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31章

作者:中国科幻

其实隔了几天,就到船长所说的无人岛,大家因为许久未看到陆地,所以就好像苍蝇遇到蜜般的,快速的下锚,在以小船载送大夥到了那岛去,当然那天自然就先住岛上了,而我与红翎被分配在同组,被要求去收集食物和水,这当然是船长的意思。

唉,真是无奈,看来我又要开始照顾别人了,而当船长交代我跟红翎去提水时,顺便给我两个超大型的木桶,还特别交代说,[富贵,我知道你的神力过人,虽然通常一人都被要求,背一桶这样的水桶回来,但是红翎是我女儿,而我这做老爸的怎麽可以会让他背这麽大的木桶回来呢,所以把你们两人归於同组,希望你可以为我女儿背水回来。]

天ㄚ,这麽大一桶,一个成人搬一桶,不被压死才怪了,还要我这未成年的小孩搬两桶,还要替这个蛮女背,我是招谁惹谁,怎麽这麽命苦,唉,算了,做就对了,谁教这是船长的命令。

虽然红翎看起来有些想抱怨,但是可能是想到木桶装满水後的重量,又把要说出口的话给收回,真是个顺风转舵的家伙,唉我只好很认命的随手劈了两根木条,在用随手可得的绳子,做了一个用来固定两个木桶的担架,好方便用来背两个大木桶。

我们在船长的加油声中出发,船长就开始跟一些人开始做,等我们回来後,营地的准备工作。

而沿路红翎似乎是因为对我问心有愧,於是跟我说[对不起,让你做我应该做的工作,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取水源地取水的,因为我之前听很多水手说过,这里有什麽,怎麽走。]

天阿,这次是你第一次出来找水ㄚ,船长也真是的,竟然让这种生手来带我去找路,我差点昏倒,於是开口说道,[嗯,红翎大姐,这次不会是你第一次负责出来补充食物吧。]

[对阿,你怎麽知道。]红翎简明回答了我的疑问。

ㄡ,我的天阿,我听她这麽回答,差点晕倒,天阿,那她要怎麽带路ㄚ,这时我开始觉得,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一个完全没经验的人带领,那我可能要以一定的心理准备,去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形了。

而红翎还完全都没感觉的说[哎呀,富贵,你放心,大姐我一定不会迷路的,我们会很平安,所以你可以很放心。]

哼,是你放心,又不是我放心,只要你可以带我回去,那我也无所谓了,算了,只好认了。

此时红翎才又回头走,可是又没走几步路,就听到她喃喃自语的说[奇怪,什麽时候,这里又多长出一棵这麽大的树,怎麽跟爸爸他们说的又不一样了,嗯,应该是这里生长环境太好,所以才长这麽快吧。]

天ㄚ,小树会一下子长成大树吗,红翎这个人还真不是普通的粗线条ㄚ,唉,我知道我开始要为我自己的迷路生活,开始祈祷了,只希望红翎可以早期发现自己现在已经迷路的事实了。

又走了几步,可能有发现不对,於是转头要跟我说话。

我看她转头过来,还很高兴的以为她要宣布迷路的事实,还想到台词要跟她说,没关系,我还记的来时路时。

没想到红翎竟然跟我说[富贵,跟好ㄡ,不然等一下你跟不上我,会迷路的ㄡ,如果害我也迷路,你给我小心一点。]

我勒,这是什麽粗线条的女人ㄚ,竟然这麽说,我认了,明明自己已经迷路,还说别人迷路,啊,我认了。

我看她走到最後,越走越快,已经开始不去看手上所抄的小册子,而且开始随便走了,此时的我已经对这种预期中的情形有所了解了,唉,已经确认迷路了吧,所以才会有这情形发生,红翎还在死鸭子嘴硬,不肯认输,我是否该帮她一下呢。

终於在她看起来有些发火时,我决定马上应变好了,於是就开始说[红翎,等一下,让我休息一下好吗。]

而这大小姐似乎有些生气的对我说[好啦,顺便让你休息一下好了,记得不要休息太久,不然太晚的话,我们会因看不到路而迷路,如果发生了那事情的话,那都要怪你了。]

天ㄚ,把自己的错归给别人,你也太强了吧,於是我就在稍稍休息时,嗅了嗅,空气中的水气,与听了一下丛林里的声音,就随手比了一个方向跟红翎说[红翎那边好像有水。]

红翎其实刚刚自从我停下来後,就顺便注意我的行动,但是她看我只是嗅了一嗅,就跟她说那边有水,虽然不是很相信,但是知道自己已经迷路了,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於是开口说道,[好啦,去那里看看好了,反正我爸他们给的地方,不知还要多久,但是我警告你,如果因此我们迷路的话,那都是你的错ㄡ。]

唉,对这种情形,我还能说什麽,於是我回应了她一声,就背起那两个大木桶,开始往水源地前进,当然红翎跟在我後面陪我走。

到了那里,我看到一个两人高的大山洞,而山洞外围的地面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我猜想,可能里面有山泉水,从里面渗出,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形,看来,不进去是不行的了。

而此时红翎又说[我怎麽都没有看到水,是不是你猜错了。]

我回答道[嗯,地面的水,应该是从山洞里流出来的,我想进去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麽大水洼,还是有什麽比较大的山泉水好了。]

於是我们就开始要动身进入,没想到里面竟然突然飞出一只蝙蝠,吓得红翎马上改变主意说[算了,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就好了。]

真是一个没胆的女人,但是我怎麽可能就此放弃呢,於是我就跟红翎说[我进去就好,你在外面洞口就好,别跑太远,不然林子里可能有野兽。]

於是我只好自己一个人背木桶进去了,唉,真是苦命。

我进去後,发觉,里面的空间实在是比外面大很多,还有因经年累月而形成的钟rǔ石,和石笋,而在顶部密密麻麻的都是蝙蝠家族,唉,真是蝠口众多ㄚ,反正,我只是进来装装水,跟它们又没冤没仇,所以我也不想招惹它们,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精神,而且它们还是原住民,怎麽可以不尊重它们呢。

所以我就在那洞里,找到一个水潭,赶紧取水,而不想打扰这些蝙蝠的安宁。

在我取水完毕後就赶快出去找红翎了,於是就可以看见我背著两桶已经装满水的大木桶,蹒跚的走出山洞。

在我走出山洞後,才发觉,奇怪,我的迎接者怎麽又不见了,该不会被野兽给猎走了吧。

我看了一下四周,才发觉,在树林里的某个角落,一条大蟒蛇正用它的身躯围著它的猎物,而那猎物的身躯还发出,剥剥,的骨头被巨大压力压碎的声响,而那猎物还保持著意志的清醒,那蟒蛇还正看著那猎物痛苦的表情,似乎是以此为乐。

我心想,这蟒蛇还真是会享受猎物痛苦的快感,我知道蟒蛇因为无法咀嚼食物,所以有时事先要把大型猎物用身体把猎物的骨头压碎,再把猎物活生生的吞噬,而通常食物入口後,那猎物才痛苦的又无法动弹的在蟒蛇体内窒息而亡,那是一种痛苦的死法,只是当蟒蛇在吞噬时,完全无法动弹,所以蟒蛇通常会因为如此而被猎人杀死,虽然那时间很短,但是一个成功的猎人要会擅用各种时机。

因为这是食物链的一环,所以我有些不想管,可是当我走进,想要参观一下时,却发现,奇怪,红翎怎麽变成这个被吃的主角,而且还发出微弱的喘息声,真是的,这蟒蛇什麽不好吃,偏偏要吃这女人,我都还没玩够,你把她吃了,我怎麽跟船长交代ㄚ。

於是我只好赶快,伸出两之手来,一手用以属冰的气,另一只手用以属电的气,分别压在那蟒蛇的头颈两处,使的蟒蛇的头部瞬间被冰冻,而颈部因为被我控制电气,顺著脊椎往下延伸,使的身躯里的神经,受到电流的刺激,一瞬间放松了力道,让红翎由此脱离了那蟒蛇的压制,我反手把那大蟒蛇丢入林中,任它自身自灭,唉,算你倒楣,碰到我,不然我也不想理你,反正我下手不重,过两天你又是一尾活龙,我在心理先为它默哀几秒钟。

於是我开始著手查看红翎的情形,唉,真是惨不忍睹,身躯被卷的就像是一块出血的肉块,完全不像是有骨头的生物,看红翎已经似乎进入弥留状态了,我勒,不赶快治,可能来不及了。

於是我就开始念咒[圣洁的女神ㄚ,请你赐与这迷途的羔羊一次救赎的机会,任青春长在,绿水长流,与以她忏悔的机缘,圣灵之光。]

於是在空中与地上出现了刚好把红翎夹在中间的魔法阵,源源不绝的发光,把红翎垄罩在内,此时魔法阵里源源不绝的把生命之力输入红翎体内,而红翎也慢慢的恢复,红翎终於因为生命力的输入,而醒了过来,而这时她说[富贵,是你救我的吗。]

我当然回应她说[嗯]

而她说[我知道我已经因为伤势严重,就算治愈魔法再高强,也无法救的伤势了,而且你也不是治愈师。]

我不想回答她,怎麽可以把我的法术跟那种烂治愈师的烂救护魔法做比较呢。

而此时她又说[富贵,记的跟我爸说,我对不起他,都没好好听他的话,还硬是要跟他来跑船,才会这样,都是我太任性了,对了,真是对不起,你交代我不可以乱跑,可是我还不听话,所以才有这种是发生。]

我心想,对,你就是太任性了,可是看你有心悔改,我就让奇迹加速好了,以免被你当我跟一般的治愈师一般。

於是我的双手运出属於‘生’的气,开始为红翎,塑骨长肉,凝经成脉,使的她那已经几乎变成肉块的身躯,开始回覆之前的容貌,只是重塑的身体会比之前强韧很多。

於是红翎就感到奇迹的情形,在身体里发生了,感觉被我温热双手碰过的地方,那里好像骨头,肉等,都回归原位,还被灌输了无穷的精力,使的那里想要动一动。

我在片刻的时间,把她上下左右都摸过了,使的她的身体恢复,然後跟她说[看你以後还要不要听话,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一定是死无全尸,大不了,几个月後,在这岛上还可以发现在一坨大便里,发现你的随身物品。]

而此时红翎对我根本不敢跟我回话,只能乖乖的点头。

看她如此的乖巧的听我骂,我不由的龙心大悦,於是我就又交代[不要跟别人说,我们今天的事,知道吗。]

红翎只好点头说,[嗯]。

於是就由我带路回去营地,而红翎只有乖乖跟在我後面跟我离开这里,在树林里只有因身体被电到,而在哪里有一动没一动,且头还有结著冰的大蟒蛇,唉,算你倒楣,我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