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44章

作者:中国科幻

伴随著我属於‘生’的能量进入那幽影的躯体,开始发现幽影那已经死去以久的细胞,开始活跃,缓缓的开始执行原本的行动,而刚开始那硬直的躯体,也开始软化了起来,随著手上所握的仕女剑掉落在淡红色的地毯上,与发觉她身躯缓缓的恢复了血色,而幽影在床上的灵体正体,却只能在旁边张大了眼,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叹息。

唉,只是因为幽影体内那储存已久的地气,一再的抗拒著我能量的进入,不然现在幽影的身躯应该就可以转活了起来,但是我对於这些问题,并不感到奇异,因为幽影的身体能在地气的染濡之下,过了这麽久,不是体内所有的一切都跟地气同化才怪,而且如果以後幽影转职或使用土系法术,必能事半功倍,只不过是现在因为体内原本的能量严重的浓缩饱和,使我在惧怕涨破幽影躯体的担忧之下,不得不格外温柔的对待,使我在有所顾忌的情况之下只得慢慢来。

可是到了最後我发觉,虽然有影的躯体并不排斥我的能量进入,但是对於一个已经装满水的容器,给它在多的水都是枉然,看著幽影的身体躯体,已经是呈现半生不死的无力状态,虽然还没恢复呼吸,但是在我的能量局部流转的作用下,已经在局部地区恢复了机能,用手滑过肌肤到达那青草原,感觉在生气的作用下,蜜壶已是春潮成灾,花蕊露出的露珠,表示这地区的机能已是恢复大略的状态,我在心中对於这种情形已是有了计较。

於是我随即解除那使幽影躯体漂浮在半空中的力量,只见幽影身体缓缓的飘落下来,整个人状若柳絮般轻飘飘的跌入我的胸怀,我拦腰抱住幽影的纤腰,用双手扶住那柔而弱的软绵绵身躯,看著那状似熟睡时的嫣红且平静的睡脸,如果不是因为毫无呼吸,绝对只是当她不过是睡觉而已,我看著怀中美人而身体,往床上一看,一模一样的两人,如果是被一个不知内情的外人看见,可能只是认为同卵双生子的情形,而当成了双胞胎。

看著抱在怀中,看起来睡的安安稳稳却全身光溜溜的幽影,与床上那穿著淡红色薄衣裳且张著千言万语想问,却没问眼神的幽影,我不自觉的陷入了梦幻般的梦,似乎真有不同的两姊妹。

当然这只是一时的迷惘,我转瞬马上抱著幽影的躯体,往床的方向走去,幽影的灵体还在迷糊中,的状态,忍不住脱口向我问道[怎麽了。]

我笑笑的说,[小姐,你不会想要我把你的身体放在地上吧。]

幽影这才啐然而道曰[我哪知你要干嘛。]但是灵体却轻飘飘的浮起,让出了位置给我使用。

当然我自然而然的把幽影的身体,平直直的放在床上,有开始了我的抚摸,而再旁边一直再观察我的动作的幽影灵体,却已经算是满脸通红,心痒难耐不堪。

幽影对於自己的身体,在自己面前,让人随意玩弄,著实是有些奇异的心情自心中升起,因为对於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形体在自己面前,已经是有些奇怪的心情,对於这点,我在凝形兽身上,已经有所了解,因为每次我看到凝形兽化为我自己的形状,甜甜蜜蜜的躺在床上,我总是忍不住要踢它一脚,更何况是幽影看到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躯体,躺在床上任人把玩,其中的心情,更是可想而知。

平日对於一些剧情,人总是会忍不住把自己带入剧情的主角之中,更何况是眼前的主角跟自己一模一样,更是使人分不清楚是梦是幻。

我在一阵努力过後,发觉已经可一做下一个阶段,於是开始解衣,褪下我身上原不属於自己的一部分,随著我的解除衣著,我已是化为最原始的状态,开始调整跟幽影身体的姿势,这时幽影的灵体总算唯唯诺诺的开口说道[你你要做什麽。]

我对於这种迟来的疑惑,感到好笑,但是我还是回答了她,於是对幽影的灵体微微一笑,以低沉且缓慢的语调,对她说[姦尸。]

幽影可说是慾哭无泪了,没想到死了,身体还是受人所轻贱,污辱,想当初,自己还是为了贞洁,所以才跟人拼死一搏,最後才能在保住最後节操般的,死於土中,没想到眼前的少年,不但先以言语框住自己的未来,还把她之前拼死拼活的最後信念,给夺走,虽然人一死,身体就像丢弃了的旧衣服一般,已经不算是自己的了,但是眼前的活春宫,却是一一击溃了,自己的所有意念,幽影感到自己的所有的坚持已经不再是坚持,甚至自己也如失了根般的植物,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依靠。

於是我就在她的惊愕的神情,慢慢的以自身的坚挺,滑入了因我‘生’气作用下,而泌出蜜汁的花蕊深处,虽然之中有些阻碍,但是在我硬挺的强大之下,有若薄膜破裂,又像是水泡碎裂,发出‘波’一声,从此滑行无碍。

而在她体内纠结,聚集,厚实的地气,也在我的里应外合中,慢慢的由我两的交接处,一丝一毫的慢慢向我的体内,渗流而出,由一丝丝的水流,慢慢的像水库慢慢瓦解般的,崩流而出,流入了我的体内,滋养了我己经厚实的内息,经过我体内元气的分解吸收,使我能更加有效的利用,幽影那身躯体内已经涵养以久能量。

我对於这种情形不自觉的感到好笑,因为没有想到我一向坚持的*夜,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之下,送给了一个活死人,虽然身下的女体,也算是美的不可多得的一个女人,只是对於只有我独自一人,单独作秀而没有回应的情形,也算是奇特了。

当我慢慢若抽丝剥茧般,把幽影属於她体内的能量抽走後,我慢慢的由双手输入生气的作用下,幽影已经慢慢了恢复原有的呼吸,虽然在还没完全复活前,眼前的美女也不过是一个强制她身体作用的空壳罢了,一旦我停止或我回收了原属与我的真气,那这眼前的假象,马上又会慢慢回复成原本的尸体,而且失去了地气的作用,不消多久也会开始腐烂败坏。

终於在我吸尽她体内最後一丝残存的地气能量後,她的身躯因我生气的能量作用下发出了耀眼的白光,跟著再空间中漂浮的幽影灵体,也像是被强力漩涡吸住般的,快速的回到她的躯体里面去。

只听见幽影她的身体突然发出娇呓的一声,缓缓的张开那带有春水过境的眼眸,晕红的双颊,显露出激情过後的痕迹,喘息的声响,在这空间中回盪,带给在这以算是暂缓的宁静中,一点点的涟漪,chún齿微张,那稍开的口中露出少许的小巧银牙,与嫣红色的chún边那些许的津液。

我以带著温柔的眼眸看著,那突如其来,须承受我所有作为感受的幽影,只见她先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液,鼻腔中发出了像是享受过後的声响,然後开口对我无厘头的说[嗯,这不是真的吧。]

我发出灿烂的笑,用我的双手的搂抱了一下幽影的娇小身躯,给她再一次感受,现在跟她下体相连男子的压迫感,对她笑著说[当然是真的,你现在已经算是复活了,而且现在的你已经可以离开这里,到处行动了,怎麽了,不好吗,只是你别忘了你答应的东西。]

我看著眼前显露出讶异眼神的幽影,但是现在却在满脸通红的情况之下,对於我的问题,她也完全先不回答,首先露出稍稍的愠色,但是转瞬间脸上却又变为寸寸的柔情蜜意眼神,呆看著我,最後显出狡狯的眼光,就用双手往我身上紧搂著起来,仅仅的拥抱著我,我对於这些情形,感到些许的讶异,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麽。

只是在她的银牙一张,在我的身上大咬的一口,我感到微微的痛楚,虽然因为我身体的柔坚,没办法使她原本的行动目地,完全的显露,但是我身上还是出现了一轮红红的牙痕,代表的刚才她的使力程度,几乎是要在我身上咬下一块肉下来,

我因稍稍的痛楚,发出了痛苦的回应,接著她翻身而过转身把我压在她身下,只是在我们相连的地方,却还是因我的未发泄,而紧紧相结合。

翻身过後,幽影以她小巧的舌尖,在我身上轻轻的划圆,舔舐著我身上因运动过後带有咸味的湿,边舔边舐且对我说[先不说之前跟你的所有约定,现在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也要从此开始以你为天,紧紧相随,甚至是要我做牛做马,我也不能有所怨言。]

我想到紧紧相随,那我不就是没有办法自由行动了吗,怎麽可以呢,於是我就说[紧紧相随就算了,只要你肯听我的话就好,以後的其馀时间,你还是可以有自己的自由的,也可以自己到处去走走,不用陪我也没关系。]

也许感到我的厌烦,幽影眼中开始出现了浓浓的湿气,哽咽著说[现在你已经算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想我已经死了那麽久,应该也举目无亲了,现在你不但是我唯一的男人,也算是我的丈夫了,不管怎样,你就这样只要我听你的话後,就想把我甩在一边,不在理我,难不成我一点魅力都没有,让你一救活我,就想要把我推离你的身边,我当初的年代,一旦男人占有了女人的*夜,那女人从此就算是那男的的私产了,从此不离不弃,现在你就要这样把我丢在一旁,就算时代改变,我本身的观念也不会变,现在,只要你说一声,我也愿意跟你说我家藏钱的地方在哪里,只求你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我听的一颗头两个大,完全不觉得已经可以得到那笔额外财富的快感,反而有让牛皮糖黏上的无奈,唉,已经有那麽多女人了,如果一堆女人都这样,那我不崩溃才怪。

我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声,对幽影说[其实一开始我只不过想玩玩而已,没有想到什麽,只是我的女人已经很多了,算了,我一开始不过是想救你而已,现在这样,我以後怎麽出去玩乐。]

这时幽影似乎看到一线转机,就正色的对我说[不管怎样,如果你要出去风流,玩乐,我一定不会忌妒,只是希望你要记得有一个小女子在等你就好了,好吗,如果你不想让我当你的女人,只希望可以当你专属的女仆好吗,我一定会乖乖的,不会违背你的意见,不管怎样,千万别离开我。]

我看到这种情形,想到千丝万缕的无奈,只得点头答应,但是又说[如果我要出去远游,要你不要陪我走,那你要怎麽办。]

幽影见到我愿意把她留下,发出开心的笑,对我说[没关系,我可以把对你的思念,写在信纸上,写成两份,一份等你回来在看,一份就在风中让火烧化掉,相望那阵风把我对你的泪与思念,传送给你,这是从前我妈,当我爸出去做生意,不在家时,常做的事。]

我听了她所说的话,就对她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表示默许,就说[对了,我都还没满足勒,既然你不想让我忘了你,也应该有些表示吧。]说完就看著两人的接合处。

幽影一时脸色乍红,微微的点头,就把琼首埋在我的怀里,但是那细细的喘息,慢慢随著她身体缓缓的扭动作用下,慢慢的加剧,当然我的双手也不会閒著,开始逗弄著小培蕾。

在云雨之後,我柔细轻抚著那黑亮的柔丝,散发出阳刚之气的男人手掌,缓缓的来回抚摸幽影那玲珑有致的躯体,间接有时传来女儿家的轻呼,使的男人的雄风再起,我也又开始了接续的运动,只是在已经柔弱无力的娇躯之下,只能顺从的配合著我的行动,娇喘呻吟,把我的兽性又往上推高了一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