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7章

作者:中国科幻

眼前少女的惊呼声,是婉珍正被几个看来就像是纨裤子弟的男生包围著,眼见那看来像是领头的男生,正用他那长著黑毛的脏兮兮大手,硬抓著我的女人,婉珍的柔嫩小手。

我想也不想就飞踢了过去,把那领头让我觉得恶心的男生,一脚踢离我的女人身旁,让他跌了个狗吃屎状。

而我後边珊珊来迟的落矶他们,开始以惨白的脸色看著这一瞬间发生的一切。

本来,今天我是要跟落矶他们去上时战训练应用课,但是因为走到一半时,似乎道路前面有人在那里不知道要干什麽,还叫人守著,要本来要走这条路的学生改道而行。

但是以麻有跟摩业不服人与自尊心的作遂下。

在那个挡路的男子,硬是跟他们说,要求他们识相点,不然讨皮痛时,麻有一怒之下,自然而然,跟那个挡路人打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被打的惨兮兮,然後再对方留下什麽,青山不变,绿水长流且要我们以後小心一点的古老败北一方,专门用语後,就夹著尾巴走了。

我们当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摇摇摆摆,大大方方的一路通行无阻的走了过来。

其实现在我对於这种拦路法,如果不是麻有他们硬闯,我可能会绕路,我才不会那麽无聊,跟那些人硬碰硬,不累吗,平日走路,说话已经够累了,如果不是怕无聊,我也不想到处乱走动。

但是我在麻有他们攻坚成功下,自然顺理成章,一起走了,管他的,有事再说。

於是走没多久,那落矶就说,[你们看,那不是我们学校校花之一的婉珍吗,哇,果然长的细皮嫩肉的,阿,那是谁阿,怎麽可以这样调戏她,好像是男的对方想要硬来的样子,走,现在我们赶紧过去英雄救美,说不定,她会因此而喜欢我们,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说完,就以渴望的眼神看著,身後的麻有与摩业,却不会有问我的念头,因为平日我对於很多事,都是抱以随他去的冷漠态度,所以这时候,只会看著摩业与麻有。

当然,事不关己,我也不会想要动手的,反正得过且过,人总是要活的自私点,除非火烧屁股,闹到我这来。

我是走在他们三人之後,所对於眼前的事一开始我也是以冷漠的态度没有注意到底是谁,後来听落矶这麽一说,才仔细抬眼一看。

乖乖,不得了,是我的女人之一的婉珍,可恶,竟敢想动我的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阿,可恶,竟敢用你的脏手硬抓我的女人的手,於是我就心念一动,身体就起自然反应,飞身一跃,把那徒登子,一脚踹开,跌到路旁,整个趴在地上,有如被踩扁的青蛙,整个平铺於地,这还是我脚下留情,不然现在他可能已经变成天空的一颗流星了。

眼前的一堆跟那徒登子一夥的人,一时都傻眼了,怎麽戏肉都还没上演,就已经结束了。

那原本还在跟麻有与摩业怂恿的落矶,看到这种情形,就喃喃自语的说,[奇怪,我还没跟你说,你就已经先行动了,可别跟我抢锋头。]

麻有与摩业看到这情形,只好加快脚步,赶来跟我会合,以免被人各个击破,落矶也只好跟著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婉珍看到是我,一时之间愣了一下,但是在眼中却传出屡屡的情丝,呆望著我,我看了她一下,露出嘴角的微笑。

这时落矶赶来,看到我就想,可别让富贵得到第一眼的好映像,於是就对著婉珍说[婉珍小姐,还好我们经过,不然就惨了,但是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你的,这些人,在我们看来,还不算什麽,对不对,摩业,麻有。]说到最後,看到婉珍完全不理会他,只好以有点悲伤的语气问身旁两人。

但是我知道,现在落矶一定已经在心中暗骂,说我不顾朋友道义,一个人抢先泡妞而去,我可以想到他那心碎的声音了。

麻有与摩业对於落矶的问话,报以一丝丝敷衍的问候,就开始注意,四周已经开始回魂的众人。

那被我踢的徒登子,现在被两个人搀扶了起来,脸上的鼻孔留著碰撞後的鼻血,眼中显出愤恨的火焰,直看著我们。

这时婉珍的行动却对他做出致命一击,飞身往我扑来,紧紧搂抱著我,接著以他那湿濡的红chún,贴著我乾涩的chún。

当然我顺理成章的作出回应,轻轻扶抱著她,对她的热情,用我的舌头的灵活度,作出反应,婉珍也热情的回应,也真是的,不过是几天没有去找你,现在就已经可以看到婉珍脸上出现因心情激动,而流出高兴的泪水。

紧接著,婉珍开始紧靠著我的胸躺轻泣了起来。

眼前的众人看到这情形,首先,落矶出现被强烈打击直至心碎的面容,哭丧著脸,看著眼前的一切,似乎觉得,早知,婉珍会用如此热烈的拥抱热稳作回报,他一定会在我之前,早一步不顾死活的学我先飞踢帮她再说。

而麻有和摩业对於这种情形,只能以不知所以然的表情看我们。

但那被我飞踢离开的徒登子,有如心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一时之间,只能以扭曲的脸孔,惊讶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一切。

但是那徒登子的神情马上恢复狠恶的眼神,看著我们,对婉珍说[婉珍,他他是谁,看他的样子,不过是一介贱民,怎麽可以跟我比,我可是阿蓝道家族的一份子,在这王国中享有尊贵的表象,他他怎麽跟我比阿。]

我勒,看来这徒登子,跟我的婉珍相识很久了,甚至可能是数次求欢被拒不成,所以才再这次以强烈的手段,想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唉,只可惜这次遇上我,没有成功,反而了解,为什麽每次无法成功的原因罢了。

当然,情场如战场,谁叫你手脚太慢,唉,怨不得谁,我只能为他追求婉珍的失败展现一下我这胜利者的风采罢了,哈哈哈。

於是我就说[嗯,这位不知由哪里来,自称是阿什麽到的贵族,我想事实摆在眼前,你也不用哭了,我看,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我想你以後一定可以找到比婉珍更好的女孩,我想,我跟婉珍都会祝福你的。]这时我的手是搂在婉珍的腰上,以我可以想到,最有风度的笑容,笑看著他,婉珍也只有紧搂著我,像是怕失宠的小孩般,依偎在我身旁,以却生生的眼神,偷看著眼前的徒登子。

哈哈哈,还真是爽,看著对方那种失败到眼中快喷出*火的眼睛,我还能正大光明的以大大方方的语气,以成功者似乎很成功的语气告诉他,你下一个会更好,这种可以严重刺伤对方心灵的话语,用来消遣对方,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我现在都可以在空气中闻到对方那种想哭而酸涩的苦味的心,与他那快要因怒气爆发,而控制不住自己,而呈现浓浓的火葯味了。

看来我再给他脆弱的心灵捅个一刀好了,看看他会不会有高血压,应该会很有趣,看著眼前情绪失控而进退失据的人,是我在这世上,感到最有趣的事之一,我最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了,哈哈哈。

於是我又把婉珍,搂了起来,在她脸上亲了又亲,对她说[婉珍,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来,对你的仰慕者说一下。]於是就要求婉珍对眼前的徒登子说一下话。

只见婉珍以羞却,且却生生的语气说,[对不起,阿蓝道。迪,我只喜欢富贵,我想,你以後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女人才是。]

婉珍在说完时,我的手就以不安份的动作,在那阿蓝道。迪,的面前,隔著衣裳,对婉珍作出会让她脸红的动作。

婉珍不敢对我有一丝一毫反抗,只能以通红的脸,与喘促的呼吸作回应,头也慢慢低了下来,但发热的耳朵,是她现在心情的显示。

那阿蓝道。迪,以煞白的脸,作了回应,跟著似乎看到我以胜利者的微笑看著他,转瞬间,全身煞的一软,跌了下去。

我看到眼前的情形,心中推论,嗯,可能是,吃的太好了,所以有高血压般的富贵病。

哈哈哈,我开始发出胜利者的狂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