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2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出了冒险工会,就看到落矶跟摩业,正以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把眼光看看他们身後,那个正摸著头上一个肿包的麻有,就说[麻有,我们的钱可都是靠你了。]我扬了扬手边的资料。

我们回到宿舍,当然,现在已经不用我在出手了,麻有被落矶他们两个,一一要求指证被害人的现况,麻有看了一会,对他们开始指证说[这些,嗯,好像都有印像,我记的像资料中的这只大肥狗,是蛮好吃的。]

我勒,你是兽人族阿,怎麽开始吃这些动物了。

然後,落矶就说,[是吗可是我们好像没看过你欺负过这只。]落矶指著资料中,肥狗的影像。

麻有说[有阿,前几天我不是有煮火锅吗,你们大家还说,我煮的好吃,不是吗。]

我勒,原来我们也变成兽人族了,我还在想,奇怪,麻有怎麽会有钱去准备火锅,麻有还说,那是他打猎来的猎物,大家不疑有他的,多吃了一些,原来是这回事。

阿,惨了,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我的头期款看来退不回来。我在这时也不能发脾气,只能心酸往肚里吞,阿我的钱阿。

我苦著脸,慢慢看著麻有一一招出,他所欺负的小动物的最後位置。

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很快的找到了那些动物,不是被麻有绑在树上,就是丢在地洞中,全都是病厌厌快死的模样,看来,这会是否买主愿意如数付出赏金,这可是有点难讲了。

好险,把大只小只瘦骨如柴的动物,拿回冒险工会让那些申诉的主人认定,一开始看时,还有很多人,不肯相信这是他们的宠物,还是宠物看到主人,高兴的去认主,可是依本人的认定那些动物是希求早日脱离麻有这虐待他们的人的掌握,才跑那麽快的,後来还有人以感谢的言语抓著麻有的手,说,很多感性且感谢的话,如果他们知道原因,那是不是会这样,可能还需要商却一番了。

当然,麻有那扭曲的笑容,显示了他的内心挣扎,还是落矶利害,大言不惭的说,[没什麽,就这点小事,简直易如反掌。]要大家对我们多多利用,好像这点功劳根本不算什麽似的。

看也知道,只是对某个头脑直了点的男性,强逼,要他说出他的所作所为而已,根本就是易如反掌,谁不清楚,只是这样下去,有一天不暴露了宠物杀手的美名才怪。

我们拿著赏金回到学校,分了分为数及少的金额,大夥看了一下分得的金额,辛苦了一早,还用我的名字去登记,才有九成收入,但不过是大夥几天的生活费而已,看来,他们要还清债务,还有的等。

在一片唏嘘的情节中,我只好安慰他们说,没关系拉,下次找些赚钱的任务来就好了,也不急在一时,

反正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如此的安慰他们,就说,[也该去上课了,以免有点名。]

大家看看,也没办法,於是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少接下来几天的伙食费算是有了,在这种坏时机中,好死不如歹活。

於是大家就开始离开宿舍,往上课地点前进。

剑术课的地点是在竞技场,我们到时,已经看到同学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似乎都是在讨论,你钱还清了没有,不然就是贷款办了没,大家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在异乡沦落人的心情上,大家一下子就变得热络了起来。

似乎已经没有别的事可以让他们感到注意了,甚至那长的像金刚的授课老师来了以後,大家也不是很注意。

当然老师对於我们这种情形,也是可以谅解的,他本身也是受害者之一,所以直到如今才开始上课,前两天,还在某个山地跟山中的野兽所搏斗,赚取狩猎费用。

只是对於这种情形,他还是要维持一下秩序,所以那大嗓门的发吼,几乎使的在场的人都要耳鸣的昏死了,众人在耳朵里的鸣叫中,显得有些肃静,虽然心中满是抱怨,真是的,不过是多说一下话,需要用这种差点让我们耳聋的手段来吗。

在一片的抱怨中,那老师终於又要开口了,但是在我们捂上耳朵前,他说了声,[如果你们想要捂上耳朵,我保证我会用连你们捂上耳朵也承受不了的声音,要不要试试。]

我勒,恐吓学生,这怎麽是老师的所作所为,真是师道沦丧的世纪,算了,当我误入贼船。

於是在哪长的象金刚的老师,恐吓指挥下,一下子,大夥就聚集起来,准备听我们这开学以来第一堂的剑术课。

跟著一段前几节的翘课不是我的错的告白,再加上自己最近山中英勇表现的事迹,就再这慢慢的时空中,又溜走了一段,虽然後来大夥同学都了解了,这位剑术老师,名叫因刚,真是*茎加金刚,教法古板,要求大夥猛练一堆基本剑术,就是那些,劈刺斩割等等基本动作,那种由小到大,所有人都会学的动作,真是服了他了,这样也能当老师。

当然对於老师的摸鱼,我这种学生当然是因循苟且,得过且过,但是对於麻有那种以剑圣,剑神为己任的学生来说,就像是大水流过,却给他们小小水道般,一下子,不满的情绪,汹然涌上,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可是要以未来的生活的负债,换取你的教学的学生啊,你不能为了轻松就想敷衍了。

麻有马上提出抗议,对因刚老师说[老师,我们请你来,不是为了学这种轻松的基本剑术,如果是练习,我们随时都可以自己练,不需要天天过著苦日子般,还要担心欠债,还要担心没学好,你这样对得起我们吗。]说到心酸处,泪开始流了下来。

四周似乎受到这种心情所传染,而显的心有戚戚状。

也难怪了他们,原本天堂般的校园生活,被无明由的债务所拖累,变的不再瑰丽,反而还要每日为了生活而打拼,这些刚成人不久的小孩们,怎麽可以一再的接受别人的敷衍,涌上的情绪,使的心中的怒火全然涌现。

因刚看到如此的情势,已经明了到不再能以从前的方式,教导学生,心中只能怨叹,钱难赚。

於是因刚就说,[那是我为了使大家先暖身的运动而已,等会我再教大家剑术,我绝对没有敷衍各位。]

总算众怒稍息,於是在多做了一会暖身运动後,因刚就指著麻有说[这位同学,我想你应该会想要学到东西,所以今日老师特地当你的对手,跟你切磋切磋。]

大家露出一脸的同情表情,唉,试想一个雏儿,如何跟一个身经百战後,才应聘来学校教导学生的剑士打斗,这种结果一想就可想而知了。

可惜的是身在其中的主人翁,却完全没有自知知觉,所谓初生之犊不怕虎,可能就是这问题,露出挑性般的笑容。

看著麻友擎著双剑,略呈大閤之状,但是在那粗矿的野性剑术中,却带著狼豹般的狠劲气势,似乎虽然一时之间不发动攻击,但是一旦开始行动却是犹如烽火雷电般,一发不可收拾,至也是只能长期在山林中训练後才能发挥出来的吧,但是我宁可相信,那是平日麻有欺负小动物的结果。

但是那因刚在略现惊愕状後,马上呈现笑容,缓缓的走在麻有的面前,双手略摆,示意可以开始攻击,但是却不拔出缚在腰上的随腰半短不长的剑,似乎对於眼前的挑悻感到无动於衷,全然以不在乎的神情应付。

这种举动深深刺伤了麻有的心,麻有马上沉不住气的以他那凌厉且骇人的双剑,一剑比一件狠的往,因刚身体那些重要部位刺去,分明是要一剑就果决了因刚,不然就是要他此生不能在做人。

天阿,真是有够狠的,虽然对於麻有的剑术,失去了人性,感到有些惊讶,因为平日对於猫狗那些动物也没那们残,今日却是如此的状态,有点感到麻有真的很生气。

但是因刚老师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会场的四周绕丫绕的,而且总是在麻有举剑横来时,才展开他的逃脱行动,分明不想打,但是一旦麻有略有休息,因刚马上抽出剑来,在麻有眼前舞上个两三回,让麻有完全没有回气的空间,真是有够残的。

虽然麻有自小培养起来的体力,在一般人之中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对於因刚老师那种自修罗杀场练出的身手,在最後只能以摇摇慾墬作为回应,再来因刚右脚一勾,让麻有跌个狗吃屎,然後因无力拿取而掉落的双剑,在因刚的脚一踢下,插在麻有的眼前,在在的显示出眼前的人,实力到底跟他所差的级数,实在是遥遥不可及的。

因刚老师随手拖了个椅子坐下,就指著麻有说[这种样子,我就不信,他的基本功,是否有及格,连最基本的都没学好,才会有握不住剑的时候,大家要记得,不管剑术多高明,没有剑,就像野兽没牙般,所以基本工一定要学好,不然会像这位同学一样知道吗,真是糟糕,连基本功中的握剑都没学好,才几下,剑就离手,真是可悲,可是这位同学,算你运气好,遇上我这老师,我可是名师,好了,各位同学,大家再多练一会基本功,等到我觉得可以,我再教你们下一步,才不会跌到。]

我本著友情,过去把麻有扶了起来,在他耳边说了声[忍一时之气,这仇我们,晚点再报。]

麻有却露出深思的表情,看了因刚老师一下,不理我的耳语。

呜,不理我,枉我还特地来安慰你。

麻有对因刚老师百出必恭必敬的嘴脸说[老师,我可不可以多受一下你的指导。]

因刚老师有点措手不及,但是还是对麻有说[是可以拉,只是非上课时间,因为欠债的关系,要去打工,没有办法教你,如果一定要我教,为了生活,就要收费了。]

这是大家都了解的事,所以并不会有太大的异议。

麻有就把眼神转了过来,对我说[富贵,就拜托你了。]

我不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是如何,但是我肯定,当时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借麻有,这种钱,根本是无息借款,而且以麻有的直来直往的个性,说不定还会给我终身借贷,全然不还了,哀,命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