要把它缩短成一年,在这个该诅咒的星球上再呆一年足矣。

纳木夫与尼普在国内会计部的职位到底有什么关系呢?特尔只想了解这些,他趴在桌上想这件事。

他还需要对动物施加影响,影响力必须很大--大到足以迫使动物无需监视也能挖掘,不仅于此,而且还能运送。不守,动物的学习进行得很顺利,对付其他动物的计划也在正常进行着。他会有办法的,特尔相信自己的运气。动物们会去干的,然后再将它们毁灭,携金子回到本土星球上去。

特尔感到最没把握的就是纳木夫。他的一纸之令就能打发走动物或将它们杀掉。他可以撤回让特尔使用机械的命令。而且这个结巴老混蛋很快就会发现没有任何的反叛迹象,会撤消他签署的那摞子授权。“反叛”太无力了。

特尔看了一眼钟表,到转运时间还有两小时。

他站了起来,从钉子上拿下呼吸面罩。几分钟后,他来到了转运平台。

特尔站在飞扬的尘土和噪音中。送公文箱的信差已经在那里等候。信箱封好待发,就放在平台的一角。查尔走过来,觉得在他准备点火时被人打扰很不高兴,一脸的不友好。

“例行检查发送的信件。”特尔说,“这是保安公事。”他向查尔亮出那打授权令。

“你得快点,”查尔嚷到,“没时间嗦。”他看了一眼钟表。

特尔用铲子铲起信箱,把它拿到自己的车上。他用万能钥匙打开销,把它放在座位上。没人注意他。查尔正回过头去敦促铲运机的操作员清理干净矿石。

特尔调节衣领襟上的微型摄像机,迅速将信件内容捕捉到镜头里。都是些常规报告,每日的运算数据。

特尔以前也干过此事,可都一无所获,但总是抱有希望。这位地球主管得在每份文件以及报告上签字,有时要加上几句批注和一些数据材料。

摄像机在疾速运转,以缩减的形式将每一页都记录下来。

特尔把信件放回箱子里,锁好,送回平台上。

“一切都正常吗?”查尔关切地问。离点火时间越为越近了,可千成不要再有节外生枝才好。

“没有私人信件,没有异常情况。”特尔说。“你什么时候送死者回去?”他指了指停尸房间。

“总是半年一送。”查尔回答说。“把你的车开走,这批货量很大,我们得快点。”

特尔回到办公室,不抱希望地将报告一份一份地放到屏幕上,仔细地研究它们。

他只对纳木夫签署的报告感兴趣。或许在这些报告中有某种只有尼普才能破译的密码,特尔对此深信不已,否则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与国内星球联系。

当他真正掌握了--掌握了真正能操纵这个动物的影响力时--他就可以发布他个人的开采命令了。

特尔干到很晚,晚饭也没顾得上吃,一直在研究这些和以前的文件复印件,一直干到琥珀色的双眼变得暗淡无光为止。

影响力就在于此,他对此深信不已。

              3

搜集逃跑用的工具并非易事。

首先,乔尼认为得对付俯视笼子的那两个微型摄像机--一个在里,一个在外。假如他能躲过它们的监视,那么晚上他就能打开金属圈,自由行动,做准备工作。

他利用在电子车间的宝贵时间研究摄像机。它们只不过是些简单的装置,用一个小镜头摄取图象。图像被录制到一个盘上。摄像机的动力是通过接收器的闭路线路传递的。

乔尼试图改造学习机,使其具备同样的功能。他的目的是要录下自己在笼里的活动情况,然后让微型摄像机转录他的镜头,而他则可以摆脱监控。但问题是有两个监控摄像机,且又处在不同的角度,而他只有一个录像机。

一天,特尔提着打来的野兔走进笼子,正碰上乔尼拆学习机。

魔鬼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说道,“教动物一点小窍门,它就要摆弄所有的东西,你把学习机搞坏了。”

乔尼重新组装起机器。

“装好机器,使它工作,你就可以享用这只兔子。”

乔尼没理他,但当乔尼把机器复原时,特尔扔下兔子。

“别瞎鼓捣无须修理的东西。”特尔说,那副神情好像在说:上帝啊,你干么要教一个动物。

不久,乔尼有所突破。问题出在体温监测仪上,如果有办法使这类监控无效,那么他就有希望到达山里。如果热辐射自导仪能被愚弄,他认为他就不会被跟踪了。

科尔教乔尼实地钻井。这是一个废弃的矿井,直径约为50英尺。科尔将一钻井平台下到坑里,停在岩石躶露处,平台下面有张网,用来接矿石。

塞库洛的钻机很沉,当他开钻时,肌肉凸起,涨得坚硬。他耳朵里有个电话,科尔的指令不时地传入。

“别慢慢推,要趴上去,使劲,别停下。洞钻好后,松开第二个启动装置,这样钻头会膨胀,击落矿石,然后用网接住。现在就照这个样子干下去。”

“太烫了!”乔尼叫喊着后退。

钻机转速很快,把岩石壁给钻热了,本身也因磨擦而烫得发红。

“对了,”科尔说,“你没有防热罩。”他在口袋里的废纸、零食渣子中乱摸了一阵,掏出一个小包,把它放进一个杯子里,下到平台上。

乔尼打开一看,是件非常薄的透明物,带着两只袖子。

“穿上它。”话机里传来科尔的喊声。

乔尼感到惊讶,这么在的面积竟可以塞进一个小包里。这外套正适合塞库洛穿,袖子很肥大,身子也很长。他将其套在身上,外罩遮住了他的前身。

他又开钻了,真奇妙,崖壁反射的热以及钻下的岩石他都感觉不到了。

直到科尔认为乔尼会使用钻机并操纵钻车时,乔尼才回到地面上来。他装出要还防热罩的样子。

“不,不,”科尔忙说,“扔掉他。钻探工一般要带上一打,我怎么就给忘了呢,不过我有好几年没干这一行了。”

“这可是我唯一的。”乔尼说。

“你是个名符其实的钻探工。”科尔称赞说。

乔尼将防热罩整齐地叠好装进包里。他敢说任何热监测仪都会对它无技可施。如果他穿上它,注意不刮破的话,那么旋转的扫描器就会变成瞎子。他有希望了。

食物不成问题。如果逃跑时,没功夫打猎,熏牛肉可以充饥。

乔尼下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弄到一把枪。

在采取防范“反叛”措施之前,他看到一些工人腰上别着小型手枪。他猜想这是他们练枪法或打猎用的。特尔腰上仍别着--一只大一些的枪--但其他人的枪不见了。

乔尼不清楚要等多久才能相信科尔。这个“小矮人”无疑是特尔的工具。但从科尔的唠叨中,他得知科尔是个罪犯:他在一些碰运气游戏中做手脚;他抢劫过矿石箱,据他说,那只是“开玩笑”,他欺骗一女子说好父亲急需用钱,并“由他代为转交”等等。

一天,他们正等候一台机器,闲着无聊时,乔尼决定试探一下。他身上还带着在“大村庄”发现的两个圆盘。现在他知道其中一个是金币,另一个是银币。

他从口袋里摸出银币,拿在手里抛着玩。

“那是什么?”科尔想知道。乔尼递给他,科尔用指头在上面刮了一下,说,“在南部大陆的一个老城镇里,我曾挖到过一些这玩意儿。不过,你这是在当地找到的。”

“何以见得?”乔尼说。他警觉起来,也许科尔认识英文字母。

“这是赝品。”科尔说,“一种铜和镍银的合金,真正的银币--我见过的--是用固体银铸造的。”他不在乎地把那枚假币还给乔尼。

乔尼又拿出金币,抛着玩。

科尔将其半空接住,兴致一下子上来了。“嗨,你是从哪儿弄来的?”科尔用指尖在金币边上掐了一下,金币凹进去一块,他拿在手里仔细地端详。

“怎么?”乔尼天真地问,“这东西很值钱吗?”

科尔眼里露出狡猾的神色。这枚金币值四千信用货币!科尔拿着金币,故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是金的,纯金的,完全符合金币铸造的要求。科尔稳稳地拿着金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