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39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回到殿中,首先看到就是,在通过天窗静溢的月光照射下,照著躺在rǔ白色床上,而分外觉得圣洁的白晶身上,而披在白晶身上,却是一件似薄纱的薄丝被,而丝被也在这月光下,泛著淡淡的光芒,我走近白晶,看著她熟睡时嫩白的脸颊,泛著淡淡的红晕,无拘束的青丝,散布在rǔ白色的床上,格外使人觉得颜色对比的惊奇,我悄悄用手指把玩著那在月光下,也散布著柔亮光泽的发丝,轻轻吻了一下,白晶的秀发,顺便闻了一下,那秀发散布出来的淡淡花香味道,看来今晚在上床前,她的沐浴,必定又是费了许久的功夫。

我玩心一起,先用手指的肌肤,触碰白晶那脸颊,跟著顺著脸颊滑过耳朵,耳背,跟著用指尖滑弄过她白皙透明的脖子,到了她锁骨地带,我看了一下这上天的艺术品,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先吻了一下她柔嫩的chún,接著伸出舌头,慢慢随著我的意念,慢慢舔食著,白晶的chún,下颚,耳朵,脸颊,脖子,锁骨,甚至开始滑下披在她身上的薄被,开始朝向她因平日睡时,习惯半躶的身躯行进著我的攻略。

我听著她逐渐沉重的喘息声,於间断式的娇吟声,跟著我乎而轻柔,乎而沉重抚摸的双手,我不禁心想,这女王还真是能睡,竟然还没醒来,而且她身体的感度,还真是好,我只不过是小试身手,她的脸颊已是红潮连连,开玩笑,我可不习惯玩弄睡著的女人。

於是我开始把我露在外面,因风寒而显的有些冰凉的脚,深入了被窝,往她身上,触碰而去,当然跟著就是一阵惊呼声。

白晶似乎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给吓醒了,用惊惶的双眼看著眼前的我,但是在认清楚是我之後,惊惶失措的眼神,转为浓浓的温柔神色,跟著就用她白皙无瑕的玉藕,勾勒著我的脖子,接著就是那话不开的浓情密意缠绕著我,这女人也真是能习惯,与我根本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交谈,完全是经过王位的认定手续,就把她一生一世,交付给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手上,不但如此,还能把她心中的爱意,义无反顾的全部投注在如今身为她名义上丈夫的我身上,我不今感叹,如果今日不是我,那她是否对别人也能如此呢。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些酸意,明知现在她身边的人是我,但是我还是为那些没发生的可能产生忌妒之情,糟了,我不会破功了吧,修习许久的修心功夫,应该不会这样就开始情动了吧,那冷眼观世间的修心大法,不会就此结束了吧,不行我不能沉沦下去,於是我就在白晶的浓情之中,赶快找到一点的隙缝,开始回吻,至少先把主动权,争取回我的身上吧。

白晶对於我的回吻似乎很高兴,跟著就以呓喃的低语说“老公,占有我吧,让我成为一个女人,你的妻子,我不想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圣女,我好痛苦,每次见到人们眼中的敬畏,我都觉得好想哭,我只希望可以帮助大家,但并不想得到大家的推崇般的尊敬。”

我听到她的低语,就想,你难道不知道,每次帮助人後,当然大家会对你更加的佩服,这是正常的,而且你天生这种不轻视人,喜欢帮人的仁慈性格,当然会使人觉得你好像圣女一般,更何况是你已经使的你心中的那种仁慈的心,与本身散发出王者的气势,融合唯一,自然就会有这种事,也没有什麽不同。

想到这里,於是我赶快开口道“你不想当圣女,与不想被众人推崇,并不是跟你失不失身有关,而是你本身气质的关系,ㄚ,等一下啦,等我说完啦,不要乱摸。”

总算白晶肯停一下了,我看著几近乎全躶的身躯,与泛红脸颊的白晶,心想差点破功,於是我开始说“其实你所说的情形,是不可能因失去贞操而改变的,因为你本身气质的关系,所以大部分的人,应该都会把你当神一般的供养,平日在你面前,自然都会对你不敢起任何亵玩之心,再加上你的灵修已经达到可以跟森林女神沟通,所以自然会沾有神气,自然一些凡夫,不敢轻见你的存在,甚至你的丈夫,也可能你身上的气息,根本不敢狎玩你,如果不跟一位根本不把这些神看在眼里,与不受神气影响的丈夫在一起,应该完全没有人能当你老公。”

我说到这里,就想到,这该不会是森林女神的阴谋吧,知道这种情形,故意使哈来改变主意,想要跟我打,可恶,我竟然会是森林女神的计画里的主角,我苦。

白晶看了我一下,就跟我说“其实这些女神都有跟我说,而且她还说有这人会到这里来,所以才会匆匆举办比武大会,说什麽这样就行了,还跟我保证说,一定可以找到这种人,要我放心的把我所有爱,与身心都交付给她就行了,跟著,你就来了,我本来还想原来是要我嫁给黑豹,可是後来是你这个人变成的。”

天ㄚ,我被计算了,堂堂的大圣者,被一只神给计算了,我苦,看来我的修行还很差,於是我就跟白晶说“其实我也是对你一见锺情,只是我觉得,我还没到那阶段,希望你可以等我,好吗,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心想,躲过一天算一天好了,至少,在我的心结没打开前,应该还没到失身的局面。

白晶看了我,唉叹一声说“我觉得现在既然是你的老婆,我会以你的希望为依规,而且记得,不管怎样,林罗国永远等你回来,记得,我现在既然决定我的所有一切都是你的,包括我的爱,我的身体,我的未来,请你千万别忘记我,好吗。”

我听到她这种善体人意的回答,有些感动,更何况,连我要去做什麽,连问都不问,就答应了,於是点了点头说“好,我一定会时常回来的。”

於是我把森林之时拿给白晶说“这森林之时有些改变,如果有需要可以叫它变身去做事,因为它现在有意识了。”

白晶看了看我,又看了一下我手中的森林之时,我看到她感到奇怪的眼神,就对森林之时说“森绿之鬼,你还不赶快回应一下,不然你就皮痒了。”

森林之时马上发出闪绿的光芒,於是我把森林之时随意丢在地上,就对白晶说“就这样了,我再抱你一下,我就要走了。”

白晶就对我说“在多抱妾身一会,希望未来漫漫的夜晚,可以回想到你今夜的温柔,好吗。”

跟著白晶火热的身体紧贴著我的身躯,希望我再多给她一些温柔的回忆,我也回应了她的请求,夜就这样过去了。

在我走时,白晶送上了离别香吻後,就对我说“夫君,我知道你不可能习惯呆在同样的地方太久,但是我只期待,不管你未来或过去有再多的红粉知己,只要你不要忘了我好吗。”

我抱了她一下,捏捏她的脸颊,就对她说“不要想太多了,别忘记,我是不会浪费食物的。”

我说完之後,就吻了她一下,而白晶嘴嘟嘟的回答道“没想到,我只是一个老公的食物。”

我笑笑的说“呦,我最喜欢的食物还不行ㄡ。”

於是在她的眼前化为彩光慢慢消失离去。

我回到船上,红翎的房间,就看到红翎还坐在床边,哭著脸,而她的手却是一动也不动的在痊愈之光的范围内,痊愈之光虽然是一个很好的治愈术,但是它的效力很慢,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痊愈,这是我为了使红翎一直呆在这里的方法。

我看了红翎一下,随手拖过一只椅子,整个人跨坐在椅上,手趴在椅背後的木条,对著红翎说“大小姐,手有好了一些吗,我想现在你应该可以连指尖都可以动才对。”

红翎白了我一眼,对我说“为什麽虽然可以动了,但是那些缺肉的部分,却补的那麽慢。”

我看了一下,其实现在红翎的手已经大致上都完工了,只是有些地方,因为再组合时,缺少了一些肉,所以要重新长肉生肌,会比较慢,所以我就说“可能是森绿之鬼,吐的不乾净,所以才有缺吧,就像拼图一样,但是还好了,在痊愈之光的治愈下,我想应该不困难才对ㄚ,你总不能要求无中生有的速度很快吧,而且你也要体谅一下我这施术人的辛劳,你难道不知道这种超级法术对我来说,很辛苦吗,你还嫌,而且维持这麽久的痊愈之光,你知道要花我多少力气吗,真是的,一点也不体谅一下我的辛劳。”

说完我就表示出我已经很辛苦的神情,看的是红翎恨的牙痒痒的,明知道我只是故意这麽做,却又是不敢骂我什麽,怕我就这样收回治愈之光,那她的手可能没办法复原了,因为治愈师里可以运用到快速生肌长肉法术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可遇不可求,除非是宫廷内的祭师,不然就有些难,大部分在外面的人,都是学到一些较为普通的治愈术,根本没办法上的了台面,更何况治愈术这东西,易学难精,要学到起死回生的地步,不知要学多久,除非是天资聪颖,或者是奇遇,不然根本无法在我这年纪习成有起死回生的地步,而且较为高阶的法术,都被各国的神殿所把持著,你肯学,还不一定有人肯教,所以我当然是有些猖獗的,笑看著红翎了。

我看著红翎那气的发红的眼睛时,就对她说“其实如果你不要这麽容易生气,我想应该会好的比较快吧。”

红翎听我这麽说,就回答说“骗人,哪有这种事,你不要骗我了。”

我马上正色说,“骗你,其实如果你乖一点,多听我的话,你怎麽可能会遇到这些事吗,而且你最近所遇的事,如果不是我在你身边,我想现在你应该已经魂归西天,徒留下红鹰船长,孤孤单单在船上一个认自叹自怜的想为何当初要带你上船,你难道没想过吗,我真怀疑,以你这种个性,每次都会闯祸的人,之前怎麽可能多平安,我想从前船长一定每次都要帮你收拾残局,怎麽可能会让船长多放心,而对你自己的老爸有多少的关怀,你有没有想过,虽然船长现在还能一直帮你,但是未来是否还能这样子,我真是有些怀疑你是为船长好,还是在虐待船长,真是不肖。”

红翎被我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哭著说“你以为我喜欢,只是我的脾气就是这麽倔,所以每次都闹一些事让我爸伤心,我在事後也都会後悔,只是因为一时收不住脾气,才会这样ㄚ。”说完红翎就哭出来了。

我看到她这种情形,只好安慰她说“算了,算了,当我没说好吗,我不该这麽说的,好了就别计较了,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这时红翎的情绪才有些稳定,於是开口说“你本来就要帮我,我爸已经决定,让你以後跟我结婚,让你继承这艘船,所以你怎麽可能不帮我。”

我心想,天ㄚ,我才不想要有一个脾气这麽爆躁的女人当老婆,如果真的发生这事,我一定会逃婚。

但是红翎似乎看见我眼中的犹豫,於是说“你不会不要吧。”

我马上顺著竿子押上去,说“不是不要,只是你想,首先我还要遵从我老爸的交代,先去留学,再来我们还太小,你有没有想过,我才十五岁,更何况,你的未来人生这麽长,应该会找到真爱的。”

红翎就说“难道你就这麽嫌弃我吗。”

我马上以坚决的态度对她说“不是的,只是我在你之前有了很多的红粉知己,你总不能要我就此跟你,再也不理她们了,以我的良心,真的很难办到,而且你本身的占有慾很强,相信你也知道,我想我们还不如赶快说清楚,不要太纠缠,如此不是很好吗,更何况我也是挺花心的。”其实我心想,我可不想一天到晚去收你的烂摊子,而且到不同不相为谋,还是赶快分道扬镳的好。

红翎听了我说的话,就对我说“难道你那些红颜知己,都没有对你抗议,难道她们可以不计较你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

这时我当然很理直气壮的说“当然了,她们不但不会忌妒,还会笑著看我对别人做动作勒。”我心想,小茵一向对这些事不在意,只要我对她好就行了,妙儿因为是王女的关系,所以对这些事,根本就充耳不闻,至於白晶根本是圣女,完全不会忌妒,真好,这些女人一向不管这档事,我也乐的清閒.

这时红翎似乎赌气的道“既然她们做得到,我也可以不计较,总之我们还是男女朋友,这样可以吗,我才不信,我会输给别人”

我勒,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听懂,於是我开口说“可是别人还是可以大大方方的放开我,你觉得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让我走吗,还是一定会要求我留在你身边,我想你跟别人之间的高下,就可以马上知道了。”

红翎就说“别人可以做到,我也可以做到,我才不信勒,就算我们现在分开了,以後再相遇时,我想虽然现在我还没什麽女人味,但是未来我一定不会输给别人,而且一定会让你不想离开我。”

我回答道“你确定。”

红翎露出坚决的眼神道“我确定。”

我又说“如果我又离开了,那你会怎麽办。”

红翎说“那我一定是我还不值得你迷恋,我会为下次让自己变的更好。”

天ㄚ,真是真情告白ㄚ,於是我又冷冷的说“可是我喜欢听我话,且对我温柔的女人,你觉得你可以吗,哼哼哼。”

红翎听了我的话,有些哭了出来,对我说“我改,我改,我一定会改,但是你一定要给我机会,我最近真的不是要故意惹你生气的,你不要这样冷冷的跟我说话。”说完就开始又低头痛哭起来。

天ㄚ,红翎怎麽变的这麽爱哭,看来不安慰安慰她是不行的。

於是我由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先牵起她受伤的手,直接用‘生’气,把她的手补好,变的滑嫩细致,就对红翎说“不要哭了啦,我已经先把你的手弄好了,这就没事了。”

但是红翎还是没有反应,於是我又说“其实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要先了解,我应该是没有被绑住的习惯,而且我也不喜欢别人对我凶巴巴的,而且凡事都跟我唱反调,你如果答应我,以後要改,不要这麽容易生气,冲动,我想不只是我,应该会有很多追求者会想追你才是,说不定你赶都赶不走,就赖著你ㄡ,到时你就可能连睡觉时,都有人在窗外唱情歌。”

红翎总算破涕为笑,对我说“我才不要别人在窗外唱歌,扰人清梦,我只要你陪我就好,我的个性如果改好,那你会不会喜欢我。”

我当然是点点头,还表示她做到之後,我一定会喜欢她,甚至还会唱歌追她。

红翎还笑著说“我才不要你在窗外唱歌,我只要你抱著我哄我入睡。”

唉,都到这种时候了,我还能说什麽,只有点头答应了,反正这都是在你改变後的前提下,我也没关系了。

跟著我就说“还是先收拾你的房间吧,不然船长进来看到就不好玩了。”

我才转身,想起来收拾一下环境,就被背後的红翎突然像八爪鱼一般,紧抓著我,把我拉上了床,还对我说“没关系,我爸不会主动进来看我的房间,所以没关系,但是我要先索取一下保证,我才放心。”

於是把我压在床上,对我猛吻一番,而後抱著我对我耳边私语说“不管怎样,以後我只要当你的女人,就算你不想带著我走,我一定会在海上漂流,等你,不管你想做什麽,记的只要在海上遇到我时,希望你能好好的陪我,我一定要当你最好的听众,听你的旅行故事,好吗。”

我转头看了一下,身材算是健美,但是感觉身材已经有了雏形但是眼中闪著渴望的泪光,的红翎,我点了点头说“我一定会来陪你的,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跟著我就用手抚著红翎的头,吻著她还算是青涩的chún,抱著她,哄著她,进入了梦乡。

又多了一个,虽然以後搭船应该可以免费,但是如果带别的女人一起搭船,该怎麽解决呢,难不成要玩3pㄚ,算了,到时後在看就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今天真是多事之秋ㄚ,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