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杀场》

第九章

作者:外国科幻

                1

今年雪下得晚,但一下起来便没完没了,并且夹杂着狂风。乔尼他们简直无法工作。

特尔说的升降梯也不管用。乔尼想尽千方百计,领着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到了九十镑的黄金。如果不下雪的话,事情进展得还算可以。但这场雪把他们的工作计划全打乱了。狂风夹杂着大雪使他们意识到冬天真的来了。这儿风力本来就大,现在风借着雪的威力恨不能把山也震得摇摇晃晃。升降梯也被刮进了万丈深渊。多亏没人在上面工作,不然的话肯定会摔得粉身碎骨。他们只能等到雪停的间歇再想想别的办法。

“狐狸”罗伯特说不能让特尔一下子失去信心,不然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为了不让特尔彻底绝望,他们只得做出拼命工作的样子。但这几天,雪下得异常大,连特尔的侦探机也拍不到矿脉的照片了。

大家还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让那三个长相跟乔尼酷像的苏格兰人轮换在那儿值班,这样,在特尔看来,乔尼似乎一刻也不停地在矿上领导着工作。事实上,他们也只能这样办,因为大雪纷飞,寒风刺骨,谁也不可能在矿上连续待上两小时。

乔尼今天没有到矿上。他和另外三个人一起到一个在尤拉湾的地方去了。

历史学家麦克德谟特博士正想尽办法搜集书上的有关资料。乔尼给他派了一个助手,专门帮他到处寻找和挖掘旧地图和旧书。麦克德谟特从书上提供的资料中得知“尤拉湾”有世界上最大的铀矿。而且尤拉湾这地方离乔尼他们现在的临时基地不术远,大约有二百二十英里的距离,方向是正西文稍微偏南。也就是说,过了西南方的那大高原,差不多就到了。

铀矿!

乔尼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立即带着一个副驾驶员和安格斯乘着一架小型飞机开始寻找尤拉湾。乔尼对找铀矿没有太大的把握。谁知道呢,也许他们运气好,一下子就能找到。

安格斯却是异常自信。当初乔尼他们刚来到基地时,就是他最先发现那些旧机器并想法使它们运转的。乔尼曾对六七个苏格兰小伙子进行过电子方面的培训,还教给他们有关机械方面的知识。这些小伙子个个都很棒,学得快,用得也广。但他们中最棒的是安格斯,这小伙子聪明伶俐,而且敢冲敢拼,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失败”二字。对这次寻找铀矿,他信心十足,声称肯定能从那儿找到大量的铀矿石。到时候只拿袋子往回装就是了。

乔尼却没有这么乐观。首先,他们现在没有任何防止铀辐射的保护设备,因此不可能拿袋子装矿石。再者,能不能找到铀矿还不一定呢。他不忍心扫安格斯的兴,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最后,雪终于停了,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西部的落基山脉在朝阳下熠熠发光。他们一下子被眼前这壮观的景色迷住子。

“苏格兰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了,但却从来没有像这儿这么美!”副驾驶员禁不住赞叹说。

乔尼加快了飞行速度。他看到了那个高原,然后根据旧书上的地图寻找尤拉湾的位置。他们终于看到了一条古老的、弯弯曲曲的小径。小径的分叉处有一个一个的坑的土堆。想必这儿就是尤拉湾了,乔尼小心翼翼地在一所旧建筑物上着了陆。

安格斯立即开门冲出去,挨个地方寻找着。不一会儿,他跑回来,高声喊道:“这就是尤拉湾!”他手里举着一些破旧的纸片。

乔尼到机身后部拿出一个装有塞库洛呼吸气体的圆筒和有关测试用的仪器。前一天晚上,他和安格斯花了大半夜的时间制作了一个遥控装置。由于铀辐射对人体有害,他们不能直接接触铀矿,因此只能通过遥控器来操作。他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找一个有铀辐射的地方,然后远远离开,通过遥控器打开呼吸气筒,看看呼吸气是否因为受到铀辐射而爆炸。乔尼还随身带了几把铁锹,几根用来攀登用的绳子和几盏矿灯。

安格斯像一只猎犬一样四处搜寻着。他们不停地用铁锹挖坑,然后把呼吸气体顺进坑里,再躲到远远的地方用遥控器把呼吸气筒打开,看看呼吸气会不会爆炸。

试了十几次,呼吸气却一次也没有爆炸。安格斯于是猜测这些呼吸气筒可能是空的。他试着打开一个,但接着就被呛得咳嗽起来。这说明这些圆筒不是空的,里面装满了呼吸气,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真正的铀。

他们已经用完了五筒呼吸气,但仍然没有出现爆炸。

乔尼开始有点失去信心了。他走回到飞机里坐下,心想,这儿的铀矿一定是在塞库洛戟之前就被挖空了,而且挖得很干净,很仔细,以至于现在这儿已没有什么铀辐射了。

突然安格斯大声喊道:“找到了!找到了!”乔尼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安格斯手里拿着一件什么东西。

乔尼走下飞机看了看,是一个嵌了框的东西,里面有一块矿石。木框下有一小块黄铜板。乔尼想,这个框架的正前方以前一定有过铅玻璃的,因为在这个框架的一角,一小块铅玻璃还残存着。

乔尼把它拿到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仔细地研究着。矿石是棕黑色的。在乔尼看来,这块矿石是用来作展览的,而框架则是为了保证看展览的人不会受到铀辐射的侵害。他来回地转动着这个框架,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名堂。他只能看清上面刻有“第一”和其他几个字母。那几个字母仿佛是一个人的名字,但具体是什么名字却无法辩认。他又转了转黄铜板,猛地发现上面刻有“沥青铀矿”的字样。

“来,我来做给你看!”安格斯兴奋地说。

他从乔尼手里接过那个气筒,把它放在离他们大约有三十英尺的地方。他把一个呼吸气筒放到框架的附近,然后回到乔尼身边用遥控器打开了呼吸气筒,呼吸气立即发生了爆炸!

“我再做一次。”安格斯说着又试验了一遍。这次,爆炸力比上次还强,呼吸气筒在呼吸气爆炸时一下子窜上了十英尺的高空。那个副驾驶员和安格斯都兴奋得大叫起来。

“沥青铀矿里面含有许多放射性同位素。你们是从哪儿弄到这块儿矿石的?”

他们俩把乔尼领到一座建筑物的废墟前。这所建筑物已经完全倒塌了。他们三人继续往下挖了挖,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东西。

最后,乔尼带着一身尘土满头大汗地坐在一块石头上。这儿从前一定是一个博物馆,一个小型博物馆。因为除了这块矿石之外,还有其他的标本,如石英,赤铁矿等等。而这些东西并不是从这儿出的,即使那块沥青铀矿石,也不敢说就是从这儿产生的。

安格斯想得却没有这么复杂。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大声说:“我们的实验成功了!”

乔尼只得应付说:“我很高兴我们的实验成功了。但问题是我们现在搞不到铀,即使现在铀就在我们脚底下,我们也无法弄到手。因为它蕴藏得太深了。安格斯,找点铅把那块矿石包起来,我们把它带回去。”

“我们再找找,看这儿还有这样的矿石吗。”安格斯说。

乔尼想,反正现在雪下得太大,无法飞行。那就让他找去吧。于是他说:“找去吧。”

实际上,乔尼心里很清楚,找也是徒劳。这儿的矿早已被挖空,只有一具尸体残骸和一个小博物馆。

但到哪儿去找铀呢?大量的铀?

                2

乔尼低头望着下面的大峡谷,心里有点惊慌。在接近峡谷底部河流的地方有一个钻台,而此时钻台上的两个人正处在危险中。

这一天正是乔尼他们去尤拉湾找铀的当天。这天狂风夹着大雪一刻也不停地袭击着大峡谷。本来采矿就够难的,这一下子真是难上加难。因为特尔的侦探机每天都要从这儿巡视一遍。所以,他们丝毫也不敢松懈。一旦特尔对采矿失去信心,那他会立即把他们炸死的。

大风把升降梯刮进了离崖顶有九百英尺的河里。这个升降梯长六十英尺,是有金属杆做成的。由于风力太大,所以升降梯一下子钻破河流上冻结的厚厚的一层冰,一半在河里,一半露在外面。此时,丹那迪恩和另一个年轻小伙子安德鲁正在钻台上试图把升降梯拉出河面。他们用一个钩子钩住了升降梯的一端,然后一起用力想把升降梯拉上钻台。然而升降梯却被卡住了。因为天气太冷,所以梯子刚掉进水里,立即就跟四周的冰层冻在了一起。

乔尼知道丹那迪恩他们这样做是因为特尔的遥控侦探机马上就要来了。他们不想让特尔看到他们在暴风雪面前的一切都无能为力。其他的人也都在矿脉边上整理着被大风刮乱的缆绳的其他东西。而丹那迪恩和安德鲁则下到谷底打捞升降梯。

乔尼正驾驶着小型飞机在金矿的周围飞行。他想找出个采矿的新办法。飞机里没有副驾驶员,只有上了年纪的麦克德谟特博士,也就是那个历史学家。他是主动要求坐坐乔尼的飞机观看一下峡谷的情况,以便写一篇有关暴风雪中峡谷情况的文章。麦克德谟特博士生性谦逊,他看到别人都忙这忙那,而自己却做不了什么实际工作,便觉得自己是个无用之人。实际上他造诣很深,对历史和文学颇有研究,只是他身体虚弱,而且对机械、电子等等一窍不通。但此时乔尼已没有时间到悬崖上去找到一个受过培训的年轻力壮的人来做他的副驾驶员。

他们通过当地的无线电不断进行联系。乔尼他们使用的所有机器设备里都安装了这种无线电设施。而此无线电的有效范围只限于方圆一英里的地区。东边有许多山脉阻挡,因此特尔是不会发现他们私自使用无线电进行联系的。此时,谷底丹那迪恩的无线电很显然是打开的。

“不好,安德鲁!发动机已经发热了!”丹那迪恩对安德鲁喊道。

“它们马上就会因为机体过热而爆炸的!”安德鲁也看到了危险。

“安德鲁!放开那个钩子!”

“可是钩子也已经被冻住了,丹那迪恩!”

通过麦克风,乔尼可以听到超负荷工作的发动机发出的粗粗的喘息。乔尼知道他们俩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他们既无法使钻台摆脱那个升降梯--因为那个钩子已经把它们牢牢地连在了一起,也不能跳进下面的河里,而此时,钻台上的发动机眼看就爆炸。

这个钻台上本来就是有升降操作钮的,它可以在峡谷里自由地升降,而且顶部还有个铅玻璃做成的顶篷。只是平常,人们用不着那个顶筵。此时,河里溅起的水不仅在丹那迪恩身上冻了一层冰,而且操作钮上也结了冰。

再过几秒钟,特尔的侦察机就要到了。不能让它发现这儿发生了钻台爆炸的事故。现在,乔尼已经听到了侦探机飞行的嗡嗡声。

钻台眼看就要爆炸!不行!他要想办法把他们俩人救出来。

“麦克德谟特博士,准备好,你马上就要成为英雄了!”乔尼转过头对坐在飞机后部的麦克德谟特喊道。

“哎呀,我的妈呀!”麦克德谟特惊恐万状。

“打开飞机侧门,扔出两根救生绳!”乔尼大声喊道,“把绳子的这一端牢牢地系在飞机上!”

老从家哆哆嗦嗦地四处寻找着。

“坚持住!丹那迪恩!”乔尼大声喊着。

乔尼开着飞机迅速地降到谷底。麦克德谟特只觉得两边的峭壁一闪而过。他的心快提到了嗓子眼里。

乔尼打开了飞机里的无线电对讲机,“丹那迪恩!准备好,我马上来教你!”

这时,头顶上传来了侦探机飞行时发生的嗡嗡的声响。丹那迪恩抬起胡子拉茬的脸,仰面望着。乔尼知道他并不是在看这架救援的飞机,而是想让侦察机拍下他的照片。他长相酷似乔尼,特尔会以为是乔尼一刻不停地在领着大伙儿工作呢!

钻台上的发动机箱开始冒烟。丹那迪恩和安德鲁的生命危在旦夕。安德鲁正用锤子使劲砸缆绳上的冰。他找来一瓶燃烧气体想把缆绳烧成两段,可是瓶子的外部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怎么也打不开。

乔尼的飞机此时降到了离钻台只有二十五英尺的高度。狂风呼呼地刮着,机身晃荡不稳,乔尼快速地操作着驾驶盘上的诈旋钮,尽力使飞机保持平衡。这时,钻台上的发动机已经开始冒烟,而且烟被风一刮,一下子窜上了乔尼的飞机。

“麦克德谟特!把那两根救生绳扔出去!”乔尼向麦克德谟特喊道。

老人家心尺胆膻地四处摸索着,好不容易,他才找到了绳子的一头,用力把它向外扔去。绳子下去大约有五十英尺的时候,他抓住了绳子,不再让它向下走,然后用力把绳子的这一端固定在飞机上。乔尼不停地调整着飞机的位置,以便钻台上的两个人可以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球杀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