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人》

第一章

作者:中国科幻

论名气,莫菲老爹当然要比他的儿子莫菲博士大一些,然而,名气最大的却是那个叫小莫菲的潜水员——于是您一定明白了,这里有三个莫菲,即莫菲老爹、莫菲博士和潜水员小莫菲。莫菲博士是莫菲老爹的儿子同时又是小莫菲的爸爸,关系其实相当简单。

这种交代虽说比较罗唆,却实在有必要。原因并不在于他们都叫莫菲,而在于他们所生活的这个海滨小城的居民对人名的辨别能力远远落后于正常人的平均值,你不在名字的前后加上点儿东西,恐怕就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混乱。不同地区的人在某些功能上确实存在着严重的差异。这一点早在上个世纪就被国际人种学方面的专家认可了,此处顺便说说而已。

就像本文开头一样,这里打算谈的是他们三个莫菲的名气。原本没有必要多费什么口舌,可是叫人无可奈何的是,国际空间站突然要求“莫菲先生”去他们那里呆上半年,有一些研究课目需要“莫菲先生”认可并按上手印方能生效。由于科技的发达已近乎于失控,所以一般的签字署名早就失去其原先的价值了,倒是人类最原始的这个按手印的办法体现出它的可靠性。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他们邀请的是哪个莫菲?太空站的人没说清楚。

第一个筛掉的当然是小莫菲。

小莫菲对空间站从一开始就没有兴趣,他的全部热情统统在海洋。他觉得潜水员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职业之一。他在不少公开的场合强调过这个“之一”的不可或缺,也就是说,在他尚不了解的其他领域一定还有不少有价值的职业、潜水员仅仅是“之一”。由此不难看出,这个满脸都充溢着俏皮的小伙子,实在是个相当客观而公正的人。他因此而显得可爱。

“我想这个上天的差事绝对不可能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不是,爸爸?”他这样对莫菲博士说,“太空站的那些家伙早就知道我有恐高症,并且在忽上忽下的运动中会吐得翻江倒海,他们不可能邀请一个对他们毫无用处的人。”

莫菲博士完全接受了儿子的说法,他转向自己的爸爸,道:“老爹,我认为他说得对,太空站的邀请只可能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一个,我认为这个人是我。”

“你这个家伙最突出的弱点就是自以为是!”莫菲老爹像小伙子似地捶着胸口,借以表示心中的愤怒,“让小莫菲评评理,已经快三年了,哪一件好事没有落在你头上?第一,参观模拟时空隧道……”

莫菲博士没等老爹说完就叫嚷起来:“快别提那次参观了,由于控制系统出了问题,我险些从老头子变成儿童!”

小莫菲已经是第一百多次听这个笑话了。他无法想象,父亲一旦真的被时空隧道折腾成儿童,自己是背着他好呢,还是抱着他好!

莫菲老爹可没兴趣嬉皮笑脸:“第二……”

莫菲博士再次拦住他的话头:“不要说了,老爹,我知道你一共有十八个不满。可是,我用一句话就能使你哑口无言。这么说好了,你所谓的‘好事’仅仅是因为你没有身临其境,否则的话,你躲之唯恐不及!真的老爹。”

莫菲老爹真的就“卡”在这儿了。儿子每次都能在争吵爆发之前将其治住。这个现象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小莫菲大笑着告辞:“对不起,你们如果觉得这种争吵有益于身心健康,那就接着吵吧。我是没有工夫当观众了。”

他就这样离开了那座颇似城堡模样的建筑。听父亲说,这种建筑的风格叫作哥特式。目前在地球的一些地方被作为“古迹”保留着。

人类的许许多多意想不到都是在这类没有什么异常的时刻发生的。于是,当小莫菲打开太阳能能量输出器的时候,思维已经完全离开了“城堡”中的父亲和祖父。他真的意想不到,两位老一些的莫菲在他离去的这个时间里,竟然出了件“不死不活”的事。

这件事,先搁一搁再说。

***

小莫菲的气垫车在弯曲的海滨公路上飞驰着,太阳能能量输出器由于近几天的好太阳而显得充足得过分了,所以小莫菲不得不适度地排放一些,否则车速太高了影响他的思考。

听祖父讲,过去在地球上存在过一种烧油的汽车,那种车是靠磨擦力极大的所谓轮胎行驶的,它的驱动系统是一种很原始的机械。最有意思的是,那种车子必须要人来驾驶,如果阁下在驾驶的时候干别的事情抑或没干别的事情,仅仅是打个瞌睡,那么,用祖父的话来说,“你就算活到头儿了。”

令人毛骨悚然。

在相当长的一些日子里,小莫菲就像异体器官移植的排斥反应一样排斥这类天方夜谭,直到15岁那年他真的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场合见到了那种车子,才终于信了。

人类在他不成熟的时候鼓捣出那么一种“车”,无论如何算是智商可以的了。大象或狮子就缺少这方面的优势。于是只能在密林中生活。

小莫菲是如今被统称为“反传统的一代”中的一员——天知道哪位哲学家发明的这种陈腐味儿十足的名称。他觉得“反传统”这三个字意思非常模糊。什么时候的传统?没说清楚。如果笼统地将过去的文化称之为传统,小莫菲拒绝接受。

大海蔚蓝得令人百看不厌,这其中当然有其偏好的成分在里头,但大海的确蔚蓝得要命。小莫菲斜靠在舒适的靠垫上,望着海岸处涌来的一簇簇白色的水花,呼吸着大海温馨的气息,他感到身心获得一种特殊的满足,气垫车的所有程序都运转得十分不错,他可以高枕无忧地想问题。迎面不时地有同样的车子开过,用人们熟悉的手势打着招呼。他看见了酒鬼麻仔和一个女的——不是上次那个女的——在车子里大肆接吻。于是心想:这要是历史上的那种车子,他俩恐怕就“活到头儿了”。

蔚蓝的大海使他的思维奔逸。

大海经过若干代人的努力,终于没有出现“书”中所说的那种毁灭性的污染。这当然指的是那些关于海洋方面的“书”。说来惭愧,小莫菲除了海洋方面的“书”,其他类“书”统统加在一起也没存够万分之一张光碟,而且几乎没有看过。心理医生曾警告过莫菲博士:“您的儿子恐怕有些偏执,不是吓唬你!”

后来父亲在吃饭时想起了医生的提醒并宣布出来,结果莫菲老爹紧张得一塌糊涂,而小莫菲则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他的确觉得那心理医生太陈腐啦,读“书”偏科的现象如今普遍得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不过说实话,他至今也没完全弄清自己为啥对大海以及大海方面的知识如此偏爱。有两种解释,其一,母亲本身就是个潜水员,并且在整个妊娠期间没有终止下海,这一现象被称之为胎教。第二种解释比较离奇,但小莫菲相当确信这就是真实原委。那是他6岁时遇到一次海上灾难,那次海难造成了6人死亡和2人失踪。这两个人之一就是小莫菲。用当时所有见证人的话说,没有谁相信他还能活着回来,但是在失踪的7天之后他却回来的。

他居然失踪了7天,安然生还。

他的的确确是从海礁的乱石从中爬出来的。在那里学着某些大人的样子脱下了贴身的那条短裤,赤条条地拧干后再穿好,而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回到了家。他记得已经绝望的全家人像疯了似地发出一片尖叫。

他当时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开心”;或者五个字:“开心得要命”!所有的大人在那一刻统统“原形毕露”,再也不强调什么稳重与含蓄啦!他们七嘴八舌嚷成一团:这7天你跑到哪儿去啦?是不是饿坏啦?噢,别害怕,我们没有特别的担心……等等。直到他告诉他们:“我在海里。”一切声音才告平息,个个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问:“你在海里?”

答:“我……是的。”

问:“你是不是病啦?说胡话?”

答:“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们是不是认为我该被鲨鱼吃掉?”

问:“上帝!你真被鲨鱼吃掉,我们恐怕还不会这么惊讶!问题是,你竟然没被鲨鱼吃掉,所以才见鬼了!”

这是莫菲老爹说的,他被一片嘘声轰出了门外。而后全家再无人提及那件事,既便有时绕不开这个话题,大人们也以种种理由解释他那七天的行踪。

只有小莫菲知道,大人们在自欺欺人,他们其实早发现了自己小腿肚子上的两排齿痕,那是一种叫作海猪的大洋生物咬的。他知道自己确实在海里呆了7天。

至于那7天的经历和应有的细节,小莫菲的印象非常模糊。对此,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绿皮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