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33章

作者:中国科幻

这只笨龟总算是肯停下来了,也不知是累了还是感觉到危险已经过了,真是的,怎麽对那刚刚在对打的两只怕成那样ㄚ,真是没胆,害我跟红翎乘风破浪了半天,现在只看见茫茫的大海,包围在四周,根本就已经搞不清楚方向了。

看来我还是先确认一下方向好了,不然等一下该如何回去,於是我就开始做起辨识方向的工作了。

其实也没做什麽,只是站起来,张开手掌,伸直手臂,在原地转了一圈,就感到某个方向是我要去的而已,当然还是因为我第六感灵敏,所以才可以用这种方法辨识方向,而且还很方便,出错是有,但是很少,就像迷路时,直接凭直觉去猜路要怎麽走是一样的,这种方法当然是要那种拥有特殊运气的人才能办的到了。

红翎看我这种举动,就对我说[你在干什麽,好奇怪ㄡ。]

我不想理她,只是跟她指著某个方向说[你爸在那个方向。]

红翎听我这麽说,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是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於是以有些怀疑的语气跟我说,[真的吗,你怎麽确定呢,不会是你刚才的举动,来判断方向吧。]

我听她这麽说,心想你这女人怎麽这麽罗唆,於是我就只好以很不耐烦的语气跟她说,[我说那方向就是那方向,不要怀疑了,先想清楚该怎麽回去在说好了。]

红翎想我这麽说也没错,而且大不了,她还可以用她爸交她的观星术,来判断位置,与方向,所以就开始判断如何在这茫茫大海中,移动,因为这还是因为放远四处看去都是一片大海的原因。

於是我就开始看著红翎在那里思考著下一步的行动。

其实我也可以直接带她回去,但是这样未免也太无趣了,於是我就看她在那里喃喃自语的道,[这里没水没粮的,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待下去,但是在这龟壳上,又没有树木什麽的,可以做小船回去,嗯该怎麽办呢。]我心想,坐龟回去不就得了,还要想这麽久吗,真是有够粗线条的。

而此时红翎似乎才猛然惊觉,双手一拍道[对了,我们可以坐乌龟回去ㄚ。]

天ㄚ,这种已经是一定的道理,还想这麽久,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如何把这只又把头缩进去睡觉的懒龟,叫起来,而且还叫它负责运送我们回家。

这时红翎才露出笑容的跟我说,[富贵,现在你看红翎姐姐,如何叫乌龟送我们回家,这样你就知道我跟我爸跑船这几年完全没有白混。]

我的天ㄚ,你这蛮女竟然会发出这种惊人之语,好,有种,我就看你要怎麽作。

於是我就看到,红翎就直接在这龟壳上,边跳边叫道,[起来ㄚ,乌龟,起来ㄚ,乌龟。]

我看到她这麽做,我一时都傻眼了,怎怎麽可能这麽容易就醒这只龟。

此时,红翎竟然说出,令人爆笑到动容的说法,她说[我爸每次赖床时,我都是这样做的。]

我听的差点昏倒,这海龟与人有什麽相同的,竟然说这样就可以叫它起来,在我的想像中,是想要在它龟壳上烤火,它就会因为龟壳导热而被烫醒来,如果它还没动作,就把它先烤熟在说,反正这麽大只的海龟,还可以用来吃好多餐,更何况吃完後,还可以把这龟壳当船,因为这龟不用游,就能飘在海上,一定是龟壳能飘在海上。

*(kelen999:天ㄚ,竟然想直接火烤,真是残忍,虐待动物嘛,希望保育类人士不要抗议,敬请大家爱惜动物,少吃一点,毕竟为下一代留下一点粮食吧,总不能让下一代在食谱看到哪些山珍海味的食谱时,只能哀怨的说,上一代把这种动物吃完了,害大家没办法再品嚐到这种为美食的滋味。愿青山常在,绿水常流,山珍海味永流传。)

就在我还在为红翎的呆瓜行为,感到无奈时,没想到这海龟竟然有所回应了,只见它开始伸出了手脚,又伸出头来,开始看红翎。

而更令我想不到的是,这海龟竟然还会开口说话,只见它转头看著红翎说[喂,我不是乌龟,我住在海上,怎麽还可以叫我乌龟呢,乌龟是在陆上的那些龟才是吧,而且你干麻吵我睡觉,是不是活的不耐烦。]

红翎心想,不都是龟吗,怎麽这麽龟毛,竟然还计较这些小事,可是看见这只乌龟,面露凶光,看来还是向中间移动一下好了,不然突然被它咬一口,也不划算。

於是我就看见红翎现龟壳上的中心又接近了一点,且开口跟海龟说[没有啦,对了,乌,不,海龟,我们是想要你载我们回去而已啦,因为你看,四周都是茫茫大海,我们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所以希望你帮忙一下,好不好。]於是红翎就使出再跟她爸拜托时的绝招,死皮赖脸的要求,直到对方答应为止。

我在红翎旁边就想,怎麽可能这只龟会理你,你以为每一次用你对付你爸的绝招,就可以成功吗。

果然这只懒龟,没有让我失望,根本就不甩红翎,就又把头缩回去睡觉了。

虽然红翎又重复了好几次大力弹跳的动作,刚开始,海龟还会理采一下红翎,跟红翎抱怨几声,要她不要吵,可是到了最後根本就是不理红翎她,自己一只龟睡觉去了。

我看到这种情形,还能怎麽办,只是静静看红翎表演这场闹剧。

天已经快暗了,看来红翎已经是跳累了,只见红翎停下来,看著我说[怎麽办,富贵,它都不听话。]

就在天色暗下来後,天空上开始出现闪闪发光的繁星,於是我就跟红翎背对著背,坐在龟背上,看著星星休息,红翎突然告诉我说[怎麽办,富贵,我觉得好饿ㄡ。]

对ㄡ,你不说,我都没想到,可能是我在次元胃袋里有储存食物,所以一直不会感到饥饿吧,但是我吃点忘了你还没吃东西。

於是我就直接从我的怀中,取出乾粮给她吃,免的她因为血糖不足,造成脾气暴躁,让我受苦受难。

在红翎吃到一半,突然想到似的跳起来说[ㄚ,有办法了。]

於是我就看到红翎开始念咒,发出火球,开始攻击龟壳,嗯,看来她想到我的办法了。

我就看著红翎的辛苦劳动了,可是看来她还要攻击很久,才有可能成功,算了,帮她一下好了,这样有一发没一发的,什麽时候,这只巨龟才会感觉到。

跟著我就在脚下发出炎热的气,瞬间遍布巨龟的全身,就像微波一般,巨龟当然像火箭般快速的伸出四肢与头脚,进而把身体往海里沉了一点,还好,我跟红翎都在巨龟壳上的最高点,不然就不好玩了。

只见巨龟,浮起来後,看著在它背上的乘客,说,[是不是你们搞的,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

看著巨龟似乎有了轻度的灼伤,我就在想,可能是我下手有些重吧,於是我默默的在忏悔。

而红翎就对巨龟说[我只是要你带我们去那边,好让我们回去就好,谁知你这麽不领情,根本不帮一下,我当然就要做些威胁了,好了啦,帮我们一下,反正你閒著也是閒著,就这样了。]

可能巨龟是气到了吧,竟然就朝著反方向猛游,还慢慢潜水中,看来它是真的生气了。

红翎看到这种情形,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於是只好紧抓著我的手说[怎麽办,富贵,我们是不是错了。]

看来我要出场了,於是我就安慰她说[没关系,没关系,它游不远的。]

红翎只是用害怕又疑惑的眼神看我,当然是怕巨龟潜水了,对我说法感到疑惑搂。

可是没多久,只听到‘碰’一声,就看见巨龟停止移动,而且急速浮起。

而当巨龟浮起後,就看见巨龟底下是座冰山,而冰山浮起後,它的最上面就是黏在龟壳板下,只看见巨龟四足悬空,在空中晃动,却完全无法搆到任何东西,而支持它在空中重量的就是那冰山的尖端。

我开始看到巨龟那无助的眼神了,与红翎再一次钦佩眼中的光芒。

於是我就开始跟那巨龟说[我想,等一下,你如果冷冻後,应该可以当我们这冰山飘回去以前的食物了,甚至还有剩下,当然,我开始也没那麽狠心,只是你太龟毛了,看来只好慢慢来了,反正龟肉应该很补才对。]

这时巨龟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说[好冷,只要能让我回覆自由,你们要上哪,我都没问题,啊,快点啊,我开始觉得我的血液慢慢变慢了。]

我心想,也对啦,看来龟很怕冷,於是我就说[好吧,就这样说定了。]

跟著就看到冰山快速的向下沉去,就消失了。

巨龟一旦这种情形解除,就又恢复它之前的精神,然後跟我们说[好了,你们要去哪,我就带你们去哪。]

其实巨龟心想,不赶快把你们这种会用火,会用冰的人送走,我就没办法安眠了。

於是我们就在巨龟的配合下,慢慢的终结了这场迷途记了。

但是,可能是因为船长有发觉我们的消失吧,所以当我们回去时,并不是回港口,而是往我们出事的地点去,刚开始,红翎还有异议,但是我跟红翎说[船现在不在港口,可能出来找我们吧。]

才在红翎的半信半疑,与巨龟的配合下,往我所指的方向移动。

可是当我们到达现场时,就看到我们的船,在冰炎水母龙的攻击下,正在用本身的移动速度,与技术闪躲攻击,还好巨雕还在攻击中,不让我们的船,成为唯一被攻击的目标,不然可能早已船灭人亡了。

巨龟看到後,还跟我问说[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就放你走,不然我可能任何一只都可以把我生吞活剥。]

可是也距离太远了吧,於是我就跟巨龟说[你如果不再靠近一点,等一下,你就是它们当胜利者的奖赏。]

巨龟可能是认命了吧,於是只好在我的要求下慢慢接近战区,唉,谁叫你是我的交通工具呢。

而冰炎水母龙,看到巨龟这送上来的点心,当然是高兴的要命,看来巨龟肉真的很好吃吧,让我有些後悔,答应放了它,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当然不可以後悔。

此时只看见冰炎水母龙,快速的把它红色的那颗头接近了过来,张开大嘴,看来不吃巨龟都不行了。

可是我还在巨龟背上勒,於是我随手把红翎推飞了去,让红翎她无惊无险安安稳稳,的飘回船上,而我自然由龟背上跳起来,用手抵柱龙的额头,在空中大显神通,使的那火红色的龙头,无法再接近巨龟一步,而巨龟见状,自然就急急忙忙的转身快速离去,真是的,连一声,我走了,也不说,真是没情没义的龟,枉费我现在还救它一命。

当然那龙头还在奇怪,为什麽,头又没有撞上任何东西,为什麽不能动,於是就招唤令一颗正在攻击空中巨雕的白头来看看,是不是有问题,这时,巨雕见状,也不打声招呼,马上飞也似的飞掉了,看来它这两天可能是被冰炎水母龙玩够了。

而冰炎水母龙,似乎舍不得巨龟跑掉,马上水母的躯体就开始放电了,於是就可看见,在水母龙的四周的海,开始浮出一尾尾的鱼尸体,看来冰炎水母龙对这只巨龟是势在必得了,就看到巨龟已经开始被电到了,似乎一边挣扎,一边还努力的更向远方游去。

我心想,反正巨龟如果死了又不是我杀的,那我也就不违背誓言了,我还是等吃龟肉好了。

可是另一条龙头好像发现我的存在的样子,而向我攻来,因为我在火红龙头,眼睛看不到的死角,所以才叫白龙头来看看,而且我也发觉到,红鹰船长的船,似乎也遭受到电流的攻击,虽然木头是绝缘体,但是这种强大的电量,也不是开玩笑的,看来不自救的话,巨龟,跟船长两边就完了。

於是我的身体就开始出现黑色的气流动的样子,这是结合魔法与气,拥有著侵蚀,吸收,融合的能量,跟著火红色的龙头就发觉,自己体内的生命能源,一股脑的由脸的双眼之间看不到的地方泄出,当然是泄入我的体内。

我的左手抵著火红龙头,而手与龙在脸上的肌肤似乎已经融合在一起,左手已经是整个手掌,陷入冰炎水母龙的体内,而另一颗头想用嘴把我剥掉时,也被我用右手以相同的方式,吸收著另一颗白头所属的能量,就看到白色龙头,触碰著火红色的龙头的画面

并且在我的催功之下,众人只看见冰炎水母龙,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然後飘到空中,於是最後发出光芒就消失不见了,在空中只看见我的身形,与在水面上,刚刚被电死的鱼,漂浮的鱼尸。

开玩笑,遇到强大的力量,当然是先吞之而後快了,才不可能会放过勒。

然後我就慢慢的飘到船上,看到原来众人因为刚才强大的电流,所以个个都昏死在甲板上,害我只好对他们做些简单的救护,唉,真是命苦。

因为刚才的历史,众人为了自救根本没时间注意到我的存在,只有一些人还在奇怪,为什麽红翎会飘回船上,自然大家都对这种遇到冰炎水母龙还会活著的情形感到讶异,但是因为刚才大家都被电昏了,所以还是我手脚连比带划告诉大家,的说[因为海龟来了又跑後,冰炎水母龙就跑去追它了,所以大家才得救。]

反正巨海龟也不见了,死无对证,而且大家活著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谁管是真是假,赶快先回港口再说。

而在後来与船长的对话,我才了解,因为有船员用远视镜看到我跟红翎在鹰身上,所以船长当机立断,马上出海来救我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谁知会遇上这种情形,还好後来有那巨龟做奉献,所以大家为纪念那海龟,还特别规定说,以後不能吃海龟肉,天啊,本来想吃吃看海龟肉好不好吃的说,现在看来只好入境随俗了,唉,大家如果知道其实那只海龟还在大海中快乐的漂浮睡觉,不知会怎麽想,早知,就编另一种故事了,也不需要跟大家过这种禁口慾的生活,虽然只有龟肉,唉,作法自毙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