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0章

作者:中国科幻

[601,602,603,604,到了],这是我的新宿舍,我摸了一下把手,发觉门已经被打开了,可能已经有人先来了吧,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算了,这样就不需要用到钥匙了,於是就直接转进,希望可以看到人的脸孔。

我打开了门,空荡荡的房间,除了木板床,跟一些基本配备外,就放著一箱箱的的箱子,随意堆著,放在房间地板上,看来是有人先来了,但是带来的用具未免也太多了吧。

我踮了一下我手上的有点轻的行李,唉,算了,简单就是一种幸福,於是我找了我的床位,再上面先铺了一下,自袋子中所拿出的薄睡袋,把它摊平铺上床,也真是好用,在野外当睡袋,在房里当被子。

我开始在房间中呆坐著,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房间一边整齐排了一排的四张床,另一边放了书桌,与橱子,一人一个,看来老伯他之前对学生还算艇照顾的,所以基本的东西都还是有的。

过了不久,就看到一个长的还算是肥壮的男孩,进入了房间,他看到我,一时之间似乎有些惊讶,所以我主动开口打个招呼,[你好,我叫富贵,我是新生。]

那个男孩有些意外,但还是回了我一点微笑,就对我说[你好,富贵,我是落矶,我跟你一样也是新生。]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然後又问落矶说[对了,这些都是你的东西吗,好多。]

落矶点了点头说[对阿,这些都是我的,因为我再离开家里的时候,本来不想带太多的,但是因为看到什麽,就想带什麽,不知不觉就打包了这麽多,还好我爸说,有些东西来这里在买,不然我可能带更多,对了,你知道签名连署的事吗,如果你还没签名,赶快去签,让校长他们再多买一些雕像,听说,如果没钱,我们还可以搬雕像去卖钱,就连毕业回家,也可以当一个小富翁了。]

我愣了一下,看看他,我不自觉得在感叹,唉,你以为每次都会有这麽多的福利吗,我想你不要毕业回家时,是穿一条内裤回去就好了,我不自觉的为他祈祷了一番,当然想笑的时候,要转身笑一下,不能让他看到,虽说如此,落矶还是好意问我,看看我的身体是否有问题,我勒,你才有问题,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可是现在应该还在签名中吧,反正婉珍在那里,那张契约也不会不见才是,於是我对著落矶微笑道[不用了,又不差我一人,而且我也懒的去那里]其实我心中暗笑道,爽到了,爽到了,看落矶的家伙,就知道家里条件应该不错,那笔钱应该付的出来,希望大家都是去签了。

落矶就说[人多好办事嘛,其实那里还有很多人再排队等著签,你如果嫌麻烦,也难怪拉,我刚刚几乎都是人挤人,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排到的,另外两个,还在那里签,还好有老师在安排秩序,不然真的很乱。]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没想到,连签卖身契,都要挤破头,兼排队的,他们也真是伟大,所以我真想向他们致上最深沉的感谢,但是当请款单来时,我要装作同情的神情,怜悯他们,想到,都会觉得当时可能会狂笑。

没多久,其馀两个室友,也到了,我们也开始互相介绍彼此,有一个比较瘦小的,叫摩业,另一个叫长的壮壮的叫麻有,他们带的行李也很多,有些还放在校外旅店中,害的还要先借我的柜子与地方,给他们三个放东西,虽然他们一强调,晚点他们会买柜子什麽的来装,但是我都表示没关系,放就放吗,没什麽大不了的。

我可是有先见之明的,过几天,到时候你们还会说,还好没乱花,不然就惨了,所以我就一再表示,要他们省点钱,以备不时之需ㄚ。

当然我是主谋这回事,我当然不可以让他们知道,不然我的未来,也许会有点惨。

因为这几天刚开始还没上课,所以首先都是以认识环境开始了解起,落矶好像最有钱,所以几乎都是花他的,用他的,虽然我对与他们以知的未来,感到有些抱歉,但是我还是开开心心的用,开开心心的花,谁叫他们要请,大不了以後他们还钱时,叫人给他们缓个一两天好了。

我们去选课时,当然我是随意选,反正过的快乐就好了,但是落矶他们非要我跟他们生死同穴一般,不得已只好跟他们选一样的课,算了,喜欢时再翘课就好了,我就不信会当到我,就算当到我,我就用幽影的关系,去改成绩,反正生活是如此美好,人生是如此的光明。

过了几天,终於请款单还是到了他们的手上,在同寝室里,看到其馀的室友,一脸铁青,慾哭无泪的神情,那种尴尬的情形,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所以我在一片静默的情况下,缓缓的走出了宿舍,希望到没人的角落,去狂笑一番,以免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为了纾解学生的情绪,学校方面特地跟一堆打零工的工会搭上关系,赚点介绍费,在校园的公布栏上,贴上各种的工作机会,反正学生这麽多,卧龙藏虎也说不定,顺便多赚点钱,只是把一堆清白人家,全部纳入私产,因为债务关系,也没关系拉,谁叫他们要那麽贪心的。

接下来的第一期付费後,除了一些原本富裕的学生,认了,马上付清了还债,其馀的同学,被催缴单烦的不得已,只好在学校的介绍下,下海赚钱,使的学校的收入,一再的激增,开这种学校,就像养了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只能说是赚翻了,完全一扫之前困顿的日子,只是之前穷的是学校,现在穷的是学生罢了。

落矶他们现在已经开始了解金钱的可贵,课堂一有空档,只好兼差去赚钱,身体直直瘦了好几圈,现在有时连作梦都会梦到被钱追,让他们苦不堪言,当然对这麽大的事,老伯他们知道後,当然还是想大闹一场,为学生伸冤。

只是一知道要伸冤,他们的雕像跟美术品就要退货,吓的两人只好苦哈哈的吞下,这吸金校长的美名,从此不在管事,反正有什不好的事,都把责任往他们两人头上一推,我本身落个清閒,钱赚我的,骂是他们被骂,真是满足。

後来我觉得本金赚的差不多了,於是就办了一堆助学贷款,让学生他们可以延後还钱时间,只是未来可能要多付一堆了,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对於每月来的银行讨债人员的凶恶嘴脸,只好饮鸩止渴的签下让我赚更多的助学贷款了。

在看到落矶他们签下助学贷款的去约单後,我笑了笑,因为无债一身轻,他们未来的负担可是很重的,而且我怎麽可以说,我是债主呢。

我跟落矶说[签完後,应该没关系了,顶多去接一些价值不斐的任务,这样在毕业前,也能把本金还完,契约上不是说,在校期间不算利息吗,趁还在学校时,赚钱去还,毕业前,应该可以还清。]

落矶说[不是我们不想,只是那些任务未免也太艰钜了吧,我们这种人一去,不死才怪。]

我看了他们一下,心想,也对温室的花朵,毕竟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

於是我又说[好拉,那算了,等以後的机会吧,对了,听说,有些老师要回来任教了。]因为债务的关系,很多老师只好去外地赚钱,没办法上课,让很多课程都停课,一直到助学贷款颁布,老师才回来,我勒,看来这些老师是打算不还了,在学校里做老师到死了,早知,就把资格限定於只限学生就好了。

落矶说[也好,当初缴的钱,也不能白缴,不然也要退款,这半个月来,学校里的事,都停摆,也是不行吧。]

摩业说[那我们明天的课是什麽。]

麻有找了一下,已经是覆盖上灰尘的书桌上的文件,说[总算可以照表上课了,也不用有那麽多的空堂了,每星期只有一节那老妖精的课,也是很辛苦,如果不是其馀时间都要去打工,无聊也会无聊死,明天嘛,欧,有了,第一节是基本剑术课。]

落矶说[什麽,还有剑术课,我以为没有了说,上那种课,很辛苦。]

摩业说[算了,是必修课,而且应该会教比较深奥吧,说不定还会对打,跟我的个性都不合,我比较喜欢用魔法。]

麻有说[没关系,有需要我再罩你们,我的剑术可是很强的。]

对於他们不具建设性的语言,我抓了抓头,就想,唉,有什麽事明天再说吧,不管你们了。

於是我就到我的床上去,开始睡觉,不管他们。

落矶他们就在继续讨论,明天先去把契约单缴交银行後,在赶去上课是否来的及,或者要翘课的事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