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46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慢慢地往老伯的家前去,看看自昨晚一夜不归的我,老伯家是否还有愿意收留我的雅量。当我走到了老伯家的门前时,就看到披著蓝色外衣,用来避寒的婉珍,正在门前苦苦的守望著。

婉珍一见到我就露出高兴的模样,对著我说[富贵,怎麽不见这麽久,会不会是迷路了,还是我们昨天笑你,所以你生气了,如果是这样,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我跟爷爷等了你一夜,如果不是我爸怕爷爷太累,硬把我爷爷拖去睡,现在爷爷也可能会在这等你,向你说对不起。]

我仔细看了婉珍一下,发觉她真的像是有等我一整晚的模样,原本白皙的皮肤,因整晚在外吹风,而显得有些因过冷而产生的红,亮白的眼中似乎泛著血丝,身躯因早晨的低温,而有些颤抖,头发因整夜风的吹拂而有几许乌丝呈现杂乱,但是更能在这杂乱之中,显出婉珍怡家型的美态,我看了有些呆了。

婉珍似乎对於我的无礼,有了些微的不适,但是在稍稍不好意思的低了头,掩饰其心後,就对我说[你整晚待在外面,会不会累,要不要先进来休息,不要在外面吹风,进去之後,我再准备早餐给你吃,以免饿到肚子了。]

对於婉珍温柔的回答,我当然很高兴,想著昨天几乎是一夜未睡,而且一再的付出,虽然是在某些方面很满足,但是年轻力盛,也不能纵慾过度啊,可是我还是对婉珍说[没关系啦,你去睡好了,一夜没睡了,又不是铁打的身躯,怎麽可以不先休息一下,看了我都很心疼。]

真是的,我竟然做了违心之论,明明是很想吃婉珍煮的早餐,但是为了表现我的温柔,不得不这样说,虽然看见婉珍现在的模样,我也很心疼但是我还是在等婉珍的应该回应。

果然我料的没错,婉珍马上面露笑容,对我说[没关系啦,反正我也要吃东西一下,再去睡,而且我还要先帮我爸,我爷爷他们先准备早餐,所以我们就顺便一起吃好了,走啦,你有想吃什麽早餐吗。]

於是我就被她拖去厨房,准备食用我要吃的早餐,当我被她拖著走的时候,我不自觉的露出开心的笑容,表示欣喜的接受了这一切预定的事实。

我坐在厨房的餐桌旁,看著婉珍正在做早餐的背影,似乎高兴有人陪似的,正哼著不知名的小调,也许是高兴,在些许的角度中,我好似看到她漾在嘴角的微笑,看著她熟练的操作著厨具,调味料,不久,在桌面上就看到,简单却精美的菜色,摆设在桌上了,当然婉珍也为她的爸爸,爷爷做了一份,先放在桌旁,先用网罩盖著,等她的爸爸,爷爷起床,自然就可以吃到早餐了。

她在我面前坐下,跟我一起享受婉珍她自己所做的早餐,婉珍只是慢慢食用著,跟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形成反比,但是婉珍对於我的食用情形似乎很好奇,一直动不动就偷瞄了我一眼,当我注意到了,婉珍又马上低头吃自己的早餐,真是的,没看过男人吃饭阿,小心,以後不想看都得看。

在我吃完我眼前的食物时,又看到婉珍在看我了,於是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对她说,[真是的,吃饭不专心,小心消化不良。]

婉珍听我这麽说,马上红著脸,低头静静的吃她的早餐,当然我就换我欣赏眼前的风光了,谁叫她之前看我吃饭,看了那麽久。

在餐桌上婉珍终於忍不住好奇心的折磨,於是开口问我道[富贵,你昨天去做什麽事,怎麽到今天才回家。]

我心中开始姦笑,哼哼哼,终於掉入我的陷阱了吧,於是我点了点头,应了应声,对她说[你先吃完早餐,我再跟你说。]於是我就不发出声音,看著她,婉珍似乎了解了,於是只好乖乖的先吃饭了。

於是我用手拖著我的下巴,静静看著她先把早餐吃完後,有把碗盘等收拾乾净,又坐回我的面前,想听我说话。

我轻轻嗓子,对婉珍以柔和的语气说,[其实我昨天出去,是想要找到方法,帮你爸解决眼前的难关,只是想了想,所以想到说,要解决这种事,应该要先借到一笔钱才可以。]

婉珍就说[那你不用说了,要怎麽借到一笔钱,这才是重点吧,我早就知道了,这也是我爸为什麽每天都要出去的关系。]

我露出难为的脸色,对婉珍说[其实借钱这事,我是有办法,只是有一件要求,让我不知道该怎麽办。]

婉珍露出惊喜的眼神,对我说[那就快说啊,只要有办法做到,我爸应该会考虑的。]

我说[这是其实是跟你爸没关系,但是跟你有关系,只是要你点头答应,什麽事都好办。]

婉珍发出不耐烦的声响,对我说[没关系,只是我能办到,应该是可以吧。]

我心想,这婉珍是真无知还是假无知,难道听不出我语意,於是就对她说[你以为是什麽。]

这时婉珍才想到,怎麽答应的这麽快,於是显的有些惊恐的的表情,对我说[对ㄡ,我还不知道要做什麽事,怎麽答应的这麽快,真是的,我只要一听到有办法帮我爸,我就觉得好高兴,对了,到底是什麽。]

我这时才缓缓的说[你。]

婉珍那惊奇的眼神,张著大大的眼睛,吓到的脸色,傻呼呼的说[我]

我点了点头,对她说[对,就是你,只要你愿意,从此出卖你的身心,归属於某人所有,你爸的事业就可以起死回生,你觉得怎样,但是你如果不答应,我也可以当作没说过这种事,你也可以忘了我刚刚所说的一切。]

婉珍说[那可不可以让我跟他谈谈条件,问一下是否可以有通融的方法,还有是否可以让我知道他是谁。]

我就说[没有条件可以商量,因为是我。]我说完就露出姦肆的邪笑,表示我就是这种人。

婉珍脸呈愠色,对我说[你,好歹我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你就这样乘人之危,我爷爷真是看错人了,怎麽你会有这种人,可恶。]婉珍说完就站起来,转身马上准备离去,表示对我的抗议。

我看到这种情形,就在她转身时,先叹了口气,对她说[算了,当我没说过,前言做废,我也不再多说了,而且我也不想多花一笔钱,我昨天为此想了一整晚,还好你反对,就当刚才我只是在放屁,对了,替我准备的房间在哪里,我想睡了。]

婉珍以睥睨的眼神看著我,像是对我的不削,对我说[二楼上去最後一间房间。]

我应了声,说[谢了。]

於是婉珍就上楼去了,我坐在餐桌旁,还听到婉珍开门关门时,因用力过大,而发出碰的声响。

虽然因为处理不当,使的事与愿违,但是我还是自嘲的笑了笑,心想,这样也好,比较不会多了一个托油瓶,让我疲於奔命,虽然对婉珍的厨艺蛮喜欢的,但是只要我来找她爷爷,还怕她会不做给我吃吗。

跟著,我就以蹒跚的脚步,缓缓向二楼走去,踏在木板做成的楼梯间,每踏一步,都发出些微的声响,沿著上楼後的走廊,我看到了两旁的房间,走著走著经过外表看来有些像女孩会装饰的门帘,看来是婉珍的房间了,我有些期盼,期盼门突然打开来,伸出了双手,把我拖入房内。

我在婉珍的门外,停驻了一下,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就往更里面的门走去,打开了门,看到里面简简单单的棉被,被单,床铺,却不见灰尘,就知道是平时用来让外来客睡觉的地方,如果里面之前就堆满了杂物,那昨天整理的人可能就很辛苦了,算了,别想太多了,忙了一整夜,睡睡觉也好。

於是我就脱下外衣,只剩下轻便,而薄的内衣,就往床上爬去,享受到西西里塞岛,第一次睡觉的滋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