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43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在一片阴森的情调中,漫步在这已是蔓草繁生的庭院,徐徐的阴风扑面而来,虽然没有感觉到有阴魂在旁现踪,但是这也是因为阴魂的习惯留连,使的这个地带都沾有著它的气息,而使我一进入庭院,就觉得身体皮肤的自然反映,鸡皮疙瘩,虽然对於冥界的阴魂,没有什麽奇怪的感觉,因为看起来总是骨头加衣服的模样,但是那时我总是以能量的形式去观察它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是以肉体来的亲密接触,所以有些不习惯吧,随著越接近住宅的地方,感受到的阴风越是冷劲。

对於这种感觉,已经可以让我了解,这个鬼魂的怨气恐怕也是蛮强大的,不然不会有如此的情形发生吧,要不然就是在什麽特殊情形产生的鬼,不然怎麽可能会让周围的空气更加的寒冷与沉重。

虽然对於以上的两点,我虽然衷心的盼望,不是,却不免打从心底,开始感到跃跃慾试的兴奋,因为对於不可知的未来与挑战,谁都有像第一次尝试的新鲜感,我不自觉的抓了抓头发,看著在灰暗月光下显的悉悉落落的庭院,对著暗而且阴冷的残破大门,因为风的吹动,而传来有些哭号的风声,门里还有著啪啪的物品因风吹的关系撞在一起而产生声响,使的一般人在这种地方,会感受到对於未知的无助感,当然,这只是对於一般人。

我慢慢的走著,因为鞋子与杂草之间的摩擦,而发出沙沙的声响,在走上门口前的阶梯时,我不自觉的踏稳的步伐,像是为了对於这地方更加深沉的感受,所作的一种仪式,门口因为年久失修,与可能因曾有人的闯入,已经是呈现不设防状态,而再周遭的一些法器的封印,与在周遭散落的一些已经半入尘土的物品,再再显示了这房宅其中的诡异,就像是已经无人可居的阴宅似的。

我走进了无门防备的房宅内部,里面的湿冷阴沉空气,使的我的鼻子一时有些不能适应,像是一时沉入水面一般,虽然有风在吹,但是那刺鼻的腐蚀味,与灰尘的漂浮,不由的让我觉得难受,看来如果不是我身强体壮,那这种病菌孳生的环境,一定会使人生病的。

我不自主的随手以右手食指在空气中划了起来,随著我划过的轨迹,慢慢的浮出了淡青色的光线,在划过的空间中慢慢的绘出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随著我的呼唤。

[那清灵之风,吹尽了一切的灰暗,让来自圣灵的空气,随著我的需求,给予我的援助]

跟著那魔法阵里,开始产生的阵阵的变异,一波接著一波,的灵风,由魔法阵里猛烈的散发而出,但是对於周遭的环境,并不像风一般对於物体产生太大的震动与晃动,有若不带有任何冲击威力的水流,慢慢的散布於整个空间,使的周遭的空气焕然一新,不再有物品的腐蚀味,与灰尘在空气中漂浮的感受。

在这空间中也可能因为少了漂浮的灰尘与菌类,看来有些明亮吧,我这样想。

我开始往里面感受到能量最强大的地方慢慢走去,因为少的里面那种阴沉的空气,与怨气带来的令人不愉悦之风,使的我的感受好多了,踏在灰黑的地板上,与经过破旧且残破的家具,总是让人觉得无常的可畏,哪知当那些物品完好时的情形,可能也是一时的风尚的宠儿,只是经过的人事变迁,前景不再,就化为的当前的景象。

地板有些腐朽了,使的人如果一不小心,就有踏破的危机存在感,只要稍稍一用力,就可以发觉脚已经陷入了其中,虽然如此,但是我可不喜欢一步一脚印啊,所以我的脚只是轻轻提起轻轻放下,并不希望我的回头来时路,步步皆文章似的,可以看出我走过的每个脚印的走向,步幅大小,与轻重ㄚ。

我静静的在走廊中移动,慢慢的穿过像是会客厅,主卧室,餐厅,厨房,渐渐的走道里,最後面的房间前进。

也许是我多虑了,沿途并没有什麽妖魔等危险生物的攻击,反而是让我平平静静的来到我所要到的终点站,只是这终点站,并不像是之前的房间般,由门口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反而还有个安全顾虑的门。

嗯,也许是之前的平静,安稳让我现在的手心有些微微的出汗,紧张,我猜想,该不会是要等我开门之後,才开始发动攻击吧,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使人觉得烦闷异常,算了,总是要看一下,不然我要怎样满足於我的好奇心呢。

我随手握住把手,想要扭开它,却发觉它的容易,真是奇怪,为何会像新的一般,完全感受不到经过岁月的风霜折磨。

我打开的这个房间的门,张眼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温馨的房间。

由淡红色的色系所组成,绒毛的红色地毯铺设在地,往旁是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之旁,有一个可照至全身的镜子,梳妆台之上还有小姐们日场所用的发钴,梳子,化妆设备,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由粉红色床垫所铺设的床,在上面还有摺叠好的棉被,在墙边有著小姐随季节最常穿著的服饰,一整排的排列著。

真是奇怪,根本就像是有人住的样子ㄚ,我嗅了嗅空气中是否有女孩子的香味,但是只有闻到因清灵之风,所带来的清新空气。

真是的,那为何我会发现这里是怨气的发散中心,看来不叫些手下来查查,我可能又要多花些时间了,就在我想叫三眼犬来时。

那粉红色的床上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随之由淡至浓出现了女体的景象,我不自觉的走近那床,想要多看一下这到底是怎麽回事,顺便满足於我的好奇心。

跟著我的走近,那女体也慢慢的清晰,已经可以开始看出她模糊的五官容貌,我为了就近分析,当然就是爬上的床,看著那女体的後续动作。

我缓缓的用右手,轻轻慢慢的挪向那女体,却发觉只是有若触碰空气般的穿透而过,唉,可能鬼就是这样的吧,我不禁心里是这样的想,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以实体触碰鬼魂,我不自觉得有些紧张,但是我强烈的告诉自己,怨气就是由她发出,千万小心,但是我却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可能是对於这女鬼的倩影,产生了无比的好奇吧,我也在想,如果她有实体,那真不知道可不可以玩玩,虽然还没玩过女人,但是玩女鬼不知是有多特殊,真是令人婬慾高涨,想要一泄而快之。

随著时间的过去,那女体总算完成了,看她白净的皮肤,洒落了的黑发,黑而长的睫毛,大而亮,且带有好奇的眼,小巧的鼻子与嫣红的chún,嘴角还微微的上翘,似是赞许我的好奇心与勇气,柔儿细的肢体,带著光滑有光泽的肌肤,虽然身体一丝不挂,但那凄凄的草,与桃红的双点,并不因看似无血色,并不因无掩蔽物所能带来更多的遐想,而有所降低她的诱惑,反而让人感到更是血脉喷张的慾望,由身体男性的中心点漫流而出。

[真是尤物]我不自觉的发出了赞叹。

对方似乎是若有所觉的赶紧在身上产生了那粉红色的薄衣,她眼光之中所产生的愠色,也真是不知是对於自己的大意,或者是对於她眼前男人的巡猎眼光。

希望是前者,因为现在我一闭上眼,就能看见在几秒钟之前,所浮现那光滑玲珑的赤躶躯体,总是煽动似的要让人自动投入情慾的漩涡之中,真是好笑,如果不是刚才的实验证明,是无效化的,不然现在我一定无法在理性与感性之间,选择理智的等待这条路,我不自觉的笑了。

她看著我的傻笑,似乎是因为心情的牵动所致,而使的心里猜想为何会有如此的情形,当然发现的很早,对於刚才的失误,她不但对自己生气,也对於眼前的活人发愠。

於是她开口说了[你是谁,你怎麽会在这,还有为什麽你一来,就使的这个家都变了样的,你如何来到这房间的,为什麽你不会怕我,你来作什麽。]

对於这一连串,关於我的问题,我真不知该笑还是哭,哭的是,怎麽会有这麽多问题,笑的是,这鬼怎麽还这麽喜欢问。

於是我稍稍整理的一下,我心中的词汇,对於她的问题说出解答,[嗯,我是富贵,因为发现这里的怨气很重,所以想进来这里调查一下,因为我不喜欢刚进来时的气氛,所以稍稍随我喜好作了一下我的小调整,而来到这房间,是用走的,还有我对於你很好奇,为什麽要怕你,对了礼尚往来,你也要说。]

听了我的回答後,她看了我一下,就对我说[我跟你说好了,我叫幽影,本来是住在这里主人的小女儿,因为我家遭到强盗的攻击,所以我才变成这样,但是因为当初强盗还有用土系法术作实验的关系,我被活埋在这房间的地底深处,因为死的不明不白,而且我又很不甘愿,因为那堆盗贼里,有一位我心仪的男性,竟然用接近我的方法使我家疏於对他的防备,才会让我家会变成这样,所以我不甘心,就这样了。]

天ㄚ,真是坚强的女性,竟然可以这麽平淡的说出来,真是佩服她,於是我又说[是吗,为什麽我看不出你不甘心的样子,你怎麽还不赶快升天,还有为什麽还能维持这麽大的怨气。]

她对我作了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就对我说[因为ㄚ,我愧对父母,不敢升天看他们,所以就一直呆了下来,对於那男人,我也快忘了。]

原来是以惭愧的心情,真是的,原来惭愧也产生怨气,算了,问她重点好了,於是我又问,[那这间房间为什麽会这样,不可能完全好好的吧,在时光的摧残後,怎麽可能还像新的一样。]

幽影回答我说[也没什麽,只是觉得该可以用我的能力改变我的房间,就这样了,但是却让我无法出去房间,到处走动,也没办法,有一得必有一失吧,虽然之前不知为什麽,也不能走出宅院,现在只不过是缩小活动范围而已,所以已经习惯了,唉。]

我听出她的无奈,笑笑的对她说,[如果我可以帮你呢,你要怎样回报我,我想一直被关在一个地方,就算嘴巴不说,我想你心里的烦闷也不好受吧。]

幽影露出惊讶的眼神看著我,可能是发觉了我的体贴入微,可以听见她内心的声音吧,於是就开始笑了起来,对我说[跟你说话真的很轻松,唉,如果当初的他,也能跟你一样体贴,可能我家就不会这样了,又或者我能有你的警觉性,那我家应该不会发生惨案了吧。]

真是的,你当年才活几年ㄚ,怎麽跟我的灵体实际记忆年龄相比,算了,其实我也不想说破,於是我就对她说,[好了啦,废话不多说,赶紧说一下,你的回报吧。]我心想,当年富甲一方的商家女儿,应该也会知道有一些家传秘密宝库的情形吧,不然就是知道特别的东西。

她这时就对我说[我除了自身,无以回报。]

我勒,没有,怎麽可能,於是我又说[难道你爸都不对你说一些秘密宝库的东西,还是你忘了,照正常来说,当救了一个受难的富家孤魂,那富家孤魂应该会以生前所知的宝库,据实已告,让救她的好欣人发一比大财才对,快想想,说不定是你忘了。]

当我说出我心中所想的事後,只见幽影飒然正色,摆出刚正不阿的气势,对著我说[没想到,你们男生都是这样,翻脸若翻书,前一刻还花言巧语,下一刻已经是丑态百出,唉,算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你们,在跟你说,虽然我自小陪在我父亲身旁,但是从未见过有像你所说的宝库,我家的每一笔帐,我都了解,并没有不可对人言的地方,所以你的想像完全是空穴来风,无凭无据,就算有,我也不可能会跟你说,我甘愿死守著财富,也不愿财富流出,我当个守财奴也好,虽然我永远不可能再用它。]

我看到眼前的情势,幽影似乎是已经非常生气了,就马上打马虎眼的马上说[开个玩笑嘛,干麻这麽介意,我又不是一定要那比钱,只是自小听到鬼魂报恩的故事都是这样的ㄚ,你不会没有童年吧。]

我看见她眼睛里似乎是有了泪光,但是鬼魂怎麽会有泪吗。

顿了一下,只见幽影缓缓的诉说[我记得那些故事,是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要哄我睡觉时,在我身旁对我说的,慢慢的,我长大了,妈妈已经不再说了,但是那时我心里还发过誓,以後我对我的小孩也要这麽做,记的,我也这样的对他说,但是他都是对我说,好ㄚ,他也会听我说故事,唉]

我听著她袅袅的诉说著她的过去,虽然不马上插嘴,但是她却好像终於有了倾吐忏悔的对象一般,一直说的没完,好像一直要把她一生的事情一边回忆一边诉说一样。

我勒,真的很不想听他这样无止境的说下去,於是开始用一点同游天地的感应,去侦查这间宅院的一切。

我发现在她的房间下面,是在这边地气的出口处,而她的身体应为被人用土系法术,强拖入土的关系,却无巧不合的刚好挡到了地气的出口,使的身躯除了自身原本的伤痕,与衣服的腐败破烂之外,并没有什麽改变,这可以是归功於死时的怨气太重,但是在地气的冲击之下,并没有打散,却跟地气相结合,这种属於天地元气的一部分,能这样进入一个人的身体也真是难能可贵,所以才使的她本身的一娄幽魂有了一般鬼魂没有的特权,留在人世,但是这只能维持在这个区域而已,只要身体一移动到其馀的地方就不行了,开玩笑我怎麽可能会救了你以後,就放心的让你离我远去呢,这对我很不划算吧。

於是终於再幽影的长篇大论暂时落幕後,就听到她说[算了,就让我留在这里就好,我还是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只是你可以有时来陪我聊聊天解解闷就好。]

我听幽影这麽说,就对她说道[为什麽,你改变主意了吗,你不想出去看看吗。]

幽影露出无奈的表情说[算了,先不说你是否有能力,再说我也没有什麽对你有好处的宝库可以给你。]

我发出姦姦的笑,就对她说[那你刚才所说的,自身以报算不算。]

幽影的脸再白皙中似乎有一丝的红晕,就对我说[色狼,我身体都没有了,怎麽跟你做事,而且还这样说,难不成要我成天以光溜溜的身体在你面前出现,供你欣赏自慰用。]

我笑笑的回覆说[先不管这些,只要你先答应,从今起,你完全归属我一人,身心皆为我所有,而且不会见异思迁,还要完全遵从我的命令就好,而且不管如何,只可以随我高兴去做事,不能有一丝的抱怨,就好。]

幽影听我这麽说,就心想,那先多加条件好了,於是就对我说[那我先要求,我要能自由的在世界移动,而不是只有这里的房宅而已,不然契约就不成立,还有不能一天到晚要求我说宝库在哪里的命令,不然拉倒。]

我心想,只要你答应,还怕你家的宝库跑掉吗。

於是我就对她说[当然没问题,就这样决定了。]

我见她点了点头,对我说,[好ㄚ,没问题,只要成功了,我永远都是你的,到你死为止。]

於是我就跳下床,用左手手掌在地面拍打了一下,只见幽影一时之间模糊了起来,忽然战战兢兢的对我说[怎麽会这样呢,我会不会消失,我感觉我力量似乎有了被扰乱的情形,可不可以停停。]

我说,[这是你的身体开始浮上来,使的一时之间,身体少了地气的灌溉因素,放心,等一下就没事了。]

此时幽影只好乖乖的看我做事了,不然她还能怎样。

看著她的身体慢慢的由地面浮了出来,飘在空中,手上还紧握著一柄仕女使用的剑,虽然经过长久的时间考验,但是剑本身并没有锈蚀,反而跟著主人的因素,让地气涵养了起来,现在显的精芒必露,看就知已是化为削铁如泥的宝剑,但是剑却没脱离身躯,因为当年的执著信念,使的剑与身体化为分不开的一体,但是这对我的工作,并无影响。

我慢慢的走静了幽影的躯体,手上现出黄白色的光芒,在幽影以浮在空中的身躯上来回的抚摸,并且缓缓治愈了留在身上的刀剑伤痕,使的曼妙的身躯,伴随著白净无暇且光滑细致的肌肤,有著让人坠入情慾熔炉的冲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