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18章

作者:中国科幻

当天夜晚,在我确定,小平与小茵终于睡着后,就开始主动自行起身,开始自行先往零雾谷出发,因为如果不先在他们人还没进入谷内之前,先了解一下内容,而把未什么有未知的力量阻止其他神进入的情形了解一下,那我可能要陷入情报不足的窘境,毕竟知彼知己,百战不迨,于是就在绿仙给我的资料,我来到灵雾谷的谷前。

我看到在谷口,似乎终年有人守候,而在谷口有燃烧枯树枝,而残留下来的痕迹,而在旁边还有一个小看守屋,而且似乎是经常有住人的情形,我想可能是在长老回去时顺便带他们走的吧,也真是的,留下一两个人,来帮助我们,难道不好,干嘛把所有成人都带走,对我们这些小孩难道这么放心ㄚ,还是因为在祭典上的神迹,使的长老与众人那么放心吗。

于是我看看,倒在路旁灵雾谷的招牌,而向谷内看入,虽然是有月光的夜晚,但是谷内却是浓浓的雾,看到皎洁的月光照射在谷内的雾,却显的里面好像都是黑嬷嬷的一片,看来如果不制造光源,或者自行带灯笼,进入谷内后,可能只能由皮肤对自然界风流动的感觉来看里面的地形了,虽然这种能力我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但是把麻布袋装满灵雾花,还是要有光源才好,于是就以自身为基本点,把体内属于会发光的气,使其经过体表的经络,而使的自身为发光源,看着自己身体似乎变成电灯泡的样子,于是就往谷内出发。

自进入谷内后发觉越是往谷那越深入,雾越是浓厚,而且害的自身的光源由十丈的距离,渐渐的能见度只能在一丈左右排徊,而且雾越浓密,灵雾花就散布的越多,也越大。看来这灵雾花真的是要再这终年有雾的灵雾谷里才能生长的,真是不知三万年前,这里是否有灵雾花这种东西,但是我又没有看见金色灵雾花这种东西,唉,算了,还是先把老爸老妈的交代完成好了,不然他们可能会很心急的,于是就开始用风刃,把灵雾花的茎切断,再用柔风把灵雾花吹起,使的灵雾花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我妈给我的麻布袋内。

再我忙着收集灵雾花之时,在空中慢慢飘来浓浓的一团雾,似乎在观察我的行为似的,当然如果我是一般人,在这个情形之下,当然不可能会有什么发觉,但是由于我的同游天地的武学,是把灵体化为能量的武学,所以我对能量的流动自然就会特别的敏感,可是我心想只要你没有影响的我在做的事,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管你,于是我还是默默的作我要做的事。

终于在我做完之后,我开始觉得奇怪,难道那团浓雾有偷窥狂,不然怎么会呆呆的一直看我的行动,于是我有些火起,对着它说,“喂,你看够了没,怎么一直在那里呆呆看,是不是没有是做ㄚ。”

过了几秒钟,但他似乎都没有动静,看来可能是在谷中呆久了,变的呆了许多,于是我就又跟他说:“你也给我回答一下,不要一直呆在那里。”

看它一直没回应,于是我就想,看来不逼你一下,你是不会有所表示了,于是我对准那团浓雾的方向,开始念起咒文来“来自遥远的彼方,遵循着火焰的轨迹,尽情的飞耀着你们的身躯,划过自由的空间,陨石火雨”

于是在我所指的方向,一时之间,似乎天空的流星雨在我面前划过,一颗颗带着火焰的火球,划过我面前浓雾的空间,也带走在空间的浓雾,只留下那团在半空中漂浮的那团浓雾,因为当流星火雨通过它的时候,很自然的在它面前,熄灭,并且消失,而在那团空间之中,只有因为我的发光,而照射出略有形体的一团浓雾,在半空中飘浮着,甚是诡异。

这时那团浓雾,终于开始回答了,“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我心想,开玩笑,如果我不知道你在这里,那我怎么会问你呢,于是我就又开始说:“喂,你当我是白痴ㄚ,你在这里我如果不知道,那我不就是呆子了。”

于是那团雾就开始说:“奇怪,这里不是都嘛是雾吗,为什么你还能发觉到我的存在。”

我回答到“开玩笑,会有意识的浓雾,而且还是聚而不散,我怎么不会发觉,就算我不是用眼睛看到,我也可以感觉到你的存在。”

那团浓雾回答到“是这样的ㄡ,原来你是特异份子,难怪你能发觉到我的存在,好了,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我勒,比我还大牌,于是我开口说:“开玩笑,叫我走我就走,对了,我不是听说,这里有什么金色的灵雾花吗,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见呢,还是你知道那种花生长的地方,反正最少你也要说一下,我去采采,那我要走才会物超所值。”

此时那团浓雾好像有所犹豫了一下,才跟我说:“最好不要,如果要去的话,可能会有危险,因为生长那种花最多的地方是在更里面的恶灵谷中,虽然有时会有一两朵出现在两谷的交界上,但是总是有限,而我跟恶灵谷中的那个恶魔已经打了这么多年,所以知道它的习性,如果现在有人进入它可以攻击的范围,那它一定会绝不留手的攻击,所以这是为什么最近进入谷内的人很少有活着出去的,所以为了你的安全,我还是劝你,赶快回去,不要在痴心妄想了。”

这时我开始想到绿仙跟我说的情报,于是开始问它说:“对了,有人跟我说,当年有好几格人跑进来打,后来谷里就变成这样了,你会不会是里面的主角,可不可以说一下,也好让我了解一下,为什么当年打过之后,这里就变成这样了。”

此时那团雾回答道,“没想到你竟然会了解那么老古董的东西,算了,跟你说好了,我是当年的一把银色长刀所变化而成的,因为当初主要是为了打造强大的武器,所研发的铸造之术,为了使武器能直接跟神订定契约,而能在挥动时自然而然,可以使用神力,所以通常会想办法在里面封入强大的意识,但是在里面哪把是由不知是哪里来的强力魔兽,用了无数的计谋与花费了许多的勇猛的战士跟魔法师的生命后,把它打败,再把它的骨血肉,混和在特殊的金属里面,并且在之前先以特殊功法,跟特殊法术,把那魔兽的精气神跟灵魂,以人命为代价,把魔兽的精气神跟灵魂储存起来,后来再用从远古传来的众神的遗产以特殊方法,把武器跟那魔兽融为一体,希望可以直接创造出可以通灵的武器,但是在里面那把武器作成之后,后来因为都跟强大的众神订契约,使的它的自我意识又自我成长而显的太过强悍,而使的拿到里面那把武器的皇子,被那兽魂,产生了剑控人心的影响,而使的皇子变成几近乎无敌的恶魔,所以后来我就跟各国强大的武士与魔法师在追杀的过程中,因为打不赢,最后每个魔法师只好以生命为代价,跟众神订定封印皇子的契约,使的皇子跟那把恶魔的武器,从此封印在里面,不能出来,而后来皇子因为时间的侵蚀而亡,而那把武器却又幻变成魔兽,所幸那些封印还在,不然我也不可能把它挡在恶灵谷中。”

我心想,原来传说中,很多几乎可以算是众神的兵器,应该都是这样做的吧,但是最好要找一些比较听话的魔兽,不然应该都会变成这样,于是我就问它说:“那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那团雾开始说,“对ㄚ,但当初我的意识也不会这么强,但是在我经过了那么久的时间之后,我突然发现我的能力便强了,而且也可以由长刀变成现在的型态,自然遨游,如果不是当年我也是封印的一环,那我可能已经出去谷外了。”

这时我开始问它说:“那你也是由魔兽变成的吗。”

那团雾回答道,“对ㄚ,我当年是神英帝国创始大帝的随身神鹰,叫碧眼神鹰,因为当年我本身还可以随意使用风,水系法术,而且寻常魔兽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后来,主人的小孩就在主人死后,把我跟主人的武器融合唯一体,作成了强大的武器,因为武器的强弱跟魔兽的力量成正比,但是如果武器在岁月之中,吸收天地的力量多了,也可以使力量更强,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里面的武器却比我更强,还可以直接使的宿主跟自己同化,所以我会想如果有一天,它的力量足够打破禁制后,那我可能不是对手了,真希望那天永远不要来到。”

于是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性奋感,没想到还有更强的武器存在,于是我就直接跟它说,“那我跟你一起去打它,顺便收伏它,不就好了。”

没想到它却回答我说,“喂,小鬼,不要自不量力了,虽然你刚刚的流星火雨很强,但是你应该是因为特殊体质才有办法这样的吧,如果你还想多活几年,就赶快出去,我看你连我都收服不了,还想跟我合作去打那个恶魔。”

我听它这么说,就觉得很不爽,真是狗眼看人低,于是就说:“好,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让你臣服。”于是就在双手节手印,开始准备念咒。

而那团雾却说,“笑话,我自从可以幻化成雾,我就知道,任何物理性的攻击,对我都是没有用的,而且不用说什么,我怎么有可能会被你小小的魔法给打败呢,哈哈哈。”

真是可笑的回答ㄚ,看我不马上把你打的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才怪,于是我就开始念出咒文来“来自永不熄灭的大地,充斥着整个宇宙,以辗转红莲为名,地狱的业火,把所有的事物一切燃尽,而留下完美无瑕的世界,净空一切,无尽的红莲之火。”

于是就在那雾的周围,突然出现大量的金色火焰,而把它包起来,而刚开始因为那雾可能还有能力,有稍微抵抗的结出结界,但是在红莲之火无坚不摧之下,叫好像泡沫一般,波,的一声,就破裂了,而那雾在不得以的情形之下,浓缩成鹰的形状,而似乎在已经不能反抗的情形之下,又幻变成一把银色的长刀,而看那上面似乎印着古字,写着“雾隐刀”,看来是一把任意使用雾的神器了,而在这时那刀终于发出求饶声,“救我,我…。我认输。”。

于是我就把手上的手印给解开,而红莲之火也就马上消失了,但是在空中的雾隐刀就笔直的掉在地上,而且直接插在地上的石头上,似乎在告诉世人它的削铁如泥的程度,而在我身上的光芒照射下,却又显的有些妖异的光芒,在它的刀身上流转不定。

在我等了它一段时间后,它开始发出声音说:“没想到有这种法术,而且可以叫出那种几乎不属于世界的火焰,那我就可以带你去找那恶灵谷的恶魔。”似乎还不可承认我很强似的,在死鸭子嘴硬,唉,那可能是跟它的前几任主人学的吧。

于是就在它可以换化为雾鹰后,我就被它带往恶灵谷去,我想,这把刀可能总是为了物理攻击对它无效,所以才那么猖獗吧。

在进入恶灵谷后,在雾鹰的领导之下,来到它所说的敌人所在,于是雾鹰要求我先躲在暗处,在它有所需要时随时支援,所以我就开始顺便观察。

我看到,雾鹰所说的敌人,是一只全身都是黑色而且会一直吸收周围能量的巨大黑牛,但是它的双眼却透露出红色的光芒,而且不断在口鼻不断吐露出火红色的火焰,不像雾鹰全身在凝实后,全身都是银色的,虽然我知道,那是因为被人用以和金属结合后,所幻化成生物后,并不可能跟原来一样,但是我也开始在想它的本体可能是黑色的,而且在那黑牛的体内,似乎延伸出好几条锁链,而且那些锁链与地上的魔法阵结合在一起,看来这就是为什么,那条牛无法离开那里的原因。

此时只听到那条牛,庖啸的对雾鹰说:“喂,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怎么会以鹰的型态来跟我打,你不是很喜欢用别人打不到的雾的型态,来打嘛,不会是不想活了吧。”

而雾鹰就对那条牛说:“开玩笑,我是来收拾你的,怎么会怕你呢。”于是雾鹰就把双翼挥动,带起一阵会腐蚀的水雾,向那条黑牛挥去。

而那条黑牛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由口吐出猛烈的火焰,把那水气直接消灭,而且那火还向雾鹰扑去,而雾鹰只能在它面前结出雾的结界苦苦抵抗火焰的攻击。

我在旁边看了不禁摇摇头想,难怪雾鹰无法打败它,先天那条牛就是属于地火属性,而雾鹰是水风属性,天生就会差人一截,难怪就算当初那条牛刚生成,就可以比雾鹰所化成的刀更强,现在雾鹰根本就是会被打好玩的,看来如果不是那条牛手下留情,不想在它的力量还没有可以打破那些禁制前,就失去有人可以打的乐趣,不然那只雾鹰真不知要死几百次了。

于是就在那只雾鹰开始有感到力量不足时,就开始呼唤我说,“喂,那边的,你不是要帮我吗,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帮我。”

于是那条黑牛开始感到疑惑,于是把火势转小,看看是否有雾鹰所说的帮手。

唉,真是无奈,看来不出去是不行的了,真是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的禽兽,于是我就出去看看那只黑牛了。

在我出去后,那只黑牛看了我一下,突然表现出大喜若狂的情景,跟我说:“你,你愿不愿意当我的主人,我想让你为主人好嘛。”

看来这只牛还蛮乖的,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命天子,哈哈哈,于是我回答道“我本来就是要来收服你的,你自愿臣服的话当然好。”

于是那条牛就以跪地的姿态向我表现臣服说:“我的名字是黑魔斧,希望终其一生都能为主人工作。”

我不禁笑了一下说,“好,当然好。”于是我就向那头牛的方向前进。

而此时雾鹰突然从刚刚的惊讶中醒来,对着我说,“别用它,不然你会被它控制的。”

而那条黑牛马上反对道,“喂,你这之笨鹰难道看不出来面前的人拥有的力量嘛,真是一个白痴,而且之前的人会被我控制,也是因为他们的能力太差了,所以才会被我控制。”

这时我就对着雾鹰说:“喂,你既然已经完成任务了,那你的工作也结束了,那你要不要也臣服于我ㄚ。”

而雾鹰却说,“想都别想。”却做势要马上离开。

而在当雾鹰要走时,突然发觉,身体完全不能动了,于是开口说,“你,你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完全无法动弹。”

我回答道“没什么,只是想说,如果有一只没有意志的长刀,也是不错的,虽然把你的能力打散了一些,但是我想,过个几万年,你应该回复像现在这样子吧,哈哈哈,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于是就在我把手拿起来之时,雾鹰马上开口道,“我臣服,我臣服,千万不要把我打回原形。”说的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哈哈哈,真爽,看别人臣服在脚下的样子还真是满足。

于是在我的宽宏大量中,自然无奈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有心,我看,看你可怜,孤苦无依的份上,我就勉强接受你了”,于是雾鹰马上变回原形,而我在刀上抹上以我的血为印的封印,证明从今起我就是它的主人,于是那把雾隐刀就化为浓雾,进入我的体内。

而后我向那条牛走去,而那条牛说:“恭喜主人,贺喜主人,请主人等一段时间,因为雾鹰不在,所以下次的满月,我就可以强行解开封印,追随主人了。”

而我就跟它说,“我看看”,于是它就回覆成一只黑色巨斧,我看到那只巨斧,想到,一个小孩子,使用这样的武器,如果不被人笑死才怪,唉,看来我要把它随便乱丢很久了。

于是在我看了又看,就对着那个斧头说:“没关系,只是一堆小神的封印罢了”真是的,对着东西说话,如果被我老爸看见,不被当成疯子才怪。

于是我就开使念解咒文“来自远古的众神,请收回你的力量,使的被禁钴的力量,得以舒展,封印退去。”

于是就在我把封印解除后,顺便用血在斧上同样画出与雾隐刀一样的封印字,于是黑魔斧,在发出黑芒后,就消失进入了我的体内。

而我也就在谷里,以特殊的魔法阵,在灵雾谷与恶灵谷,画出,以免以后在这里的灵雾花会从此失去,而破坏了原本的生态,而也顺便捡了几朵金色灵雾花带走,想要给那两个可能还在睡的小朋友,唉,我可能前辈子欠他们的吧,虽然我记的在当大圣者时代都是别人欠我的,唉,天生劳碌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