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4章

作者:中国科幻

[恶魔,纳命来吧]

眼前是两个姐妹,身穿一黑一黄的服饰,黑衣的女人是姊姊,是手拿着闪亮的长剑,向我奔来。

身穿黄衣的次女,在后面边念着咒文,把魔力聚集在手拿的魔杖的宝石上,准备对我发动魔法攻击。

一时之间,眼前一片暗黑,那黄衣女子,发动了暗黑咒,让我无法看到物品。

跟着一片风响的声音,那黑衣女子,已经接近到我面前。

我手指微弯,往那用心眼感觉中,剑脊处一弹,把那剑弹离她的手老远。

一声惊呼,似乎是发觉奇异处的感觉,也许是我中了暗黑咒,却能好死不死的弹重她发剑的最弱处,而感到惊讶。

那黄衣少女,魔杖一辉,闪电由她的魔杖处发出,但是我手一转,往闪电拍去,硬生生的把电转向,让电只能击中我身旁的地面,而现出电击过后焦黑的痕迹。

那黑衣少女,抽出身边带的另一支短剑,向我刺来,我自然而然就用右手手指捏住那向我刺来的剑。

那女的双手擎剑,剑却硬生生的被我掐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的,尽管那黑衣女人,用尽吃奶的力气,直到满脸通红,却是一样的结果。

黄衣少女,在后面,却也看到黑衣少女的吃亏,熊熊向我的目标都来几颗火球,说了声,[放开我姊。]

我心道,那是你姊不肯放开我,不是我不愿意放开你姊,你就不要主仆颠倒的乱说。

但是我还是随意的把她丢过来的火球,拍了开。

那黑衣少女见我在拍开火球时,应该不会注意到她,放开手上的短剑,弹身捡起那掉落在地上的长剑,重组攻势向我击来。

我随手把手上短剑,向上丢去,当她攻来时,刚好右手接过短剑,丁丁咚咚的在那黑衣女子的攻势中,轻轻松松化解了她所有的攻击,向前一步,把她的剑又给弹开来,顺手把剑尖,挺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那黄衣女子见况,想要用魔法向我击来,我左手一辉,黄衣女子站的地上的泥土似乎有生命般,化为无数的触手,把那黄衣女子给包围缠绕了起来,使的黄衣女子全身无法动弹,只能张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打了个呵欠,对那黑衣女子说,[欧,你们又是为什么理由,想来杀我。]在我打了个呵欠后,脸上因暗黑咒而来的黑雾,随之消失,而恢复我的俊脸。

这已经是我在这学园,第五十三次,遭人暗杀了,我是知道招唤师并不是什么很寻常的职业,但是也太不寻常了。

平日招唤师,身旁都会有一两个优秀的剑士,在身旁保护他们,就是怕别人的暗杀,或者是召换出来的魔兽一旦无法控制而反扑,都可以救他们一命。

通常招唤师如果招唤出来的魔兽太强,无法控制,就会在身旁护卫的保护下,赶紧逃离现场,反正既然失败了,也不可能送回去,不如明哲保身,保命要紧,当然惨的都是那些老百姓,平白无故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抓狂魔兽,狂杀一番弄得是天怒人怨的,到后来也只剩下几支特定家族才了解如何招唤,不然不被无辜死者其他家属杀了才怪,后来,连招换师快被人杀死时,就乾脆要死一起死,硬是燃烧自己的生命之火,去召唤出更高次元的生物,让很多不知名魔兽从此成为世界上的梦餍,难怪很多人那么讨厌招唤师,但是招唤师的能力却是可以轻松变的更强的,因为只要学如何招唤控制就好,简简单单用魔兽的力量打败比自己强的敌人,所以只要有人要教,几乎有一堆人要学。

[你们这些招唤师都是恶魔,我们家人都是被你们招唤的魔兽杀的,连现在,那之魔兽都还在作乱。]那穿黑衣少女这么说。

我勒,又不是我杀的,关我什么事,要杀去沙那只魔兽不就得了。

於是我说[好了,那又是你们几岁的事。]

黑衣少女有点错愕,但还是说,[五岁。]

我说[那我那时候就可以叫魔兽来杀人了吗。]

黑衣少女说[不是你,那也是你的家人,老师。]

我勒,我爸是商人,来来去去救那几招,又如何会招幻术,我会招唤术,也不是我的错,跟那些神在一起久了就会,怪我勒。

但是我还是本着耐心,跟她说[小姐,我会招唤术,第一我没有老师,而且我家人都不会,只有我会,拜託你下次打听清楚,我不是什么招唤世家的出身,也没有什么招唤师门的依靠,别把别人的错,都丢给我。]

那黑衣女子说[那你算是特殊体质。]

我沉默了一会[嗯算是吧。]

那黑衣少女就说,[可恶,当我们找错了人,你就不要用招唤师的名义,在学院里招摇撞骗的,这次算我姊妹倒楣,就原谅你了,但是以后给我小心点,我们被你打败的仇,以后在算。]

我勒,我招谁惹谁,我又没有用招唤师的名义在学院里晃来晃去的,都是你们自己给我加的,怪我勒。

而且这次是你们自己上门找碴,还怨我,难道要我呆呆的让你们砍才甘心,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黑衣少女随手把我手边的短剑抢了过去,劈头打了我一掌。说[下次小心点。]

我摸了摸我脸上火辣辣的掌痕,心想,我招谁惹谁阿。

那黑衣少女,走向他妹处,看了一下,用剑想把她妹给救了出来,但是土之触手,那种坚硬的能力,又怎是她这种弱女子可以摧毁的,土之触手,把她妹包的像颗茧,只有头部露出,而且她的每一次剑击,就像在打击坚硬的石块般,完全没有作用。

我静静的看她在那里辛苦了半天,心想,算是挖东墙补西墙,些些的安慰,总算不会让我现在这颗受伤的心,有些些的补偿。

在那对姊妹以同样失望的心情面对这一切时,就双双往我的方向看来,我看到她们,就已经知道意图了。

心中呈现轻松状态,哼着歌,就转身要离开,开玩笑,打我,活的不耐烦了,就让你们伤脑筋到死吧。

那姊姊纵身向我赶来,用手上的剑,指着我说,[喂,去把我妹的魔法给解开。]

我以奇特的眼神看着她,对她说[奇怪了,要向招唤师复仇的人连招唤师的魔法都没法解吗,有点烂欧。]

那黑衣女就说[奇怪,不叫你解,难道是我们自己解阿。]

我说[真是的,连一点点魔法就没办法解,还想跟招唤师打,难道你不知道,招唤师的魔法是最差的吗,咳,但是为了发挥同学爱,只要你好好的对我道歉,我可以勉强救你妹一下,哈哈哈。]说完,我已经开始在狂笑,心里很是满意这种结果。

[你你你]那黑衣女子愤恨的用剑指着我,想是要杀了我一般。

我笑了笑,以轻浮的语气说[怎么样。]

她把眼神望向那被土茧包了起来的妹妹,那妹妹一直听到我们的对话,以支持她姊的眼神看着她姐。

那黑衣少女,银牙一咬,就对我说[没关系,这小小的法术,我就不信解不了,你走。]

我若以深情的眼神看了身后那黄衣少女一眼,就打了个漪,说[既然你们这么说,我在这里也不好意思了,我住在男生宿舍604 ,你想到我,在来求我,我会考虑考虑。]

黑衣少女以不削的语气对我说,[哼,小小的招唤师的法术,如果不是我不善於魔法,我早解了,而且我就不信那魔法可以支持多久,我们试看看。]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缓由她的身边走过,心想,唉,这是无知的可爱,还是无知的悲哀。

我突然想到,就说[对了,这次是谁告诉你,我要走这条路的。]

黑衣少女说声[死胖子。]

我勒,又是这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政客,回去不好好跟你算算,每次吃我的,穿我的,还要给我出卖,看我不括你一层油,我富贵到过来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