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45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走在清晨的路上,早晨的薄雾还未散去,在走动时,那凉凉的湿气,轻触著我显露在外的肌肤,深吸了一口早晨的雾,那生命起始的水气,使我感受到这世间的一切是如此的美好,又是一个美丽的早晨。

昨夜,在云雨之後,幽影先带我去,因为有强力结界,与隐密处的秘库,里头所蕴藏的物资,宝物,却是她家数代经商所事先藏下,为了以後若有後代子孙,不幸失败,尚有可恃之处,可是因为全家灭亡,不得已,只有送人作嫁。

宝库内的财宝虽然不少,但是除的一些比较特殊不会随时间损坏的物品,一些贵重衣物,其馀的玲珑绸缎,乾粮大都已经耐不住时空的转移都已腐蚀不堪,当然对於黄金,珠宝,翡翠,玛瑙等东西,还完完整整的保存下来,这是我最大的欣慰。

当我还在想说怎麽处理这些财富时,我突然想到是否也可以用一部分去帮助婉珍她们,指示助人不求回报,可不是我的个性,而且婉珍烧菜的手段,可又真的很合我的胃口,怎麽可以放过呢,但是他爸应该算是个用钱白痴,不然怎麽会出现这种事,就算我直接帮他们,他们也不一定会接受,说不定以老伯的个性,马上就把我给赶跑了,所以对於这种直接帮忙以获得美人心的手段,是行不通的,於是在我的细细考虑後,在我的心中已经有了定案。

於是我就问幽影说[幽影你会不会管钱。]

幽影在我默默巡视之时,不发一语,已经有点紧张,但是我突然的问她这事後,终於现出了笑容,对我说[老公,你放心,我从前十岁开始,我爸就让我接触经商的东西,虽然很久没用了,但是我当鬼时,因为无聊,还是会复习的,虽然现在情报还不足,但是我想我只要了解了情况以後,应该就会很容易上手,放心,我不会赔钱的,当初我爸还交给我一些快倒的店,我都把那些快倒的店扶了起来,所以你老婆应该还有些生意头脑ㄚ。]

我听她这麽说,就知道她已经想要先掌握男人的金钱了,真是的,你以为这麽简单,我就会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你吗,那我以後需要钱要去风流,不都是要经过你的批准了,事事都须经你的批准,我不乖乖就范才怪。

幽影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就整个身体依偎过来,赖著对我说[老公,你放心啦,我只是想说把钱拿去滚钱,才不会无聊,不然给我一些点钱,让我去开开店,作做生意比较不会无聊,好吗。]

我不加思索的搂抱住她,对她说[没什麽,只是一点钱给你做生意,怎麽够呢,真是的,要就全都拿去做生意,只是你一定要探查市场清楚了以後,才能动手,不然冒冒失失的下去,弄个不好就是血本无归,全赔不打紧,只是弄个一屁股债,当你老公可又得辛辛苦苦的到处打工赚钱了,唉。]

唉,装大方欧,在女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我开始感到我一说出把这些东西物归原主後,心好像被刀一刀刀划过,在淌血的心痛。

幽影媚笑了一下,因我的大方,放开了笑容,反身抱著我,湿润的红chún,贴上了我,在我脸上吻了又吻,似乎因为欢心於我的回答,而变成忘形的激动。

对於这情景我不由的感叹著想,只要是能使美人开怀一笑,什麽代价都值得,只是,唉,代价未免太高了吧,我不自觉的有些心痛。

当然我还要有解套方法,於是在寂静片刻後,用以试探的问道[那我以後如果缺钱,那幽影你会养我吗。]

幽影又开始笑了以来,笑到眼泪都有一些由眼角流下,就对我说[我就知道你刚刚答应的那麽快,现在一定在心疼了,对不对。]

我勒,你知道就好,还说出来,不是要让我难堪吗,真是的,但是既然已经说出口的狂言,是否还需苦撑下去呢,不管了,有饿死,没胀死,男性的尊严并不能当饭吃,能屈能伸是英雄,於是我在我想开口,收回前言时。

幽影就紧贴著我,在我的耳旁吹气道[老公你放心,我只是喜欢赚钱而已,而且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只要你开口,不管多少,只要我有,我都给你,大不了我们一起浪迹天崖就好,根本没关系。]

我听她这麽说,马上反驳说[那当我是纨裤子弟,一天到完只会乱花钱,要相信我吧。]说完我就露出被误会的有点心痛的神情。

幽影先是愣了一下,就抱著我狂吻,总算在暂时的喘息後,她对著我说[老公,我不是这意思,只是要你知道,我不管你怎样,只要是能跟你在一起,这些身外之物都不要紧了,想当初,我家就是因为太有钱,才会惨遭灭绝,但是我不恨钱太多,我只恨自己家族当初不懂得韬光隐晦,所以才惨遭横祸,所以只要你活著,我活著,那就是最大的财富,当然,赚钱是我的娱乐,就这样了。]

我听到她这不伦不类的回答,我只好叹了口气,刚开始说的还很有情调,让我感动万分,最後补充就是不放弃这些本钱的意思,算了,反正淝水不落外人田,总是在我老婆的口袋中,也没关系了。

於是我也只好暂时对这些钱死心了,反正我又不差这些钱财,当作是投资就好了,於是我就队友影点头致意,表示就这样办了。

跟著幽影就对我说[老公,我们去洗澡好吗。]

我就问她说[怎麽,你家这边的澡堂还能用吗。]想到许久没用的澡堂,应该已经是盖了一层厚厚的泥沙,等一下,幽影看到应该会受不了才对,想到这里,我的嘴角扬起了笑。

这时幽影就对我说,放心吧,我家宝库的下面,有一个地道,因为当初挖掘时,有水露出来,因为当初地道做的隐密,所以只好放它流了,但是後来在流的地方挖了一个坑,就变成一个水池,虽然水还在流,但是却不超过那个坑的高度,为此,我祖先还说,这是要让我们知道钱是会具会散的警惕勒,说什麽赚钱要能像活水一般,但是却又不能死守不动,不然就像死水一样,会发臭的,所以下面应该还有一个水池才对,这不就是天然的浴池吗,走啦,我已经好久没下去看了。]

只见幽影搬动一个木箱,押在一块空地上,没多久就看到在墙边缓缓的出现一个洞,黑黑暗暗的,似乎是在往下走的情形,於是我就跟著幽影,慢慢的往洞内走去。

当然要用一点发光术,以免看不到路,在地道中,走没多久,就已经可以闻道那湿湿的水气,在空气中飘动,我这时突然对幽影说[奇怪,难道这里也有换气孔,不然空气怎麽这麽新鲜。]

幽影点头对我说,[当然会有,而且还是开在城里的一些主要井里,除非大家把井都封了,不然怎样我们都不会窒息。]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这时幽影还说[其实那些井是我们家族挖给大家用的,所以才会顺便用上。]

我想,她家族的人还真是会物尽其用,顺便一下,一兼二顾,不但赚到名声,又利益众生。

之後,走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小水池,里面似乎有在喷出的泉水在,我蹲在其旁,用手触了一下水温,感受到它的冷冽,算了,当我是在练身体吧。

我就先脱下衣裳,直接进入水中,赶著早死早超生的心态,希望可以先习惯温度。

[阿],我叫了出来,还真不是普通的冰,只是看到幽影傻呼呼还呆在水池旁边,我在打了个冷峻之後,向她问道[你不是说要洗吗,怎麽不下来。]

幽影好像要说什麽似的,吞吐不定,但是当我问了她之後,随即缓缓褪下身上的罗衫,就下来跟我泡澡。

当然一开始的温度,没有人能一下子习惯,所以我紧紧抱住幽影希望可以给予她,温暖的支持。

这时幽影才说[没想到,没加热就下来洗,是这麽难受。]

我听了她的回答,才恍然大悟的说[可以加热吗。]

这时幽影说[之前我都事先用几颗火球下来,让温度增加,才下来洗,没有像这次的情形一样,是直接受到冰冰的池水。]

我听她这麽说,才知道,原来我错了,就问她说[那你怎麽不说。]

幽影幽怨的看了我一下,用她的青葱玉指轻触了我一下说[呦,老公都下来了,我也只好夫唱妇随的直接下来洗了,不然先热後冷再用火球加热,你会感觉蛮舒服的。]

天阿,那我不就是搞错了吗,算了,现在在用应该来的及。

於是我反手出掌,掌成炽红色,带动了一池的池水,使池水绕著我两身体旋转,直接把池水的温度一瞬间提升,只见幽影发出了一声娇响,就对我说[老公,你好棒欧。]

幽影就光著身体紧紧的抱著我,也享受到池水扰动时,刺激到全身百脉的舒畅感。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可能,坐怀不乱,就在温热的池水中,又要了幽影一次。

最後在幽影满足的快死的情形之下,才饶过了她,才开始动身,起身穿衣。

我就在交代一切之後,才在春情四射美艳动人的幽影缠绵热吻下,挥别了她,在早晨太阳未现而天已放白的薄雾中,缓缓离别了幽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