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48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在与婉珍讨论过後,就对婉珍说[放心啦,我一定会有办法帮你爸的,你晚点再跟你爸说好了。]

说完我就准备再休息一下,想想要走的方向。

婉珍满脸欢喜的跳了以来,搂住我猛吻,但是不璇肿就发出因痛楚的声音。看来是因为刚才破身的关系,我笑了她一下,对她说[乖一点,女孩子不可以过度运动,不然常常这样叫,会没气质的。]

婉珍满脸通红的啐了我一下,以状似蚊纳的声音说[还不是因为你。]

我听的心中大乐,对她说[好了,我刚刚辛苦工作了一会,想要吃点东西,小女人不会不想让本人饿死吧,我好想吃某个女人的拿手菜,好吃的连我的舌头都快化掉了。]

婉珍白了我一眼,因听见我夸她的话,变的喜滋滋的的模样,煞是可爱,对我说[是,我的老爷,请问老爷子想吃什麽菜色ㄚ。]虽然如此说,但是眼中流露出的春情,却出卖她话语中,酸溜溜的气息,看的出她是千百个愿意。

我笑著说[那我可不可以呆在房里吃,我想这样子比较有情调,也比较方便。]

可能想歪了吧,婉珍说[你ㄚ。]就先亲的我一下,再来就说[好啦,我去煮些东西再拿上来好了。]

於是婉珍就转身盈盈的走了出去,留下躺在床上的我。

我以极舒服的状态,在床上伸伸了手脚,於是就以同游天地的形式,开始了观察的动作,我看到婉珍在厨房做菜时,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老伯在他房间看书,我把意识开始锁定在密库中的幽影,直接把我的意念传入幽影脑中,我跟幽影说[幽影,我想问你一下,反不反对,多管一个学校的财务。]

幽影似乎吓了一跳,怎麽没听到声音,却能直接好像听到老公的想法,她站起来,惊惶的看了一下左右四周,看来她是有点怀疑了吧。

我於是又说[幽影,别怕,我是直接以神念,输入你的脑中,所以你会突然觉得好像听到我说的话。]

幽影感受到我的意念,心中有点平稳,就对无人的虚空说[老公,你在哪里,怎麽我可以感受到你所想的。]虽然有点神情惊惶,但是比刚才好多了。

我接著说[没什麽,只是我的一点小能力而已,不用怕,对了,我刚刚问你,是不是可以管一间学校的财政。]

幽影似乎了解了,我的重视,露出开心的笑容说道[当然可以了,只要是老公说的,我都会去做。]

我说,[那就好,那过几天,我再跟你讨论一下好了,我要走了,对了你会不会肚子饿,我刚刚帮你收了一个小妹。]

幽影说[原来老公这麽利害,只是出去没多久,就帮我增加了一个小妹了,可是我现在都不会饿,真是奇怪,我只觉得我的身体,一直在吸收大地的能量,你知道为什麽吗,老公。]

我沉默了一下,就说[那是因为你之前在地底埋太久,已经变的习惯自主性的吸收地气了,不用担心,这样子,能够不怕体内会没能源,而会肚子饿,除了一些基本物质有时补充一下外,就算不吃不喝,应该都可以以这种型态活很久。]

幽影嘟著嘴说[那我不就变的像妖怪似的。]

我说[拜托,谁像你在地底埋了那麽久,还能不腐不烂的,不变妖怪也难,但是你放心,还有我要你,我最喜欢接受挑战了,所以你只要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多疼你一点,知道吗。]

听了我这半嘲半弄得话,幽影也只能自叹无奈,只好对我说[好啦,老公,要记得赶快来找我,我好想你。]

我只好说[好啦,就这样了,我回去了。]

幽影叫了几声老公,却没有再感受到我的意念,就继续开始清理洞中的财富,计算有多少可用资源。

我回到躯体里面,发了一会呆,没多久,门响,就看到婉珍开门,进入,手上腾著个大盘子,上面放著几盘热腾腾的菜,与饭,进门就个我说[富贵,我煮好了,你吃吃看,看你喜不喜欢,再跟我说。]

我懒洋洋的半躺在床上,对婉珍说,[怎麽办,我现在不想爬起来。]

婉珍听了我的回答,笑了一下,把餐盘托来我的床缘,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就坐在床边,对著我说[好吧,真是懒鬼,我喂你吃总是可以了吧。]

我微微的笑,真是满足这种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人时光。

於是婉珍开始夹菜在碗中,慢慢的喂我吃饭,我根本不需要作什事,只要待在这里张开嘴巴咀嚼食物就好。

饭毕,婉珍用餐巾擦擦我的嘴角时,就对我说,[老爷,这样子还满意吧。]其实她的老爷特地拖很长,好像在笑弄我的懒惰。

我笑了笑,就把她搂过来,吻了一下,就对婉珍说,[嗯,很满意,对了,晚上你先跟你爸他们说我可以帮忙,但是要好好讨论一下,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我帮忙,好吗。]

婉珍听我说完,非常高兴,猛缠著我热吻,就对我说[好,没问题,可是你知道我爸缺多少钱吗。]

我说[放心啦,我的货都收了,怎麽可以不付现。]说完就拍拍她的小屁屁,好像在表示,她已经归属於我所有。

婉珍嗲了一声,像小女人撒娇一样,真不知她为何会这麽了解,男人喜欢女人撒娇的情态,我被她嗲的心都痒了。

我就说[怎麽了,现在你要想想,该怎麽跟你爸他们提这件事了,以免刺伤他们的自尊心才对。]

婉珍若有所悟,於是点了点头,似乎有些苦恼。

我对她说[没关系,你慢慢想,再去跟你爸他们沟通一下,以免发生事故,就拜托你了。]

於是婉珍似乎有些苦恼的说[嗯,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好啦,我先回去想,等需要你出场时,我在来找你。]

我点了点头,婉珍就先亲了我一口,再把碗盘收拾一下,就离开了房间。

夜晚,当洪多校长回来,被老伯骂了几句後,就传来婉珍劝阻的声音,老伯对於这孙女敢劝阻的特殊反应,发觉得很饶有兴趣,於是定下心来听婉珍的意见,我也不想细听,总之就是关於我愿意帮忙的事而已,虽然老伯与洪多校长对於这种好心感到很疑问,但是婉珍都把事情推给我,说当面跟我说清楚再说。

不久,就看到婉珍上来请我下去跟她的两位长辈谈,我起身再婉珍脖子上吻了一下,就对婉珍说,[怎样了,该我上场了吗。]

婉珍娇红的脸,白了我一眼,就拖著我,对我说[走啦,该你表现了。]

我就跟著她下去一楼的客厅,就看到两眼发亮的两位老人家,看著我。

我大刺刺的坐了下来,就对他们说[老伯,洪多校长,我虽然要帮你们,但是想了想,总是要你们先问问,我再说出我的看法好了。]

原本老伯他们以为我一上来就要开出条件,所以有些条件,但是没想到我不但不说什麽,却要他们先说一下,反而有些意外,所以父子两人,对看了一下,就由老伯说[富贵,我知道你心肠很好,无亲无故,肯帮我们,所以很感动,只是我如果没猜错,你本身应该不会有那麽多钱吧,会不会有人请你ㄚ。]

我笑了笑,说[没什麽,有没有钱是我的事,但是我爸是商人,你们打滚这麽多年,也知道,商人的习性吧。]说完我又拖长音说[不做赔本生意。]

老伯他们对看一下,一脸疑惑的样子说[怎麽了。]

我看了在我身旁的婉珍一下,手伸过去,握了婉珍的手一下,感受到婉珍也回握了我一下,我就对老伯他们说[没什麽,只是我有点喜欢婉珍,所以才会跟你们说这些。]

婉珍因我大胆的表白,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洪多校长,与老伯相对笑了一下,心想,原来是年轻力盛的诳语,就对我说[富贵,如果婉珍真的喜欢你,我们也会乐见其成,只是不需要这麽给自己压力,你要知道这笔钱是寻常人辛苦十世,都没办法还清的。]

这时洪多校长又说[就算你想跟婉珍在一起,也不需用这种方法,你们可以再长大一点後,在循序渐进,就可以了。]

我心想,循序渐进,我才没那麽笨,先占先赢,这种道理,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种大人都喜欢,先用这种道理先框一下小朋友,於是我就说[没有啦,只是我比较急,不希望那麽慢。]

洪多就说[不用这样,只要你们喜欢,我也可以让你们慢慢来,只是不能这麽快。]洪多心想,小孩子不懂事,答应的太快,如果以後出问题就完了。

我就说[还好啦,我只是希望以後希望你们不要限制到婉珍的行动就好了,如果真有万一,我还是会放任婉珍离去的。]我心想,凭我的手段,到时是婉珍不敢我离开才对。

婉珍听到我这话,伸手再我大腿重重的捏了一下,以宣泄心中的不满,真没想到婉珍火起来,也是很凶悍的,当然老伯他们不会没注意到,他们只好在心中怨叹,心想,没想到养了十几年的小女孩,竟然跟人见没两天,就已经这麽亲密了,不的不赞叹时下男女,爱情观的快速发展,已经超乎所有想像,两人不自觉的感到是否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而心中悲苦。

我心想,如果不是策略运用得当,加上时机吻合,要泡上婉珍这种乖乖女,我看还有的等。

一室之中的男人,不自觉的为这种情况,感触极深,看来时代的潮流,还是永远上演这种不同时空的人,不同心情的感慨吧。

总算婉珍愿意打圆场,说[爸爸,富贵是要来帮忙我们财务的问题,怎麽拖到我这了。]婉珍露出生气的俏皮表情。

看的我们不觉莞尔。

於是在这有点紧张的情势,使大家感受到轻松了起来,此时老伯说[那富贵,你不会只是想要拿钱给我们还清欠款,与要求跟我孙女婉珍在一起而已吧。]

我心想,姜不愧是老的辣,於是就说,为了以後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我要求,所有的钱,归属於我的指定人管,而且以後不管是什麽东西,只要是要花钱,一律都需批准,不然不予以花用,除非是特别指定,向洪多校长的艺术品,老伯你的雕像建造费,先一律冻结,不然我也不能帮你过久。]

老伯,与洪多校长都发出[什麽]感到震惊的声音。

[嗯],我清清嗓子,说[不要想太多,只要是有通过我的指定人的允许,就可以动工,没关系,我绝不管,可以吗]我看婉珍一下。

老伯,与洪多校长微微一笑,似乎是想到指定人,应该是眼前的婉珍,想,只要动用私情,不但所有的债务也许可能偿清,还能恢复原本的情况。

我内心在姦笑,我就是要让你们先想错,於是就问,[还有什麽事吗。]

这时老伯却还是确定一下,还说[真的吗,可是我的雕像也没多少钱,应该不需要冻结吧。]

我说[但是,老伯,你所要求配置的雕像,未免也太多了吧,不但每个教室,楼梯间的路口,厕所都摆一个,连水池,门口两旁,道路旁,宿舍里的每个房间都有,甚至多到有人把那种用昂贵金属做成的雕像搬去卖,你不过是要求在追加雕像而已,现在连雕像店都替你准备好了雕像放著,等你在花钱去买,真不知他们未何这麽肯定,一年中的大部分盈收就靠那一笔了,而且还有人以愿意打折的价钱,拉你们学院的这笔交易,你不觉得奇怪吗。]

老伯唯唯诺诺的说[嗯,拿回去的人,应该是想要永远景仰我,所以才拿走的吧,而且一个人最怕就是名声不能流传後世,所以多准备一些准没错吧。]

我苦,这种想出名想疯了的老人,於是我就说[他们是拿去当预备,以後没钱时顺便卖一下吧,而且那种实心的金属应该不便宜吧。]

老伯说[这样,他们也会有我的存在感吧。]

我勒,他们是练身体吧,算了不想跟你说了,於是我就说[好啦,总之,现在我的期望是先把那些都卖掉,留一两尊好看就好,免的太多的好位都被你取代走了,但是如果我的指定人愿意留下,我也不想说什麽。]

老伯说[没关系啦,等有人需要,在用一两座雕像的位置替换下一个人就好,不用那麽赶著换。]

我苦,不想理你了,於是我就跟洪多校长说[校长,你的艺术品未免也太多了吧。]

洪多说[会吗,我可是为了涵养学生的艺术观,才辛辛苦苦的费尽心机买的说,而且一个人要懂得欣赏艺术,才叫人生吧。]

我苦笑应对,[没错啦,只是校长你的置换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洪多校长说[唉,没办法,我爸只有给那几个空位,所以为了方便摆饰,让学生观赏,只好一直换。而且我还有赚过一点钱,不像我爸的雕像,一向在赔钱。]

我笑笑,就对洪多校长说[可是一百件,艺术品,你只是赚到一件而已,不是很划的来吧,而且听说你都是出高价去收购未成名艺术家的作品。]

洪多校长说[为了培育更多的艺术家,这是应该的,很多的艺术品本来就是应该有那种价格,只是还没成名,所以价钱没办法很高,我都觉得赚到了。]

我有想哭的念头,怎麽这对父子都这麽死脑筋,我只好苦笑的说[艺术品要出名,要提高价,最快的捷径就是,作者已经死亡,不然要大卖特卖,都会被新的作品陆续出厂所托累,所以我想,你还是算了吧,而且艺术品一向无法定其身价,身价都是靠卖商跟名人的嘴所拖起来的,所以我想,你就不要在这样沉迷了,我只要求,今後,除非我的指定人同意,不然所有的东西,不可以在追加了。]

洪多校长就说[那我管什麽。]

我笑道[校长当然是管学校的事,只是钱从此不归你们管而已,甚至以後当校长的你,还要跟我的指定人拿钱。]

洪多校长说[那我不就是矮一节了。]

我说[对ㄚ,就像整个学院都卖人一般,你也变成我请的,就这样了。]

洪多校长就说[不行,这样我会很没面子,不干。]

我看了婉珍一下,叹了口气,说[好啦,我不会把你解雇的,而且我们不把这事公开,甚至钱都是拿给你去发给老师他们,你也不会没面子,但是你要要求,从此请钱,调薪的事,都要拿给你经过申请许可,才可以,而你把那些申请拿给我的指定人,她会批给你的,而且除了钱的事外,其馀的事都不管,可以吗。]

洪多跟老伯对看一下,才缓缓点头说,[好ㄚ,可以,其实你的指定人也可以要求一些事,我们也会做的,可是现在的钱你要怎麽来,只要你能拿出证明,我们就同意。]这是他们的私心作祟,想说婉珍是我唯一认识的人,应该指定人就是她,虽然不喜欢被自己的小孩管,但是也要开始培育她一些事,好接手学院,所以愿意分出一点权力出来给人。

我看著他们的诡异笑容,似乎笑我空言的样子,於是我暗叹,看来我要做赔本生意了,唉,为了女人ㄚ。

於是我的右手突然发出蓝白色的光,随手画过一个空间,只见好像空中突然出现裂缝,跟著黄澄澄的金币,由洞中哗啦啦的掉落了下来,直到小洞慢慢回覆,消失为止,地上出现了一作用金币堆成的小金山。

老伯,洪多校长与婉珍,三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似乎完全不肯相信这事的发生,我不是很想理他们,只是我又牵著婉珍的手,对老伯他们说,[这些够还债了吧。]

老伯与洪多校长对著金山张大了嘴,口水流满地,直直的点头,可能是开始向人性的贪婪挑战了吧,於是我在地板慢慢湿去前,拉著婉珍的手,带婉珍离开了客厅。

我心想,如果叫幽影这商贾之女来玩,是不是可以替我起死回生呢,真是令人期待。

而且如果,洪多校长他们知道我的指定人,不是婉珍,表情会不会好玩呢,真是令人期待,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开始露出微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