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人》

第二章

作者:中国科幻

“嗨,莫菲!”

后边追上来一辆气垫车,装饰得十分华丽,太阳能接收系统也是当今最棒的,它在太阳躲在乌云后边的时候也照样工作。

这种车只有大胡子阿卡会买,不为别的,只想赶赶时髦。阿卡和小莫菲不是一类人,但相互之间关系不错。

两辆车并行着,阿卡那蓬大的头从车窗里探出来,问他要不要喝点儿什么。小莫菲说至少我现在还不想喝。

阿卡便自顾自地喝了两口香槟酒。

阿卡的脸其实一点儿也不大。之所以给人以硕大之感,完全是因为那蓬灌木般的大胡子。这蓬大胡子也算是滨海小城的一绝。

“嗨,莫菲!我发现了你的秘密。”阿卡大咧咧地说,“噢,千万别说不。我已经三个晚上光临黑石岛啦,你那石屋子里有光亮,我看得一清二楚。莫菲,能不能透露点机密给我听听?”

小莫菲先是心头一紧,接着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紧的是秘密倒底没保住,放松则因为探知秘密的是阿卡。阿卡没关系,用祖父的话说,他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

“我说阿卡,首先请你记住,反复记住,我的名字前头一定要加上一个‘小’字。我好像提醒过你不只一遍了。”

“是呀是呀!”阿卡大笑起来,“说对不起恐怕没有意思啦,我这个人的记性的确有点儿问题。不过你不要打岔,我想知道机密。”

“什么机密?”小莫菲发现没心没肺的人也有进步的时候,恐怕糊弄不过去了。

果然,阿卡把一个榴莲和蜜橘嫁接的东西扔过来让他尝尝,顺便抛过来一句很气恼的话:“小莫菲,你这个人太没有意思了。除非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不能说的。要知道第一次见到你那石屋里有灯光时,我真以为自己见了鬼了。你不是一向和家人住在城堡里吗?难道吵翻了搬了出来?”

原来这家伙的思维还没有升到更高的层次。小莫菲笑道:“算你说对了,我这几天正在和两个长辈闹别扭,与其和他们争吵,不如暂时回避几天再说。没想到你这个口口声声称作朋友的人在暗中盯我的梢!”

小莫菲故作气恼状。

阿卡果然被这种以攻为守的小计谋镇住了,满脸的不好意思:“啊,老朋友,我不得不说一句对不起了。说实话,谁也没吩咐我什么,连我自己也是无意中发现黑石岛上有灯光的,一时好奇心起,我就去看了看。要知道,我这辆气垫车的能量总是用不完。”

也难怪。小莫菲想,有这么好的气垫车,穿越一块不算太长的海域简直算不了什么。他不知道古人那种长着轮子的车如何在水上行驶,充其量猜测一些似是而非的可能。

“你知道吗,阿卡老兄。”小莫菲道,“当我第二天看到窗外的脚印时,我还以为那是海里的什么怪物呢,原来是你。你不像人们说的那么憨厚。”

阿卡的小眼睛透出些狡黠:“你还在打岔,小莫菲。我要知道的是秘密!噢,你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说?可那是事实呀小莫菲,我看见你从一个墨绿色的皮囊里钻了出来……”

小莫菲这回可真的紧张了,他心里咒骂着自己的粗心大意,脸上还是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一定看花眼了,阿卡老兄。或者就是灯光和墙壁颜色所造成的视觉误差,我那墙壁的确是墨绿色的……”

阿卡八成是被说懵了,随后他发现了那个驾车而过的女孩子,于是盯着那女孩子的背影道:“恐怕是我看错了,咱们改日再聊吧,我还有点儿事情。”

华丽的气垫车呼啸而去。

小莫菲记得那女孩子叫阿珠,不是本地人。

不要管她是哪里人啦,小莫菲望着一前一后消失在海岬处的两辆车子,心里真的有些烦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秘密并没有落在那些一肚子鬼胎的人眼里,居然落在了没心没肺的阿卡眼里。可是没心没肺有时恰恰容易弄出事儿来。

他瞟了一眼远处大海上的那个岛屿,在临近傍晚的夕阳下,黑石岛竟泛出些迷也似的光亮。他要去的就是那个地方。

***

自从60多年前世界上发现了第一个感知能力超常的所谓“蝙蝠人”以后,在近50年的时间里,全球各地陆陆续续声称发现了“蜗牛人”、“鱼人”、“变色人”(又称“蜥蜴人”)及“牛人”,这种人长着三个胃。最离奇的恐怕要算非洲南部某地发现的,类似于仙人掌似的“智能植物人”,必需冠以“智能”二字,以区别医学领域里的那种植物人。在紧随其后的研究和分析中,有些被确认为是特殊人类族群的个体变异;有些则是功能的延伸,而更多的则是与古代巫术有关的把戏。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智能植物人”。经观察,这种充分具备了高级智慧的“植物”,或者形状与人类不同的某种动物……名称在这里比较难以确定,它在人们观察了若干天后竟不翼而飞了。与此同时,存储在计算机里的所有观察资料一并消失。于是,世界舆论一致认为,那种“智慧体”恐怕来自外星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人们观察对方的同时,对方肯定也在观察人类。人类最终什么资料也没得到,对方很可能攫取了想要的一切。否则的话,那几天“老老实实”被观察和记录的过程就无从解释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提不出反证。

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里,地球空间站的各国专家们也在努力地搜集有关资料。首先是“地月”及木星、火星。其间不乏难以解释的反常现象,好在人们不像过去的人类一样对什么都大惊小怪了。综合所有的新发现及其反常现象,全球制定了以“研究、接纳、共处”为方针的共同行动纲领。以此面对太空或地球本身的所有难解之谜,尤其是外星球生命体!

它标志着全人类的进步。

之所以在这里强调以上内容,仅仅是想让诸位有个心理准备,以免话说出来把谁吓一跳……小莫菲“渐渐变得不是人了。”

注意,这可不是“古代”常常用来骂人的那句话,它是摆在眼前的,不知应该称之为“可喜”还是“可怕”的变化。

小莫菲迁住到黑石岛上的全部原因皆在于此。必须纠正一下的是,他迁来的时间已经近半年了。阿卡只不过刚刚发现而已。

但是很糟糕的是,那大胡子看见了自己的绿皮囊。小莫菲在驶向黑石岛的途中,满脑子都是这个倒霉的失误及其可能带给自身的可怕后果。

黑石岛渐渐迫近,最后一抹夕阳就要逝去。回头往远处看,悬浮在滨海小城上空的那颗人造小月亮银光初露。

小莫菲不知怎么就叹了一口气。

幸亏在小城,若在大一些的地方,自己的秘密估计已是满城风雨了。无孔不入的记者能把你折腾个半死。不过也不一定,自己一旦亮出那身绿皮,吓得半死的恐怕就是对方了。

这身绿皮此刻就在他身上。

他像剪下一块小布头似地把绿皮剪下来一块,方才去“城堡”就是借用父亲的实验设备进行化验。其结果没有什么稀奇的,绿皮的化学结构与一般的海藻无甚不同。换句话说,自己假若真的由人变成了某种姑且称之为x的生物,那么这x十有八九是海藻或海带。

他为自己将要变成的那种东西啼笑皆非。

两个老一些的莫菲丝毫没有觉察出他的异常,这证明自己掌握情绪的功夫还是可以的。的确,在整个变化的过程中,他身上人的特质丝毫不曾消褪。对对,充其量有一些缺乏耐性,依照他过去的性格,听完两位“莫菲先生”的争吵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他望着夜幕初降的海面,一任海风吹拂着脸颊。大腿上有些痒,他隔着裤子(当然,也隔着绿皮搔了搔),直到他发现自己完全不必如此的时候,才十分畅快地脱去了所有人类用来遮羞的东西,露出了那具墨绿油亮并雄性十足的躯体。

从肩胛骨往下一直到脚尖,尤如涂了一层绿色的油膝。假若白天他突然出现在太阳浴场的沙滩上,说不定人们会把他当成一个冒出水的“蛙人”(潜水员)。小莫菲本身就是潜水员,真这么以为也不算错。所不同的是,他现在下海根本用不着那些累赘的潜水用具,就像鱼用不着氧气罐和脚蹼一样。

一切变化都是不知不觉间降临的。

没有必要再去追索那是哪一天了,总之也是个搔痒痒的时候吧。他发现那个被搔的地方突然像葡萄破了似地挠下了一块绿色的皮,但绿皮下边没有像葡萄那样是水质的东西,它的下边是自己的皮。这个发现非同小可,小莫菲险些吓晕过去。

正常的人不应该有这层东西呀!

那天,他从自己身上剥下了大大小小40多块绿皮。如果把这些东西按照它们原来的位置拼接起来,那无疑是一张完整的“人皮”。这个发现搞得他惊恐万状。

他褪下“皮”后对着镜子进行外部检查,一点也没看出自己和他人有何不同,只是身体白得不太象话,像是在看不到阳光的地窖角落捂了10年似的,脖颈处有一条分界。

直到如今他依然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长了一层绿皮而无所觉察?说不定那正是“变化”的第一特征呢?是的,在他剥下绿皮后,整个人便生出一种不适感,那是一种不太好形容的感觉,估计和鱼儿离开海水晒在太阳下的感觉差不多。万幸的是自己长着能呼吸新鲜空气的肺而鱼没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绿皮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