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25章

作者:中国科幻

其后,在妙儿出来之后,一路上只是气得脸圆鼓鼓的不跟我说话,但是好像又很认命的一路上跟着我的脚步,在稀疏的林间慢慢的走动,可能是任务的关系吧,又或者是出于身为王女的自尊,所以就把这种被耍弄的脾气,隐藏在自己的心理,并不会马上的发作起来。

我一路上,不停的回头看着那种被耍弄之后,一付像是要等一下回去在跟你秋后算帐的凶恶眼神,于是不停的对妙儿又报以你想怎样的微笑,在这路上也不无聊,于是就在看到前方树下似乎有着因生长以久树木,而盘根错节的树根所形成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的位置,于是我悠悠然的走向那里,找到一个可以坐下,看起来可以让我休息歇脚的树根脉,于是就在我坐下以后,像妙儿招招了手,示意她来坐在我的身旁。

她看了看我,心想,可恶,明知道我在生气还这样不尊重的随意叫我去坐你旁边,难道我一点也不被你尊重吗,真是的,叫我坐我就坐这么没人格,而且还没有人对我这么随便呢,可恶我才不坐呢,又心想,刚刚竟然被他夺去初吻,而且在被吻的那一段时间还因为惊讶而且感到全身无力,所以竟然完全没有反抗能力,而任眼前的男生任意摘取自己的红润香chún,阵势令自己感到羞愧,怎么就这么随意让人玩弄呢。

我看她似乎已经是分不清楚是怕羞又或者是生气而引起的脸红,在我面前展现,好似红辣椒般,我不自觉的为她的反应又感到好笑,而又开始大笑。

而此时妙儿才又吞吞吐吐的挤出“你笑什么,怎么可以在淑女面前笑成这样,你不觉得很没有修养吗。”于是不知为什么会有突如其来的勇气,眼睁睁的看着我,似乎是不再惧怕似的。

我看着她这突然的改变,有着不知其所以然的愕然,但是我还是回瞪眼的望着她,对妙儿说,“那又怎样。”

而妙儿却又对我说,“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危险吗。”

我心中一片愕然,却不知她所谓何事,到底是因为她是王女,所以有决定生死的权利吗,但是我怕过什么人过了,就算是她有权力派出他们国家的军队来对付我,但是我也不会感到害怕,毕竟彼此的层次相差过大,完全对我没有任何压迫感,而且她本身在登基之前,还完全没有掌管一国的权力,甚至她这次回去是成是败还是一个未知数,说不定在他们国内的那些势力里面,她只不过是一个用来稳定保守势力的好用棋子而已,在大局稳定之后又会像我在记忆中,有些国家起初再稳定王权之时,会先以旧有的势力血统为临时傀儡皇帝,一旦政局稳定之后就强迫用禅让的方法,使原本权力执政者的血统,平稳和平的转移到自己的家族手上,而傀儡皇帝就变成是一个完全没有自由的物品,只要还有生命,那对他们来说,就足以让他们用来翻天覆地,虽然有一些特殊的皇帝,能以自身的努力,且运用底下权力分配者只间的矛盾使自己重新获得权力,但究竟是少数,而且还要底下的人愿意把自己的权力奉献出来才行。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们国家,如果不是因为外敌势力太强,可能就会让他们国内各家族据地为王,而呈现四分五裂,所以现在她们国家的外敌,莫不虎视眈眈的观看着他们国内的乱象,只要分裂一起,就大军长驱直下,而分一杯羹,但是又不敢贸然前进,怕又会促使的它们国内的团结,加快使妙儿国家内的各种意见达成一致,而产生合作,毕竟在明将辈出的国家,任一势力至少都拥有一位所谓不败的名将,而名将与名将对打,就只能使的各自两败俱伤,完全无法得到应有的效应,只能说是个看似成功的失败,毕竟成功的用血占领一个大城池,不如兵不血刃的得到一个物产丰腴的城镇,毕竟一片狼籍破坏之后的成功,比不上完全不需在建设的地方。

所以我就装出,会吗,的疑惑脸色。

但是她又说:“你难道不知道,如果一旦那些征查者认定我是奇亚国的公主,那他们可能就会在我出来在林里散步时动手,但是因为你会先保护我,所以以我的能力,我应该可以在他们追杀我以前先回到车队里,但是为了防范未然,我在离开跟你来散步时,西亚都会有派我们家仆内,最擅长潜遁隐避的人在后面跟着,只要一发现不对,她就需要在不被敌人发现的情形之下,暗地里救我,使我的身分不能被确定,但是一旦你在战斗中死亡,那么那些人就会在你身上探索我的身分,因为王女不可能跟平民谈恋爱,所以一旦认清你是一介平民之后,那么他们对我的起疑心,就会降低了,而能使我们这个车队可以比较平顺的回到国内,而完成欺敌的任务。”

天啊,竟然是以我的死,当成你一路平平安安的条件,你这个女人未免也太狠心了吧,对一个刚刚初等教育刚结束,将要步入他人生第二个转折点的十五岁的小青少年,竟然想要以他的生命当自己未来事业的脚踏板,真是的,虽然我知道,这几乎是所有成王成圣的皇者,所会经过的路,但是当这种被牺牲的人物,对象是我自己时,我都会觉得有一些不自在,好像是被什么人背叛一样。

难怪之前就大手笔的拿出两袋金币,原来是用来买我的命,我苦,我还答应人家要完成任务,没想到保护这个公主任务后面,所隐藏的特殊任务是这样,真是的,但是如果这是她的计画,为什么要跟我说呢。

所以我就开始问妙儿说:“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难道不怕我临时后悔吗。”

于是妙儿眼中好似含着泪光,对我说:“我只是不想,夺走我初吻的男人死的不明不白的。”

于是好像受不了心中的压迫感似的,转过头去,含着眼泪,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去。

当然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一开始就想让我死的不明不白的女人,虽然这种事对我来说,感觉还好,我才不会死勒,而且对这个还有一点良心的女人,我心中还是对她存有一些好感,而且她那么容易脸红,我还没有玩够勒,怎么可以让你走呢。

于是就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对着她说:“不要走,你走了,这种任务,我一个男人,怎么完成,难不成要我男扮女装,一人兼演两角,那我很难演,而且观众还在看。”说着,就指向树林的一角,好似有观众一般,向她表示要尊重观众,而呈现你不演,我会很难搞的表情。

终于她被我这逗趣的表情给逗笑了,看着她梨花带泪的脸庞,却显现出那那种春风似的微笑,而我在此时又说:“谁说,我一定会死的,这个笨计策到底是哪个笨蛋想出来的,怎么想事情都不经过大脑,都没想过,如果对方如果没动手,那就没办法了啊。”

而此时,妙儿就对我说:“不准你说西亚姐姐笨,西亚姐姐一向对事情都是计算的很好,不会有出错的时候,所以通常不会有问题的。”

我心想,难怪最毒妇人心,原来这个恶毒的计画是她想出来的,还好妙儿太有良心,不然我还会觉得为什么我的工作量怎会这么轻松,几乎使吃饱撑着当猪公,太幸福了。

以后对那种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要注意,像西亚那种属于刚强型的美女,就是越要注意她丢给你轻松的工作内容,于是我就跟妙儿,边走边聊,边说彼此的一些意见,就当作是情人间的甜言蜜语,就往扎营的方向走去。

就当她是我的女友般,慢慢牵着她的手走,反正她也不反对,所以也得寸近尺般的搂着她的纤细的蜂腰,谁叫她是要在任务里当我的女友,而且看她雪肌明肤的样子,标准的未来美女,这种天掉下来的便宜怎么可以不占呢。哈哈哈。

而在我走了以后,突然从树枝间掉下数个物品,砰,砰,砰的,直落落的掉在地上,好想是在空中呆了好久似的,如果仔细一看,其实都是一堆人。

而终于他们好像从刚才落地后的脑震荡中回覆过来,虽然在他们四周好像还有着小鸟,金块,星星等不会出现的东西,正在绕着他们打转,但是在他们摇晃许久后,其中的一堆黑衣人中,终于有人向一位似乎是他们首领而加穿银色围巾的黑衣人说:“首领,刚刚不知为什么,从接到你的命令后,在我们要跳下去时,突然好像有手在空气中捉住我们般,使我们不能动弹,而且还无法发出声音,直到刚刚才从上面掉下来,才没有办法完成刺杀的任务。”

而那身穿银色围巾的黑衣人道“算了,我还觉得奇怪,你们为什么这样之后,也跳了下来,也发生了刚才你说的事。”

此后那个首领沉寂思考了好一会,于是又开口说道“嗯,可能是这个林子有鬼,今天刚好他们在上面那里聚会,所以我们才会撞邪的样子。”说着就露出惊恐的样子,难着黑嬷嬷的树林,而周围的手下感受到首领的心意,也露出惊恐的样子。

于是就有人以结巴的语气,对首领说:“那……首领……我们……现在要……怎…么…

办。“

于是那首领就说:“嗯,此地不宜久留,反正又不是只有这次机会,下次出任务大家要记的先带一堆辟邪专用物,以策安全。”于是向众人示意,赶快离去这里,并且还在地图上特地标明,此地会发生的事,以用来如果未来有人要在这里出任务,所要了解的可能发生情形,唉,如果他们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事的始作俑者是谁,那他们应该就会马上放弃这个任务,可惜这不放弃可能就是他们接下来几天恶梦的延续吧,因为每天都要在身上挂满一堆神像,护身符的,使的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实行任务的人,又或者是一堆挂满全身护身符的神棍,且高吊在半空中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始作俑者是…………

我勒,怎么可能让你们这些人,打坏我泡妞的乐趣呢,哈哈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