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58章

作者:中国科幻

那跟阿蓝道。迪来的狐群狗党,在旁边看到阿蓝道。迪身体一软倒,就马上一脸紧张的赶紧把他给搀扶了起来,好像他是他们的老爷一般。

我笑著看眼前的行动,转头跟落矶他们说,我们走好了,那旁边似乎有另一个跟那阿蓝道。迪身分相彷的男生,就说[不准走,全都给我留下来。]

我勒,我们又没做错事,干嘛这样命令我们,而且我们也不是你的家仆,要找狗,去找别人就好。

於是我就说[奇怪,脚长在我身上,我要走就走,要留就留,管你阿。]

那男的就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说完他那姦邪的脸上,发出了冷笑。

天皇老子我都不怕了,我怕你干麻,於是我就说[欧,是谁阿。]语气以轻忽的语气说出,脸上露出不削的脸色。

跟著我就又补上了一句[没兴趣。]

真是的,又不是美女,我怎麽可能对你的名字有丝毫的好奇呢。

於是我就搂著婉珍,要离开这种地方。

那时旁边就有人说话了[大胆,你难道不知道眼前这位是我国华虎将军的儿子,华克吗,你们是不想活了,敢在华克少爷面前已这种语气说话,还不赶快跪下道歉。]

这时除了我与早知详情的婉珍,其他的人如落矶,摩业,都一脸惨白,他们心想已经先招惹到阿蓝道家族的人了,现在这个男生,又是这国家内,数一数二军团长的儿子,看来这次招惹的来头都不小,可真是被富贵害死了,如果不是他,可能不会这麽惨,但是他们都没想过,全都是他们自己一时冲动,才会带我走到这里的。

这时落矶就说[华克少爷,我知道到你大人有大量,我们跟他只是室友而已,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可以让我们先行离开,刚刚真的不是我们故意的,很抱歉。]

真是的,打了人後才想撇清关系,真是的,当对方是白痴有健忘症阿。

这时那华克在想,这堆人明明是一夥的,怎麽这时搞内哄,这样也好,先分化他们好了,先把眼前那搂著婉珍的男的先行打垮再说,不然这几人似乎都有一手,虽然自己的人多,但犯不著现在就硬碰硬的打一场,说不定眼前还有高手,看对方轻轻松松神清气閒的模样,就知道都是硬手。

於是在华克要说出,让落矶他们先走时,我就说话了,[奇怪落矶,你不是说他们这群人,在你看来,只是小小意思,根本算不上什麽,而且刚才还是你要求,要大家英雄救美的,怎麽现在你这始作俑者,就想抛下我这小兵自己先走了。]

我心想,开玩笑,我可不想让落矶你舒舒服服阿,认识我,就让我从此成为你的灾星吧。

华克一听,也不好意思说了,於是就说,[你们到底是谁做主,跟我说说,看看眼前的你们到底要怎麽处理。]说完指了那阿蓝道。迪。

落矶他们这时完全没主见,只好看著我,於是我就说[可能是他有先天的疾病,在太阳底下,没办法站太久,还不赶紧带他回去,不就一切了结了。]

那华克听了我说的话,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说[没关系,这次就放你一马,我想你踢迪这一脚,以後小心一点,不要让我在学园里看到你。]

我笑了笑,说[我也不想看到你们,大家都避不见面,当作从不认识,不是很好吗。]

但那阿蓝道。迪,这时突然醒来,就说[我不甘心,华克,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这种贱民一定是用什麽手段,才让婉珍不得已,只好跟著他。]

我听了这话,心想,真是纨裤子弟阿,再多给他一点刺激好了,於是我就笑著说[对阿,你不知道吗,婉珍她可是我的小老婆欧,你看。]

我的手开始不安分了。

把婉珍的脸摸了摸,就说[你看,婉珍的皮肤很好,很细致,而且在床上玩弄她时,她还会发出你所不知道的呻吟声欧。]我这时伸出舌头,在婉珍的耳後先是轻咬著,接著开始顺著弧形曲度,舔到了婉珍的白嫩细致的脖子。

婉珍对於我在大庭广众下的侵犯,完全不敢抵抗,只能低著头,发出细微的声音。

这时我把婉珍的头抓起,就说[婉珍,你不让你的仰慕者看看你的模样吗。]我露出了姦肆的笑容,看著眼前眼中快要喷出火焰的男子,刚刚的情景又重复了一次,但是刚才也还没这麽香豔刺激,他就已经受不了昏了过去,这次看来抵抗力好多了。我可以再多刺激一下。

眼前的婉珍虽然已经是被我挑逗的满脸通红,但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她第一次,不管是否有喜欢我,基於女性的自尊,眼中已是充满著屈辱的泪水。

我这时手却伸往婉珍她那跟她搭配的侬纤合度的上衣内,在衣服上,还可以看到不属於身体曲线的部分的形状,在眼前一直移动到,婉珍胸前,正在不规则的扰动著,看来已是或轻或重紧捏著婉珍胸前的rǔ房,琣蕾了。

我这时手中有著充实的感觉,看著四周的众人,各各都是已经露出男性野兽的凶悍眼色,落矶他的猪哥口水早流了下来,流到胸前的衣服上都还不知不觉,看来这次的刺激更是大了。

那阿蓝道。迪,突然大吼著说[你你这个贱民,放开她,婉珍不是你这种人的玩物。]

我稍稍收敛了一点,就说[是吗],就对著婉珍说[你有什麽话跟他说呢。]接著我就放开了婉珍。

婉珍一瞬间被我推离我的身边,少了我的身体依偎的感觉,一时茫茫然的顿了一会,这时看了我冷冷不带感情的眼睛,心中一惊,怕只要不小心说错一句话,我马上就离她而去,就马上抱著我,泪流下对我说[我没什麽话好说,我现在只知道我不想离开你,呜。]在我胸口流泪,呜咽。

我以胜利者的冷笑,看著眼前阿蓝道。迪那灰白惨淡的脸,像是显示,不是我硬逼的,是她自己愿意这样被我玩弄的。

哼,叫我贱民,活的不耐烦了,我要让你从此心伤,心碎,看看我这种刺激,可不可以让你了解,泥菩萨也是有土性尊严的。

这时阿蓝道。迪就说[可恶,你们都是贱民,连婉珍都是,我,我看错了你,婉珍,你让我好心伤,自甘堕落,要跟贱民在一起。]接著就是伤心发狂的狂啸,脸上的泪水,似乎在代表著内心伤痛的感觉。

在旁边的华克,也不知道要说什麽,只知道对方这样的刺激下去,阿蓝道。迪不发疯才怪,於是就说,好了,你们都给我走,不要给我留下来。

但是那阿蓝道。迪,确说,[我不准,把他们都给我杀了,我好恨,被这种贱民玩弄,把他们留下来,我要好好的报复,我一定要你知道,贵族不是好惹的。]他指著我道。

我这时就说,[好了,你贱民贱民说够了没,烦不烦阿,有什麽不一样的,不都是人吗。]

但是那阿蓝道。迪说[可恶,你们贱民竟敢顶嘴,来人阿,把他们给我抓下来,我要好好拷问,用来根除你们贱民的劣根性。]

我笑了笑,说[是吗。]

这时候,大家说,[奇怪,我们怎麽都不能动了。]

连华克,落矶他们都一样,都说出令他们惊讶的声音,都是在说,会什麽他们都不能动了。

我这时就把身边那已经是梨花带泪的婉珍抱了一下,亲了一口说,[婉珍,你觉得会不能动吗。]

婉珍看了看左右,动了一下,就说[没有阿。]

我就说[对丫。又没事,我看,眼前的阿什麽迪的,你就自己动手吧,我想,别人都不能动了,你就靠靠自己吧。]

阿蓝道。迪狠狠看了华克一下,似乎是在怪华克故意如此的,华克已无可奈的眼神看他,似乎也是在奇怪,为什麽,我和阿蓝道。迪都没事,看来他这次回去会被怨死了。

阿蓝道。迪,随手抽出身边的剑,就向我击来,我推开婉珍,轻松往旁一闪,用脚勾了阿蓝道。迪一下,让阿蓝道。迪跌了下去,连剑也在跌下去时,脱离了他的手。

我用脚把剑踢起来,抓住了剑,在他翻身要起来时,用剑抵著他的脖子,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的剑抵住脖子时,那冷冽的寒芒,是有著何等的威胁。

我这时就说[听说,贵族的血,流的是香的,你说是不是阿。]

那阿蓝道。迪就以恨恨的语气说[不是香的,但也比你们这种贱民高贵。]

我划了他的脖子一下,他脖子一凉,以为我已经划断他的气管,一时紧张,紧紧用手摸著他脖子的伤口,还大叫,杀人了。

我想,唉,只是小小的一点伤痕而已,根本不算什麽吧,这样大惊小怪,真不愧是贵族,这点小破皮都这麽紧张。

这时他就叫道[你们这些贱民,你们胆敢杀了贵族,一定会遭天谴的。]

我勒,贵族跟天谴有关连吗。

於是感到无力,但是我突然想到,就已陶侃的语气说[贵族跟我们有不同吗。]

阿蓝道。迪就说[不管怎样,我们的行为都比你们高贵。]

我就说[是吗,你介意做点实验吗。]

阿蓝道。迪就说[还不赶快放了我,我要赶快去就医。]

我说,[你刚刚一压,现在已经止血了,而且那点血,根本不算什麽吧。]

阿蓝道。迪就在伤口上一摸,发觉我所说的事,并非在哄他,於是就说[你这贱民还不快放了我。]

我勒,左一句贱民,又一句贱民的,你不烦,我都会觉得很烦。

於是我就说,[等会,我做完实验,就放了你。]

於是把剑交给我身旁的婉珍,阿蓝道。迪以为剑脱离了我的手,就没事了,就想站起来,跟我再打,我在他要站起来时,一脚把他踢了下去,让他四脚朝天。

跟著我把他的双脚抓住,用左脚踏住他的两股之间,就说[既然你说,贵族比一般人的行为都高贵,我就看看等会会高贵到哪里去,别让我失望阿。]我以邪邪的笑容说。

接下来的‘电动按摩’是我在加上了一点的电量,没想到,这号称贵族的男人,没多久,就口吐白沫,翻了白眼,眼下,是确定要昏很久了,真是令人失望阿。

算了,还是叫他的旁人带他回去好了,於是我随手一挥,解开身旁众人的缚身术,就对那华克说[你把他带回去好了,不然,等会也不知道会怎样。]

那华克看了我一眼,猜不透,刚才大家都不能动,是否跟眼前的人有关,但是看了阿蓝道。迪的惨状,就做一个不会让他後悔的决定,於是跟我打声招呼,就叫人把阿蓝道。迪带走,跟著身边的众人,一起离开了。

落矶看著眼前发生的一切就说,[富贵,我们还要去上课,那婉珍怎麽办。]

我就说[你们去就好,我不想去。]

摩业就说[可是那老师说,你连翘了这麽多次,不是给你下最後通碟了吗,而且你不是说好,这次要跟我们去上吗。]

我看了他们一下,就笑著说[没关系,我有特权。]说完跟婉珍对看了一眼,发出会心的笑。

於是在我的哈哈大笑中,拖著婉珍跟我离开现场,而留下麻有他们,让他们自己去上课。

在学院中,某个上课场地,老师点名後。

[什麽,这兔崽子,又给我翘课]

[什麽,他说他有特权,你们回去後叫他小心点,连我的课,他也敢翘,活的不耐烦了。]

在某个气的满脸通红的老师为学生翘课的叫嚣下,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