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27章

作者:中国科幻

虽然,在西亚他们连续好几天,战战兢兢的为防卫准备,且夜夜在营帐里讨论,敌人的动向,所以睡眠不足而看起来像熊猫,但是在他们意识到身体与体力,可能无法参与他们作长期抗战之后,才决定以轮休制,的方式去应付接下来的日子,但是在他们彼此之间,对于可能应付的强大挑战压力下,使的在西亚与约克大叔底下彼此手下派系,彼此之间的合作更为紧密,也相对的使的车队本身的警觉,与防卫有了明显的提升。

唉,如果大家不是为了生命的延续,要求西亚手下贵族出生的人与约克大叔手下平民出生的人,彼此暂时毫无隔阂的合作,在之前可能就是天方夜谭,而现在有时还能称兄道弟的在一起聊天,喝酒,那可能要归功于他们有些歇斯底里的领导了,在于他们上级长官的强烈要求,使的他们受不了压力吧。

看着他们那些负责防卫的叔叔们,成天总是不知所以然的傻笑,如果不是知道这些天约克他们的非人类要求的防备,那可能会以为进入了疯子队伍里。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的受到非人的要求,反正我都是可以睡我的觉,反正当初约克大叔就跟我老爸约好,不让我帮忙,所以他当然叫不动我,而西亚当初也是跟我说,我的工作是在公主出去走走时,负责她的安全而已,所以我就成天在西亚配给我的车厢中睡我的大头觉,顺便练练同游天地,解解不能随便走动的闷。

但是西亚他们经过几天的努力,对于都没来的敌人,却只好抱持着这段时间是暴风与前的宁静,努力的继续防守,因为不管是否被怀疑了,迟早总会发现真的王女在车队里,所以就以有备无患的心理作防备。

而且还时常对于路线的选择,不时变更,而且还抹去足迹,以免太快被对手给发觉,那么好不容易,在敌人从车队附近撤去的观察者的好机会,就有可能丧失了。(当然没有观察者了,现在他们可能还在床上养伤,被电的那么惨,不是一天两天就会好的)

而西亚他们的努力不会白费,所以当终于在敌人以特殊追踪法,跟到我们时,立刻在我们的密探系统下,先一步发现了他们,虽然彼此的实力悬殊,但是西亚与约克大叔他们立刻决定,紧急找到一个易守难攻的谷地扎营,以求在与对方的军队,做到一定程度的消耗战,并且还以一定量精锐的人马,先在躲在外面埋伏,只要当对方的主力开始对营地发动攻击时,在一口气攻击对方防守的营地,而且夺得对方的物资,使的对方在后背无援的情形之下,而被前后夹攻的我们一举攻下,而获得奇兵之效。

就在一切底定之后,西亚,与约克与妙儿辞行,因为妙儿在他们出去埋伏时,就必须是属于营里的最高行政长官,而且他们还约定,当敌人清除在寨前的前一段陷阱后,就必须出来露面,已用来帮助陷井达成它们的功效,并且还可以吸引对方的将领,尽速派出他们的主力大军。

但是我就不可能闲到了,因为在西亚出去时,就主动的要求我,希望可以尽到我的责任。

当然我就这样答应下来,又想到,自从那天过后,如果不是妙儿主动来找我,我根本就不能主动去找妙儿,因为当我要去找妙儿时,如果不是在队伍里警备的大叔,叫我回去休息,就是在妙儿营前,被西亚挡下,说什么,演戏完毕,而且妙儿在营里不需要我保护的理由,赶我回来,好像真的怕妙儿真的会爱上我似的,不想让妙儿跟我见面,当然搂,这不包括妙儿本人,所以到最后,妙儿总是主动跑来找我,虽然常常会看到西亚急急忙忙的跑来跟我要人,似乎是怕我会做什么危险的举动的样子,虽然西亚总是抱怨连连,但是在妙儿总是以自身的权威跟西亚说,“不关富贵的事,是我要来找他的。”

虽然总是看到西亚以恨的牙痒痒的眼神,看着正把手搂在妙儿腰部的我,但是,管她的,眼神又不能实际上杀人,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养嘛。

所以在保护妙儿这种任务,我当然市当仁不让的接了下来,而直接跟西亚去找妙儿。

当然在西亚与约克走后,我自然而然就直接过去抱着妙儿,听她说这几天的辛劳与计画。

对于她的不安,我当然是直拍着胸埔,对她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她的安全,而不会使她获得一丝一毫的伤害。

大概女人总是对她心仪的男人,完全没有怀疑的心理吧,妙而竟然就很高兴的主动吻我,对我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保护我的。”

于是妙儿就喜兹兹的跟我在营里等待,等敌人开始发动攻击,再去出去演应该演的戏。

唉,虽然很轻松,但是西亚他们难道没想过,如果我们守不住的话,那一切的计画不都是白费了嘛,于是我就跟妙儿说要先出去看看环境,妙儿自然主动的说,“那我陪你去好了。”

于是我们两人自然就在营里巡视,因为现在妙儿是统帅,所以当在准备守备的叔叔们看到我们来看他们时,自然就很高兴。

虽然,妙儿本身并不是很会用语言来提振他们的士气,但是只要是妙儿有来先看他们,在那些叔叔眼中,自然就很高兴了。

我也顺便捡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拿起来放在手心,就随意在石头上写了一个已经失传的字,就把它随意丢在,营区外面陷阱之中,于是就开始跟着妙儿到处走。

当然回去休息没多久,约克大叔的助手,韩得大叔就跑进来说:“外面已经开始有人来做试探了,虽然有触到陷阱,但是却用投掷大石块的方法,把巧妙的让那些陷阱,提前引发,而无法发挥功效,看来前面的首领是一个很警慎的领导者,已经知道我们要在这里等他了,所以宁愿用时间去跟我们稳扎稳打的耗下去,看来要赢,可能很难。”说完还摇摇头,显示心中对这事的无奈。

而妙儿似乎也感受到这从战场上拼过千百回战士的忧虑,于是只好强打起精神,站起来,跟韩得大叔说,“算了,我还是先照原定计画,出去让对方看看好了。”

于是妙儿就在韩得大叔的带领下,向正在稳扎稳打的敌人,他们的可见范围内喊话,“我乃是奇亚国王女,奇亚妙,来者何人。”

而此时敌方团里,似乎有些騒动,好像有人想马上出头来,向我们这里进攻,但是马上被里面的领导者给制止了,韩得大叔被这种情形感到失望,看来眼前的敌人是一种利害的角色,宁愿放弃一时之快,却又不发一语的给予对方精神上的压力,而且在他的指挥之下,慢慢一点一点的清除眼前的陷阱与障碍物。

看来如果没有意外,没出几天,我们这些人就会被对方给瓮中捉鳖了,而有人也开始心想,为何什么地方不选,偏偏选在这种绝地,害的他们要跑也没办法,唯有等死一途。

而此时我看见这种忧虑的众人,士气看来低的要命,根本不需要对方打来,自己就已经先宣布失败了,而此时对方突然传话说:“如果你们先把奇亚妙交出来,那我们就饶你们一死。”

此话一出我们这方马上产生騒动,可能看来会有人想叛变的样子了,而妙而也吓的紧抓住我的手,想从我这取得一点安全感吧。

而韩得大叔不愧是有一些见识,跟着马上说,“你们安静些,这是分化我们的政策,如果把妙儿交出,对方如果不想让我们把这事传出去,一样会慢慢的攻击我们,而且等到陷阱解除时,马上不留手的杀光我们,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而这时的众人才安静下来想到这事的严重性,毕竟当队里没有东西执得对方夺取时,对方就可以已魔导军队,不留余地的直接攻击,直到己方全死为止。

而此时,终于又有了异样的声音,有人开口道“那我们跟他谈条件ㄚ,例如等我们逃到哪里时才放妙儿给他们,那我们不就有机会逃走了。”

韩得听到之后说:“真是笨蛋,如果他们暗下杀手,或者是已经想把妙儿杀了,这种做法只会死的更快。”

于是众人才又跌入悔恨没出去当埋伏任务的低落士气中,应为他们想如果在外面,至少还可以马上见机逃跑,不用在这里等死。

而我看到这种低落的士气,与妙儿那求助的眼神,于是只好心想,看来不救他们一次是不行了。

于是就牵着妙儿的手,带她到我们搭起来准备用来防备的射箭台上,在台上的人已经在看到对方不可能强攻,所以已经违背军令下去跟大家参与讨论了,而我带妙儿上来,因为大家看我们来这里,也不可能逃跑,所以就随我们去了。

当我带妙儿上来这个射箭台时,妙儿突然跟我说:“富贵,对不起,害你要受到这种危险,如果我不是王女,那你也不会受到这种危险了。”看来妙儿对让我陷入这种危险的情形,感到抱歉,可能因为我是她的初恋吧,总是感到她特别在乎我的。

可是我怎么可能对这种事感到惊恐呢,于是我就笑笑地对快哭出来的妙儿说:“傻孩子,你在胡说什么,如果只是这种打击,和情况,就让你失去信心的话,那你以后要怎么帮助你要统治的人民,而且在这种情形下找出方法帮助所有的人,让大家皆大欢喜,那才是一个王者所应有的态度ㄚ。”

而妙儿突然就哭出来了,又对我说:“可是你看下面的人,一有问题,就想出卖我,这样怎么要我如何有心去帮他们ㄚ,而且我对于现在这种情形完全没有办法ㄚ。”

于是我开始对她说:“当一个王者,千万别自弃,不然会得不到同情的,而且在你那种国家,唯有一再的使大家皆大欢喜,才是你的国家未来的策略,像你的国家,应该在赚钱的流动商人手上多抽税,因为你的国家位置很好,他们一定要从中通过,对于你的国家只是属于一个过客,但是在政策上要尽可能的帮他们,使他们的生意能越作越大,就像努力的养母鸡一般,才会有蛋下,而对于一直居住在你国内,不常移动的农人,减低税收,对他们好一些,让他们对你的国家有认同感,才有办法获得民心,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有人民背叛你,答应我,要好好照顾你的手下,不管他们是否居中摇摆,因为他们也是要生活。”看到妙儿似乎对于人性开始感到怀疑,不得不对她说出这番话,让她了解对她的未来,并不是只有争权夺利而已,而是要真的照顾人民。

而她唯有哭着说:“好,我答应你,可是富贵,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不然怎么对我这么说。”

而我就跟她说:“你忘了嘛,我还要去留学,而且我又不可能会一直在你身边。”

妙儿就又说:“那我们之间这段感情怎么算。”于是妙儿露出那种可怜的神情。

而我就跟她说:“放心,我又不会死掉,而且我比较习惯趴趴走,所以希望每次去你的国家时,都不会被你拒于千里之外,好吗。”

妙儿知道这是我的心愿,于是只好点头说:“好。”但是又说,“除非出现奇迹,不然我们两人都会死在这里,而先当同命鸳鸯了。”

而我笑了笑,就指着战场上说:“你看,奇迹来了。”

妙儿就转身,看着我所指的方向,说:“哪有,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又突然被一种异象给吸引住了眼神。

战场上突然聚集起一堆石头,然后石头开始成了一个人形,而且还向敌军正在用大石块,敲击在等一下要行走的方向前进,而且当那石人一开始虽然都是聚集一些小石块,但是越聚集就越多,而且越大,甚至开始吸引敌军抛射出来的石块了,而当那石人走到快接近敌人时,已经是一个高度达到十楼高的石人了,我心想,看来敌军所带来的石头蛮多的,才有办法让石巨人成长的这么快。

但是敌人对于这种异象,当然不可能一直呆着,于是在对方长官的下令下,一时火球,光弹,水龙,淡蓝色的空气弹等魔法,与弓箭等在空中乱飞,可是时巨人却不痛不痒的,一边向他们前进,又不时的甩了甩手,使的聚集在手上的石块,向敌人他们的军队分散飞去,而后又聚集再附近石头,补充所失去的手。

敌军一开始还有些些的反抗,但是在面对这种几乎取胜无望的敌人后,终于在石巨人接近他们以前,在总指挥官的命令下,飞也似的,但是又有规律的统一退去,看来这指挥官可能看出石巨人的缺点,就是它行走缓慢吧。

可是敌人的退却,却都是整齐划一的离开,而且对于营地里的东西,完全的放弃,看来对方不是因指挥官太优秀,能当机立断,不然就是在这里还拥有强大的后援,根本不在乎在营地里的物资。

而我们方面,当然妙儿是一脸讶异与喜悦的抱着我猛亲,那些还在等死的叔叔们,自然就欢天喜地的互相拥抱,似乎是对这种奇迹感到欢欣。

但是那些叔叔的高兴也不过是持续了一下下,因为在石巨人在敌人走光后,就转身向我的营地前进,似乎我们这是它下个目标一般。

当然那些叔叔自然就吓得往营地后面跑去,希望可以拖延死亡的时间。

而我跟妙儿却只不过是待在射箭台上,等着那石巨人走过来,而且我还感到妙儿的手里有因惊吓而出汗,但是对于我一直很镇定的待在台上,感到一些安慰。

当石巨人到我面前时,就屈膝蹲下,尽可能的把头额接近我,于是我就把手往石巨人伸去,从它额上拿出一块巴掌大的石块,而那石上还有写着看不懂得字。

而我拿下之后随手把那石块拿给妙儿跟她说:“还可以用两次,省着点用。”

而那时巨人就慢慢的往我的前方走去,并且石头还慢慢的掉落,直到它消失,只见到在我前方有着一路由大小石头堆起的石头线。

而当西亚,与约克大叔回来后,对这些事当然会追问一番,但是我还是老话一句“商业机密”回绝了他们的追问。

而在讨论之后,才知道,其实西亚本来在发现对手不照剧情演时,就想要冲出来,想要搏死一战,但是好险约克大叔在旁边,马上叫众人制止西亚,毕竟大家都知道,那是送死的行为,好险有石巨人那幕,不然我看约克大叔如果不被西亚给剥皮才怪。

看来此行还真是多灾多难ㄚ,我何时才可以到西西里塞岛ㄚ,唉,前途茫茫,离留学的美梦看来可能还很久ㄚ,我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