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人》

第十章

作者:中国科幻

黎明是在一片海鸥的鸣叫声中降临的,那些翻飞的灰色小精灵,使气垫船里的那对老夫妻从各自的梦中醒来。博士伸了个懒腰说:“还是岛上好,是不是,老伴儿?”

母亲想找点什么面包屑一类的东西喂海鸥,结果没有,于是道:“是呀,真好!你这个儿子恐怕没长消化系统。”

博士手遮晨光,望着海鸥那一闪一闪的白色肚皮,道:“这你就错了,他那个人以生鱼为主食,面食引不起他多大兴趣。噢,是的,你也有同样的饮食特点。”

明白了有其母便有其子的道理后,母亲笑了:“你看莫菲,远处那只海鸥怎么是粉红的?不对,远处那只!”

博士也注意到了,的确,远处海面上那海鸥与众不同,他自以为是他说:“估计和早晨的霞光有关。对了,你猜我做了一个什么梦?”

母亲收回目光,从气垫船里爬出来,做了几个很标准的扩胸动作,道:“你先猜猜我做了个什么梦?猜!”

博士道:“你做的梦总归和鱼类或者海洋有关。恐怕没有梦到你年轻时代那个老情人吧?”

母亲爽声大笑:“不瞒你说,我真的梦见他了。他听说你阻挠我下海,非常愤怒,竟要找你决斗。我说算了,不必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你呢?梦见了什么?”

博士道:“我梦见我把老祖父的头盖骨打开了,啊,别害怕,里边除了脑组织没有别的东西。噢噢,不说了,看你紧张的。”

“不不,莫菲,我不是紧张!”母亲望着远处的海面,“你看,那粉红色的不是海鸥,那是一只气垫船!”

一点儿不错,随着晨光的渐渐放亮,视觉误差被校正过来。那果真是一条粉红色的气垫船,很逍遥地在海上兜着圈子。博士隐隐记得儿子说过,阿卡新购置了一只最新型的气垫车,就是这个颜色。

“快上船,老伴儿。那八成就是我们等候的目标!”博士朝妻子打了个手势,“阿珠不是把阿卡的车偷走了么,那就是!”

母亲兴奋不安地跳进车里坐好,问:“莫菲,你行么?”

博士挺有把握地说:“游水不行,驾驶这个我还是可以的。你坐好!”

随着“啊呀”一声,一团均匀而有力的气流垂直喷出,气垫船被托离了地面。博士的脑袋险些撞在挡风板上,母亲开心地笑。

博士一点按键,气垫船箭似地驶向海面。两个人同时躺倒,反作用力使他们好一会儿坐不起来。

“快看看,咱们是不是把那个阿珠吓跑了?”博士催促,“她要是逃跑,我们怕是追不上,那船太好了。”

母亲拉起博士道:“它没逃跑,它还在那里兜圈子呢!莫菲,那个阿珠似乎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有危险么?”

博士有些心虚:“不知道,这里有一支麻*枪,可是我不会用。”

“给我,我会!”

博士把麻*枪递给妻子,却更紧张了:“千万不要随便开枪,千万!这是和平年代!”

母亲道:“少废话啦,这个我懂。”

两条气垫船的距离渐渐拉近了。这时晨光正好,照得大海一派迷人气象。那阿珠果然没把来者放在眼里,依然在匀速地兜着圈子。粉红色的船身像粉红色的蜻蜓般在蓝色的海面上划着很标准的圆。

天知道她昨天夜里躲在哪,毫无迹象。博士夫妇的目光追随着那气垫船,想看清那个神秘的女孩子究竟长得如何。可是他们追不上目标。那气垫船显而易见是拿他们在寻开心,兜着圈子,速度不减。博士竟不知如何是好,妻子说:“你尾随在他后面,绝不可迎面冲击!”

“它的速度快,我们不可能在这个圆周中赶上它!”

妻子觉得博士也不过如此,想问题极其机械:“我并不指望追上它,我要的是它追上我!不是同一个圆吗?这一点很容易办到。”

“你不怕它把我们撞沉?”

“我只要回头看看那女孩子的脸。而后我会大喊一声,你听到我的喊声,马上抬高船身的高度,那条船就会冲过去!”

博士似乎懂了。

这时候,两条船已经行驶在了同一个圆上像猫在捉老鼠。不过,“老鼠”的速度太快了,这种关系没有维持多久就发生了变化,“老鼠”开始追“猫”了。

只有老天爷才弄得懂这是在干什么!

简直太荒唐了!

“老鼠”越追越快,说话就咬住了“猫”的屁股。莫菲博士从后视镜中看到了险情,但没听到妻子的喊声。他心想:这个女人一定吓傻了!唉别看她平时咋咋呼呼的,其实胆量还是不行。啊!不能再等啦,博士伸手点中了“提升”键,气垫船刷地拔高了一节。

大约与此同时,“老鼠”闪电般地窜了过去!

好险!

可恶的是,这时才听到一声女人的怪叫。

博士大声喊:“没有用啦,夫人!这时候叫有什么用,套一句老话说:黄瓜菜都凉啦!”

女人的喊声更尖:“闭嘴,你这个家伙!我想说的是,那气垫船里根本就没人!”

博士惊愕极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只气垫船是空的,没有人!”

简直太出乎意料了。夫妇俩朝下看着,那粉红色的气垫船还在不停地兜着圈子,由于有了些高度,他们的确看清了船舱里的一切,是的,那是一艘空船。它这时正在大约半径为100米的一个圆上匀速行驶,仿佛就不曾受到方才的騒扰。

事实也的确如此,船终归是船,并无情感可言,它只知道执行系统命令。

“喂,莫菲!”母亲道,“你说说它这是在干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不明白?”

“你那么聪明的人都不明白,我这个博士当然更不明白了!”

母亲大叫:“你别挖苦人好不好?我说的是正事,它在这儿没完没了地兜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博士叫苦:“说老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只有一点能够肯定,行驶系统是设置好的……”

他的话音还没落,就见那气垫船慢慢地开始减速了,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终于,它停下了。

与此同时,水面上泛起一团白色的水花,一条绿色的身影钻了出来!

“小莫菲!”

母亲的喊声刚刚出口,马上就发现叫错了。那不是她的儿子,因为对方长着一头瀑布似的长发。

一个女“绿皮人”!

***

这就是小莫菲在海底见到的绿色身影。

当时她正在专心地向前潜游,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被发现了。她游泳的姿势使小莫菲心族荡漾,一般男人被女人迷住时多是这种感觉。那女“绿皮人”生着极其优美的生理曲线,长发荡出不可思议的波纹,泳速极快。

小莫菲感到自己被一种不可遏止的冲动点燃了,不加思索地疾追而上。女“绿皮人”发觉背后有人,一回头,两个人全都怔住了。

那女“绿皮人”居然是阿珠!

人们在不同的环境中的表现是不同的,比如在陆地上的chún枪舌剑,拿到这儿恐怕就不行了。当然当然,就如今而言,两个“绿皮人”在水下对话的情况,十之八九不会再有第二对了。他们这时惊愕得无话可说。

尤其怪的是,小莫菲不知为啥竟激动起来。事实上他当时不可能激动,阿珠不是,也不应该是令他激动的人——他们之间的账还没算清楚呢!

可是怪就怪在这儿,他确实在激动。

很明显,阿珠也是!

一定要解释的话,恐怕他们双方的“激动”是纯粹的生理现象,不不,说“纯粹的生理现象“可能不准确,心理上也有动静。但一多半还是来自生理。这恐怕和他们的年龄及性别有关,这是比较单纯的性冲动。但是,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都是“绿皮人”。

这个先决条件非常重要。

相比较而言,惊愕还是更强烈些,加之他们都有着人类文明的本质,所以对冲动的克制比较见效。小莫菲的惊愕无疑比阿珠要强烈得多,阿珠的惊愕是那种“他乡遇故知”的味道,接近于“惊喜”,小莫菲则是百分之百的“惊愕”——他做梦也想不到阿珠竟是自己的“同类”!

过去人们总习惯用“做梦也想不到”来形容这个那个、其实大多都带有虚张声势的色彩。可用来形容此刻的小莫菲、却毫不为过,八成还不够。

这便是人类语言的局限。

那一刻,小莫菲似乎觉得过去对阿珠的所有猜测都有了答案。直到他完全平静下来时,才明白答案并没有得到解决,有的只是对某些感觉上的解释。

她也是“绿皮人”;她来到了有“绿皮人”的这个小镇,她对自己“情有独钟”;她似乎……似乎是被什么力量吸引来的!

“嗨!”他发出一个简短的音节。过去没有在海底说过话,所以有些不习惯。但辅以手势,相信阿珠明白他的用意:怎么是你!

阿珠果然领悟,也发出一个单音:“嗨!”

“你怎么在这儿?”小莫菲竟说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两个人的隔膜完全消除了。

阿珠:“你不是也在这儿吗?”

她也吐出了一句话。原来在海底说话并不费力,只是要慢一些,把每个字咬清楚。

小莫菲:“你那次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我?”

阿珠笑笑:“那次我还不敢肯定你是‘绿皮人’。”

小莫菲:“阿卡不是把一切都讲给你了么?”

阿珠:“讲是讲了,可是所谓的‘一切’不过是说你有一件绿皮囊,其他的阿卡一概不知呀!”

小莫菲领悟:“噢,这么说,你对我仅仅是怀疑?”

阿珠:“是,是这样。”

小莫菲:“世界这么大,你怎么这么准确地找到了我们这里?”

阿珠:“恐怕是……恐怕是一种召唤!”

召唤!她使用的是“召唤”二字,这比“吸引”更有感染力。

小莫菲:“啊!我好像能够理解,能够理解!”

阿珠又笑了:“当然能够理解,因为你也是‘绿皮人’嘛!”

小莫菲颇为兴奋:“这么说,我也是被召唤来的?”

阿珠:“很有可能!”

小莫菲:“问题是,我就出生在这里!”

阿珠:“你的祖上也是这里吗?”

一说到祖上,小莫菲马上想到了妈妈:“啊,忘了告诉你,我妈妈也是‘绿皮人’!”

阿珠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激动的难以自制:“啊!真是……真是太好了!我的一切研究都得到了证实!小莫菲,你知道你母亲的祖上是哪里人吗?”

小莫菲当然记得:“她的祖籍可能是一个叫作商屿的小岛。”

阿珠双手一合,闭上了眼睛:“这就对啦,我就是从商屿来的!”

小莫菲顿时激动:“那是不是你重点考察的区域?”

阿珠大叫:“什么呀!我就是商屿的人!快,带我去见你妈妈!”

小莫菲这才发现在海底呆得太久了,他指指头顶:“不瞒你说,她和我父亲就在黑石岛!”

“真的?”

“是,我们半夜上岛,目的就是把你捉到!告诉我,你为什么偷了阿卡的气垫船溜走?”

阿珠有些不好意思:“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阿卡是不是气坏了?”

小莫菲耍了个小狡猾:“那当然,我提出报警,阿卡险些揍我一顿。噢,你是‘绿皮人’,阿卡不知道吧?”

阿珠道:“阿卡的确是个好人,他没动过我一个手指头。你想想看,他要是想得知秘密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小莫菲摊开双手:“看来,我不能夺人所爱喽!”

阿珠笑了:“行啦,快走吧!阿卡的船该来接我啦!我把它设定在黎明时分。”

小莫菲随着她一起往上方游:“这么说,你是躲在海底啦!”

“别说那么多啦,这是我的优势呀!快,我要马上见到你的妈妈!”阿珠加快了速度。

小莫菲紧跟而上。

正是由于太急迫的缘故,阿珠跃出水面的姿态比平时更加优美,很像海豚跃水而出,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

这情景先是把头顶上那位夫人惊了一下,接着就发出“噢”的一声惊叹!

随后又是“噢”的第二声惊叹,因为她看见了自己的儿子。

两人出水的姿态简直妙不可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绿皮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