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26章

作者:中国科幻

接下来几天,我每天都像情人一般,主动在大家正在扎营时,直接跑去牵着妙儿的手去散步,当然我都不会忘记先牵着妙儿,在西亚与团里的色龟们面前先转了一圈,向他们炫耀一番,当然在团里没有女人缘的男士,自然而然对我的艳福无边,充满着无限的景仰,所以每次晃过他们面前时,总是听到一堆没女人缘的男人,对着我身旁的小女孩鬼吼鬼叫的。

例如“妙儿,富贵是个花心大罗卜,跟他分手会比较好。”、“妙儿你有没有感到叔叔散发出的成熟男人味会比较好”、“妙儿,富贵比较不会怜香惜玉,如果有问题,可以来找叔叔我ㄡ。”

天ㄚ,这堆男人,找不到女人,竟然会想对国家幼苗下手,也不想想,对于妙儿这未成年少女,应该是要先找像我这种跟她年纪相符的男生当男友,会比较好,虽然如果我是他们的年纪,就会想要老夫少妻,毕竟把天下的美女占为己有,是当男主角的美德,而我怎可以违背呢。

而当西亚看到我,每次都完好无缺的带着妙儿走回来时,总是露出惊讶的表情,毕竟每天都有侦查者,总是跟着车队外围,一边躲躲藏藏的掩蔽行踪,一边又不时的把注意,放在妙儿身上,但是这段时间下来,几乎每天都为他们准备机会,但是那些侦查者却完全不为所动似的,只是呆呆的让我跟妙儿,如胶似漆的出去,却又甜甜蜜蜜的回来,所以一直对这些侦查者的方针感到怀疑,毕竟如果一但确定妙儿是否为那些侦查者的目标,应该会在可能的范围之内做出反应,不可能每天都是在那里浪费资源,完全不做出一点反应,不管是攻击,或者是撤退,都可以使她们对眼前的形势,更加的明朗化,而这扑朔迷离的情形,使得西亚与妙儿,每天都为这些情形反覆做讨论,当然隔天妙儿自然而然就会在我身边诉说,昨天她们所说的事。

当然我这个,使作俑者,当然都会装作一付完全跟我没关系的嘴脸,看着正被我玩的满脸通红的女生,一边对她说:“跟我无关,反正我的工作是当你的男友。”而又开始对她毛手毛脚起来,反正送到嘴边的肉,总是要吃她一口。

当然这种日子不会太久,毕竟我也会有无聊的一天,于是乎,这天,在跟妙儿一如往常的出去之后,我一边搂着她的纤腰,一边享受着从她头发上传来她使用的洗发精所拥有的香味,虽然在风吹时,那被风吹起的发丝,总是会刮到我的脸颊,使我感到脸痒痒的感觉,而她那在我耳边喃喃的细语,是的我感觉到想要找个地方,躺在她的怀中,一边享受着林间的微风吹佛,一边再听她喃喃细语的美妙声音,而做个白日梦,虽然已经是下午接近傍晚的时间,但是睡个午觉总是可以吧。

于是就听到林子里,传来潺潺的流水声,跟着,我就带着妙儿往声音的方向前进。

果然在穿过那林子后,就看到一个有个小河穿过的较为平旷的地方,于是就在那河旁,找到一块有树荫遮着的地方,且底下还有一块较为平滑的大石,根本就是专门为我这种喜欢睡午觉的懒虫,所设计的地方。

于是我自动自发的带着妙儿过去,我心目中的最理想的午睡乐园,就在那里枕着妙儿的大腿开始在她的抱怨中沉沉睡去。

可是睡到一半,突然被妙儿突然猛烈的摇醒,可能是怕我死的不明不白吧。

于是在我睁开眼后,所看到的是,全身挂满神符,神像,好似专门在卖辟邪用品的神棍,但是却又全身穿着专属于暗杀者的黑衣隐蔽服,看起来就是让人觉得不仑不类的,而他们的人数,也慢慢由个位数增加到数十好几的人数,且持续增加中。

但是他们,由树上落到树下时,却不是第一时间的跟我们说话,反而在看着自己的身体,似乎是由树上跳下是一件多不可思议的奇迹般,且还有人还喃喃自语的道,“我们终于摆脱了恶灵的束缚,天ㄚ,原来要挂这么多神像,才有把恶灵驱逐的能力。”

而在他们互相道贺后,才终于有人开始注意到,在旁边正傻傻的呆望着他们这些异类的我们,终于有人开始开口道“喂,小子,你们车队里是不是有要回奇亚国的王女,根据我们的情报,你旁边是唯一符合王女条件的女人,说,是不是。”

开玩笑,我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说是,于是我就抱着身旁的妙儿,对她香了一口,才笑笑的对那个发问人说:“谁是奇亚国的王女,她是我的女友,叫妙儿。”

而妙儿被我突然在众人面前吻了一下,顿时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只好头低低的看着地面。

而此时在众人里面,那个有多穿银色围巾的黑衣人道“算了,不管是不是,只要把她杀了,一切的疑惑不就解决了吗,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小子,你要怪,就怪你的女友,为什么跟奇亚国的王女的年纪这么像,使的你们两人都要英年早逝,没关系,反正你们一起死的话,到九泉之下,也是有一个伴。”于是就开始示意,使地上的众黑衣人,开始向我们两人围起来。

于是我就先以手示意要妙儿先离开,以免在对方的包围网完成后,就逃不了。

但是妙儿突然发出坚决的眼神,紧紧回抓着我的手,对我说:“我不走,我不要你死。”

而且开始在眼里出现水汪汪的眼泪,且红了双眼。

我心想,怎么这时候才又犹豫,平常问她说一旦发生这种事时,她会怎么办,她总是说:“一旦发生问题,我一定马上飞也是的跑掉,毕竟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真是的,我也是不想死,而且你这个女人,说的跟做的完全不同,虽然对这种事实,我很高兴,但是你还是给我走吧,不要在这里烦我,于是我就再跟她说:“你走啦,我不会怎样的,我才不会死勒。”于是就想推她快逃。

而妙儿的脾气也真是硬,又对我说:“要走一起走,不然我不走。”

真是的怎么会遇到这种女人,于是我只好跟她说:“好吧,你要留下就留下,但是由你负责我后面的敌人。”

而外围黑衣人的首领就说:“对嘛,既然你的女人想跟你做同命鸳鸯,你应该接受才对,反正我们一定要杀你的女友,不要让我们多费事不是很好吗。”于是就准备动手了。

而就在妙儿,转身跟我背对背时,我突然一掌拍在妙儿她身后,让妙儿她像鸟儿一般,迅速的飞离这些黑衣人的包围圈,而把她平稳的送到躲在树林中援助者的位置,就又在援助者的帮忙下,使的妙儿迅速的远离危险地带。

而此时,那首领笑道“你以为我只有在这里才有手下嘛,哼哼哼,她还是难逃一死的。”

而此时我就又对他说:“是吗,可是我怎么看到一个奇异的景象。”

于是那首领向我所指的方向看去,于是他看到,他的手下,好像被突然被定住般的浮在空中,于是他惨白了脸说:“怎么又有恶灵作祟”

于是我就回答他道,“对ㄚ,有恶灵作祟ㄡ,而且听说水会导电ㄡ,浓雾跟水差不多吧,希望你们会有所觉悟,而有些心理准备吧。”

于是在首领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后,而我还过去拍拍他的脸颊之后,大笑着,狂啸而去时,突然了解了这几天恶灵作祟的元凶是谁,于是开始脸色发白,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不对,一边大声哭着请求我的原谅。

而当在林子里开始起了不寻常浓郁的雾气后,有些黑衣人从刚才的对话中,了解的我所谓何事时,已经有些惊吓得口吐白沫,手脚发软,四肢无力,与屁滚尿流的发出排泄物的恶臭,之后在雾气已经伸手不见五指时,传来兹兹的电流传导的声音,与此起彼落的惨叫声,最后在一片无声后,与浓雾逐渐散去时,传来烤巴比q 的香味,而后就是我在走以前,以特别功法所留下的声音“这次是烤的半熟,下次就是真的用石头火锅了(石头火锅,使以滚烫的石头,丢入未煮的汤里,用石头的高热,使火锅里的食物煮熟)。”

而他们这群黑衣人,却又是有志一同的听到我这句话,才全部昏厥。

而当我回去时,就看到妙儿正强烈的要求西亚,与约克大叔带人去救我,唉,总算看到妙儿本身,身为王者的应有态度了,虽然西亚,跟约克他们认为在这时候,应该先了解状况,先做好防范,再谋定而后动,但是在妙儿的威胁利诱之下,唯有答应了,其实他们本来是打算以寻尸体的心理要出去找我,却没有想到,我竟然大摇大摆的这样走回来,而且还边吃着,从森林里的树上所摘的不知名的果实。

看着他们惊讶的模样,我就直接走过去摸摸妙儿的头说:“我不是说,我会回来嘛。”

但是西亚与约克大叔却有志一同的对我问道“为什么你没事”

而我当然跟他们回答道“嗯,商业机密。”

于是就不管他们,反拉着妙儿的手,往营地里去了。

而我在走时还跟他们说:“要小心他们的下一波攻击ㄚ”

而这句话使的西亚他们吓得赶快加强防卫力量,而且连续几天整晚不睡。

在我看到他们那熊猫的眼框后,我开始感觉到我的随意一句话,就可以使他们受苦受难,真是好玩,之前被他们两个卖的仇,都报答回去了,哈哈哈,真爽,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何况我还是在每次吃饱睡饱顺便泡妞之余,含笑看着他们忙东忙西,草木皆兵的,轻轻松松顺便报了被他们出卖的仇。

哈哈哈,真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