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6章

作者:中国科幻

在一个学园的角落,没有人迹的地方,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有一只似豹非豹,尾巴像镰刀的魔兽在一旁,我手边正抚着一只三眼黑狗的头,眼前是一颗长着大耳朵的眼珠,正在拍丫拍着他的耳朵,让自己能漂浮在空中,向我报告着我要求他去做的事。

因为这颗大眼珠对于情报收集能力还算不错,所以我都叫它‘包打听’。

只见包打听说[我伟大,圣明,英俊,潇洒的主人ㄚ,我尊崇您的吩咐,特地去跋山涉水,千里迢迢的辛辛苦苦去找寻,发觉您所交代的,那对姊妹的仇家,是哪些人,我为此还用时光之眼去探查,花费了我的魔力,终于看到了您所交代的事。]

包打听这时转个身,把一个立体影像,投注在我眼前的空地上,那是一个招唤师被人追杀,快死以前,而敌人的剑在最后时刻希望可以尽快的解决后患,插入了那身穿招唤师服装的人的胸口,但是那招唤师在最后却露出一抹邪笑,高举了手,说出了不明不白的咒文,转瞬间,天空一片惨黑,次元之门已经打开了,剑士们只能以无可奈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一切,互相诉说,好似要大家赶快逃跑的样子,由他们惊恐的脸上,知道了对于眼前失败,感到无助的眼神,门中出现了一只生物,那是一只像是小山般大小的黑蝎子,但是全身发出的电流,却是在它出现的一瞬间,把地上所有的一切,电成了黑碳,连那招唤师的躯体也不例外,甚至连在逃的人,连那蝎子也都还没看到,就已经当黑碳了。

而且,因为无人知道那只蝎子是由哪个空间而来,说不定连那招唤它的死招唤师也不知道,所以完全不知道如何对付它,在它出现后,就只能任随它随意找寻猎物,大闹特闹,当然也有政府派人去讨伐它,但是那蝎子,一下子先发出个电流,先把无数的兵,电成了黑碳,在攻击剩余的敌人,虽然剩余的敌人都很强,但是在那蝎子,天生的攻击力,与坚硬的甲壳的抵抗力,的相互交流下,根本很少有人可以撑过它一回合的攻击,所以一直到现在,还活的很快乐。

那对姊妹的父母,就是在那蝎子的一次暴走中,死亡的,那姊妹因事被人带走外出,所以逃过了一劫,但是会到家乡时却只看到那移为平地的家园,与政府的救难队在招呼,他们家乡剩余的乡民,好在带他们出去的叔叔,从此负起养育他们的责任,直到今日。

我听那包打听说完,就点了点头,示意它可以下去休息,所以那只包打听就缓缓消失它的影像,回去它应该所在的空间中。

我沉默了一会,就像那长的似豹非豹,尾巴像镰刀的魔兽绝影看去,那绝影马上转个身过来,用它的肚皮对着我说,[我伟大,贤明的主人ㄚ,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要我这只,半入尘土的老人去做事对不对,你看,我现在已经老到只能吃饱撑着,根本就没办法再去逞强斗狠了,我想你一定很了解体谅当老人的悲哀,我们老家伙,现在只能当国宝来供养,我想把这些机会丢给一些年轻力盛的年轻人去,你觉得怎样ㄚ。]

我的眼睛还是看着这只绝影,但是眼中已经开始有了笑意,真是的,每次叫你做事,都给我来这套,装死的样子,你以为我叫你出来听是干什么的,我看我是太久没叫你做事,你现在大概是骨头里生水,懒的动了,是不是。

绝影看我还在看着它,心想不妙,这下子,主人的意思,一定是不会改变的,就想说,那再多找几个人下海,来转移主人的注意力,于是开始拖累朋友的说[我伟大,贤明,善良的主人,你不觉得可以找一些年轻力盛的人就好了吗,我觉得,怒火怎样,不然就是雷嚎,你看都会用电,你不要的话,那就冰浪如何,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看他们一定会很高兴,你觉得如何。]

哼,真是的,想多拖一些人下海ㄚ,我可不想让你轻松,怒火是只,狮身鸟翼,尾巴是蛇头的怪兽,全身都是火,在可随意使用高等的火系法术,的情形下,那只蝎子不就连灰都没有了。

雷嚎,一只黄色熊身,四肢似刀,不时的放出充沛的电量,一路赶过去不就是把陆上的一切都化为了焦土,比那只蝎子还惨,我怎敢用。

冰浪,一只全身雪白,身边永远都是暴风雪的麋鹿,我叫它一路赶过去,这一路上的它所走的途径,不被冰封才怪,还好意思说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他们只是不小心跟你认识而已,谁不知道,当初你在话虎烂时,他们看不下去,跟你打了起来,只是你被他们打倒罢了,事后死缠烂打,要跟他们做朋友,还说收他们当小弟,人家怎么会肯呢。

于是我就说,[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反对,我想我叫他们出来,你再把刚才刚我说的话说一遍,然后你们一起去,我再交代一下你们自身死活随意,你觉得怎样,反正他们身强体壮,加上老一辈的你,帮他们一下,应该是水到渠成,只是其中难免会有死伤,我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忍痛让你们去了。]

绝影听了我这么说,吓了一跳,心想,这事情被他们知道,而且主人又说你们死活随意,根本就是在明显表示,出去后,他们三个,可以随时公报私仇,顺手把绝影自己给解决,这事情他绝对不会查,一个对一个,已经是有点惨了,更何况是一对三,活不耐烦,才答应主人这么作。

所以绝影装出精神抖擞状,对我说[嗯,主人,我突然觉得精神恢复,精力充沛,感到力量更胜年少时光,我想这种小小的任务,我一定可以轻轻松松解决,请主人让我马上出发,执行工作吧。]

我略有深意的看了它一眼,就对绝影说[疑,奇怪,怎么变的这么快,我还在想,要不要再多找一些人来帮你忙,怎么现在就变了,你觉得你可以吗。]

绝影马上说[主人,你放心,这种小事,我一个人就可以应付了,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帮忙。]

我笑了笑,[可是别忘记,还要把它的躯体搬来学校,你觉得你可以吗。]

绝影说[当然可以,只是像一座小山的重量而已,轻轻松松,我当年还挺过时做山勒,这种重量算什么。]

我说[那你都没问题了。]

绝影拍着胸说,[当然没问题,这算什么。]

我就说[好吧,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可以走了]

于是来去如风般,转眼间,绝影就消失在我的视线去了。

这时我摸摸三眼犬头上的细毛就问三眼犬说[怎样。]

那三眼犬开口道[主人圣明,主人英名,轻轻松松就叫绝影去做事。]

我笑了笑,把眼神移往绝影消逝的空中,说[想跟我斗,我不叫你做到累死才怪,老油条。]

绝影一直到快接近那只蝎子时,才恍然大悟,又被拐了一次,心中的愤恨,看来只能对那只目中无人的蝎子抱怨,发发心中的怨恨。

不旋肿,圣亚学院的操场多了一块小山,全身血肉糢糊,似乎被利刃,刀刀划过,但是就算是刀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大只,但是说是风刃的话,又不可能会有这么强的魔力,出现如此大的刀片,在这只有点像蝎子的巨兽上面,真是奇特,圣亚学院的老师,还是在远远的地方看了一下,才确定眼前这血肉糢糊的小山,像是一只蝎子。

更何况,大家不过是感到风吹过,操场一阵巨响,就出现了这座不知名巨兽的躯体,有人还心道好险,没有在操场活动。

远处有一只似豹非豹的生物,正在一个少年面前,装出萎靡的神情,诉说着它的辛苦。

也许搬一座山过来是有点累,但也不用哀嚎到这程度吧,我不得已,于是我应了声,[好了,辛苦你了,你可以回去了。]

就踹了绝影一脚,绝影在地上,滚了几滚,就在哀嚎声中,消失,回去了它应该所在的空间。

哼,只是被电了几下,就说自己是如何的忠肝义胆,奋勇努力杀敌,真是够烦的,我需要的可不是这种人。

那对身穿黑衣,黄衣的姊妹,闻风来到操场,看到眼前这小山般的巨兽,一下子就认出了,它的原形,于是相对看了一眼,就互相抱着哭了起来,似乎终于放下心中重担般,在这时,那黄衣少女依稀又看到那少年抓抓头,无奈的背影,在眼前浮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