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1章

作者:中国科幻

[富贵,富贵,起床了。]

我对於这呼唤,应了声,就转头又睡去。

旁边的人似乎叫我叫的不耐烦,於是乎一脚把我的床铺踢翻了过来。

天阿,一时天摇地动,好似世界末日,转瞬间有若由天堂掉入地狱,温暖的被窝,变成了冰冷的地板,怎麽会这样呢,我在梦中,还感觉在暖烘烘的阳光底下打瞌睡,怎麽在一瞬间的地震後,就发觉躺在在冰山之上了,就算是板块飘移,也未免飘的太快了吧。

我在迷糊中摸了摸周围的环境,奇怪,我睡前,记得底下还是软绵绵的垫子阿,怎麽这麽就变成了硬硬的了,算了,继续睡好了。

於是在两眼未开,仍想睡的情况之下,我摸到好似分离很久的朋友似的薄被,就又卷著它,要继续下一个我的梦之旅。

突然之间的一声[富贵。]把我惊醒了过来,我猛然徵开了双眼,就看到眼前怎麽白白的一片,奇怪,怎麽会多出一块墙,又是白色的,仔细一看,那不是床吗,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床是这样放的,怎麽横立著放呢,对了,我怎麽睡在地板上。

我开始搜寻环境,发觉了三对以极佩服,且无奈的眼睛正看著我,阿,是落矶他们,这时我已经有点了解,为什麽,我现在睡这样,可是这床是怎麽回事。

我不会睡像太差,把整个床给睡到翻成这样吧,如果真的是如此,我也是世界纪录之一了吧,哈,傻笑。

这时在我的脑袋还没厘清事件前,我听到落矶他们已经说[富贵,快点,我们叫你,已经叫很久了。]

我这才想到要上课,於是我赶快起来梳洗一下,准备要出门,这时我已经看到麻有他们把我的床扶正恢复原位,正等著我一起出门。

我问了他们一下说,[对了,我们的第一节课,不是下午吗,要这麽早起来吗。]

落矶好没气的看了我一下,说[没有,只是因为我们要先去银行一趟,而且因为昨晚,我们整夜没睡,在讨论,聊天,想说既然我们要出去了,也不想看到一个昨夜睡了整晚的人,继续糜烂下去,我们是室友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说是吧。]

我勒,谁跟你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人生才不需要别人来做安排,我要怎样就怎样,竟然为了你们一时的性起,要我陪你们一起睡眠不足,你们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看著我一脸的铁青,摩业出来打打圆场,对我说[富贵,你就稍稍忍忍吧,现在大家因为负债的关系,弄得身心疲惫,火气有些大,而且昨夜整晚我们听你愉快的打呼声,也不好受,而且看看我们,一脸的倦容,和满眼的红丝,也知道我们现在也很累,你就配合我们一下吧,我怕我们走到一半就会昏倒在地,还要靠你带我们回来,唉,如果不是哪个缺德鬼,拿那种契约书出来,我们现在也可以过的很好,真是可恶。]

我心中一惊,看了他们一下,果然见到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是肤色灰白的脸孔,身形憔悴的样子,但是我总是不能说是我干的,只好装做傻兮兮的说[唉,算你们倒楣,像我懒了那麽一点,你看,无债一身轻。]

我双手一摆,还装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让他们恨上一恨。

但是落矶他们并没有因为我的刺激,而把我留在寝室,反而是麻有抽出剑来,用剑要胁著我,说[去不去,一句话。]

我勒,明说不成,动刀动枪的,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还能说不吗,於是我只好在众人的威胁下,缓缓的点了头,表示愿意跟他们走,唉,当是欠你们的。

我只好再室友们的压迫下,顺了他们的意,顺便照顾一下这些小朋友好了,以免说我不够残忍,不好好蹂躏他们的罪名。

我们在清晨的大街上走著,缓缓的移动,这时候已经是商店准备今天要用的东西的时候,大街上熙熙攘攘,人群交杂,彼此并不互相问候,只是匆匆的相互交叠而过,各自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我们算是独特的一群,因为这样呼朋引伴的一块走,却又如此的年轻,看就知道是学生,只是学生通常都还在睡大头觉,很少会这麽早起。

我们找了个卖早餐的店面坐下,吃了点食物,找了个位置坐下,虽然大家大都来自异国,但是对於此地的食物,适应性倒是蛮强烈的,这时我开口说道,[奇怪银行有这麽早开吗,我们会不会太早。]

这时附近有一个中年男子替他们回答说,[小鬼,你们是学生吧,要找银行的话,晚点在来,在那边转角而已,我很少看到有学生这麽早起床,这麽认真,看来你们会很有前途。]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我也不想这麽早起,是不得已的。

我对那个中年男子,应了声,说了声谢谢,就转头看看同桌的其他三位。

落矶他们一脸尴尬的笑容,显示了对於这种称赞的心虚,唉,这三人也不表示一下,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

於是我就对落矶他们说[怎样,你们怎麽都笑了起来。]

他们相看了一眼,发出会心的一笑,就对那中年男子说[没有拉,我们是因为整晚通宵没睡,所以才这麽早起来。]

真是有够诚实的,害那位中年男子一下子接不下话去,只好乾笑了几声,就转身继续他的早餐。

我对於这情景,也只能心中暗骂几声,就乖乖吃我的早餐,往来间,一时只有,摊贩的吆喝声,或彼此的喊价对谈声。

我们因为银行尚未开门,只好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閒晃,当作是打发时间吧,我现在可是有点心痛於,跟这些朋友出来了。

吃完早餐,就跟我说[富贵,因为债务的关系,我们大家现在都没有钱,所以希望你先出,以後在还,反正前几天,也都是我们请的,你现在请回来也不为过吧。]

我那时才知道,为什麽他们死活都要把我强押出来,说什麽,福祸共荣,原来都已经山穷水尽了,我只好忍著痛,帮他们付了一下早餐钱。

好惨,原来被压榨的人,也是如此的惨忍,想要压榨他的好友,唉,认了。

终於银行开了,我只是高高兴兴的等他们早点办完事,希求早日回到校园去。

看著落矶他们如释重负般的走出银行,我也为我的未来路感到光明,因为不用顺便养他们了吧,只见摩业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去办贷款的人那麽多,这次学校可真是赚翻了,我们也真是倒楣,都落入了这次的权谋中,虽然我们学校还提供了那麽多的打工机会,可是最赚的还不是学校吗,一成自用,八成还银行,一成学校抽,我看,等我们毕业,我们学校都可以用金子当建料来建教室了,苦的永远是我们学生,而且如果不配合学校策略,根本没办法找到好工作,这简直是垄断嘛。]

麻有说[算了,我们多兼一点工作就好了,对了,富贵,你要不要一起来,你真好命,赚的钱只要被抽一成而已。]

我苦笑了笑,我根本不想打工,我的钱够多了吧,况且还有你们在帮我赚,我担心什麽。

但是我想拒绝时,落矶就说[我们是室友吧,这种事你怎麽可以缺席呢,走我们去看一下冒险工会的工作,当然一开始缴交的抵押金当然是你先出了。]

我勒,用我也不需要用的那麽彻底吧,看来这落矶有当政客的本钱。

於是我在发愣之中,就被他们架了起来,带往冒险工会去。

天阿,我的世界突然陷入了黑白。

[你们是圣亚学院的学生阿,好来,这是你们可以做的工作,你们看看,]

在我眼前是冒险工会的成员,一般来说,接冒险工会的工作,要先加入会员,当然要付些钱,但是因为跟学院签约的关系,所以只要出示学生证就好了,只见他开始在介绍现有的工作给落矶他们。

[你们怎麽现在才来,前几天已经有好多人来找工作了,一些轻松且赚钱的工作早被人先签走了,现在只剩下困难的,或者是没什麽钱的事,你们选选吧。]

这时落矶他们看了我一下,就对我说[反正都是你要出钱,你来选好了。]

真是的,现在才想到我,我走近一看,随手拿了个找小猫的告示,就说[就这了。]

落矶他们看了一下,叫出声音,说[才十枚铜币的赏金而已,不是很划算吧。]

我就说[你不觉得这只猫,有点像上次我们出去玩时,被麻有绑起来烤的猫,现在如果还没死,应该可以马上赚到吧。]

麻有说,[不会吧,我把它绑在林子里,不死也半条命了,而且]

这时摩业马上把麻有从头给敲了下去,让麻有一瞬间昏迷,然後抱住麻有,就对那服务人员说[我同伴胡言乱语,我带他出去一下,对了,富贵你跟签好契约,我们在外面等你。]於是就跟落矶拖著麻有出门而去。

我叹了口气,找了几张最近几天失踪的宠物的单子,就付了清头期款,就把那些资料带著,想回去好好拷问一下麻有了,唉,算是绑架勒索的变相吧,都多亏了麻有习惯找小动物练剑之福吧。

於是我顺便问一下说[如果死了呢。]

服务员说[找到尸体,契约金退回。]但是对於刚刚麻有的话,倒是蛮在意的,多看了我几下。

我甩了甩头,就告别了服务员,出门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