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40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在红翎床上,好不容易终於脱离了红翎的拥抱而眠,起来先随手把被子盖在她身上,以免红翎著了凉。

看著红翎那满足的睡脸,眼角还有刚才痛哭後残留的泪光,只是当我给她保证後,现在出现在嘴角,那微微的笑,似乎是在梦中还保持著愉悦的心情,真不知现在作什麽好梦,应该会有我吧。

我的嘴角也开始微微的动了一下,我心想,如此一直下去风流不断,以後我成年时,应该会很精采,记得上辈子都没这麽有女人缘,一直到死,都还是处男,後来还是练了同游天地後,理解的万物的事理时,才发觉原来作那党事,是会那麽快乐,当然都是用同游天地去享受偷窥的快感而来的,虽然会有些心痒痒的,但是那时已经都力不从心了,只好每次都以纯艺术眼光去欣赏,现在的我,每次都亢奋的要命,如果不是还怕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功体,我可能早就上了,因为记的当时学我功体的很多人,都是纵情於情慾後,功力就一去不复返的节节下降,害我不知道,我的功体是否有算在童子功之内,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怪当时没试验完成,害的现在不知道是否可以享乐。

疑,对了,不管是不是会破功,至少我还有魔法力ㄚ,而且先研究一下,欢喜同乐功,再把它加进我的气脉流里,那不就好了,当初是因为那些人元阳一破,而使的气脉有了漏洞,如果在元阳属的气脉流有所改变,那不就好了,而且随便改个气脉流,对这种问题不就解决了,而且既然不担心,冷眼观世间的心法,就不会破解了,哈哈哈,我真是天才,还是好好回想一下当初的阴阳神功那些吧,虽然现在身体的构造气脉有些不同了,但原理还是相同的,那我以後就可以更加为所慾为了吧,就这样决定了。

心结解开了,跟著我的心情开始亢奋了起来,我以後也不用大意凛然的对嘴边煮熟的烤鸭说不了。

我转了转头看了一下四周,昨天因为森绿之鬼的因素,所以红翎房间里除了床,看起来比较好外,都是一片狼籍,虽然床也因为我跟红翎的因素,显的有些乱,於是淡淡的青光在我周围出现,风也慢慢自动在这密室中流转,在地上的物品,也被那些光芒与风给抬起,回归了原位,甚至是一些有损坏的物品,也自动组合,回覆成原来的状况,这当然是有用一些时空回覆魔法了。

在完成了这些动作後,我就推开了红翎的房门,向外走去,心想,这样子应该就好了。

我走到船板上,吹吹由海上迎面吹来的海风,不期然间,传来森林女神的意念,跟我说,‘怎麽了,富贵,看你这样连赶两场,却都能这样,把女孩骗的面面俱到,真怕你会对我的白晶,采取始乱终弃的形式。’

我对於女神提出的疑问有些不爽,但是还是传出意念波,跟她问到 [白晶呢。]

森林女神回答我道 ‘自从得到你的保证後,她现在正在喜滋滋的处理国事中。’

我就跟女神说 [那就好,船这几天就要出港了,相信你因该不会让白晶吃亏,好好继续照顾你的圣女吧。]

森林女神说 ‘当然,我会照顾她,但是你可别忘了她,不然我们之间,就有的拼了。’

开玩笑,我怎麽可能会放掉呢,於是就回答森林女神说[要我放弃她,是不可能的是,更何况她已经是我的老婆了,我以後一定会回来了,你还是好好照顾我老婆吧,不然我一定会找你算帐的,还有记的叫她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我以後回来会验查的,要她记的,她已经是我的专属品了,知道吗。]

森林女神听我这麽说,就回答我说 ‘好拉,算你有良心,如果不是白晶达到可以陪我聊天解闷的地步,我才不想管这麽多。’

我就说[这些日子的事,事不是你在幕後安排的,这次算我倒楣,竟著了你的道,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森林女神似乎很高兴的说, ‘你觉得你行吗。’ 於是就感觉森林女神已经把意念移开了。

唉,这女神,总是这样,高兴就来,说完就不见踪影,连我要多说一点,都不听,可恶。

又过了几天,当船长生意的事情做好,准备离去林罗国之前,就看到有一个身穿白衣,脸蒙面纱的少女,急急忙忙策马跑到提岸上,向我走来,我一看就知道是白晶,只见她向我走来,希望跟我有些独处的机会,当然我就在众人的眼光中,牵著白晶的手,先行离去一旁。

我们走到码头附近,较为隐密的森林,就看到白晶突然揭下面纱,就以火热的身躯拥抱著我,并且以狂乱的吻,向我袭来。

我当然回应了她的需求,并且还给她尽情的拥抱。

好不容易激情暂歇,就开始听到白晶怨对的语气,对我说[你不是说,会来找我,为什麽,你在那夜之後,都没有再来陪我,还是女神告诉我,你今天要走,不然还不知道夫君已经要远走,你明知道,我夜夜都在宫里等你,为什麽都没想到人家。]

我听白晶这麽说,就想到,这几天晚上,都被红翎拖入房里,要求我报著她睡,自然就没办法顾及白晶了,看来此事很难了了,於是我直接拿出一片镜子,就对她说[别哭了,你看一下这片镜子。]

白晶看了一下我手上的镜子,就对我说[好像有魔法力附在上面。]

[嗯]我点头应了一声,心想难怪白晶可以跟森林女神沟通,原来灵修已经达到这麽高了,连我加持在镜面上的魔法力都可以察觉,於是我跟著说[其实我有施法在这镜片上,可以看到远方的人事物],於是就见到镜片上渐渐浮现我跟白晶抱在一起的景象。

我就又说[看,以後你只要想到我,就可以像现在这样,输些魔法下去,就可以看见我了,我顺便告诉你使用咒文,就可以使用它了。]

白晶看了我一下,就把我手上的镜片给收下,就对我说[那会不会有看不到的时候。]

我回答道[你总不会习惯看我在跟别的女人在缠绵吧,而且我还有时还可以用这镜子,直接移动到你身边,所以不要把它放在抽屉里了,不然我可不想移动到狭小的抽屉里。]

白晶看了看,就说[我会的,老公。]

我就说[那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於是我先把白晶的面纱从新挂上她的脸,就牵著她,往码头移动。

当然船长是有些讶异跟生气,因为他知道这几天,我都会跟红翎整天腻在一起,甚至连夜晚也是。

但是当她看到红翎特别跑来跟白晶打招呼,握手,谈天,就又不得不佩服我的泡妞功力,甚至还想问我如何把女人们调教的不会相互厌恶,因为他知道她的女儿应该不会喜欢有人跟她争。

可是船长却没想到,这些对我来说,也是一点小意思而已。

当白晶走後,红翎还主动再我耳边一吻,对我说[老公,我这样有没有符合你的条件阿,以後我都不会忌妒,甚至你还可以带她们来一起跟我们睡。]

我不觉有些想笑,心想你做得到,就好,当然我也报予红翎一个暧昧的笑。

於是船就在张满了风的帆下,慢慢的驶离了港口。

在大海航行,当然会有一些风险,就在我们离开林罗国的数天後,船长就看到在海面浮著一做小岛,自然就会有好事之徒,就说[船长,我们下去看看一下好了],於是再船长的同意下,自然就有一小队的人先行下去探勘。

但是在他们先行确定後,就有人先回船报到了。

可是在水手报告说,那岛上并无动物,只有植物时,也确实让船长觉得有些怀疑,决定赶快远离这离奇之岛好了,於是在船长下令要叫人撤退後,就发觉那岛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而且岛中央还喷起水柱。

这时船长突然醒悟的说[那不是岛,是迷岛鲸鱼,大家快点掉头离去,不然大家就完了。]

这时就有船员说[那还在岛上的弟兄该怎麽办。]

这时我就对船长说[我去救就好了。]

虽然船长有些惊奇,但是我还是转身先拍拍红翎的脸颊,对她说[希望下次见面,你能更有女人味。]

红翎听出我话中的意思,对我点了点头,於是我就在转身大笑中,乘著风向那岛前去。

我还看到在那迷岛鲸鱼前,有一艘小船,正快速的我麽的船游去,我先飘到船上,就对船员说[大家都没事吧。]

有人就回答我说[没事,没事,但是等後面的那之鱼,追来,就有事了。]

我这时已经看到,那岛上似乎有些烟,看来是有人在岛上升火,鲸鱼吃痛,所以生气了。

跟著就见到那迷岛鲸鱼先潜入海中,灭灭火,就看见它似乎杀红了眼向我们冲来,而在它的庞大身躯下,似乎船上的大炮攻击,与船员们的魔法攻击,好像都没用的样子。

看来我不动动是不行了,於是就跟那些船员说[以後再见,我负责对付迷岛鲸鱼,你们赶快回去。]於是稍稍一点,我就又往迷岛鲸鱼前去。

看到迷岛鲸鱼的眼睛已经转红,看来是已经失去理智,於是我手一张,洒下发出黄色光芒的电网,就硬生生的把迷岛鲸鱼困在网里。

我回头看到船已经慢慢驶离的视线,就对被我困在电网中的迷岛鲸鱼说[你如果听我的话,我就放了你,不然我就增加电量,把你电死。]说完还特地加强电量,是迷到鲸鱼知道,我没有骗它。

迷岛鲸鱼的眼神,一下子由愤怒,转为不甘,最後在电量的增加下变为畏惧,而传来肯听我话的声响,我这时就知道这之迷岛鲸鱼已经肯乖乖听话了。

於是撤去电网,就下去到它的头部,因为迷岛鲸鱼的习惯,是一只鲸鱼,拖著一块小岛,所以我还看了一下在它背上的岛。

没想到我到了它的背上後,迷岛鲸鱼竟然会给我急速潜水,我勒,看来你皮痛了。

於是我双手握起,变出了两条长长电鞭,就开始在水里向迷岛鲸鱼猛抽,电的它唉唉叫的。

但是可能是它知道,人没办法在水里持久吧,所以还特地越潜越底,但是我对这是一点也不担心,开玩笑,我这麽容易打发吗,於是在它越潜越底时,我最後连电鞭也不用了,直接整个手趴在它上面,直接以高压电,电的它全身无力,浑身都是被电电伤。

最後它也无力在游了,於是我还特别在它身下,结一块冰,使的迷岛鲸鱼跟我,一以直接这样飘到水面。

因为不管怎样,既然鲸鱼游不动了,它可能就会死在海中,不救它可能会有伤天和。

我看到它的神色,就知道它现在已经认了,於是就对它说[你如果乖一些,就没事了,我现在救你,你就要给我乖一点,知道了吗。]

於是迷岛鲸鱼回应了我,我见它已经认了,就把手掌摊开往上一伸,一瞬间空中出县大魔法阵,跟著温暖的白光,由魔法阵降下,使的已经全身伤痕累累的迷岛鲸鱼瞬间康复。

自然这只迷岛鲸鱼对我就服服贴贴的,於是我就示意迷岛鲸鱼的方向,迷岛鲸鱼就往西西里塞岛游去,我也就开始了,新一阶段的旅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