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六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影响力,影响力,特尔在办公室里一边查阅文件一边自言自语。

他必须解开纳木夫这个谜。一旦掌握了足够的有关地球主管的材料,特尔就能立即着手实施他的个人计划了。富有和强大正向他招手。只有纳木夫能毁了他。特尔决心一旦计划完成,他决不会在这该死的星球上再受十年的罪。一旦有了足够的对付纳木夫的材料,他就要全力以赴去完成计划,然后抹杀所有的证据(包括消灭动物),终止他的雇期,回到国内尽情享受他的荣华富贵。但纳木夫有点难以驾驭。在最近一次的会面中,纳木夫假托赞扬来抱怨每天从头顶上驶过的侦察机产生的噪音。他还发现他的管辖区内没出现“反叛”现像。但特尔强烈地感受到纳木夫一定有把柄。

他正翻阅一份公司每年出版几期的杂志《银河金属市场》。这份杂志一般都发放到销售部门,但这个星球上没有这个部门,因为这儿的矿石直接运回国内,除了国内总公司外,别无销路。然而,这份杂志还是通过星系传递定期散发到这个矿区。特尔从刚到的信箱里摸出了这份最新的《银河金属市场》杂志。

杂志上净是些各种金属的市场价格及未冶炼矿石的价格百分比,枯燥乏味。但特尔仍不辞辛劳地搜寻,希望能发现点线索。

他不时地要注意屏幕上的活动,观察那个动物的举动。动物脖子上的摄像机运转正常,从附近笼子到远处高原,他有较为宽阔的视野。特尔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考验动物,看它是否真的俯首贴耳了。控制摄像机的遥控器就在特尔杂乱的办公桌上,举手可得。

截止目前,动物一直很听话,动物做事情分得清楚轻重缓急,有条不紊,这给特尔以深刻的印象。它先给受伤的马翻了个身,替它卸下行囊,然后从树上弄了些树脂涂抹的马的伤口处,还真管用,马现在能颤巍巍的站起来了,虽还有点眩晕,但已以能大口大口地吃草了。

动物从行李中拿出一种辫起来的绳子,看管另外三匹马。一匹特殊的马老想跟着人转,不时地用鼻子噌人,而人则同它说话。特尔感到很奇怪。乔尼也同那匹受伤的马说话,太不可思议了。特尔听不懂乔尼的语言,他仔细地听,看看是否马也会说话。也许它们会,它们是用超声波吗?它们肯定说了什么,因为人有时回答它们。人同马与同笼里的动物说的不是一种语言吗?特尔心想这类语言也许有好几种,不过,这无关紧要,他可不像神州人那样崇拜祖先,他蔑视古老的民族。

接下来屏幕上的镜头打断了他的联想。动物跨上一匹马,下到了工地。动物身穿塞库洛矿工服,朝他这个方向扫了一眼,便转过头去。机器照常来往穿梭,马达高唱。

人径直驶向了科尔,而科尔想回避。这可引起了特尔的兴趣。他拧大了音量。

动物说了各奇怪的话:“这不是你的过错。”

科尔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谅解你。”

科尔傻呆呆地站着。由于科尔戴着面罩,特尔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但似乎觉察到科尔如释重负。特尔注视着屏幕,仔细观察,认为其中有鬼,这可是他从未想到过的一种举止。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使特尔惊愕不已。动物向科尔借了台铲运机,查尔过来制止,却被科尔挡开了。动物将马拴在车尾,然后将车开上高原。看上去科尔在威胁查尔。动物想挑拨两个塞库洛打架吗?动物究竟用的是什么伎俩?

特尔正做着各种假设时,屏幕上的镜头由于机器的震动开始跳动,声音也由于机器噪音的干扰跑了调。于是特尔重新回到纳木夫的谜上。

当特尔再看屏幕时,动物已推倒了六棵树,堆在笼子附近。它灵巧地操作机铲,将树劈成长条。特尔为此而高兴,它必须具备这样的技能。

特尔由于忙于了解各星系铝土的行情,因此直到傍晚才有暇顾及动物的活动。

动物已将铲车归还,在笼子四周围起了一道木栅栏!特尔有点摸不着头脑,突然他想起动物说过马或许会触电。一定是这样!它是在保护那两个雌动物避免受到电火花的伤害。

特尔又研究了一小时的价格情况后,才拿上面罩,走向笼子区。

他发现动物用树枝为自己搭起了一个小窝棚,并把学习机、桌子及行李搬了进去。动物在窝棚前生上了火。特尔没想到人不用分解的木材或石材也能造出房子。

人举着一根燃烧的树枝,拿上一些东西,朝笼子走去。门前还留着一条弯曲的通道--用来挡马--仅供人进出使用。

特尔关掉电源,让动物进笼。动物将火把递给雌动物,放下其他的东西,从外面又拿进去一些柴禾。

特尔感到索然无味,他百无聊赖地注意到雌动物洗净破旧的衣物,拆除掉烤肉架,把整个笼子打扫得一干二净。当他检查她们脖子上的枷锁时,她们都往后缩,好像在躲避瘟疫一般。他感到有趣。

他把动物推出笼子,正锁门时,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念头,他匆匆打开电源,大步流星地朝办公室走去。

特尔扔下面罩,把一台庞大的计算机拉到桌子中央,爪指敲击着键盘,把向总部运送的矿石吨位报告输入计算机。

然后,他又将从杂志上获得的销售价格输入计算机,他急于想得知总部从地球获得的矿石总价值。

他往后一靠,盯着屏幕,惊叹不已。

星际公司在地球上的投资成本与矿石的现行市场价格说明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实事:地球开采不但不亏本,而且获得是成本的500倍。这个星球蕴藏着无法估量的财富。

经济冲击波!简直是一派胡言。这个星球有能力支付五倍、十倍乃至十五倍的工资和奖金,而纳木夫竟把它们缩减了。

公司赚取巨大利润是一回事,但纳木夫撒此弥天大谎却是另一回事。

特尔工作到深夜。他查阅了过去五个月里纳木夫上报总公司的每份报告,它们似乎都很正常,有条不紊。但工资一栏有点蹊跷,上面列出雇员姓名与级别,然后象征性地加上一句“照例按级别发放”:在奖金项下,写着“按规定发放”。这种会计报表实在是滑稽。

当然,有人要说这是矿区,不是行政中心,况且人员又不足,应该由总公司来完成会计报告--但毕竟,总公司的会计部门不仅人员配备不精,而且全部自动化。他们只对着雇员工资表发钱,其中许多人连字都写不来,连个签字收据都没有。正由于这一疏漏才使得回运尸体成为必要。

然后,到了半夜时,特尔发现机车报告也有问题。按照惯例,启用的机车每五个工作日都要按顺序排号上报一次。第一个疑点是纳木夫上报了使用的机车,却几乎不见星球首脑的签名--而特尔认得纳木夫的笔迹。

突然,特尔发现,报告中有一架飞机中没有启用的,是他从其他矿区收回的20架战斗机中的一架。这20架战斗机停放在外面的一块空场上,因为车库里挤不下了。但报告中却白纸黑字写着:战斗机3-450-967g,纳木夫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一直将其写进报告中。

翻阅一份接一份的报告,特尔仔细检查、核对机车使用一栏,发现所有机车的位置来回变动,每一份报告里的机车序号都不同。

特尔怀疑其中隐藏着密码。他把灯拉近些,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了奥秘所在,用星球上无数的机车编号,选择最后三位数来代替字母,你就可以发出大量的信息。

特尔读着破译第一电报,不禁欣喜若狂。全文如下:“此地无抱怨,银行差额依旧。”

特尔又开始进行下一步运算。

他精力充沛,毫无困意。这些报告是针对在总公司会计部就职的纳木夫的侄儿尼普的。应付给地球的工资及奖金总额大约为一亿六千七百万银河货币,但实际支付的只是工资的一半,不包括奖金。

这就意味着尼普上报的是全额工资和资金,而每年将近一亿的信用款存入了他个人及纳木夫在银行的个人帐户。他们俩一年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七万五千信用货币,而他们每年诈取的巨额款项接近一亿。

证据为:密码,不完整的会计报告。

特尔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为自己的精明而沾沾自喜。办公室在他的脚上不停地摇晃着。

他期待着与纳木夫的又一次会见?

               2

第二天下午会见时,纳木夫不耐烦地说,“我看你又弄到几个动物。”

兴高采烈的特尔使会谈带有一点劝说性质。他在纳木夫的部下里面不受欢迎,在纳木夫面前就更是如此了。

这位地球主管坐在蒙桌布的办公桌后面,眼睛不是看着特尔,而是厌恶地凝视远处令人生畏的山色风光。

“正是照您的授权去办的。”特尔说。

“嗯。”纳木夫说,“你知道,我确实没发现你所描述的这场反叛的任何迹象。”

特尔的爪子谨慎地做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纳木夫注意到了,转脸对着他。

这位保安总长拿着许多文件和某种仪器。他爪子指指纳木夫,表示警告,然后弯腰拿起仪器。

纳木夫站在一边注视着保安总长拿着探测器把办公室照了个遍。然后,特尔又抬头照了一下拱形的圆顶屋梁柱,接着是地毯边,桌子上,甚至椅子扶手下。每次纳木夫想开口,特尔都挥手示意他别出声。很明显,保安总长在查看周围是否有微型摄像机或监听器。特尔透过圆顶屋仔细查看外面的动静,周围悄无声息。终于他放心地微笑着坐下来。

“我不喜欢侦察机每天上午在头顶上隆隆作响。”纳木夫说,“吵得我头痛。”

“我马上改变它的方向,大人。”特尔表示道。

“还有那些动物。”纳木夫抱怨说,“你一直就着一个,就在今天早上,查尔说你又增加了六个!”

“不错。其实,”特尔从容地说,“这项计划需要五十人以上,还需要一些机器训练它们,并且授权--”

“绝对不行!”纳木夫断然拒绝。

“这将省去公司一大笔开支,增加利润--”

“特尔,我要发布命令消灭那些动物。如果总部听说--”

“这事绝对保密。”特尔说,“这是件令人吃惊的事。当他们看到工资上的人名及奖金减少了,而同时利润猛增,他们会非常激动的。”

纳木夫眉头一皱,相信自己无懈可击。特尔知道这是他先前的失误产生的后果。纳木夫隐藏自己的欺诈行为,要大量地增加塞库洛人员,就是为了肥其私囊。

“我有另外的增加产值的办法。”纳木夫说,“我考虑从国内调入劳动力,增加一倍的人员,国内有许多人失业。”

“但这会降低利润的。”特尔佯装不知地说,“刚才您还对我说利润是场战斗呢。”

“矿石越多,利润越大。”纳木夫用好斗的口吻说,“他们一到就付给他们一半的工资。这才是决定性的解决办法。”

“我这儿这些授权令,”特尔不受干扰的说,“是要训练当地土生土长的劳动力--”

“你听我说了吗?”纳木夫生气地说。

“啊,是的,我听见了。”特尔微笑着说道,“我所关心的是为公司谋福利。”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在为公司谋福利?”纳木夫挑战性地说。

特尔把工作文件放在纳木夫面前。开始星球主管要用爪子把它们扫到一边去,突然,他僵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爪子开始颤抖。他看到的是对于利润的估价,圈了圈的材料缺项以及机车编号,然后又看到了电文:“此地无抱怨,银行差额依旧”。

纳木夫抬头看着特尔,目光呆滞,充满了恐惧。

“根据公司规定,”特尔说,“我有权取代你。”

纳木夫盯着特尔腰上的枪,眼前一片黑暗。

“但实际上,我并不在乎当官,我可以看着别人坐在你的位子上。面对衰老和渺茫的前途,想些法子解决个人问题,我很理解。”

纳木夫抬起惊恐的目光才看到特尔的胸前,等候裁决。

“国内星球上的人犯了罪我管不着。”特尔说。

纳木夫眨着眼睛,表示怀疑。

“你从来都是个好当家,”特尔继续说,“主要是因为你让其他的雇员为公司的利益尽忠尽力。”

特尔收拾起证据,“出于对你的考虑,这些东西不会让别人看见的----当然了,除非我有不测。我不会向总部汇报,我对此一无所知。即使你说我知道,没有证据,别人也不会相信的。假如你为此而死,那完全是因为你在其他方面的过失,肯定与我无关。”

特尔站起身,纳木夫紧盯着他。

一厚打领物单和命令表摆在纳木夫桌上。“等你签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