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人》

第十一章

作者:中国科幻

在那座流放犯人的海岛上,在那个普通的早晨,在一个陆地人的“列席”下,三位两栖的“绿皮人”实现了历史性的会见——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恐怕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

他们当然激动无比,这是自不待言的。母亲竟背过身子抽咽了好一会,这对她来说真是少有的事。因此,莫菲博士认定自己是个比较乏味的丈夫,从未使妻子这么动感情。

博士的自卑当然没有逃过妻子的眼睛,她很温柔地张开手指插进丈夫的头发里,轻轻地摇着说:“别这样好不好;莫菲,这场景播放出去会使全世界激动!再说,从年龄上看我肯定是他们的长辈。长辈大都容易哭。”

说着她捉住了阿珠的两只手:“我说姑娘,咱们商屿现在发展得怎么样?进没进入互联网?”

进没进互联网是那个时候表示发达与不发达的分水岭,没进互联网的统统属于“原始待开发”地区。结果阿珠说还没有进入,不是不能进入,而是不想进入。之所以不想进入,主要是为了保住“绿皮人种”的秘密。要知道,一旦“上网”所有的秘密都成了“架在火柴棍儿上的大磨坊”——危在旦夕啦!

莫菲博士插言道:“这叫什么比喻?”

阿珠说:“这是我们商屿的歇后语,你们听着是不是特别新鲜?这恰恰证明我们不进互联网的好处,能保留不少文化遗产不变味儿!”

阿珠是那种一混熟了就变成傻大姐的人。

小莫菲发现她长得实在挺有味儿的,漂亮不漂亮其实没有什么量化标准,倒是“有味儿”比较难能可贵。但是他更关注的还不是这个,他问:“阿珠,你刚才说什么?‘绿皮人种’?能不能讲明白点儿?我听着有些不安!”

博士夫妇何尝不是如此。

于是阿珠告诉他们:商屿上的人口现在没有太确切的统计,总之她出来那一年是746人,如今肯定又有新出生的,但不会超过800人。而“绿皮人种”占全部人口的47%,也就是说,大约是376人!这个数字令莫菲一家产生了晕过去的感觉。天,300多“绿皮人”!可以组成一个类似于古代部落那样的组织啦。阿珠接着说:到目前为止,也不是所有商屿的人都是“绿皮人”,为了互不串种,人们恪守着互不通婚的铁定法律。因此,绿皮人想“大面积繁殖”也是不现实的。这时小莫菲插话道:“嗨,你的谈吐一点儿也不原始嘛,和外界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能解释一下么?”阿珠指责小莫菲大惊小怪或者少见多怪。并说商屿早有好几代自己的博士和学者啦,我们并没有把自己封闭起来,我们又不是蠢猪!我们时常会派一些人外出深造,比如我。我们所保留的只是“来自商屿”这个秘密,以免碰上那些跟屁虫似的追问者,还有苍蝇似的新闻密探——这都是你们外界的词汇。母亲说:“阿珠,不要‘你们你们’的,我听着很不舒服,因为咱们是同一种族对不对?应该说‘咱们’。阿珠试着用“咱们”说话,结果很快就乱了,母亲只好让她照旧。阿珠说:“商屿上的‘绿皮人种’和普通人种相处得无比和谐,那种和谐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因为你们外部的人从历史上就遗传了争夺、杀弑、勾心斗角、口蜜腹剑、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挂羊头卖狗肉;以及暗算、政变、夺权篡位、核讹诈、冷战、强权政治、大国沙文主义、鸦片战争、还有甫京大屠杀和什么奥斯维辛集中营……唉,你们外部出现过披着羊皮的野兽——比如那些以“保护”为名抢夺他人主权的骗子;还有那种长着人皮的野兽——比如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分子和纳粹法西斯……唉,说起来真是馨竹难书,我都说烦了。而上述一切我们那里统统不曾出现。你说我们是乌托邦也好,其他什么也好,总而言之,我们那几百人相处得极其和谐。当然了,这也许和我们商屿形不成社会政治有关,我们毕竟太小了。小莫菲道:“阿珠,你的知识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阿珠有些得意地告诉他:“我这个水平的在商屿也就是中等。”母亲似乎在为自己的祖籍自豪,但仍有许多难解之谜在困扰着她,她选了一个相对有可能找到答案的问题提了出来:“阿珠,我们之间的辈分有没有可能搞清楚?”阿珠问了一些诸如“哪一辈离开的那里”?“有没有用以考证的东西”。母亲答不上,只说据家谱记载,那一年发生了日全蚀。阿珠认为这就不好办了,日全蚀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可是刚说到这儿她又发现了希望,大声指出:“有可能!我们何不借助一下网络!”小莫菲道:“早就应该这样了!”博士补充道:“要不要回去聊?一边喝咖啡一边聊?”阿珠说:“那就太好了!我真想参观一下你们的家,这是‘绿皮人种’在外部世界的唯一的家。不过不包括博士你!”

他们于是便趁着太阳还没太高赶回了小镇,阿卡那条船留在岛上。

坐好以后,阿珠告诉博士:“我的咖啡不用放糖。”

电脑网络中很快显示出近一千年来的日全蚀情况,当场便删去了十分之七次——因为这十分之七次日全蚀出现的时刻商屿根本看不见。另外十分之三次商屿可以看见,但因角度的关系,看见的只是偏蚀,线索看来没用处。

博士让他们喝咖啡,然后道:“根据家谱记载的时间,那个时候商屿的文化不可能很发达,把偏蚀误认为全蚀的可能性相当大!我看这个谜怕是解不开了。”

小莫菲好像一直在想事情,这时抬起头来道:“我一开始就不太赞成这个倡议,查它有什么意思?说不定查到最后我要管她叫姨妈呢!”

众人于是开心得要命,母亲道:“真是姨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看出来了,你对阿珠一见钟情!”

一句话把小莫菲和阿珠说得不好意思了,他们几乎同时想起了海底的冲动。那种冲动既奇妙又新鲜。经过冷静的思索,小莫菲发现一个不太好解释的现象:在以往潜水生活中不乏有异性,甚至有他颇钟情的姑娘,可从未有过那样的冲动呀!假如一定要强调自己和阿珠都是“绿皮人”这一事实的话,细想也不能完全服人,因为双方都还保留着一大部分陆地人的特质!再说了,为什么偏偏产生性冲动呢?

他想起了阿珠用过的一个词:召唤。

莫不是存在着什么冥冥中的力量?

这时就听母亲说:“阿珠是属于阿卡的,小莫菲想也是白想!”

阿珠道:“我不是阿卡的。不是阿卡人不好,而是因为我必须恪守‘绿皮种族’的铁律,不能与非种族之外的人通婚。”

母亲顿时满面绯红:“噢,我是个违背铁律的人!真不好意思!”

小莫菲道:“看来我也不纯了。可是责任人不是我。好啦,咱们能不能换个话题?我对阿珠不敢存有非分之念!”

他望着天花板把海底冲动的情景说了出来,并希望阿珠原谅。阿珠不像他那么不好意思,道:“看你脸红的,性冲动也是一种科学现象对不对?我也正想请教博士呢!”

她把出现冲动的情况叙述了一遍给莫菲博士听。小莫菲加以补充:“阿珠说那像是一种召唤!”

博士激动地叫道:“召唤!阿珠你说这是一种召唤?”

阿珠使劲儿点头:“是,博士!我认为只有这个词汇才能准确地表达我的感觉。就是‘召唤’。”

莫菲博士那一边搓手一边走来走去的毛病又犯了。他的速度忽快忽慢,好几次停下来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估计内心搏斗得挺厉害。终于,他停住了,目光依次扫过三个“绿皮种族”的脸,最后停在了妻子的脸上。

“老伴儿,我估计你的祖上也是被‘召唤’来的!不要插嘴,请听我说。我刚才回忆起我们年轻时的一些被淡忘了的细节。我把这些细节重新找到并如项链般地串连起来。你猜怎么样,我发现你,以及你的祖辈都对这小镇存在着一种超乎于正常值的奇特情感。由于与非‘绿皮种族’的通婚,那种强烈的召唤感被一分二、二分为四地‘稀释’了,但是它永远不曾消失。这从你们母子所从事的职业便可一目了然!你们‘绿皮种族’的确在被大海召唤着,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

小莫菲哦了一声:“了不起,爸爸,的确是冥冥中的召唤。可是我想知道,这股力量是从哪来的?”

博士双目放光,脑门儿上兴奋地泛出一层汗珠。他啪啪啪地在电脑屏幕上打出了地球的三维图像,用一颗闪动的小红点标出了商屿的位置,而后问三人:“我们的小镇在哪儿?”

阿珠第一个猜出:“在地球的另一边!”

“正确!”博士在三维图的“那一面”点上了一颗闪动的黄点,然后开始缓缓地转动着地球,“注意看,这里有一个现象将出现,看一一”

地球停住,两颗闪动的点刚好停在地球的两端,原来两点是相对应的。

“谁知道这说明什么?”博士问。

谁也说不出。

博士道:“我相信商屿的潮汐一定很强对不对,阿珠?”

阿珠哦了一声:“非常对,博士,非常对!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博士让他们注意屏幕,随后开始制造图像效果。图像的两点便尤如呼吸般地起伏起来,整个地球也随之一扁一圆、一扁一圆……博士道:“这就是潮汐,商屿和我们小镇分别处在潮汐的两个高点上。当然,随着季节的变化,这高点不会总是停留在商屿和我们小镇。就像这样——”

地球开始转动,两个点依然闪动着,随着转动而转动,潮汐依然一扁一圆、一扁一圆的进行着。最后转了一周,重新停在两个闪动的点上。

博士继续道:“作为地球人,包括我们四人,自然是不可能看到这一情形的。但是,或许会有人看得到……”

“在太空站!”小莫菲脱口而出。

博士拍拍儿子的后脑勺:“那是当然,太空站看地球就像我们看这个屏幕一样。不过我想告诉你们,你们的老祖先的时代是没有太空站的。你们的祖先和我的祖先一样,都老老实实地生活在地球上,像蚂蚁不可能看清整座大山一样,绝对不可能看清整个地球!”

阿珠呢喃道:“恐怕只有外星球的智慧体能做到这一点。”

小莫菲也醒悟:“噢,是的!就像来去无踪的‘智慧植物人’!”

母亲嗯了一声:“我好像也快懂了。”

博士道:“你马上就全懂了。这么说吧,某个太空智慧体——这里姑且沿有那个古老的称呼,太空来客。这些太空来客很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具备了很不可思议的先进科学。他们把自己生存那个星球弄了个够,然后异想天开地琢磨着向外星球‘播撒’一些他们的文明。对不起,我只能选择‘播撒’这个词。”

阿珠点头:“比较准。”

博士一指屏幕:“太空来客们就像我们面对屏幕一样,以并非百分之百的概率选中了我们的地球。毫无疑问,那一刻他们看到的正是咱们眼前的这幅图景,以第二个并非百分之百的概率选中了这两个潮汐最突出的点,商屿和小镇。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容易说了,他们的人来了,分别在商屿和小镇播撒了他们的试验品。于是,便给我们的地球人留下点儿与众不同的故事。商屿的人具备了水下生活的能力,并改变了诸如水下视觉、听觉、呼吸以及生成‘绿皮’等地球人所没有的习性,或者称之为能力。而同时,他们在我们如今这个小镇的海中播撒了另一种生命,它,就是我们一直都在寻找的‘鬼东西’!”

哇!太奇妙了!众人惊讶不已。

博士接着道:“干完这个,这些太空来客就像我们随便扔掉个烟蒂似地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以至于谁也没想到再来看一看他们的试验结果——譬如你们这些‘绿皮人’。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太空来客’们的星球出事了,希望不是这样。”

博士可能说渴了,一口气把杯子里的咖啡干掉,然后像老农似地张开巴掌抹了抹嘴巴,向三位听傻了的“绿皮人”说了下去:

“无论如何,地球上由此便有了‘绿皮人种’——这里使用的是一个并不一定科学的名词,其实你们的皮并不是绿的,那层绿东西仅仅是‘太空来客’赐与你们的一种功能,它能使你们对大海适应无比,依恋无比。绿皮不过是吸附了海水中藻类的自然结果,以便使你们在游泳时把水的阻力减到最小。其实我更钦佩的是另一种改造功能,那就是他能使你们不用腮就能够在水下自由呼吸,这种改造对于我们这些地球科学家来说,无异于一座科学的喜玛拉雅山。我个人认为,太空来客八成改造了你们的细胞构成,使你们的每一个细胞都具备了吸收氧的能力!当然啦,这仅仅是我的猜想,还需要采用科学方法加以验证,不过这不难。噢,小莫菲,把你那杯咖啡也给我喝掉算啦。好,多谢!”

三个“绿皮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喝水,感觉上真有些肃然起敬。这位博士虽说不是“绿皮人”,但好歹也算“绿皮人”的女婿吧!他真是把一个巨大的可能解释出意思来了,“绿皮人种”的发展史上必需给此人书写一笔。

小莫菲认为“绿皮人”的血液中恐怕也有异于一般人的成分,博士赞成此说:“大有可能,我很快就会给你们作一系列化验的。我甚至相信,可以通过你们三人血液中‘异常成分’含量的比例真正弄清你们的辈分。小莫菲,阿珠说不定真的是你姨妈呢!哈……”

博士大笑。

小莫菲叫道:“不说这个行不行,关键是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阿珠道:“首先要作好保密工作!”

母亲道:“我打算回一趟商屿,看看我的同族们。博士,你应该陪我去!”

小莫菲道:“你们俩怎么啦?咱们第一位的是找到那个‘召唤’!也就是我和爸爸所说的‘鬼东西’!阿珠,你见没见过那些家伙?”

阿珠诡秘地一笑:“no!”

小莫菲大叫:“你这个人呀!是不是想气死我?你知道它们对我爸爸的试验多重要吗?它很可能会解决人类的一大难题——胎脑移植!”

博士也有些急不可耐:“帮帮忙,阿珠!你好歹也是地球人是不是?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所有的早老性痴呆患者更需要你的帮助!要不要我把胎脑移植的基本原理及其重大意义介绍一下?”

阿珠笑得前仰后合,说你们父子俩真是太像了,全都是急性子!你们忘啦,古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然后,她也挺豪爽地把咖啡干掉了,起身道:“走吧,我们去找‘鬼东西’!他们已经和我非常熟悉了。真是些聪明的鬼东西——我喜欢这个名字。”

小莫菲急问:“它们有多少只?”

“无数只。”阿珠招呼着大伙出发,“当然,你可能只碰到过一只,那只不太听话,总是偷偷地溜出去!”

博士悄声对妻子说:“老伴儿你看,他们的确是挺合适的一对儿!”

母亲严正指出:“铁律!”

阿珠扭头嫣然一笑:“我真想违背,老天爷也拦不住。对不对,小莫菲?”

小莫菲点头:“那是!”

阿珠又道:“博士,关于胎脑移植我多少知道些,路上你再给我讲讲。”

“没问题!”博士随着三人上了气垫车。

气垫车变为气垫船的时候,阿珠听完了博士的讲述。阿珠肯定地说:“我估计你能成功,博士!这是我的预感!”

“谢谢你们,太空来客!”

前面,海像金子似地闪耀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绿皮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